第65章 练习(4)(改BUG)

上一章:第64章 练习(3) 下一章:第66章 训练(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春澜赶到保卫科的时候, 气氛尚算平静。

乔炜双目赤红, 正在跟记录事态的保卫科科长描述当时的情况。乔芳酒站在窗边发呆,唐楹咬着支没点起来的烟, 和阳云也坐在一块儿打呵欠。

看见沈春澜走进来, 保卫科科长微不可察地冲他摇摇头。

沈春澜心中一沉, 这是掺杂了“怎么又是你”“怎么又是你们班学生”和“事情不容易”三种感慨的表情。

了解来龙去脉之后,沈春澜一时也责备不起来。虽然三个打一个是太狠了, 而且乔芳酒的蛇鹫准确啄中东北虎的眼睛, 导致乔炜也受到影响,双目一直发红流泪。相比之下毫无损伤的三个人确实更像捣乱的。

乔芳酒则表示自己其实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只是她看见东北虎似乎要伤害阳云也, 自己才释放精神体救人。

沈春澜粗略一数, 她们至少已经违反了三条校规。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乔炜恶狠狠地瞪着房间对面的三个女孩。

唐楹:“你可以试试。”

沈春澜疲倦极了:“行了别吵了。”

阳云也一脸要跟他讲道理的神情:“沈老师,如果在场的是饶星海、屈舞他们……”

沈春澜一瞬间简直毛骨悚然:“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保卫科门外,忽然钻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脑袋:“都在啊?”

系主任走进来, 严肃地与保卫科科长打招呼。

两人也是老熟人了, 每年不知道要一同处理多少起学生违规事件。科长以为系主任是来了解这件事的, 正要说明,系主任却摆摆手:“我是来找这位同学的。”

他指着乔炜。

乔炜瞬间警惕起来。

“我跟乔炜同学有几句话要聊,沈春澜老师旁听,可以吗?”系主任笑眯眯地问保卫科科长。

乔炜立刻反对:“我不……”

“问他一些和王都区有关的事情。”系主任仍旧笑眯眯。

乔炜闭嘴了。

在阳得意被夏春送回来的当天晚上,沈春澜已经告诉系主任乔炜似乎打算将阳得意交给——或者说卖给某些神秘的人。系主任当时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沈春澜以为他不在意。

但三人站在走廊尽头的小阳台上时,他才知道,系主任其实一直把这事儿挂在心上。

开头的第一个问题已经让乔炜面色发白。

“关于王都区向导狩猎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乔炜回答。

系主任点点头,慢吞吞地继续说了下去:“那你知不知道,向导狩猎的事儿危机办已经开始查了?你不是猎场内部的人,你只不过是恰好跟朋友合资在王都区开了个酒吧,碰到过一些正在狩猎向导的人而已,对不对?”

乔炜看看他,又看看沈春澜。

三月份,天仍冷着,阴沉沉的,人一说话嘴里就冒出虚虚白气。系主任打了个寒颤,像是给沈春澜解释似的,说起了向导狩猎的过去。

“狩猎”是一种存在于特殊人类之间的残忍杀戮。向导狩猎、哨兵狩猎、半丧尸人狩猎、血族狩猎……针对某一特殊群体展开,目的只是为了满足自身残忍的嗜血需求,当然有时候会加上某些其他因素,比如教会,比如战争,比如利益分配。至少在许多年前,“狩猎”是这样的事情。

随着历史更迭与社会变迁,目前仍在全世界盛行的“狩猎”活动,主要是针对血族、狼人和人鱼三种群体的。

虽然“狩猎”在血族和狼人数量较多的西方国家一直都存在着,国内却早就销声匿迹。但最近十几年,“狩猎”死灰复燃:它们大都只针对本国的罕见特殊人类,或者是哨兵向导。

“前几年侦破过一起针对雪人的大规模狩猎活动,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系主任看着沈春澜,连眼角余光都吝于施舍乔炜,“现在国内的‘狩猎’不以杀伤性命为最终目的,狩猎者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猎奇需要。在广袤的雪原上寻找雪人的踪迹,接近他们,用他们恐惧的方式令他们屈服,这是当时雪人狩猎的目的。其实这也差不多是所有‘狩猎’的核心需求。”

乔炜的额角已经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但针对哨兵向导的狩猎方式更加多种多样,专门针对小孩,针对女性,针对具有奇特能力的哨兵或者向导……”系主任看向乔炜,“这些都已经是公开的资料,乔炜。危机办早就注意到王都区里这些神秘活动的人了,你没必要为他们隐瞒而去蹚这趟浑水。你现在是新希望的学生,你还有改正错误的机会,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事情,我保证你不会被牵扯进去。”

乔炜终于败下阵,开口了。

位于王都区的那间酒吧是他去年年底才和朋友合资开的。王都区是特殊人类聚集的地方,但条件简陋品流复杂,因而开店的资金不算高,乔炜能承受。但酒吧的生意并不好,一个月后朋友带着大部分钱跑路,只剩乔炜在勉力支撑。

为了维持生计,他开始在酒吧里接触一些不法生意,比如拉皮条。

那些神秘的人他是在拉皮条的过程中认识的。他向这些人借了一笔钱,但生意仍没有丝毫起色,他最后实在还不上这笔债了,只得恳求对方继续宽限时间。

对方得知他的窘境之后,主动询问他是否认识年轻的向导,他们正在寻找这样的人:年轻,涉世未深,想法单纯容易被诱骗,而且最好是存在感薄弱的人。

乔炜忽略了之后强调的“女性,没生育过”这两个要求,最终把当时正跟自己交往的阳得意带到了这些人面前。

火灾之后,他哀求神秘人们继续给自己多一点儿筹钱的时间。但没想到的是,火灾同时也暴露了酒吧的位置和神秘人的下落。当夜,黑兵上门了。

神秘人匆匆离开时告诉他,符合条件的女向导他们已经找到并带走,但他们仍然需要更多这样的女孩,乔炜仍旧需要继续帮忙。

黑兵搜查了酒吧,乔炜并不打算继续帮神秘人们寻找向导。他开始感到害怕,因为发现,自己似乎踏入了一个不可深涉的地方——尤其在他自己也查询了向导狩猎是什么东西之后。

那些神秘消失的的向导和哨兵,往往就是被这样的狩猎活动吞噬的。他们去了哪里,最终结局如何,除非多年后找到尸体或者本人,否则无人知晓。

“那些都是什么样的人?”系主任问。

乔炜迟疑片刻:“……普通人。”

系主任:“什么意思?”

乔炜:“非常普通,就大街上都能见到的那类人。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总是戴着口罩。阳得意去我酒吧的那天,是他们知道我有猎物,第一次愿意摘下口罩和我喝酒。里面有女人也有男人,年纪大都在三十岁上下……”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还有一个男孩。跟我们差不多年龄,不过他那天没去。我听他们说,他当时回了老家。”

系主任:“为什么你对他印象这么深刻?”

乔炜:“因为他非常奇怪,他的气息……我分辨不出他是哨兵还是向导。我问过他,他只说……他说他有精神体,但没告诉我他到底是——我想起来了,他的脸,因为过敏吧,总是有点儿红,所以从来不会摘下口罩。”

只是有一次,青年独自来到酒吧,不喝酒也不找乔炜,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乔炜过去请他喝酒,青年摆摆手,扯下口罩一角,露出过敏发红的皮肤。他只是来找地方闲坐。

乔炜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去年校运会的最后一天,6000米障碍跑之后。青年问他,新希望学院是不是很有趣。乔炜那时候隐约察觉,眼前的同龄人,似乎没有上过学。

系主任盯着乔炜。小阳台上冷风飕飕,乔炜退了一步,有些发抖。沈春澜也暗暗吃惊:白头发老头子的眼神异常凛冽,像盯视猎物的鹰隼。

眨了眨眼,系主任又成了平时那个眼神模糊的老头子:“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我会转告危机办的人。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提到你的名字,沈老师可以作证。”

乔炜半信半疑。

“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系主任说,“去告诉保卫科科长,这次的事情,是你先挑起来的。”

.

阳云也、唐楹和乔芳酒都没想到,系主任、沈春澜和乔炜出去谈了一会儿之后,乔炜的说法就变了样。

三人没接受任何惩罚,倒是乔炜肯定会被狠狠记一大过。主动在校内释放精神体攻击学生是严重问题,保卫科科长说可能会延迟毕业,或者扣发毕业证书。

乔炜倒是没显得很怨愤。似乎和别的事情相比,这个惩罚他是完全能接受的。

“辛苦大小姐陪我们一趟。”唐楹说,“大小姐鞋子都给弄脏了,真可怜。”

乔芳酒瞥她一眼:“你说话不阴阳怪气能死吗?”

两人又一路拌嘴拌回宿舍。

此时已近傍晚,宫商在宿舍里吃完了饭,正换衣服打算去技能楼上课。

阳云也和唐楹回宿舍呆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应该去RS咖啡馆看看狼人老板纾解心中郁气,于是又勾肩搭背出了门。

临出门之前,阳云也把毛毡小狼解了下来,系在宫商的背包上。“狼人老板送我的,我现在送你了。这可是狼毛做的,很珍贵。”阳云也笑着说,“上课顺利啊,你第一次参加技能大赛,要加油。”

唐楹又退回几步:“对哦,宫商今晚是第一次正经上课。你好好学,我给你带蛋糕回来。有什么不懂的,问我或者问大小姐。”

乔芳酒已经对“大小姐”这个称呼有了免疫力,只是凉凉瞟一眼唐楹。

毛毡小狼保持着四足站立的姿态,神态庄重,浑身灰白,带一丝不好捉摸的仙气。宫商喜欢极了,频频摸着它尾巴毛,大半天才恍然大悟似的感慨:“原来薄老板是白狼?”

同样的问题,被阳云也和唐楹扔给了薄晚。

薄晚当时正在看唐楹新写的狼人和吸血鬼绝美爱情故事的新系列,只随口应了一句:“嗯?”

唐楹合上电脑:“我们都没见过白狼,你化成狼形帅不帅?你是什么白狼?说说嘛,让我取材。”

她正打算让故事里的狼人化出狼形与吸血鬼来一段月夜追逐大戏。

薄晚直起身,面对着这一夜咖啡馆里仅有的两位客人,笑容可掬:“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白狼?”

阳云也:“你不是送我一个小马甲么?用你狼毛做的。那毛是灰白色的,对吧?”

薄晚:“……哦?”

他慢慢转头,看向正在咖啡台后面洗杯子的屈舞。

今夜风大,屈舞戴上了阳得意的平光眼镜保护眼睛,这让他平白多了几分书生气,身上穿的仍旧是RS咖啡馆的统一制服,宝蓝色的马甲和白衬衫,腰细腿长,是个招人喜欢的年轻人。

他此时缩缩脖子,抓抓后颈,莫名地感觉脖子凉飕飕。

阳云也:“还有一个毛毡小狼呀。”

薄晚:“……”

那毛毡小狼是他恳求雷迟让雷迟女朋友帮忙做的。雷迟原本不愿意让女友触碰别人的狼毛,无奈薄晚十几个电话连环催逼,他最后才不情不愿答应。薄晚因此欠了雷迟一个颇大的人情。

阳云也:“你介不介意我送给别人?我们宿舍有个姑娘,很喜欢这种毛绒绒的小东西。”

薄晚:“说实话,我非常介意,这是原则问题。”

阳云也尴尬了:“对不起啊。”

薄晚露出完美的营业笑容:“但是在漂亮女孩面前,我是没有原则的。”

唐楹:“……”

她打开电脑,迅速记下这句酸话。

薄晚走回咖啡台,经过屈舞身后时,忍着没往他屁股上抓一把,而且是带着汹涌怒气的那种抓法。他维持着笑意,最后只是站在屈舞身边,压低声音:“借花献佛,嗯?”

作者有话要说:

经过数日逃窜(……),剧团负责人终于风尘仆仆回乡。

她站在剧团前面,呆滞地看着热闹非凡的剧团。

没有负责人之后,剧团显然发展得更加好了,除了节目演出之外,各种周边层出不穷:熊猫软垫,剑吻鲨挂件,沙猫摆件,白枕鹤造型笔架……

每天门票营业额1万,周边5万。

记者: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梁导:我找到了自己之所以失败的原因。

记者:那你以后打算往哪个方向努力呢?

梁导:我现在就成立哨兵向导精神体权益保护协会!我当然还是负责人!我当然继续筹款为精神体的利益呐喊!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4章 练习(3) 下一章:第66章 训练(5)
热门: 网游之少年绝色 折断的龙骨 彬彬来了 神赐的宴会 酒神(阴阳冕) 小爷是你霸霸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白首妖师 华生手稿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