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假期(2)

上一章:第51章 假期(1) 下一章:第53章 假期(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淌着轻柔爵士乐的清吧里, 薄晚正盯着自己的手机。

“你在看什么?”他的同伴问。

“在斟酌什么时候应该开机。”薄晚笑了笑, “我最近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家伙。”

他拈起盐口杯边缘卡着的半片西柚,塞进同伴口里。指尖被舔了一下, 温暖湿润。对方想吻他, 薄晚拍拍他的脸, 很温柔地拒绝了。

同伴看得出他兴致不高。

“我家还是酒店?”同伴问。他知道薄晚从不带人到自己家里去,他们全都调侃, 可能因为薄晚的家里有太多狼人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薄晚喝了半杯咸狗, 把酒杯放下,又一次盯着手机。他这回开机了。

不出所料, 找不到他的屈舞开始给他发信息。

“这是谁?”同伴问, 手搭在薄晚的腿上, 亲昵地摩挲。

“在我那边兼职的一个大学生。”薄晚点开信息,嘴角翘了一翘。

屈舞发了两条信息。

【薄老板你好,我想提醒你,我最后一天的工钱还没拿到。】

【薄老板, 如果寒假时我的朋友想去你那边打工, 你会要吗?】

薄晚给他回了一个字:“谁?”

他的同伴也凑在一起看戏。

屈舞秒回:【我舍友。】

薄晚:【好看吗?不好看我店里不要。】

屈舞:【很帅。】

薄晚:【可以。】

同伴看着信息来源, 问:“Q5是他的昵称?”

他惊奇极了,薄晚居然会给人起昵称,在以往这是极端不可思议的行为:狼人会认为这太幼稚。

薄晚点点头,笑容愈发玩味。屈舞的信息又跳了进来。

【你也会给他180的时薪吗?】

薄晚:【不给。】

屈舞久久没有回复。薄晚喝完了手里的酒,把杯子推向酒保,敲敲吧台。他很有把握屈舞还是会继续回复, 但可能在斟酌,在思考……他不知道屈舞会思考什么,这个年轻人的脑回路有点儿古怪,当然这种古怪很有意思,会激发他的挑战欲。

新一杯咸狗上来了。杯口的盐粒张牙舞爪,伏特加和西柚汁混合的液体淌过盐丛落入薄晚口中。屈舞喝过这玩意儿吗?他莫名其妙地想。咸狗的酒精度比上次屈舞尝试的Gamay高一些,薄晚突然兴起了带屈舞来喝一次的念头:他可以确定,屈舞一定会醉意上头,晕晕乎乎。

手机屏幕又亮了,屈舞果真发来了信息。

【要我求你吗?】

薄晚一开始没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同伴凑过来,在他耳边轻笑:“你干了什么坏事?想让他求你什么?”

薄晚想起来了,他曾厚颜无耻地在屈舞复习功课的期间给了屈舞更加多的工作,屈舞抗议,他便回答:你求我,我就考虑。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愉悦欢乐。大口喝完剩下的咸狗,他示意酒保记账。

同伴愕然:“你不回复了?”

“不了。”薄晚笑道,“让他焦虑一会儿。抱歉,今晚就这样吧,谢谢你陪我喝酒,我得回去准备明天的工作了。”

两人挥手道别,薄晚披上大衣,离开了酒吧。

他没有注意到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沈春澜始终盯着他。

这间酒吧是新希望外侧商业街上非常有名气的清吧,一开始只接待特殊人类,但随着名气渐大,这个限制完全消失了。酒吧里有普通人类,也有特殊人类,界限非常模糊。曹回喝了两瓶姜汁啤酒,意犹未尽:“这儿的啤酒比不上学校里那个烤串馆儿味道好。——你看什么呢?”

沈春澜收回了目光:“没看什么。”

是他把曹回拉到这儿来的,心里确实有许多不安的情绪,但他不可能跟曹回透露:关于远星社,关于聂采,关于薄晚,还有关于他对饶星海已经发生了一点儿变化的情感。

曹回津津有味地吃着酒吧里的薯片,他从大学到现在都非常喜欢。他告诉沈春澜,屈舞的事情他已经办好了。勤工俭学的岗位下学期就让出来,但是学校特批,他可以继续在校外兼职,只是需要教育科学系的系主任和屈舞辅导员签字保证,屈舞的兼职是合法合规的。

“多亏了系主任,否则这事情没那么容易办好。”曹回说,“你说饶星海寒假也想打工?寒暑假是可以的,学校不管这个。明天就放假了,你找他俩没有?”

“一会儿我就说。”沈春澜和曹回碰了碰酒瓶子,“你和文静打算今年结婚?”

曹回点头:“我圣诞节不是跟她求婚了么,她答应了。不过我俩还没开始看房子,这是个大问题。”

他们开始聊起更具体的生活。沈春澜心里悬空的很多事情,一分分落了地。

寒假如期来到。新希望学院里热闹了一两天,随即陷入一年一度的极度冷清。阳得意和周是非都回了家,一个坐飞机,一个坐高铁。俩人临走的时候还在别扭中,彼此不说话。饶星海为了缓和气氛,告诉周是非,他一直暗恋的乔芳酒也坐高铁回家,俩人可以一起出发。

周是非总算高兴了一点点,出门道别的时候没那么苦闷了。

阳得意走得更晚,他认真给饶星海拾掇了一番。“面试一定成功!”他乐滋滋地看着自己的成品,“饶星海,如果你的精神体是东北虎就好了,我一定喜欢你。”

饶星海打了个呵欠,黄金蟒松松盘在边牧身上,也打了个呵欠。边牧受到一人一蛇的影响,也呲牙咧嘴张开大口,汪了一声。

屈舞也已经整理好了自己。他今天打算带饶星海直接去RS拜会狼人老板。

“就算你初恋是东北虎,也不用一直执着于东北虎吧?”屈舞说,“你到底是喜欢那个精神体还是喜欢那个人?”

“我走啦。”阳得意又一次回避问题,笑嘻嘻拖起行李箱。阳云也在宿舍楼下大喊他的名字,他忙不迭地冲出了房门:“一定给你们带特产!”

饶星海:“阳得意家特产是什么?”

屈舞:“腊肉吧。”

饶星海:“周是非家也做腊肉。你家呢?”

屈舞:“……腊肉。”

饶星海:“……”

两人相对无言,黄金蟒和边牧开始互相瞪着,一个接一个地打呵欠。

虽然已经放寒假,但距离过年还有大半个月时间。屈舞和饶星海离开学校,朝RS走去。商业街自然也冷清了许多,不少店铺随着学生放假纷纷关门,但RS的定位并不专门指向学生,屈舞跟侍应打听到,它会一直开到腊月二十九。

店里人不多,但显然都不是学生,屈舞一晃眼,居然还看到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夫妻。薄晚在店里,屈舞走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下意识端起架子,没看屈舞,手在计算器上按个不停。

“最后一天,你干了三个小时,每小时180,一共540。”薄晚说,“但是你惹我生气了,所以四舍五入,取个整数,500吧。”

屈舞:“我今天是带朋友过来面试的。”

他艰难地、有礼貌地问:“还有,老板,我可以继续在这里兼职吗?”

薄晚这才抬起头,他在饶星海脸上扫了一眼。很好,符合RS整体颜值水平,甚至还高出不少。随后他目光才落到屈舞脸上:“不违规?你的老师不会找我麻烦?”

“不会,学院批准了。”屈舞说,“不过我今晚就得回家了,下学期……”

薄晚示意屈舞跟自己走到一旁。

他看出来屈舞是憋着一股劲儿跟自己道歉的。

为了他的朋友?为了这份工作?薄晚低声提醒:“你要怎么求我?”

屈舞:“……求求你。”

薄晚失笑:“不行,这种我不接受。”

屈舞咬牙:“那你接受什么样的?……上次那种不行。”

薄晚:“哪种?”

屈舞脸上浮起薄红,眼神闪缩,片刻后才鼓足勇气回答:“你不能亲我。……鼻子也不行。”

“我完全不想亲你。”薄晚立刻回答,“但……我也没想到要你怎么求。先留着,等你过年回来了再说。”

屈舞愣了一会儿才高兴起来:“我可以继续做?”

薄晚走回咖啡台:“可以,你的朋友也可以。叫什么名字?要不要签兼职合同?”

饶星海和屈舞几乎异口同声:“要签。”

这是今儿早上沈春澜千叮咛万嘱咐的。

就这样,大学的第一个寒假,饶星海得到了一份工资不菲的兼职。由于他几乎全天在咖啡馆里打工,他跟店里其他员工一样,按一天300来算,一周工作六天。

饶星海自然觉得自己和屈舞待遇差别太大,但这个工钱已经比他在技能楼的勤工俭学好了好几倍,他毫无怨言。

咖啡馆里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少。薄晚一开始不肯让饶星海碰咖啡,饶星海只能每天负责打扫卫生和洗杯碟,无聊又单调。

偶尔在别的侍应休息的时候,他才有机会站在店面里接待客人。他反倒喜欢这样。来这儿的客人大都很安静,讲话声音不大,有些明显是薄晚的朋友,比如某几位狼人。他们会对饶星海露出神秘笑容,然后薄晚会无奈耸肩:“不是他。”

薄晚并不怎么跟他说话。饶星海觉得这个狼人与阳得意、屈舞在宿舍里描述的印象并不一样。他并不粗鲁也不浪荡,当然也不像屈舞所说的那么烦。大多数时间薄晚都在研究他的咖啡,剩下的时刻则抱着一部笔记本电脑,在咖啡厅的一角敲敲打打,往报表上填各种数字。

时间过得飞快,店里一日比一日冷清。饶星海的工作也渐渐清闲,他有大量的时间靠在落地窗边发呆,看看宿舍群里阳得意发的菜,给沈春澜发发他不大回复的信息,或者在lube上跟那位天竺鼠精神体的向导聊天。

对方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饶星海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沈春澜。

在lube上的沈春澜不像他的老师了。他会说一些自己的事情,喜欢看什么书,喜欢去哪儿玩,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侄女回家了,成天黏着他,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会要小孩。

欺骗沈春澜是不对的。饶星海知道。

但是以陌生人身份——而且是某种带着强烈暗示意味的身份——与沈春澜接触,听他说自己的生活,这种诱惑太强大了,饶星海没法说服自己放弃。

这是他整个寒假里最快乐的事情。

腊月二十八,RS咖啡馆放假的前一天,薄晚没到店,一个上午只接待了三个客人,饶星海又在lube上戳沈春澜,他现在称呼他为“小老鼠”。

他衷心祈祷沈春澜知道真相的时候千万别暴打自己。

没等到沈春澜回复,咖啡馆的门却开了。店面里只有饶星海一人,他立刻条件反射地直起腰:“欢迎光临。”

来者是一位高大的青年,一身黑衣,进入室内后摘了帽子,露出柔软的黑发。他脱下外套,左右看看,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

饶星海端着一杯温柠檬水走过去,稳稳放下,提醒青年可以使用手机点单,或者看看桌上的菜单。

青年一开始并未抬头。饶星海只是觉得他很奇怪:已经进入咖啡馆室内了,他还戴着那副灰黑色的口罩。

“你们老板不在吗?”青年翻开菜单,信口问道,“我来好几次了,都没能喝到他亲手泡的咖啡……”

他说话的声音很柔和,饶星海推测这人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年纪。他看着青年一边说一边抬头。

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在看到饶星海的瞬间睁大了。

饶星海被吓了一跳。

青年突然间就站了起来。他眉毛很浓,眼睛很大,而此刻眼神里溢满了复杂的神情:惊讶、狂喜、困惑、不可思议……

他甚至抓住了自己的口罩,像是想要把它扯下来。

但只露出鼻尖,他又立刻戴了回去。

“抱歉,我……我皮肤过敏,不能摘口罩。”他说。

饶星海点点头,在刚刚的一瞬间,他已经看到青年脸上发红的皮肤。

“薄老板今天不在,但我可以为你冲一杯最简单的黑咖啡。”饶星海老实说,“别的我不会,都是我们老板的秘技。”

“那就黑咖啡。”青年立刻说,“两杯。”

饶星海意识到青年一直盯着自己,那视线简直缠在饶星海的背上,分毫不能摆脱。

他把两杯黑咖啡放在青年面前,但青年伸手做出了请他坐下的动作。

“我的同伴不来了,这多出来的一杯,可以请你喝吗?”

饶星海:“不好意思,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能吃或者喝任何东西。”

青年明亮的眼睛里霎时流露出浓浓的失望情绪。饶星海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忍。

他甚至还觉得,有某种古怪的情绪在自己心里蠢动,他的精神体都似乎按捺不住,要从他身体里窜出来。

尤其是黑曼巴蛇。

饶星海清晰地察觉到一种陌生的兴奋和焦虑,它们让他的心跳稍稍变快,但这不是性反应。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种新鲜的感受是面前的青年引起的。

“那你能陪我聊聊天吗?”青年问,“就一会儿……可以吗?”

饶星海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恳求自己。他们彼此之间只是陌生人。

但他完全不想拒绝青年的要求,于是收起托盘,坐在了他对面。

作者有话要说:咸狗:一种鸡尾酒,杯口边缘是白色的盐。

有读者为屈舞起各种昵称,Q5呀,去污呀,好好玩哦,你们太可爱了!狼人表示他喜欢Q5!

lube:假期真好,假期,我发挥了重大作用!

今天的节目,将由曹回的雪豹为大家带来一首《我们一起学猫叫》。

观众:???

雪豹在舞台上逡巡,威严,强悍,自带杀气。

尾巴一甩,又一甩。

然后它在乐声中开口了。

当天晚上,剧团论坛里最多赞的留言是:原来雪豹的叫声比猫还嗲呀……

PS:曹回数次试图攻击剧团网站黑掉留言板而不得。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1章 假期(1) 下一章:第53章 假期(3)
热门: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火之幻影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推理作家的信条 都市超级医圣 九鼎记 赤朽叶家的传说 如意蛋 青发鬼 道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