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聂采(2)

上一章:第39章 聂采(1) 下一章:第41章 聂采(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竺鼠听不懂——或者假装听不懂沈春澜的责备, 小黑眼珠盯着沈春澜, 嘴巴一动一动,咀嚼着不存在的东西。

它不动不闹的时候, 看起来挺可爱也挺无辜。沈春澜满腔郁闷没地方发泄, 转而瞪着地面上的黑曼巴蛇:“你又来干啥?”

在宿舍里看到黑曼巴蛇, 让沈春澜顿时回忆起第一次在此处与黑曼巴蛇的会面,令人面红耳热。他拎起黑曼巴蛇:“再见了小同志。”

才刚推开窗, 小蛇忽然尾巴一摆, 缠上了他的手腕,蛇脑袋搭在他虎口上, 蹭来蹭去。

沈春澜:“……”

这明显是从天竺鼠那里学来的动作!

沈春澜把手伸出窗外抖了半天, 小蛇愣是没有掉下去, 反而越缠越紧,小脑袋微微昂起,看着沈春澜。

沈春澜:“你怎么了?”

小蛇又依偎着他手指磨蹭,很依恋似的。

沈春澜没辙了, 只好收回手关好窗。小蛇意识到没了威胁, 理应立刻溜下来, 毕竟天竺鼠正举着两颗榛子眼巴巴看着它,要给它表演洋气的大秧歌。

但小蛇仍旧没有离开沈春澜的手腕。仿佛是这体温令它感到温暖和安全似的,它依偎得更亲密了,蛇尾巴缩起来一点儿,然后沿着沈春澜睡衣的袖子,贴着他手肘的皮肤往衣服里钻。

冰凉的蛇鳞让沈春澜有一霎的不适。但他感觉到小蛇的不愉快, 没有立刻扔开它,反而摸了摸它的小脑袋:“不开心就看大屁股鼠跳舞啊。”

此时的男生宿舍317里,黄金蟒正被众人团团围着。

周是非趴在床边:“十二点都过了,回去吧回去吧。你们仨明天不是还要参加6000米障碍跑吗?”

楼上405宿舍的万里、龙游和王文思嘿嘿地笑,手在黄金蟒光滑的鳞片上摸个没完。

唐楹把“黄金蟒是财神,摸了就能发财”的瞎话告诉王文思,王文思立刻信了,并且在宿舍散布开来。于是当天晚上众人就赶到了317宿舍沾财气。

饶星海本来不想在除了宿舍之外的人面前释放黄金蟒,但今日与王文思一起比赛,两人之间仿佛也筑起了友情的地基,王文思更是直接把自己的小熊猫亮在饶星海面前:“互摸,恁么样?”

小熊猫紧张坏了,大尾巴疯狂甩动,短手捂住大脸。

饶星海:“你这样举,我看到它蛋了。”

小熊猫立刻翘起尾巴挡住蛋蛋。

王文思:“好啊饶星海,你看我家弟弟蛋蛋!我也要看你那财神蛇的蛋蛋。”

周是非:“王文思,万里,你俩身家万贯,没必要摸蛇吧?”

万里:“谁会嫌钱多啊?”

他释放白枕鹤,热情示意饶星海看白枕鹤表演。白枕鹤挥动翅膀,开始在饶星海床头搔首弄姿跳起踢踏舞。

饶星海:“……”

龙游:“你要看我的精神体吗?虽然是四脚蛇,但它会飞……”

饶星海:“不必了。”

他最后是被迫无奈才释放黄金蟒。黑曼巴蛇循例出现在他床上,在无数书本的夹缝里偷看黄金蟒被众人围着摸个不停。大蛇一脸忍耐表情,小蛇则一脸艳羡。

最后饶星海看不下去,抱着小蛇摸了几下,让它出门去找天竺鼠戳屁股。

阳得意趴在床上一脸淫笑看小电影,他举着手机,躺下的位置正好让手机屏幕对着正奋笔疾书入党申请书的周是非。周是非烦极了,忍不住隔着蚊帐踹他:“你能不能换个方向?或者回你床上看,怎么总占屈舞的床……我都看到你手机上播的东西了。”

阳得意:“我床上东西多,躺得不舒服……哎耶,班长,你坏了,不好好写申请,偷看我小黄片儿。”

周是非:“又是撸吧上认识的人发给你的?”

阳得意:“是啊,不过看多了也挺无聊的,没有实践机会。”

周是非:“一定要东北虎哨兵?”

阳得意:“必须。”

“说不定我们学校里的东北虎哨兵不玩lube,你在lube找不到。”周是非一边写一边说,床上小书桌嘎吱作响,“校运会上我见到好几个东北虎的哨兵,你不去凑凑热闹?”

“长得不帅。”阳得意换了个画面更复杂的小片儿,“至少吧,得有饶星海这样的素质,才能勉强打动我。”

地上正rua黄金蟒的三个人抬头:“你要求可真高。”

阳得意忽然翻了个身,满脸兴奋。他耳机被扯掉了,乱七八糟的声音忽然充斥了整个宿舍。手忙脚乱暂停之后,他轻咳一声,像是发表什么重要发现似的:“我知道沈老师也玩lube。”

反应最大的是对面床铺的饶星海:“真的?”

“我猜的。有一次我在沈老师办公室里玩这个,有信息音出来,沈老师当时就抬起了头。我觉得奇怪,就主动介绍这软件给他,但他说没兴趣。”

饶星海又躺了回去:“这算什么证据。”

但他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攥着手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他听见洗完澡出来的屈舞又在骂阳得意胡乱躺床,宿舍里声音嘈杂,他打开Lube,给那个特别关注自己头像的向导发了个信息。

【你精神体是什么?】

沈春澜收到信息时,正侧躺在床上,看天竺鼠在床头柜上卖力地给黑曼巴蛇表演啦啦操。

黑曼巴蛇蜷缩在他枕头边,蛇尾仍旧缠着他手腕不放,但正在轻轻打拍子,力度不强,像温柔的挠痒痒。

它看起来比刚来的时候开心多了,小脑袋一伸一缩,等天竺鼠表演完摆出亮相标志,它甩动蛇尾,准确接住滚落的两个榛子,稳稳托回天竺鼠怀中。意犹未尽似的,它的尾巴在天竺鼠屁股上打了一下。

天竺鼠已经完全习惯它的冒犯,捡起榛子,又要跳舞。

“我的苍天,你都跳了三遍……”沈春澜忍不住了,“还遍遍都不一样,明明是乱跳怎么还怎么兴奋呢?”

他关了灯,天竺鼠陷入黑暗之中,只好停下了伸展动作。榛子咕嘟嘟从床头柜滚落到地面,天竺鼠已经蹦到了沈春澜枕边。

小蛇钻进沈春澜的被子,天竺鼠也钻进沈春澜的被子,趴在黑曼巴蛇身边。

沈春澜现在觉得,自己仿佛看着两个崽崽睡觉的老母亲。

“别折腾我了,行不行?”他好声好气地劝说,“我明儿还要在6000米跑道边上站岗,站大半天,很累的。睡觉,好不好?”

四颗黑豆般的眼睛盯着他,窗外漏进来的灯光照亮了毛绒绒和光亮亮的脑袋。沈春澜见这俩小东西没反应,权当它们答应,立刻大被盖头,闭眼就睡。

天竺鼠和黑曼巴蛇也不敢动弹了,在被里小幅度地蠕动,偶尔蹭一下对方。

渐渐地,黑曼巴蛇的形迹开始变得模糊。浓浊的烟气从它身上窜起,越来越多,越过天竺鼠的身体,飘向了窗缝。

烟气与天竺鼠本身的雾气纠缠在一起,像是无法分离。

沈春澜的梦里有了一点儿新的东西。

他看到自己站在一个古怪的场所之中,正在哭。

大房间里有无数张床铺,他很矮很小,床铺却显得很高很宽。许多小孩子站在他对面,全都观看他表演擦眼睛哭泣的节目。

有成年人从门口匆匆走入,满脸惊讶:“怎么了?又打架?”

“饶星海欺负人!”有小孩子尖叫,“他又说自己有蛇,他吓我们,要抢我们的玩具!”

“不是你们的玩具!不是!”

沈春澜听见自己哭着大喊,几乎喘不过气来,时刻就要厥过去似的:“是我的玩具!那个是我的!是你买给我的……”

他手里的卡车只剩一个车头,另外半边在别的孩子手里。

“玩具都是大家的。”那孩子有些怯怯,“我的也可以给你玩。”

沈春澜听到自己再次大哭起来,伸手抱着正冲自己弯下腰的中年妇人:“是饶妈妈给我的生日礼物,是我的玩具……”

“好好好,乖。”妇人擦了他脸上的泪,轻声安慰,“无论是谁的玩具,我们都要懂得分享,对不对?”

“……不对……不对!”孩子哭着喊,“我想要只属于我的玩具!”

沈春澜第二天醒来之后,才慢慢回忆起这梦的些许残片。那是饶星海的记忆,他在小小的饶星海的身体里,窥见了一些眼泪和争执。

是因为黑曼巴蛇来过吗?沈春澜迷惑不解。

但他直到站在6000米障碍跑的跑道边上值班,都没能忘记梦中仓皇大哭的小孩子。

饶星海小时候,甚至没有一个只专属自己的玩具。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参与着身旁几个老师的谈话,数人值班的地点是校外的马路,现在6000米障碍长跑刚刚开赛,学生们还没能出现在路面上。

6000米障碍长跑分校内和校外两个部分,校内距离共2000米,要先围绕着800米跑道绕行五圈,然后沿校道离开校园,进入校外跑道区。

校外跑道区完整环绕整个新希望校区,中间会设置多达8个障碍点,每个障碍点都可能需要哨兵或向导与自己的精神体配合通过。

在有些时候,选手甚至必须要跟别人协同合作,才能顺利过关。

“第一个障碍点是广兰菜市场门口对吧?”有老师问,“是去广兰菜市场买指定的菜?”

“不是,是给他们看广兰菜市场的地图,然后在广兰菜市场里找一个指定物品,每次只能进五个人,谁领先谁就有优势,越是排在后面的越难。”

沈春澜:“……这他妈谁出的题目啊?”

老师:“你们系曹回啊!指定物品是他找的雪豹模型,只有手掌大小,藏在什么青菜堆里、生活用品店里,或者肉摊上,谁找得到啊!”

沈春澜:“……太过分了!我和你们一起骂他!”

“不过最变态的是第三个障碍点,也就是我们这个路段过去的下一个。”有老师笑着说,“是欧一野和他的眼镜王蛇啊。”

沈春澜:“和眼镜王蛇对打吗?”

老师:“不是,是让精神体在眼镜王蛇的怀里呆五分钟,比赛选手要在五分钟里回答出欧一野的三个问题。”

沈春澜:“那很简单。”

老师:“可是眼镜王蛇会舔你的精神体。”

沈春澜霎时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原本趴在他脑袋上的天竺鼠啪的一声消失了。

精神体一旦消失,答题环节则重新开始,五分钟也重头计时。

“……太变态了,太变态了!”沈春澜边笑边说,“我读书的时候也有障碍跑,但都是打打架,根据剪影辨认稀有精神体,没那么难。”

他有点儿担心自己的学生们。全都是大一新生,怎么玩得过来?

此时在广兰菜市场门口,万里和王文思正在给其他学生卖答案。

“7号蔬菜店有两个,其中一个藏在菜筐里。”万里俯在一个学生耳边说,“师姐,我给你打折了啊,一个答案5块钱,咱们交换联系方式嘛,好不好?”

跑到这儿的饶星海目瞪口呆:“你们干什么?”

王文思一见到他就高兴:“财神爷,您那蛇真灵!这点子还是龙游想出来的!组委会可没说不能买卖答案。”

障碍点的几个老师被他们气得吹胡子瞪眼。

原来龙游、万里和王文思来到广兰菜市场之后,发现不少同学被困在这个障碍点,为了找出雪豹模型抓耳挠腮。模型的位置会不断更改,上一个人找到了之后,下一个人就不能用了。

龙游何等机灵,立刻发现了生财之道。他的精神体是移动非常灵活的飞蜥,可以攀爬任何地方,还能纵跃滑翔。龙游是三人之中第一个找出雪豹模型地点的,他一口气找出了17个藏匿地点。

三人立刻开始分工合作,龙游离开菜市场之后换飞蜥潜入,找到雪豹模型藏匿地点立刻告知万里和王文思。

万里和王文思则负责在菜市场门口买卖答案位置,一个位置10块钱,完全不算多。

自信能找到的选手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但想要尽快通过障碍点的人则会选择用10块钱换来答案,双赢。

饶星海:“我不买。”

王文思:“我们可不敢收你钱。”

他告诉饶星海,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6号蔬菜店里有一个模型。

饶星海很快找到雪豹模型,发现这小东西居然藏在一大堆干黄花菜里头,完全无法分辨。

“谢谢财神爷!”他离开障碍点的时候,万里和王文思齐声送行,“财神爷慢走!”

周是非和屈舞则婉拒了这俩人的打折信息,决定自己去寻找。

饶星海匀速慢跑,从第一个障碍点往第二个障碍点移动。抵达第二个障碍点时,他发现这儿居然在下雨。

张晓媛老师撑着一把伞坐在路边,笑嘻嘻地看着他。

“来,分辨一下现在大家头顶上有多少只桃花水母。”

头顶一片密密麻麻的粉红色轻云,无数只桃花水母轻盈浮动,洒下水滴。

饶星海:“……”

困在这里的学生多达三十几个,他甚至看到了一直领先的一位大三师兄,铁青的面色被桃花水母映得红粉绯绯。

饶星海在这瞬间想要退赛了。

数了十分钟,水母们位置一旦变换,又得重新来过。

张晓媛一直在旁边提示:“策略啊,策略。要合作啊大家。”

饶星海身后,赶来的学生越来越多,全都挤在了桃花水母构成的雨帘面前。

“不是说最难的是第三个障碍点吗!”有人惨叫,“这又是什么啊!”

饶星海看得头晕眼花,他退到一旁,不住揉眼。这儿是一道横跨小河沟的桥,河沟边围着许多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类,正带着几分莫名、几分好笑,围观着他们根本看不懂的比赛。

饶星海忽然觉得怀中的黑曼巴蛇动了动。

小蛇不仅蠕动着,甚至还从他领口的拉链处钻出了一个头。

饶星海迅速将它按回去:“嘘!”

小蛇不依不挠,硬是从边边又探出小脑袋,盯着桥下的人群看。

“饶星海?”宫商和宿舍里的三个女孩从后门慢慢跑过来,“你不是跑我们前面吗?”

小桥上挤得水泄不通,哨兵、向导和各自的精神体全都拥堵在一起,宫商她们想靠近都已经不行了。

“挺难的,数数。”饶星海说。

宫商:“不难啊。”

饶星海:“怎么数?”

宫商:“一个人肯定做不来……你等着,我很快帮你。”

她爬上了桥栏杆,阳云也和唐楹在下面护着她。

“大家把精神体收一收。”宫商大喊,“我可以数清楚桃花水母的数量。”

人群之中不乏大二大三的人,见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姑娘,面面相觑,全不当一回事。但是曾在最美精神体评选现场见过宫商的人则很快认出了她是谁。

宫商释放了红晕绡眼蝶,与桃花水母色泽相近的一大片轻云朝着雨帘扑去。

几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她要怎么数了。

红晕绡眼蝶上下翻飞,不断有未收回的精神体昏昏然倒地。

每一只蝴蝶都凑近了一只桃花水母,柔软的半透明躯体上停留着小小的半透明蝴蝶,一时间那片粉色轻云忽然变得庞大沉重起来。

饶星海恍然大悟:“这个题目是专门给你设计的。”

“不是的。”宫商低声说,“你仔细看,桃花水母虽然聚集成一片,位置也不断变动,但它每一次变动都有五分钟的间隔,整体的位置是一个六边形。只要形状固定,里面就很容易分区,分好区之后,不同的精神体负责不同区域,这样就很容易数清楚了。”

乔芳酒点头:“一个人数一片,当然数不来。如果分成20个区,你只需要数其中一个区的数量,再跟其他19人相加,那就是最终数目了。”

宫商嘿的一笑,跳下桥柱:“好了,我知道数目了。”

她把答案告诉了身边的人,五个人一起往张晓媛老师的位置挤过去。

“608个桃花水母!”答案已经悄悄传播开来,“608!”

最后,最先跟张晓媛说出608数字的前一百人得以通过。在他们离开之后,桃花水母组成的轻云改变了形状,这回是一个五边形了。

宫商和乔芳酒所说的方法已经传开,被堵在第二个障碍点的学生们立刻开始配合成组,分别点数。

饶星海一边往第三个障碍点跑,一边把不住探头的黑曼巴蛇往衣服里按。

他远远看到了站在道旁的沈春澜。班上的学生纷纷跟沈春澜打招呼,饶星海想到他那条发出去之后还没收到回复的信息,看沈春澜的眼神多了几分揣测。

况且和大家一起打招呼,太不令人印象深刻。他倨傲地扬起头跑了过去,反倒是沈春澜满心莫名其妙。

第二个障碍点的桥下,人们发出各种古怪的议论。

两个戴着口罩的人插在人群之中,毫不醒目。

“……似乎很好玩。”略高个的青年喃喃道,“这道题,我也会做。”

身旁的中年人笑了一声:“想上学?”

青年:“嗯……聂老师,新希望学院有趣吗?”

中年人眯起眼睛,盯着那一片浮动的水母。

“不,非常无聊。”他哑声回答,“不过也许能碰到一两个……让你觉得有意思的,念念不忘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剧团迎来了天大的喜事!我们的明星演员天竺鼠终于回来了!

(据悉,是因为饶姓恶徒生活无以为继,不得不回到剧团,继续以表演维生)

下面有请天竺鼠和它忠诚的小伙伴黑曼巴蛇为大家表演歌伴舞《最爱你的人是我》!

天竺鼠和小黑蛇刚刚登台,观众席一片骚乱。

黄金蟒在观众席上乱蹦乱爬,大吼:“什么破节目!是我!最爱它的人是我!”

导演:饶……饶星海呢!!!去哪儿了!!!把你俩破蛇收回去!

此时的饶星海正在沈春澜门口负荆请罪。

沈春澜仍旧拒绝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本剧团记者将持续跟踪报道。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9章 聂采(1) 下一章:第41章 聂采(3)
热门: 大河深处 镇魂歌:不夜城2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重生之富二代 天珠变 爱的重量 造化之门宁城 君九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