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精神体竞技比赛(2)

上一章:第35章 精神体竞技比赛(1) 下一章:第37章 精神体竞技比赛(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节目结束之后, 曹回抓着天竺鼠在后台四处寻找沈春澜。

沈春澜和两个蓝孔雀老师坐在角落喝菠萝啤, 看到他时忙举起手中易拉罐挡住脸。

“沈春澜,你这老鼠, 排练的时候不都好好的吗?”曹回笑着把他揪出来, “怎么一上场就给我掉链子?”

“我早说过它不行的, 但你不信。”沈春澜从他手掌中挖出扭动不止的天竺鼠,放在肩头。天竺鼠的小裙子又穿回去了, 险险停在他肩上, 不死心地摆手蹬腿。

曹回懊恼不已:“这节目抽签抽到第一那是大运气,我们这编排, 还有生科三个老师的孔雀, 整体看起来就特别大气。”

沈春澜:“是吗?”

曹回不理他, 继续往下说:“全被你这老鼠给毁了。冠军有3000块奖金呐,足够我们八个人喝一顿好酒了。你别走啊沈春澜,你得请客!”

沈春澜收回天竺鼠,把肩上的小裙子还给了曹回。

他离开比赛场地的时候, 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饶星海没有联系他, 这让他觉得很奇怪。

昨天是饶星海技能展示比赛的预赛, 他从其他同学那里得知饶星海进了决赛,还是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进的。沈春澜给他发了信息,恭喜和询问,但饶星海没回复。

在此之前,饶星海从来没有忽略过他的信息,而且知道天竺鼠会上场跳啦啦操之后饶星海明明很感兴趣, 但今天却压根儿没见人影。

他很想给饶星海打电话,又怕这电话一旦拨出去,就显得自己太过于关心这位学生。于是犹犹豫豫,最终还是揣好手机。

教师组的啦啦操比赛全部结束后,舞台开始快速拆卸,给学生组的精神体比赛腾出场地。《Victory》在评委那儿拿了第三,但现场人气投票却是最高,得了个最佳人气奖,外加1000块奖金。

沈春澜心想,应该和那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大屁股鼠有很大的关系。

他在现场逗留了一会儿,远远看见宫商和阳云也走过。两人是去参加最美精神体比赛的。

最美精神体比赛的区域全是各种各样打扮漂亮的精神体,其中最受瞩目的,是来自生科系的一支队伍,队伍中所有人的精神体都是鸟儿。

沈春澜一眼看过去,只能认出几种:长尾山娘、长尾巧织雀都拖着长而斑斓的尾羽;双色树燕的羽毛是金属般的蓝色,在日光里闪动流丽的铁一般的耀眼光泽;棕尾虹雉像没了大裙摆的蓝孔雀,但它全身的羽毛都在光线中流淌着彩虹般的色泽,头顶小巧的蓝绿色羽冠微微弯曲,精致而独特。

队伍中个子最矮的男孩长着一张娃娃脸,他头顶趴了一只微微眯眼的胖鸟,头顶、翅膀、背部和腹部中央是浅灰粽色,却有一道美丽的蓝色饰带从颈下一直延伸至胃部。但最醒目的,是这只小胖鸟的两颊上,竟然有两团位置和色泽都极为完美的红晕。

那男孩被里外三层地围了起来,不少人都在七嘴八舌地问那只自带红晕特效的小雀叫什么。

“红颊蓝饰雀!”他的同伴保护着他,“拍照就行了别动手摸啊,我们今儿早上才梳好的毛。”

“你脑袋上的又是什么鸟啊?”有人问,“怎么头上还长花边了?”

这位高大的男孩有点儿脸红:“凤冠鸠,维多利亚凤冠鸠……”

红颊蓝饰雀的主人已经抱住了他的腰,缩在他身后。高大男孩头顶上的凤冠鸠抖开脑袋上的扇形羽冠,绒毛细密规律,顶端还带有细小的白色饰边,非常美丽。

周围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个不停。

沈春澜啧啧称奇,他也被生科这只特殊的队伍吸引了目光。那两个男孩明显是情侣,手紧紧牵着,只是两只精神体一个自带红晕特效,一个自带梦幻特效,鸟儿蹲在他俩头顶,看起来十分有趣。

他决定在这儿看比赛,瞧瞧宫商和阳云也的精神体会拿到什么成绩。

阳云也抽到第16个出场,她的林麝是奔着跃上台子的。台子直径大概两米,专为展示精神体而用。林麝的小耳朵抖着抖着,竟然绽出了几朵浅蓝浅黄的小花。

沈春澜大笑,为阳云也的心思鼓掌。他的天竺鼠也已经释放了出来,左右爪子各抓一只榛子,站在沈春澜头顶,还在意犹未尽地舞动。此时见主人鼓掌,它连忙也抓住榛子互相拍击,啪啪地响。

第17位是生科的长尾山娘,它跳了一段舞,柔软可爱的尾羽在空气中摆动,划出了美妙的痕迹。

第18位是双色树燕,这竟然是可以复制的精神体。原本窜上台的只有一只,但它绕着台子飞舞时,竟然变化出了另外三只。四只树燕上下舞动翻飞,阳光正炽烈,它们的翅膀、背脊和尾羽上全是充沛的蓝,像要流淌出来,像要刺疼人的眼睛。

沈春澜和天竺鼠看得很高兴,又是一顿疯狂鼓掌。

第19个上场的是宫商的红晕绡眼蝶。

阳云也在下面大喊:“宫商!我们也复制!”

沈春澜循声看去,见到了站在阳云也身边的两个男孩儿,他们显然是紧接着宫商上场的20号,红颊蓝饰雀和维多利亚凤冠鸠已经换了位置,各自蹲在高大男孩和娃娃脸男孩的脑袋上。

宫商站在圆台下方,白雾从她身上腾起,数只红晕绡眼蝶钻破雾气,翩然飞舞。

她显然是憋足了劲儿想要展示自己的。

沈春澜此时忽然想起,宫商的“海域”检测报告里说得最多的,是她强烈的自卑感和自我否定。她的自卑感和她本人的整体精神状态显示出很矛盾的割裂:她拥有非常美丽的精神体,但总会有人攻击她的外貌——精神体这么好看,人却这么丑啊。

原本只是平凡的人,但因为拥有红晕绡眼蝶,她的平凡便被烘衬成了“丑”。

报告之中也提到,宫商现在的精神和心理状态十分成熟,她已经基本摆脱了负面评价的影响。但童年和少年时遭受的冷暴力和言语攻击,让她没办法和自己的精神体和谐相处,精神体似乎总是违背她的意愿,而她也常常为无法顺利控制精神体而发愁,干脆减少了红晕绡眼蝶暴露在他人目光中的机会。

沈春澜用力鼓掌,大喝一声:“好!”

宫商能参加这个比赛,他相信身为副班长,且与她一同过来的阳云也功不可没。听到了他洪亮的声音,宫商又紧张又害羞地回头看了一眼。天竺鼠奋力举高榛子,“啪”地敲了一下。

红晕绡眼蝶越来越多了,它们像一片粉色的轻雾,像从春天的桃林中腾起的绯云,从台子上蔓延出来,掠过每一个人的头顶。

在红晕绡眼蝶掠过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透过它半透明的翅膀,将那团小巧青涩的红晕收入眼底。翅膀挥动着,蝴蝶们正以有规律的行进方式交换着快慢不一的频率,云雾有如天降,混和细密雾气,似在梦中。

一分钟的展示时间结束。红晕绡眼蝶瞬间消失。白雾渐渐散去,众人如梦方醒。

沈春澜又开始鼓掌,但拍了两下,忽然觉得不对劲:他的天竺鼠从脑袋上掉下来了。

舞台侧边,两个男孩面面相觑,主持人正在催促:20号?20号上场啊!

红颊蓝饰雀和维多利亚凤冠鸠已经睡着了,趴在俩人怀中。

场中所有精神体都昏昏欲睡,东倒西歪。

沈春澜:“……”

宫商的蝴蝶催眠了场中所有的精神体。

比赛不得不暂时中止。

商议之后,组委会取消了红晕绡眼蝶的参赛资格。沈春澜穿过人群去找宫商,宫商和阳云也正比划着手脚跟排在后面的学生解释。

“……是我没控制好它们,对不起。”宫商急得脸都红了,“我的蝴蝶会用一种比较特殊的方式飞行,它的翅膀闪动频率、飞行轨迹全都是催眠的工具,我没控制好……”

红颊蓝饰雀的主人显然哭过了,娃娃脸上有两只红眼睛一个红鼻子。但他听完宫商的话之后,一扫颓态,转身从身边高个男孩的背包里掏出了笔记本和笔:“什么频率?”

宫商:“啊?”

和他一样,生科那几位鸟儿的主人一边照顾熟睡的小雀,一边热情凑了过来:“你的蝴蝶还能催眠?这也太有趣了。但是精神体被催眠了,但我们没有任何异状,这是为什么?而且它们全都收不回去。要等醒了才可以吗?”

一帮子人求知若渴,盯着宫商,又重复问了一遍:“到底啥轨迹,能画出来看看吗?”

高个男孩把凤冠鸠放在娃娃脸怀里,直接抓起笔就在纸上画了几条道道:“这算是精神体沟通的语言之一吗?用飞行轨迹……很像蜜蜂传讯的方式……你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的?是孤例吗?有什么理论依据吗?”

沈春澜又悄悄地走开了。

在最美精神体评选的场地之外,精神体毛发鉴赏的比赛刚刚结束。屈舞、唐楹和王文思正离开比赛区,RS的薄老板跟在三人身后。沈春澜远远看见他眼神落在屈舞身后,边牧一边走,一边甩动尾巴,偶尔回头看一眼身后的狼人。

狼人这时候会冲它笑笑,神情很温柔。

沈春澜远远看见屈舞便走过去。

“沈老师!”王文思先跟他打了招呼。王文思是415的学生,家住天津,因为离这儿很近,所以几乎每周都会回家吃饭,顺便带一堆零食返校,到处给人分。在他的影响下,阳得意和班上几个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人,渐渐地说话带上了天津口音。

沈春澜隐约记得他家很有钱,与同是415的万里都是结实的富二代和官二代,但和说话容易得罪人的万里不一样,王文思人缘很好。他的小熊猫拖着大尾巴,趴在王文思的鞋子上,仰头盯着沈春澜瞧,大耳朵一动一动。

“比赛结果怎么样?”

“都输了,小熊猫和藏獒进了复赛,但最后啥也没拿到。”屈舞说,“冠军太强了。”

“阿富汗猎犬,土木一大三师兄的。”王文思接话,“不过输得心服口服,太尼玛漂亮了那猎犬,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接触阿富汗猎犬,那毛倍儿长,倍儿顺,跟水刚洗过似的,我都不敢摸,怕脏了人结姐那头发。”

唐楹吃惊:“不是师兄吗?哪儿来的结姐?”

王文思:“我说那狗,这么耐人儿,肯定是姑娘。”

唐楹:“……我走了啊,憋死我了。”

她不在人多的时候抽烟,叼着一根七星撑完全场,此时和藏獒匆匆离开了操场。王文思显然对她很感兴趣,一把抱起小熊猫跟了过去:“唐楹,你啥星座?”

唐楹:“北斗七星。”

沈春澜转头问屈舞:“饶星海昨天回宿舍了么?”

“回了,不过回来得很晚,洗了澡就睡了。”屈舞回忆,“他今天一早就出门,说去……去拜师学艺?”

沈春澜:“……拜谁?”

屈舞不晓得,沈春澜只好放过了他:“别忘了后天去教务处开会,好了,回去吧。”

薄老板对沈春澜笑着点点头,紧走两步跟上屈舞:“你班主任挺帅啊。”

屈舞:“嗯。”

薄老板:“你们班上好看的人挺多。”

屈舞:“嗯。”

薄老板换了个话题:“毛发鉴赏,我也可以参加。我们狼人圈子里有一个社团,专门鉴赏各类狼人毛发。”

屈舞忍不住了:“薄老板,你到精神体的比赛现场凑什么热闹?你看得到……你看得到我的边牧?”

薄老板笑得十分和煦温柔:“你希望我看到你的小狗?”

屈舞把边牧收起来:“不希望。”

薄老板耸耸肩:“好吧,我看不到。”

屈舞继续大步往前走,薄老板紧紧跟在他身后,没话找话说:“如果你看过我的异变完成体,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在这么些年的狼人毛发鉴赏比赛里,我永远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屈舞:“没兴趣。”

薄老板:“我的成体是纽芬兰白狼。虽然它已经灭绝了,但它的一部分基因,在我这种狼人身上残留,并且一代代地延续了下去。”

这个话题终于引起了屈舞的兴趣:“纽芬兰白狼?……这算是混种繁衍理论吗……”

薄老板发现屈舞思考的是自己的事情,而非他抛出来的话题。

他不得不重新又起一个话头:“屈舞同学,时薪180,做不做兼职啊?”

屈舞一下就震惊了,看着薄老板的目光里涌出了强烈的怀疑和渴望——对金钱的渴望。

他着实为180时薪疯狂心动,但沈春澜不久前提醒他的话犹在耳边。

此时的沈春澜钻进了最可爱精神体的评选现场,这儿和最美精神体的现场一样热闹。他往台上一看,发现现在正左蹦右跳表演节目的,是班上罗燕的精神体,黒鼻羊。

黒鼻羊的两只羊耳朵上扎着小蝴蝶结,每次一吐粉色小舌头,台下就一阵尖叫。

沈春澜站在角落看了一会儿,发现身边的两个女孩有点面熟。

一位是他曾在新闻报道上看到的半丧尸人席微韵,半张脸保留丧尸状态,半张脸用精巧的技术化妆为正常人。另一个女孩则是在开幕式上引发骚动的主持人。

“……你看得到吗?”主持人问。

“看不到啊。”席微韵笑着说,“不过挺好玩的,我知道罗燕的羊扎了俩蝴蝶结,我只能看到蝴蝶结在上面转圈。”

主持人有些遗憾:“我的精神体是兔子。”

席微韵:“那一定很可爱。”

主持人:“可是你看不到。”

席微韵:“嗯……不过我知道的,肯定很可爱。或许你可以画下来,下次给我看。”

沈春澜察觉到了一丝欲说还休的暧昧。这时主持人又问:“在半丧尸人里,能看到精神体的多不多?”

“半丧尸人和地底人里全都非常少。”席微韵说,“但是狼人、海童、雪人这一类特殊人类之中就很多。可能是因为染色体变异的情况不一样。如果是先天变异,它可能会影响我们视神经和眼球的发育状态。视神经和眼球有了变异,就可以捕捉到普通人看不到的光谱,所以也就能看到精神体。”

她跟身边的姑娘解释,普通人的可见光谱在400到760nm之间,而精神体发出的电磁波长恰好不在这个范围,部分高于760nm,部分低于400nm。染色体变异导致的眼球和视神经变化,让哨兵、向导以及部分特殊人类,能够捕捉到更多的光,他们也就自然地能看到精神体。

但半丧尸人和地底人都是后天感染而成,他们的视神经和眼球已经发育完成,难以有新变化,因而能看到精神体的就异常稀少了。

这些内容其实都是哨兵和向导通识课的考点,但主持人姑娘显然听得很认真。

“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他确实能看到精神体。”席微韵笑道,“我的偶像,他也是一个半丧尸人。”

黒鼻羊下台了,现在上台的是一只松鼠。

“他是传说中的师兄,我高中和大学的校友。高一的时候,他去我们学校开讲座,讲了很多自己的事情。”席微韵笑道,“他是人才规划局国际关系专业毕业的学生,毕业之后就加入了一个勘探社团,跑到深山老林里当起了矿物猎人。”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告罄真是艰难……今晚要继续努力攒加更了。谢谢各位祝福,我又长了一岁~哈哈

预告:接下来是饶星海的技能决赛,还有他的6000米长跑。

真不愧是主角,戏份好多。

饶星海:累死我了,什么时候才可以滚床单和谈恋爱?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5章 精神体竞技比赛(1) 下一章:第37章 精神体竞技比赛(3)
热门: 正正经经谈恋爱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镜狱岛事件 九鼎记 憎恶的化石 欲望街头 神赐的宴会 共享天师APP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诡案罪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