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无用的真理(3)

上一章:第31章 无用的真理(2) 下一章:第33章 无用的真理(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黄金蟒显然被黑曼巴蛇的挑衅激怒了。

它在原地小幅度地来回游走, 随即也学着黑曼巴蛇的样子, 冲天竺鼠手里的榛子缓缓伸出蛇尾。

天竺鼠此时正忙于把榛子从榛子盒中搬运到黑曼巴蛇身边。两者距离大约两米,中间隔着一个三脚架, 架子上是已经开始摄像的相机。它也没想到让沈春澜帮忙或者自己动手, 把榛子盒往黑蛇那边推推好缩短距离, 脑容量太小,它考虑不到这些问题。现在, 它只一心一意地从盒中掏榛子, 然后颠着毛绒绒的小屁股,把自己的礼物高高兴兴递给黑曼巴蛇。

黑曼巴蛇身边已经堆起了七八颗榛子, 但天竺鼠递来的东西它仍旧一颗颗欣然收下。

斜刺里探过来的金色蛇尾打扰了两个精神体之间无声的默契沟通。金色蛇尾悄悄卷起了跑到半途的天竺鼠手中的榛子, 动作轻柔, 小心翼翼。

但天竺鼠生气了。它小爪徒劳地在地上拍打,又冲黄金蟒蹦来蹦去,哼哼乱叫,小牙齿磨得哒哒响。

黄金蟒仍不放弃。它卷起榛子, 和黑曼巴蛇一样放在自己身边, 冲天竺鼠吐吐蛇信。

天竺鼠奔向榛子, 一把抱起,回头,跑向黑曼巴蛇,放下榛子。

过程流畅,一气呵成。

黄金蟒脑袋都不动了,呆愣愣的模样。这回换作黑曼巴蛇摇头摆尾, 那动作和之前沈春澜看到的黄金蟒笑的模样极其相似。

一旁看着这三个精神体瞎玩的饶星海忍不住问:“这榛子有什么意义吗?我那蛇又吃不了,你的老鼠怎么这么喜欢给人送这玩意儿?”

“天竺鼠也吃不了啊。”沈春澜说,“精神体只具有外部形态,没有消化器官。它就是想跟人分享这东西。”

饶星海弯腰伸手,拦住了在地板上挪动的天竺鼠,要抢他手里的榛子。天竺鼠急得又一次哼哼咕咕地叫,因为爪子太小,它是抢不过饶星海的。

饶星海:“……分享?那怎么我拈起来就不行?”

他把榛子放在黑曼巴蛇身边。天竺鼠原地站定,仰头看看他,又看看榛子。接着它奔到榛子面前,一脚把榛子踹开了。

饶星海:“……”

沈春澜大笑:“它嫌弃你!”

饶星海满脸不忿:“它喜欢我的蛇,那就等于它喜欢我。”

他看向沈春澜:“等于你……”

“还在录像。”沈春澜立刻打断,“你能不能端正点儿态度?”

饶星海只得坐好。他看着沈春澜翻开笔记本,忽然冲沈春澜伸出手。

沈春澜:“?”

饶星海:“再来一次。我紧张,我害怕。”

沈春澜读懂了:“饶星海,我说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儿正常的、正经的想法?可能吗?你觉得可能吗?当时是特殊情况,不可能有第二次。”

饶星海非常失望,瘫在沙发里叹了口气。

沈春澜顿了顿,语气稍软和了一些。

“聊聊你的‘海域’?”他说,“你信任秦戈,也请你信任我。”

饶星海盯着天花板。小卡片机对准他和沈春澜,在卡片机下方,在它拍不到的地方,天竺鼠和两条蛇还在争夺榛子。

“聊什么?你要进来瞅瞅吗?”

“秦戈说过,你的‘海域’是一个城镇,最大的地方是你生活过的福利院。”沈春澜问,“它是什么样子的?”

饶星海仍旧呆望天花板,但他的神情渐渐变了,是混杂着柔和与一丝难堪的复杂情绪。

福利院坐落在一条不大的街道上,街道能并行四辆车,出门右拐100米就是红绿灯和人行横道。他有很多位“妈妈”和“阿姨”,但他最亲近饶院长。四五岁时有一次,他偷溜出门,想穿过马路到对面小铺子买零食,结果差点被车撞倒。饶院长破天荒地骂了他一顿,因为他手里当时还牵着院里两个两岁的小孩子。三个小孩此起彼伏地哭,饶星海从此再也没偷溜过。

院门口一左一右是两棵大榕树,气根茂密绵长,土里的根系尤为发达粗壮,把街道上的砖块都顶了起来,地面凹凸不平。左边那棵是福利院建立的时候种的,将近五十年,右边那棵是饶星海进院的时候种的,现在才19年。

因为原来的那棵,在台风天里被吹倒了。

沈春澜原本不知道饶星海是否了解自己是怎么去到福利院的,但显然,饶星海很清楚——在讲到台风天吹倒的大榕树时,他立刻转了话题,聊起福利院里的几只流浪猫。

“你为什么偷溜出去还带着俩孩子?”沈春澜开始用问题参与他的回忆,“大冒险?”

“他们叫我哥哥。”饶星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那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同龄的,或者更大的孩子都开始不跟我玩。那两个小娃娃刚进院没多久,爸妈都没了,家里亲戚也不要,分到我在的三月班……”

“三月班?”

“孤儿院里的分班制度,比较简单粗暴,一共十二个班,前五个班都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子……”饶星海跟沈春澜解释。

他带着俩娃娃偷溜出去,是因为想给整日哭个不停,但又亲近他的弟弟和妹妹买饼干吃。

沈春澜忍不住想象那时候的情景。四五岁的饶星海,应该是个挺可爱的小朋友,虎头虎脑,伶俐倔强。他帮着阿姨和老师管理三月班,是班上所有小孩子的哥哥。

“不谈谈门口的榕树吗?”沈春澜问。

饶星海一愣:“为什么谈它?”

沈春澜:“你很在意榕树。”

饶星海:“我没有。”

沈春澜:“很少有人在描述一个地方的时候会强调某两棵树的年龄。但你强调了,还记得非常清楚。饶星海,你很在意榕树,而且知道榕树下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饶星海盯着沈春澜,停顿了很久才开口:“……你也知道。”

沈春澜点头:“你的‘海域’检测报告后面,有一封描述情况的信。”

“是我到北京上高中之后,饶院长给我寄来的。”饶星海说,“……她其实已经不在了。我高二的时候,她走了。”

沈春澜大吃一惊。

他不止一次听饶星海提起过饶院长,这个为他起名字,愿他如星海一样灿烂辽阔的妈妈。但饶星海从来没有提过她已经离世。

沈春澜立刻明白:饶星海在逃避。即便已经过去两年,他仍旧未能完全接受这件事。

而现在,饶星海愿意对他提起这件事,本身就是极为珍贵的信任。

“她很爱你。”沈春澜沉默片刻才说。

“非常……”饶星海低着头,“我拿到新希望的通知书之后,打算烧给她的,但烧掉了我就上不了学。她一直希望我考大学,希望我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整天跟不知所谓的人混一起。”

那封信是饶院长病重的时候写的,她告诉饶星海他是如何来到了孤儿院,又是如何得到了这个名字,以及他的母亲是如何死去的。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饶星海抬头看他的老师,“她想丢掉我,把我放在福利院门口。然后她就得到了报应,被树压死了。”

虽然轻描淡写,但沈春澜仍然从他的口吻中觉察到怨恨。

秦戈说过,他在饶星海深层“海域”的碎片记忆里听到饶星海母亲不断安慰他:别怕,这里安全。

而如果她打算在福利院门口遗弃饶星海,肯定是希望他能被人发现,能活下去。既然这样,她就不可能选择在一个这么危险的台风天,在这么大的风雨之中放弃孩子。

沈春澜察觉到一丝矛盾。他没有深究,此时深究是没有意义的,他得不到答案。

“你想过她的身份吗?”沈春澜问,“是普通人?向导?哨兵?还有她的样子,她的年纪……”

饶星海摇头。

他想过的。沈春澜判断出答案。但他不愿意承认。仿佛承认对已经毫无记忆的母亲还存留好奇和留念,对此时的饶星海是背叛,或者侮辱。

饶星海的抗拒情绪很浓了,他不再说话,拒绝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但沈春澜很感激今天的训导。他这位固执倔强的学生,愿意在他面前袒露心底的秘密了。

一颗榛子被扔到饶星海身上。饶星海顿时一愣。

黑曼巴蛇和天竺鼠互相配合,一个摆榛子一个甩尾,一颗颗地把坚果往饶星海身上丢。

饶星海:“谢谢,我不需要这个……谢谢谢谢……不用了!不必了!OK!停!”

他被榛子打得抱住了头。

沈春澜:“它们在安慰你。”

饶星海:“我谢谢它们了……你不能给它些杀伤力不强的子弹吗?葡萄干,棉花糖什么的……”

他的躲闪引起了始终呆在一旁的黄金蟒的注意。黄金蟒猛地一甩蛇尾,这回是直冲着黑曼巴蛇而去,一下把它打翻了。

饶星海得以解围,但黑曼巴蛇被黄金蟒的举动激怒,几乎从地上一弹而起,飞速冲着黄金蟒撞去。

黄金蟒体型比它大得多,岿然不动——黑曼巴蛇急速靠近时,忽然张开了蛇口。

它口腔漆黑,毒牙森冷,黄金蟒瞬间有了行动,蛇身一扭,躲开了黑曼巴蛇的攻击。黑曼巴蛇没有停下,迅速转身,继续冲着黄金蟒袭去。黄金蟒连连躲避,撞得角落书架砰砰直响。

天竺鼠呆站在三脚架下,小爪子不断鼓掌。

沈春澜觉得今天的训导应该结束了。“你的蛇咬你的蛇,会中毒吗?”沈春澜在本子上书写记录,“还有,我要给你留一个作业,你什么时候完成,我们什么时候进行下一次训导。”

饶星海心不在焉地看俩蛇打架:“会不会中毒我也不知道……等等,黑曼巴蛇会有毒腺吗?它连内部器官都没有。”

“带毒的精神体拥有的毒腺不是生物学上的毒腺,你可以理解为某种有毒物质的微分子结构。”沈春澜想了想,“精神体那一章你们没上吗?我记得里面说过,精神体的存在是目前哨兵向导身上最大的谜团。”

“……忘记了。”饶星海岔开话题,“什么作业?”

黄金蟒和黑曼巴蛇打得异常热烈,沈春澜皱了皱眉。哨兵的信息素气息有些浓厚,他下意识擦了擦鼻子。

“这作业挺简单的,两件事。”沈春澜伸出手指,“一,在你的舍友面前,记住,是三个人面前,释放黄金蟒。二,让黄金蟒去参加接下来的精神体比赛。你没报名也没关系,校运会当天会有临时报名的项目,至少参加一个。”

饶星海脸色变了,想都没想:“不。”

“你其实已经暴露过精神体,篮球场那次。”沈春澜提醒。

饶星海仍旧很固执:“那不一样。”

“饶院长不是想让你做有意义的事情吗?”沈春澜对他说,“饶星海,现阶段,你学会接受自己的一切,包括精神体在内,这就是最有意义的事……”

他话音未落,忽然因一阵眩晕而顿住了。

饶星海还在对面等待他的下文。

沈春澜下意识把手攥成拳头。掌心温度升高了,持续不断的轻微眩晕,他开始觉得热,汗水憋在皮肤下,一点点地冒出来。

沈春澜有些紧张了。血压升高、体温升高、微汗,是初级性反应的表现。

他一下站了起来,转身走向还在运作的卡片机。

“第三次训导结束。”他关上了开关,随即转身走向办公桌。

“老师?”饶星海察觉他的不对劲,连忙起身走来。

沈春澜一边拉开抽屉,一边抬手制止他:“停。先收起你的蛇,现在,立刻!”

两条蛇的搏斗正进入白热化阶段。黄金蟒学会了钳制黑曼巴蛇的技巧,黑曼巴蛇被它缠得死紧,蛇口的毒牙愈发闪亮,不断转动小脑袋找地方下嘴。

哨兵陌生的信息素弥漫在办公室里,强烈得仿佛一整团沉重的阴云。

同时,它也潮湿如同暴雨之后的空气,但不会让人感到粘腻。它是清爽的,是春夏之交的风,有草叶的气息,轻易吹入人的四肢百骸。它又和饶星海一样,沉默,顽固,挥之不去。沈春澜伸手在抽屉翻了一会儿,心往下沉:只有一个空瓶子。他的抑制剂已经吃完了。

饶星海已经收起了蛇,带着满脸忧虑走近:“你还好吗?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沈春澜再一次抬手止住了他靠近自己的身影,“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记住我布置的作业……记住我说的话。”

饶星海顿了片刻,走到他身边:“性反应?”

沈春澜:“……”

饶星海:“不过是初级而已,很正常。”

沈春澜心想,嚯,现在轮到你跟我说很正常了。

“那你打开门吧,让我的天竺鼠出去。曹回应该还在楼下学工处,它可以去拿抑制剂……”

饶星海:“我带天竺鼠去拿。”

他语气很平静,反应也很平静。沈春澜忽然敏锐地抓住了一个可以劝服饶星海放弃喜欢自己的点:饶星海对着他,对着现在的他,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太棒了!他几乎要笑出来,正想再说什么时,饶星海抓起了天竺鼠,满脸困惑。

“你的老鼠怎么变色了?”他冲沈春澜举起天竺鼠,“变粉了?”

他手里的天竺鼠满脸无辜,很无所适从地摆动小爪。鼠身上浅金色的毛发颜色全都发生了变化,呈现出一种过分轻飘飘的——淡粉。

沈春澜目瞪口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为我们带来独唱表演《小河淌水》的,是我们的歌唱家组合——黑柴!

音乐起。

打着白色小领结的黑曼巴蛇: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披着黑披风的柴犬:汪汪汪汪汪——旺哎,汪汪汪……

字幕显示: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台下观众:……回水!!!(粤语中退钱的意思)

王灿灿(震惊):黑曼巴蛇的叫声居然真的是汪汪汪?!(作者注:据说是真的)

沈春澜对饶星海:你精神体都外语十级了,你四级到底啥时候能过?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1章 无用的真理(2) 下一章:第33章 无用的真理(4)
热门: 情爱的证明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再见了,忍老师 全职高手 挂锁的棺材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神印王座 神医嫡女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