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无用的真理(2)

上一章:第30章 无用的真理(1) 下一章:第32章 无用的真理(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新希望学院的布告栏正正设置在整个校区的中央, 是五条校道的汇合点。它安设在一个五边形的草坪上, 一共有五块告示板,分别是校内活动、二手交易信息、兼职信息、社团信息和自由张贴板块。

其中, 二手交易信息、兼职信息和自由张贴板块是更新换代最快也最受学生欢迎的。

往告示板上张贴什么内容, 学校并没有限制。学校、学生和社团可以自由张贴, 但除了管理机构之外,无人可以随便撕下。保卫科和教务科会不定时巡视, 太过火的则撕毁了事, 撕完还得在原地贴一张告知单:你张贴的某某某某传单因这样那样的原因,由某某科进行回收, 可前往办公室索回, 若逾期, 我方自行销毁。

沈春澜尤记得,他大学毕业前夕,布告栏上出现了好几个大四学生贴的充气娃娃二手售卖信息,引来许多关注。

教务处的人看了好几遍, 虽然看着不顺眼, 但没法说出它究竟违反什么规定, 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学生习惯把这块地方叫作“海棠池”,因为五块告示板围起来的草坪里,栽种着数棵几十年树龄的垂丝海棠。

这些垂丝海棠是新希望建校的时候从别的普通高校移植过来的,是来自他们的鼓励和赞赏。但第一届特殊人类学生入学之后,反对建立特殊人类高校的声音始终没有停息,次年春天, 海棠花正开放的时候,有近千人的队伍怒气冲冲地冲入了新希望,沿途不断打砸破坏。

队伍最后在这五条校道汇集的地方被击退了。

这是新希望校史上曾浓墨重彩书写的一段故事。那时候招收的哨兵和向导大多年纪较大,每个人都参与了抵抗。事件平息之后,有人提议把海棠树移走,在原地树立一座纪念此次事件的雕塑,以警醒以后的学生。

当时的校长拒绝了。他保留了来自别校的垂丝海棠,并决定竖起五块告示板,让海棠池成为一个自由发声的地方。

“教育应当消除偏见,而不是塑造偏见;教育应当让人宽广,而不是让人狭隘。”——在教育科学系每一年的新教师入职大会上,这句老校长说过的话总会被系主任反复提起。

海棠池的传统沿袭到现在,所以屈舞可以往告示板上贴自己的传单,他的确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校规。

保卫科科长显然也见多了类似的情况,说完屈舞之后转头跟沈春澜沟通:“沈老师,你也劝劝他,这没意义。”

沈春澜奇道:“为什么没意义?”

保卫科科长:“我上一次在海棠池这儿看到抗议学校决定的传单,还是当年你贴的呢。什么……什么不允许学生佩戴本宗教徽章是侵犯人权,还有什么新宿舍楼招标方案里有违规企业……这不都是你写的吗?”

这下连屈舞都震惊了,一把浆糊刷到一半,呆看沈春澜。

沈春澜:“……是我啊,对,是我。我当时,和我学生现在,都没有违反校规。”

保卫科科长压低声音:“你可是因为贴传单的事情吃过严重警告处分的。你这学生才大一,别吧?”

沈春澜盯着他:“科长,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我在这里,我不会让他吃处分。他可以在海棠池展示自己的主张,而且重点是,他的主张有没有错。”

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里也渐渐发出质疑:“对啊,图书馆真的关了通道和图书室?”

原本对这件事情完全不关注的学生纷纷拿起手机登录学校官网,下载文件细看。有了沈春澜撑腰,屈舞一鼓作气地贴完了所有传单,大舒一口气。

《对图书馆修缮方案(修订版)的三大质疑》里提出了三个疑问:

一、建筑规范里明确规定,凡是专用于特殊人类使用的公共建筑,必须配备半丧尸人和地底人通行的地下通道和专门场所。图书馆的新方案违反规定,为何能通过?

二、校规规定,凡是涉及学生切身事务的决定,必须召开有老师和学生代表共同参与的三方听证会。图书馆新方案与学生利益息息相关,为何从来没有听证会的消息?

三、新希望学院素来强调共存和融合,每一年都有国外特殊人类高校或者人才规划局的交流生到新希望来学习,这些人中不乏半丧尸人、地底人等等族群。新方案关闭了通道和专用的图书室,是不是罔顾这些人的意愿和利益?

沈春澜和曹回面面相觑。他们看过屈舞的论文,这绝对不是屈舞的手笔。三个质疑,层层递进,先是从死规定中找漏洞,最后上升到特殊人类权益上。

“……写这个的是高手啊。”曹回低声说,“很厉害,根本不需要煽情,前两个质疑就足够驳回新方案,最后一个质疑还往上扣帽子。”

越来越多人涌到告示板前看传单,议论纷纷。有人连连点头,有人高声大笑:“新希望的半丧尸人和地底人加起来也不够20个吧!都是来交流学习的,有必要给他们开什么特殊通道和图书室吗?这不是浪费公共资源?”

屈舞已经退到了一旁,人们争执讨论,他始终一言不发。保卫科科长接了个电话,又惊讶又好笑,冲到屈舞面前:“你在海棠池贴单子,你的同伙跑图书馆去贴单子,好哇,这配合打得……”

听到图书馆那头也有热闹可凑,不少人跟着保卫科科长转移场地。海棠池冷清了许多,屈舞转头看沈春澜,沈春澜又重复了一次:“你不会吃警告处分的。我的学生做正确的事情,不能被惩罚。”

屈舞忙说:“不是的,老师,我不知道什么同伙。”

沈春澜奇道:“这是你写的东西?”

屈舞:“不,是宫商写的。她今天本来打算一起过来贴传单,但是有家教兼职。”

沈春澜心想,自己班上的学生还真是个个都热血沸腾。他估计在图书馆那边的应该就是半丧尸人交流生了。

“先回去吧,回宿舍去。传单就贴在这儿。”

屈舞掏出一支笔:“等等,我差点忘了。”

他走到告示板前,在自己的传单上认真签下名字。

“有必要吗?”人群中传来低笑声。屈舞回头去看,声音消失了,他看到的是许多张表情相似的面孔。

海棠池传单和图书馆的传单最后被证实确实不是出自同一批人。在图书馆门口抗议的,是半丧尸人和地底人代表。这两个向来水火不容的族群,这回倒是罕见地站在了同一阵线。

系主任得知屈舞贴传单的事情自然又要找沈春澜麻烦:“对,你说得对,都是正确的事情……但你的学生能不能消停消停,不要搞这么多正确的事情?正确的事情有时候也是很麻烦的。”

沈春澜硬着头皮:“我不觉得麻烦。”

此时的他正在浏览校内新闻社团的网站。这个小网站在这两天承受了巨大的流量压力,屡次崩溃,尤其是点击率高达百万的一个报道,据说有大量的非教育网IP点进来,留言评论更是不断刷新纪录。

这是在图书馆门口采访半丧尸人代表的报道,受采访者有一张怪异的脸:她一半面颊上是极其明显的半丧尸人特征——受到病毒影响而皲皱的皮肤,发红的眼睛,仿似裂纹的痕迹。

但另一半张脸却完全正常,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嘴唇红润,肤色健康,皮肤细腻,眼神坚定,乍看完全瞧不出任何化妆的痕迹。

沈春澜心知,这就是班上学生罗燕的那位研究生舍友了,神奇的化妆师。

他还没看完报道,饶星海敲门了。

这是他和饶星海的第三次训导。

然而,实际上,就记录来说,是第二次——上一次的训导,饶星海说了些没法上交审核的话,沈春澜只交了文字记录,被学校和系主任批评了一通,强调如果第三次仍旧没有视频记录,则训导必须中止。

沈春澜换上了一脸凝重的表情,开口就问:“屈舞最近怎么样?”

以这个问题开场,沈春澜认为今天的训导必定充满了严肃认真的气氛。

“吃饭上课,我们都和他一起。”饶星海想了想,“有时候会遇到上来夸他的人,有时候会听到在背后笑他的人。阳得意打算和我一起去揍他们,周是非哭着说我们如果去打架他就离宿舍出走,再也不管我们了。”

沈春澜:“……”

饶星海:“夸张了一点点。”

“你先释放精神体吧。”沈春澜再次凝重道,“今天的训导非常重要,我们都认真对待,不要说废话,可以吗?”

饶星海乖乖点头。

他太乖了,这反而让沈春澜满腹疑虑。

他的天竺鼠已经抱着个榛子在地上蹦来蹦去,只等蛇兄弟出场。

黄金蟒重重落地,黑曼巴蛇仍旧箭一样窜到沙发底下,只留一条黑色残影。

天竺鼠举起榛子,再次献宝似的递给黄金蟒。

黄金蟒再次甩动蛇尾,把榛子打了出去。

榛子落在沙发附近,天竺鼠屁颠颠地去捡。黑曼巴蛇从沙发底下钻出个脑袋,小黑眼睛盯着它。

大屁股鼠抱着榛子犹豫了几秒钟,没有回到黄金蟒身边,冲黑曼巴蛇举了起来。

黑曼巴蛇终于钻出了沙发,认真端详着面前的榛子和天竺鼠。

“又玩捡球游戏?”沈春澜坐在饶星海对面,“它说不定又会生气的。”

他话音刚落,黑曼巴蛇的小尾巴就伸近了天竺鼠。

它没有打开那榛子,反而小心将它卷起,放在了自己身边。

天竺鼠愣住了,黄金蟒也愣住了。

下一刻,天竺鼠整个鼠都快蹦起来似的,弹了两下,跑回沈春澜身边冲它挥舞小爪。

沈春澜犹疑不定:“你要这个?”

他把那盒子榛子放到了地上,打开盖子。

天竺鼠果然从里面又掏出一颗榛子,高高兴兴跑到黑曼巴蛇身边,双爪献上。

黑曼巴蛇冷静沉稳,再次卷起榛子,很珍惜似的放在了身边。

天竺鼠完全高兴疯了,跑回榛子盒的时候差点满地打滚。它趴在盒子边缘手舞足蹈地掏榛子。

沈春澜:“……”

原来如此!他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大屁股鼠见到榛子就捧给别人,不是为了玩游戏,它是真的想让别人尝尝。

在天竺鼠身后,黑曼巴蛇傲然昂首,冲呆在一旁的黄金蟒吐了吐蛇信。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表演的节目是来自别的场子的熊猫和剑吻鲨,他们要表演的是杂技《顶缸》!

……遗憾的是,节目失败了,因为熊猫刚一上场,全场观众就爆发出尖叫。尖叫声吓坏了剑吻鲨,熊猫揽着它瑟瑟发抖。

观众:发抖也好可爱噢!!!崽崽看妈妈!妈妈爱你!爸爸爱你!!!

场边的高术:……什么?什么玩意儿?谁是它爸爸?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0章 无用的真理(1) 下一章:第32章 无用的真理(3)
热门: 白首妖师 离婚热搜 弓区之谜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诡案罪5 开天录 罪案斑驳 学生街的日子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回到明朝当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