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两条蛇(1)

上一章:第27章 拳头和启明灯(4) 下一章:第29章 两条蛇(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辆已经侧翻的密封运输车是乔弗里科学研究所的车辆, 驾驶室内的司机已经被现场保安救出, 满头是血,昏迷不醒。车厢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原本放在车厢内的样本保存箱已经被打开, 里头空空如也, 无论是样本还是附带的报告,全都消失了。

沈春鸿闻言一愣, 但手没有停, 血肉模糊了也仍然在尽全力营救沈春澜。

邓宏和曹回两人根本无法阻止班上的学生过来,干脆带着众人一起抵达现场, 想要帮忙。两人的精神体都是强有力的动物, 正协助图书馆的人疏散人群。

在最初的惊慌过后, 学院里大三大四的师兄师姐们很快理解了目前的状态,他们释放出精神体维持秩序,一时间,图书馆周围全是混乱的精神体气息。

饶星海并不习惯这么浓厚强烈的陌生人气息, 他忍耐着心中的焦躁, 和保安合力搬开最后一块石头, 连忙伸手想把沈春澜拖出来。

沈春鸿大喝“别碰他”,粗暴地将饶星海推开。他先察看了沈春澜右臂的伤势,此时才敢稍稍松一口气:骨折,但情况并不算严重。

他小心翼翼把沈春澜搀扶起来,脱下外套垫在沈春澜右臂之下,承托着他受伤的手臂。饶星海和黄金蟒凑了过来, 黄金蟒的蛇尾亮出,稳稳托在沈春澜手臂下方。

沈春鸿根本看不到周围的精神体,沈春澜忍痛宽慰他,让他去察看运输车的情况,饶星海陪着自己就成。

沈春鸿看了饶星海一眼,不大放心地把弟弟交给了他。饶星海万分紧张地托住沈春澜的手臂,眉头皱成了一个死结,嘴唇紧紧抿着。他始终一句话不说,这时候才敢小声问:“痛不痛?”

沈春澜心想你这不是废话么?他脑门上一颗又一颗汗珠滚落,都是疼出来的,嘴唇都咬得发白了。班上其他学生纷纷围过来,沈春澜听见头顶传来鸟雀振翅的声音。

他抬头,看到了万里的白枕鹤,还有乔芳酒的精神体。

在乔芳酒的精神体下降的瞬间,黄金蟒忽然缩了起来。它化作一团蓬勃的雾气,迅速退到远处,最后盘在假山上,一动不动。

赶到现场的校医展开急救,一部分去救助司机,有医生则过来给沈春澜包扎伤手。沈春澜痛得头脑清醒,学生们七嘴八舌地问他感觉如何,人人都满脸忧愁。他现在反倒清醒极了,眼睛盯着头顶那两只鸟儿。

乔芳酒的精神体是一种少见的大型猛禽,蛇鹫。

这种生长于非洲大陆的鸟是大部分剧毒蛇的天敌,比如黑曼巴蛇。

现场十分混乱,人来人往,沈春澜已经感觉不到黑曼巴蛇了。但饶星海的黄金蟒迅速退避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当时看篮球场视频时没放在心上的一个镜头。

当时的黄金蟒也像现在这样,远离战局,盘在了篮球架上,最后把篮筐也给弄掉了。

它远离战局,是在乔芳酒释放了蛇鹫之后。

它怕蛇鹫。

但黄金蟒无毒,害怕蛇鹫的应该是黑曼巴蛇才对。

沈春澜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饶星海。饶星海真的不知道黑曼巴蛇的存在?他的黄金蟒,明显也受到了黑曼巴蛇的一丝影响,至少在恐惧这个层面上,两条蛇所感受到的敌人是一致的。

伤手包扎完毕,校医院的人打算送他去二六七医院做进一步检查。二六七医院是专门收治特殊人类病人的医院,入口有严格关卡,不容易进去。

沈春澜一边走上校医院的车,一边回头叮嘱周是非:“你把大家带回宿舍,精神体也收起来。现场老师和保安都足够了,不需要你们大一新生帮忙。你注意劝劝大家,不要乱。我的伤是小事,检查结束就会回来。多谢多谢,注意安全,好吗?别让老师担心。”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看着沈春澜坐上了医务车。医务车分前后两部分,后面的车厢里是重伤的司机,沈春澜坐在前头。

他看到饶星海挤在车窗边上,很忧虑地看自己。沈春澜心中软了几寸,想安慰他两句,但车子已经启动了。

司机伤势虽然严重,好在救治及时,在手术室里呆了几小时后送进了ICU。沈春澜做了一整套的检查,确认他果真有轻微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两晚,等待详细报告。

晚饭是沈春鸿和曹回拎过来的,沈春澜吃到一半,发现大哥忧心忡忡,眉间全是心事。

曹回要回校处理工作,见他没事便走了。沈春鸿看着他离开,收起了脸上凝重的表情,话渐渐多起来。

“我说过,你们学校安保极其不严格。”他低声发牢骚,“如果严格,今天就不会出事了。”

“谁会想到运资料的车子能爆炸呢?查出什么没?”沈春澜的手臂打了一点儿麻药,疼痛变得不清不楚,隔着麻木的神经,似有若无的挠着他的知觉。他一边吃饭一边跟沈春鸿闲聊,转移注意力。

运输车是从上海开过来的,跑这趟长途之前才刚刚换了轮胎。沈春鸿已经把所有相关事情告诉前来调查的危机办人员,他现在忧虑的似乎是别的事情。

沈春澜读懂了他哥的表情:“那个什么样本,很珍贵?”

“……”沈春鸿长叹一声,又是困惑,又是无奈,“样本本身是珍贵,但不算罕见,想要研究还是可以再提取的。”

沈春澜嚼着芥末鸭掌,等他的下文。

“但和样本一起附带的那份检验报告,原本是保密的。”沈春鸿说。

沈春澜顿时紧张起来:“那你别说,别告诉我。”

沈春鸿此时完全把他当做一个树洞:“原本打算把DNA样本送到澳大利亚的乔弗里总部,重新做检测。目前的检测结果,太不可思议了。”

沈春澜只有一只手可以捂耳朵,不得不满腹怨念盯着自己哥哥:“这些不是保密内容吗?可以跟我说?”

“都已经被人偷走了,保什么密啊。你先听我说!”沈春鸿回答,“那是姑婆山天坑巨大骸骨DNA样本,这已经是第二次检验。”

巨大骸骨的DNA样本提取出来之后立刻送到了中科院生物研究机构进行检验。DNA样本完整,检验难度并不高。

但检验结果出来并上报之后,所有人都非常震惊:他们看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第一次检验结果太可怕了,所以多出来的样本分成了三份,一份仍然在中科院复验,另外两份分别送到了人才规划局和新希望学院的生科研究所。我这次出差,是因为复验结果仍然匪夷所思。”

乔弗里科学研究所是目前世界最权威的特殊人类生物学研究机构,经过沟通,特殊人类管理委员会决定把样本送到澳大利亚的乔弗里总部,委托他们进行第二次复验。

沈春澜渐渐听出了不对劲。

“等等……这跟特殊人类有关系?”他连打几个喷嚏,“DNA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接受结论?”

沈春鸿看着他没吃完的东西,眼神蒙上浓重阴霾:“是人类的DNA。”

沈春澜一时间没理解:“什么?”

“那副巨大骸骨,是人类的!”沈春鸿压低了声音,凑近沈春澜。沈春澜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压抑的恐惧。

“和现存智人几乎完全一致的DNA序列,不属于任何别的生物。那就是人,是人死后留下的骸骨。”

沈春澜目瞪口呆。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现在仍然记得在电视上看到的骸骨形状,它干枯的肋骨仿佛构成巨大牢笼。

“……如果它是人,它至少有10米吧?”

“17米。”

沈春澜不自觉地打冷战:“你们怀疑那是特殊人类?”

“我们已经确认那是特殊人类。”沈春鸿看着他,“但是,结果太惊人,所以要多次复验。第一次和第二次检验,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是一具高达17米的哨兵的遗骨。”

哨兵、向导、海童、狼人等染色体变异而产生的特殊人类,各自的DNA序列在基因链的不同位置产生了缺失、易位、重复等等特征。目前的科学手段已经可以准确地根据DNA序列的改变判断样本提供者是哪一种特殊人类。

技术已经足够成熟,这是很基础的判断,就跟根据DNA判断持有者是男性或者女性一样,出错可能性几乎为零。

多次复验,全是因为,这个结果太不可思议了。

兄弟俩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17米的哨兵……世界上可能存在吗?沈春澜被这惊人的事实弄得许久都回不了神。

沈春鸿没有逗留太久,给沈春澜留下这个大心结之后就走了。他面对沈春澜时满脸忧虑,打开病房门的时候已经变换了高管的严肃面容。

他的同事已经立刻返回上海汇报具体情况,他则留在北京继续跟进事件进度。沈春澜对那位漂亮的混血小帅哥有些恋恋不舍,他只知道这人名字就再无下文,无疾而终的相识容易令人心生牵挂。

不过这惆怅时时刻刻都会被麻药失效后的疼痛打断,即使牵挂也极其有限。他在病床上唉声叹气过了一晚,没能睡个好觉,和天神一般的混血帅哥相比,他更牵挂家里的床。

第二日危机办的人来问话,医院又推他去做别的检查,一同折腾下来,回到病房时他已经饿了。

病房里密密麻麻站了12个人,全都看着一边吃包子一边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的沈春澜。

学生也同样被问话,但问不出什么。饶星海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学生,问话的内容复杂了许多,可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沈春澜身上。现场有没有可疑人物和迹象?完全没留意。

沈春澜安慰众人,又跟他们展示自己的生龙活虎。他的精神体在爆炸发生瞬间给了他珍贵的援护,所以距离爆炸点虽然近,但他、沈春鸿和混血儿伤势都不算重。“再躺一晚上就能回去了,不用担心。”沈春澜说。

周是非他们是递了申请才离开的学校。新希望学院现在几乎全校戒严进行调查,他们不能逗留太久,确认辅导员没事之后便打算道别。

“饶星海留一下。”沈春澜对周是非说,“曹老师现在暂时管你们的出入考勤是吗?你跟他说一声,说我有事情跟饶星海谈。一会儿我哥过来看我,我会让他把饶星海送回学校。”

饶星海留下来了,直挺挺站在病房中央,目光也是直愣愣的,看看沈春澜的脸,又看看沈春澜的包扎好的手臂。

沈春澜脸上也有一些细细的伤痕,但并不严重。

“……还痛吗?”饶星海先开了口。

沈春澜注意到他的眼睛,紧张,恐慌,还有一点点难过和心疼。

他又被这一刻柔软的目光打动了。

混血儿多情的眼睛已经在他脑海里完全消失。饶星海不是情圣,也修炼不成情圣,可他这样就足够了。谁需要情圣呢?情圣永远不如此时此刻他真挚的学生可爱。。

“不痛。”沈春澜撒了个谎,语调明显柔软下来,“饶星海,我想跟你确认一件事。”

饶星海立刻点头:“你说。”

沈春澜摊开手掌,天竺鼠从他掌心中钻出来,带着一身绒绒的雾气,有些精神不振的样子。

它沿着轮椅爬到地上,还不太清楚此时此地要做什么,身边也没有榛子,转了两圈之后,抬头看面前的饶星海。

饶星海在外套里摸了半天,摸出之前唐楹给他的那根薄荷烟。他试探着递向天竺鼠,天竺鼠乖乖接住了,小鼻子在烟上嗅来嗅去。

“释放你的精神体。”沈春澜命令。

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人。饶星海点点头,白雾于他身上涌出、浮空,黄金蟒稳稳落地。

天竺鼠的注意力被黄金蟒吸引了。它冲黄金蟒举起薄荷烟。金色的长蛇围着它转了一圈,摆摆脑袋,破天荒的没有理它,游向沈春澜。

沈春澜抚摸它的鳞片:“谢谢你帮我。”

黄金蟒红色的眼睛里映出两个红色的沈春澜。

沈春澜的眼睛一直密切关注着饶星海身上腾起的雾气。在黄金蟒成形的瞬间,他确认自己确实看到了另一股怪异的白雾,钻入床头柜下方。

他盯着床头柜,天竺鼠收起烟,颠起小屁股跑到床头柜位置,趴在地上往地面和柜子之间的缝隙瞧。

才看了一眼,它猛地一激灵,转身飞快跑向沈春澜。

但一道黑色的影子已经从下方蹿出,直冲天竺鼠而去。

黄金蟒蛇尾一摆,狠狠朝着黑影拍击而下。

黑影瞬间从地面弹起,打了个转,落在天竺鼠前方。

天竺鼠止住了脚步,又惊又惧。它身后是黄金蟒,前方,则是一条手臂长短、通体乌褐色的小蛇。

黑曼巴蛇终于出现,它警惕地昂起头,与垂首盯着它的黄金蟒对视。

饶星海:“……”

他呆得说不出话来。

黑曼巴蛇心存挑衅似的,细长尾巴在天竺鼠屁股上飞快一扫。天竺鼠原地蹦了一下,心惊胆战地回头。黄金蟒蛇尾悠悠落下,将它和黑曼巴蛇隔开,顺便拢向自己。

两蛇互相瞪着,嘶嘶吐信。

“这是什么?”他指着黑曼巴蛇,“谁的精神体?”

沈春澜:“你的。”

饶星海立刻否定:“不可能。我没见过它。”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节目就由黄金蟒和天竺鼠来表演《大蛇顶碗》吧!

观众朋友们,我们猜猜天竺鼠能否将现场的100颗榛子准确投入碗中!什么?——那位枫玥夕观众你说什么?丢中一个就亲一下?

天竺鼠:Σ( ° △ °|||)︴

黄金蟒:nice,可以,我同意。

天竺鼠丢中第一个之后,观众席忽然开始混乱。

黑曼巴蛇在观众席疯狂游走:丢啊!丢中一个我就咬一人!

节目被紧急叫停。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7章 拳头和启明灯(4) 下一章:第29章 两条蛇(2)
热门: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召唤富婆共富强 玻璃恋人 大魏宫廷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恶灵岛 银色猎物 剑出寒山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