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拳头和启明灯(2)

上一章:第24章 拳头和启明灯(1) 下一章:第26章 拳头和启明灯(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初中时期的饶星海只是个毛头小孩子, 白长了一副足够英俊醒目的容貌和身高, 却因为阴沉沉的气质而屡被师长怀疑为在黑社会边缘打转的小混混。

真正的小混混则因为搞不懂他到底跟哪位大佬,人人都对他有莫名敌意。

饶星海个头蹿得极快, 新换的校服很快就窄了, 很快裤腿变短了。在学校里, 他的身世就像他不合身的校服一样,是公开的秘密:在入学第一天, 班上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是个孤儿, 还是个哨兵。

哨兵,或者向导, 那是在新闻和教科书里才会出现的特殊人物。小城市里只有几个在城市传言中绝对不能去的地方:那里生活着怪物, 去了就会被病毒感染。

饶星海分明是“怪物”, 可他这么高,这么英俊,神秘之余又添了一份很容易吸引同龄孩子的魅力。

也有老师想拉他一把。可惜他学习潦草:语文成绩过得去,因为成日抱几本武侠小说看个没完;英语成绩勉勉强强, 因为教英语的老师是个挺帅的小伙子, 他上课很起劲——但理工科成绩非常糟糕。

生物老师曾委婉提醒他要认真上课, 以便以后看相关的特殊人类书籍能够更好地理解。

那节课饶星海和其他人分在一个组观察青蛙的神经反射,他听完之后若有所思,把组里两条青蛙腿上的神经给切断了。

老师们基本都放弃了饶星海,饶院长却还觉得他是个好孩子。她问饶星海以后想读哪个大学,饶星海想了半天,说自己连高中也不大愿意上, 初中毕业他就想外出打工挣钱。

饶院长吓了一跳,但他脾气倔强,实在劝不回来。

饶星海加入平桥帮是初二下学期的事情。

春天到了,他整个人骚动不安,总有一股劲儿没地方使似的。拿了学校运动会的几个冠军之后,他再一次成为各大帮派争夺的对象。

平桥帮里都是初高中的孩子,大佬是高一的学生,亲自上门找饶星海谈,还请了他一杯奶茶。

“讲哈喽,我,平桥帮大锅,现在,邀请你,进我们平桥帮。跟着我,有我一口吃咧,就有你一嘴喝咧。”

饶星海味觉敏锐,喝出眼前的奶茶里添加了过多的糖精,还兑了自来水,他尝了一口便默默放下。“得闲。”饶星海打个呵欠,懒洋洋回答。

见他没有太大反应,大佬掏出一根贵价烟递给他。

饶星海刚拿起烟,大佬已经在对面吞云吐雾。

虽然只比饶星海大两岁,但大佬抽烟的动作已经十分娴熟。见饶星海盯着自己,他干脆把那根烟在指间转了几个来回,冲饶星海吐出一口浓浊烟气。“这叫水母,晓得咧?”大佬笑了,露出有点儿发黄的门牙,“不似一般楞能弄的,我,我阔以。”

饶星海嗅觉也敏锐,头一次碰到这样莽呼呼撞到脸上的一股子烟,顿时被呛得咳嗽不停。他还没咳完,对面的大佬已经乐得蹦起来了:“你答应咯!”

饶星海:“我没……”

大佬:“你点头辣。”

那是他咳得脑袋一点一点。正要继续辩解,大佬凑过来与他握手:“以后你就是我的马仔。我,姓陈,大家都叫我浩南哥。”

饶星海:“……”

他记得这个上周才吃了个全校通报处分的大锅实际姓肖。

“你是不是男人?”大佬一拍桌子,“是男人就拿出滴滴个勇气,跟我浩南哥闯社会!”

无聊的饶星海答应了。

加入平桥帮不到一个月,暑假来了。饶星海成了浩南哥挂在腰上的吉祥物,去哪儿都要拎着,逢人便介绍:这是个哨兵……不是吃的那种烧饼,是能杀人放火的哨兵……表演?不行不行,他是我的人,又不是搞杂耍咧,表演!

饶星海只需要站在浩南哥身后,保持好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暑假的最后一周,浩南哥已经成为周边地区最有名的新晋大佬:他凭借人格魅力,收服了一个传说中的哨兵!

高兴过了头的浩南哥因为喝醉酒在街上睡觉而被片警揪住,要写三十份检讨。

那天晚上,浩南哥在自家的小店子卖洋芋粑粑,五六个马仔缩头缩脚坐在门口的白炽灯下,焦头烂额地帮他抄检讨。

饶星海是吉祥物,等级比其他马仔高一级,他不用抄,他被撵去买奶茶。利用色相和仅有的二十块钱从奶茶店小妹妹那儿骗来六杯奶茶的时候,饶星海终于后悔了。

当混混也很无聊。

他拎着六杯珍珠奶茶往回走,快回到的时候,听到小巷子里传来模糊的打斗声。

饶星海立刻捕捉到了浩南哥的声音,拔腿就往巷子里跑。

巷子尽头有路灯,半明半暗,灯下是几个打成一团的人,还有一个陌生人大骂的声音:“你是浩南哥?那你怎么不认得我山鸡!”

饶星海跑到半途,又惊又疑地停了。有淡淡白雾正从路灯下那位瘦削青年身上腾起。

他熟悉这样的雾气。这是精神体出现时特有的迹象。

饶星海三岁时曾参观过马戏团。那实在也称不上是正经马戏团,但是在当时饶星海看来,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世界了:只会抓耳挠腮的猴子,戴红花的驴,褪色的斑马,关在笼子里的白孔雀绿孔雀,会唱歌的鹦鹉八哥,还有金黄的长蛇。

那蛇浑身冰凉,尾巴垂在笼子外面,双目血红,静静地看着从笼子旁边走过的人们。

饶星海一步三回头地经过蛇笼。看出他对这蛇好奇,志愿者把他抱起来,问那“马戏团”的老板能不能摸一摸。老板抓住蛇尾,热情万分地把它塞进饶星海手中。

饶星海怕得缩了一下,但又下意识抓住蛇尾不放。蛇鳞很细,手感滑凉,蛇身上遍布着不规则的白色纹路。小孩的手哆哆嗦嗦地在极小一个范围里抚摸,怕惊扰了它似的,不敢有大动作。

蛇头微动,口中蛇信伸缩。它在搜集眼前这个孩子的信息。

“它很温顺!”老板在大声介绍,“这是风云金龙!摸一摸招财进宝,摸两摸平步青云,摸三摸加官进爵!”

饶星海好几年后才晓得总是盘在枕边陪自己睡觉的那条蛇,实际名为“黄金蟒”。它现身时,总会伴随一股白色的雾气。雾气从他身上腾起,饶星海有那么几次觉得自己是仙人。

他兴奋地告诉孩子们他有一条蛇。但这条看不见的蛇引起了恐慌,饶星海后来不敢再释放它了。年纪渐长,他在孤儿院的大榕树下坐着发呆时,才会给黄金蟒一两次爬树的机会,让它松松筋骨。虽然他也不清楚精神体究竟有没有筋骨。

他有时候感到孤独,他想加入那些欢快打闹的孩子们,但他们不要他。

他有时候却又感到心头满溢着说不清楚的快活。他有一个伙伴,谁都看不到它。这证明他是多么特殊,多么与别不同。他无法参与别人的快乐,别人也无从得知他的喜悦。

两种心情哪一端更强烈,饶星海分不清楚。

当时的饶星海认出了那白雾。眼前人是同类人。

陌生青年身上的雾气仿佛有形之物,紧紧贴附在他的身体之上,他每次挥拳、踢腿,行动部位上的白雾就骤然浓厚,像一个看不见的保护罩。

浩南哥和他的马仔被揍得七零八落,捂着手和脸嗷嗷叫个不停。但那陌生人身上没有一点儿伤,就连他刚刚错打到墙上那一拳,分明击中了砖石,但撤手时手背仍旧光滑。

饶星海呆呆看着,那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动作说不上特别灵活,但腾挪躲闪,进退有度。

“老子技能楼的测试拿过A!”那青年打得兴起,“你们这些杂鱼……我日,你扒我鞋带干啥?放手,我数一,不放我就踩……”

抓住他脚踝的浩南哥立刻缩手,在地上滚了两圈,佯装躲避,实则想带马仔们逃开。他抬头时瞧见呆站在不远处的饶星海,一张丧气脸顿时活了过来:“饶星海!打他!”

青年根本没回头看饶星海,他显然知道这儿还有一个人,但没把饶星海放在眼里。

饶星海愣愣地往前走,一步一步地,像接近一个秘密,令他激动,令他兴奋。

青年身上的白雾渐渐缩回了他身体里。但在缩回身体之前,似乎在他头顶上团作一个球。

青年从地上捡起背包,背包沾了污水,他满心不忿,又往浩南哥屁股上补了一脚。

“拉人打架也麻烦你选个干净地儿!”青年大吼,“你把我包里的笔记本儿也弄湿了!这里面有学生给我写的留言,你他妈赔得起吗!”

浩南哥顽强极了,开始稀里糊涂地与他对骂,一边往前滚一边还拍着地面冲饶星海喊:“打他啊饶星海!你不是哨兵吗!放你的怪兽咬他!揍死他!”

青年停手,把湿淋淋的背包提在手中,扭头看了饶星海一眼。

当时的饶星海并不知道自己会在余生中永远记住这一眼。

他看到火光,是愤怒的余烬。火光藏在青年眼里,他甚至先被他的眼神吸引,然后才意识到眼前的人长相俊秀。青年说不上白皙,眉毛压得有点儿低,这让他看起来仿佛带着持续的不高兴。现在这不高兴已经化作了新的愤怒——青年拎着背包大步朝饶星海走来。

“你,哨兵?”他气势汹汹。

饶星海点了点头,但动作还没做完,那青年竟飞快抡起背包冲他脸面甩过来!

他下意识往后一仰,疾退半步。随即脸上狠狠一痛:他被砸了一拳,在左脸。

饶星海撞在墙上,右手三杯奶茶哗哗落地。

他还没回过神,青年已揪着他衣领:“那你跟这些杂鱼混什么?光彩啊?你是哨兵啊!”

他根本不给饶星海反应的机会,一把又将饶星海推到墙上。但在饶星海后脑勺就要撞上墙的瞬间,青年一把抓住他衣领,定住了他的动作。

他瞪着饶星海,一字字压在舌尖:“我真看不起你。”

浩南哥和马仔们完全呆住了:传说中的哨兵居然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日狗咯饶星海!”浩南哥气得脸都紫了,“你骗我!你啥子哨兵哟!你咧个阴包谷……”

饶星海没听他后面嚷嚷什么,提着仅剩的三杯奶茶紧走慢走,跟在青年身后离去。

青年的背包散出恶心酸臭,他不得不单手拎着,回头发现饶星海跟在身后,恶狠狠瞪一眼:“滚!”

“我知道哪里可以洗背包,免费的,很快就能洗干净。”饶星海说。

他这句话打动了青年,青年半信半疑,跟着他走。饶星海用手上的一杯奶茶在路边小店换了一块肥皂,他带着青年来到江边,伸出手。

青年哭笑不得:“你洗?”

饶星海点头。

青年踟蹰片刻才取出背包内的东西。几本书,钢笔,钱包票夹,钥匙串,还有一包糖和一本《支教手记》。

江边灯火明亮,江岸上有人架起烧烤摊。江岸下饶星海起劲地刷洗背包。青年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喝奶茶,喝两口就嫌弃一句“我日,这么甜”,但嫌弃完又咕嘟咕嘟喝。他喝完一杯,意犹未尽,抓起钱包去买夜宵。

最后,身无分文的饶星海用洗衣手艺换来了一碟炒粉和五串烤鸡尖。

“这种奶茶我喝不惯。”饶星海把最后一杯奶茶也给了青年,顺势主动搭话,“你叫什么?”

青年从杯底一颗颗用力吸出珍珠:“库洛洛。”

饶星海没有反应,青年转头,看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

“……你看漫画吗?”青年问。

饶星海老实回答:“看过七龙珠和哆拉A梦。”

青年又是一脸哭笑不得,摆摆手,从自己的碟子里分一串烤牛筋给饶星海。

“我是哨兵。”饶星海又说,“你呢?”

“我是向导。”青年大嚼牛筋,眯了眯眼,“你精神体是什么?”

“蛇。”饶星海立刻问,“你的呢?”

“雪豹。”青年很快回答,“特威风,特傲,谁都爱搭不理的。”

“我可以看看吗?”饶星海对面前的漂亮青年充满好奇,“我给你看我的蛇,它是金……”

“别别别,我不喜欢蛇。”青年吃完最后一串牛筋,从饶星海碟子里抓起两串鸡尖,“小同志咱俩认识吗?你跟我说这么多个人信息很危险知道吧?暴露精神体是哨兵向导的大忌,社会上太多居心叵测的人,到处找漂亮又好看的精神体。他们会把你绑走,先割心肝脾肺肾,再关起你的精神体,逼你卖身,逼它搞非法直播挣钱。”

饶星海:“……”

心肝脾肺肾都割了,还有什么身可卖?

他知道眼前青年在胡说八道。但初次见到同类人的喜悦还是让他极有耐心:“我叫饶星海,我准备上初三了。大哥,你这本事哪里学的?我也想学。”

青年正打着呵欠,摆摆手接起了电话。似乎是同伴询问他的位置,催促他尽快会合一同前往车站,青年没听清楚饶星海前面的话,但听到了那句“哪里学的”。

“新希望,听过没?”见饶星海摇头,他一字字重复,很耐心的样子,“新希望尖端管理学院,国内唯一一所专门招收哨兵和向导的学校。还有人才规划局,它招收所有特殊人类。要是你哪所都不喜欢,读别的学校也行,国家会给你发特殊人类教育补助……”

“怎么考?”饶星海见他拎起放在石头上风干的背包,连忙压着背包问,“进去了就能和你一样厉害吗?”

“我厉害?”

“打人,你打人很厉害。”

青年笑了:“小老弟你慕强啊?我不厉害,学校里比我威风的人不要太多。你记得参加高中级别的技能大赛啊,有好成绩就有加分,要是实在表现出色,免试录取都有可能——你高几?”

“准备初三。”

青年大吃一惊:“初三就这么高?……等等,不是,你才初三,你跟那些流氓混什么混啊?你书都没读完……”

他不走了,一屁股坐回大石头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小同志……不是,小同学,你脑子里想的什么?你是一个哨兵,你不好好念书,对不起你自己的天赋。”他戳了戳饶星海的脑袋,“哨兵的体能和脑力这么好,要是往一个方面狠命钻研,指不定哪天就拿个诺贝尔奖,你光宗耀祖。去年的新闻你看没?诺贝尔化学奖提名的研究团队,里面有半丧尸人和狼人,都是科学家,厉害吧?”

饶星海静静地看着他说话。

除了饶院长,他一生之中很少有这样安静聆听谁说话的经历。

眼前的青年越说越来劲,像喝醉酒上了头,说到兴奋处干脆跳下石头,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手舞足蹈。饶星海觉得他像老师,随即想起他背包里有一本《支教手记》。

原来他真是老师。

饶星海等他说完一大段之后才举手提问:“我应该考不上高中。而且我身边的人都认为我是个危险的哨兵,随时可能犯罪……”

“你?”青年笑了,“你连我都打不过,有什么危险的?还帮我洗背包,人不错。”

饶星海脸上有了神采,高高兴兴地问:“那我可以去上武术学校吗?去少林寺学功夫,跟你一样。”

青年舔了舔嘴唇,似是在思考。

“同学,我实话告诉你,我这门功夫叫做实战技巧。”青年大手一挥,“它是专门针对哨兵向导的体能特点和生理特点来设计的,五感怎么运用,和精神体怎么协作,等等等等。这比什么降龙十八掌眉来眼去剑高明五百倍吧。”

饶星海笑了一下,有点儿怀疑。

青年盯着他:“你擅长什么科目?”

“语文和英语能及格。”饶星海回答,“语文比较有趣,英语……我的英语老师挺好看的。”

青年又急了:“你们这些初中生怎么回事!学习就学习,不要想什么谈恋爱。想谈恋爱大学再谈,大学这么多人,一定有你喜欢的,也有喜欢你的。到时候你就尽情地谈,放胆去追,释放自己无所谓。但现在你应该一门心思奔前程。”

饶星海觉得他说话有趣,又笑了。

“初中的功课特别简单,有套路我跟你说。首先语文,课文死背,作文用套路。然后英语,单词表上所有单词都记住,基本语法要弄懂……还有数学……物化生……政史地……”他一脸认真,扳手指跟饶星海说话,“都做到了,考高中绝对没有问题。……你们这里过线的基础分是多少?”

饶星海十分老实:“不知道。”

青年:“……没有人给你做人生规划吗?”

饶星海:“没有。”

青年抓了抓头发,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果断道:“我给你做!”

他翻开笔记本,抓起钢笔开始刷刷写字。

期间他的同伴又给他打来了电话。被打断思路的青年一面“嗯嗯”地回应,时不时还低骂一句“你才约炮,我在给初中生上课”。

青年的字流畅漂亮,饶星海就着江岸的灯光端详,小声说了句“你字不错”。

“对了,一定要练字,一手好字能加很多分。从今天开始每天临摹几页硬笔书法,记住了吗?”

饶星海点点头。青年仍在奋笔疾书,写的是初三一整年不同阶段应该怎么复习和学习各个科目的技巧。

烧烤摊上的人越来越稠了,卖唱的吉他手提着劣质音箱在人群中穿行,15或20块钱一首。他声音嘶哑,能把温柔情歌唱出撕心裂肺的恨来。吉他乐声、歌声,和吵嚷的各种人声,全都悬浮在这一夜的剑江河边上。

它们落不下来,落不到饶星海的耳朵和眼睛里。

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青年身上。青年的手指修长干净,落笔流程迅捷,边说边写,偶尔笑一下,弯眼睛弯眉毛,打人时那一股子狠劲全无痕迹。饶星海也随着笑。他很快乐。

确保饶星海没有看不懂的字之后,青年叮嘱他一定要把这份价格不菲的秘诀收好,转头拿起那袋糖果。全是上好佳的水果硬糖,五彩斑斓,每个都比指头大,一不小心可能噎死人那种。

“还是要学习。”青年撕开包装袋,“别跟那些人混,你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考新希望吧,新希望挺好的,食堂的东西比人才规划局便宜,又好吃,学校里漂亮小姑娘小伙子很多,谈恋爱的机会遍地都是。”

他开始一个个地往饶星海手心里放糖果。

“这是你的理想,如果没有,可以从现在先想一个,比如考上好的高中。”他放下一颗糖。

“这是你的学业。从此时此刻开始,你要做一个努力的哨兵,别让自己后悔。”他又放下一颗糖。

“这是你的爱情……你的事业……你未来的成就……你可能获得的景仰……你会启迪别人的人生……”他每说一句,就往饶星海手里放一颗糖。独立包装的水果硬糖颗颗圆溜溜,饶星海不得不渐渐把手收紧,才能保证它们不会滚落。

最后的几颗是一股脑抖落下来的。青年捂住饶星海的手,既温暖又用力。

“最后是你的朋友。你一生中最好的朋友,都在大学里等你。”青年一字字地说,“不要在那些无谓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你要去遇见更值得的人。记住了,你必须付出努力,才能将你想要的东西全都一一抓在手里。”

青年眼里有一团火,像是永远不会熄灭的热情。

饶星海点点头,他紧紧地、紧紧地将手中的糖果拢于掌心。

他觉得自己心里似乎也燃起了一团热火。

.

故事不长,但饶星海讲得十分细致。他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沈春澜当时跟自己说话的动作和语气,因为在之后的数年里,他要不断从这一晚的对谈中汲取力量。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章 拳头和启明灯(1) 下一章:第26章 拳头和启明灯(3)
热门: 海怪联盟 玫瑰的名字 大地主 红拇指印 一念永恒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渔夫直播间 安知我意 怪笑小说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