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次训导

上一章:第20章 录音 下一章:第22章 黑蛇(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春澜回到办公室时,系主任正匆匆往外去。沈春澜告诉他,对饶星海的第一次训导已经通过学校的核查,他今晚即将进行第二次训导。系主任连声说好,又说自己要去找方小满,顺便抱怨了学校制度的古怪:方小满管学生纪律,现在居然还管起教师的纪律来了。

说完他又像安慰自己似的强调:“不过方小满这人有一个好处,公正。”

沈春澜把办公室里的两张单人沙发摆成面对面的样子,坐在其中一张上,让自己的脊背紧贴沙发靠背弧线,身体自然陷了进去。

沙发是好沙发,据说是以前在这办公室里工作的老师留下来的。沈春澜幻想坐在自己对面的不是饶星海,而是别的什么人。他们相互之间袒露内心秘密,交换不会告诉他人的私密言语。这是一个深入甚至亲密的过程,但这种亲密也只维持在这个房间里。

这个度很难把握,沈春澜确定自己不可能对饶星海产生什么特别的感情,他只是自己的学生。可是饶星海是怎么想的,他真的不能肯定回答。

这个学生古怪极了,冷漠,但有时候又积极热情得让人诧异;不合群,但篮球场事件之后他的不合群也成了班上同学亲近他的原因。他仍觉得宿舍里除了他之外都是怪人吗?沈春澜听邓宏说,饶星海和宫商关系不错,是怎么个不错法?刚刚系主任又提起手里的录音是唐楹和饶星海一起交给他的,饶星海和唐楹关系也很好?

沈春澜心想,唐楹是个挺好看的姑娘,关系好那很正常……他热切希望他俩关系好。

掏出手机,沈春澜打了个呵欠。曹回和文静都劝他尝试再坦诚一点,俩人都觉得饶星海虽然性格奇怪又冲动莽撞,但这样的学生反而更容易交心。

不怕学生太直接,我怕他们什么都不说,憋在心里,让老师去猜。曹回是这样说的。

沈春澜认为自己的过往乏善可陈,能与饶星海交心并让他生出一点点兴趣的,也就只有当年自己被训导的那件事了。

他点开了Lube。因为这是自己新注册的号,只上传了头像,没有任何动态和相片,自然也不会有人勾搭。会话列表上只有一个人,那位头像是天竺鼠的哨兵。

这回他换了张图,当然还是天竺鼠,但是一只正抱着开心果啃的天竺鼠。

沈春澜皱眉盯了一会儿,觉得这鼠和自己的小家伙儿有点说不出的神似,尤其那对呆呆的豆子眼。

那哨兵之前的用户名是一串乱码,今天已经改了,只有一个字——“鱼”。

他姓余?沈春澜好奇心起,但这个人和他一样,只有头像和基础信息,连位置都隐藏了,动态列表里一片空白。

【你很喜欢天竺鼠?】沈春澜闲得无聊,虽然这个人说话语气很不礼貌,但他现在心情平静如同入佛的僧侣,于是慢悠悠发了一条讯息,【我觉得它们挺可爱的。】

一时半会儿没收到回复,他起身去职工食堂吃饭了。

饶星海发现这条讯息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半,他正一步步走上楼,准备去见沈春澜。

他本想又回一句“关你什么事”,但今天确实心情愉快,对接下来的“约会”也充满期待,他最后发出去的是“不可爱,看起来蠢”。

饶星海认为自己开始变温柔了。

他敲门进入沈春澜办公室,沈春澜正在打印文件,机子响个不停。饶星海走到他桌前,发现他打印出来的都是论文文献。

“你那个课程小论文,找论据的方向不对。”沈春澜把最后一份打印件订好,“我给你找了几篇比较权威的论文,你回去看看,再重修一遍。这也算入平时分,平时分占期末总分的40%,你不要大意。”

饶星海拿起来一看,脸色悄悄变了:都是英文。

“认知科学的研究都在西方,你要强化这方面的学习。”沈春澜又说,“奖学金也要争取啊,助学金只能解决你的学费问题,你申请助学贷款了吗?平时生活费够吗?”

“申请了。”饶星海点头,“够的。你不用借我。”

“……”沈春澜头大,“我……我没说借……好,行吧,你没问题就成。”

打开了相机的录影模式,两人和之前一样坐好。沈春澜盯着饶星海:“你先释放精神体。”

他精神高度紧张,看着浓厚的白色雾气从饶星海身上腾起,一条金色长蛇随即蜿蜒从他身后爬出,绕过饶星海身体和大腿,沉甸甸落到地上。

蛇的影子,饶星海的影子,全都纠缠在一起。沈春澜无法分辨是不是还有另一个细长的黑影。

“……你的精神体是黄金蟒?”沈春澜问,“会不会还有……还有其他的?”

饶星海:“就是黄金蟒。”

那细长的影子沈春澜已经看到了两次,至少它是确实存在的,但饶星海毫无察觉,或者说他装作毫无察觉,这让沈春澜多了一件心事:如果那真的是另一个精神体,那饶星海就是他——甚至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发现拥有两个精神体的哨兵。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两个精神体?那条从不见露面的长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它会对饶星海产生什么影响?

他没有在这个暂时无解的问题上继续纠缠,十指交叉,沉下声音。

“上次你问我,我们可不可以相互问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但训导是以我为主导的,你问的问题不能太多。”沈春澜说,“每次训导,最多问三个。”

饶星海:“这么多?”

沈春澜:“那减……”

饶星海:“可以可以,三个。”

他脸上扬起的得意和忖度神色让沈春澜紧张。他确实打算与他分享自己训导的经过和心情,目的是让饶星海安心,并且认真接受之后的训导。这是他决心坦诚的部分。

但还有一些,是更隐秘的,更无法袒露的东西。

“我先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沈春澜迅速截过话头,他要始终将训导的主导权握在手里,“我确实曾接受过训导,在我大二的时候,由我的辅导员负责。”

他开始讲述那个电话。

那个神秘的,他至今不知道来自何方、来自何人的电话,是寒冷的三月里,冥冥给他扔下的一个谜团。沈春澜无数次在回忆起电话内容的时候,回忆起那个“骗子”说的深谷与雪山时,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稀里糊涂的梦。

他说电话里的声音,说自己听到的故事,但把对方所提及的爱欲细节匆匆带过。

饶星海听得入神,当沈春澜说到联系无缘无故中断,再也没有继续的时候,他眼里流露出明显的惋惜。

“他是哨兵吧?”饶星海喃喃道,“他一定很厉害。”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哨兵,他从来没有说过。人才规划局招收各种特殊人类,他也可能是狼人,半丧尸人,地底人。”沈春澜终于聊到了训导,“我的导师聂采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所以他主动提出为我训导。”

饶星海的眼神变了。他不由自主地坐直了,眼神瞥向放在一旁的书包。

那本写着“远星社·聂采”的非法小册子,此时也正躺在他书包里。

“聂采?”他重复了这个名字,“怎么写?”

沈春澜告诉了他:“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没有,感觉是个怪名字。”饶星海的目光再次回到沈春澜脸上,“是个怪人。”

聂采如何训导,沈春澜不可能告诉他,训导过程中出现的那些事情,他也不可能跟饶星海透露半分。

“搞学术的,挺厉害。”沈春澜同样匆匆带过,“我当时已经累积了四次警告处分,所以对训导也不算太抗拒。如果累积到五次,我可能连文凭都拿不到了。”

“没想到你以前这么坏。”饶星海说,“超出我的想象了。”

他笑着看沈春澜,语气一点儿不客气。沈春澜现在对他的态度已经有了免疫力,在心里骂人但脸上一派和煦春风:“但我从来没有释放精神体打过架。”

饶星海:“那是你胆小。”

沈春澜:“好了,我的训导说完了,我们可以……”

“我今天还剩两个问题。”饶星海盯着他,“能问吗?”

沈春澜:“……你问。”

饶星海显然在回忆方才沈春澜说的话。

“那个陌生人跟你说的事情,还包括他跟他爱人的相处。”他问,“他会跟你说所有相处的细节?”

沈春澜:“……”

他就只提了这么一句,饶星海太能抓重点了,好像知道沈春澜在什么地方故意掠过不提一样。

坦诚。沈春澜心想。他点头回答:“对。”

饶星海立刻追问了下一句:“包括上床?”

沈春澜:“……”

小年轻人,脑子里成日都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黄色废料?!他有些呆愣,有些惊诧,还有止不住的愤怒:“你就想知道这些?”

饶星海:“具体吗?”

沈春澜:“我劝你去洗洗脑子饶星海。”

饶星海不依不挠:“多具体?他在电话里怎么跟你说的?很激烈?他怎么形容整个过程?”

沈春澜一下站了起来:“我警告过你,你要尊重老师,不要蹬鼻子上脸,注意说话方式!”

他的起身似乎增加了压迫感,饶星海愣了一瞬,干脆靠在沙发上,目光从沈春澜的脸上一点点往下落,像舔舐着他整个人一样。

“沈老师,”他问得轻柔温和,眼神落在沈春澜腹部之后,又继续往下走,神情像擒住了猎物的蛇,透出一丝丝阴冷的狡黠,“当时,你有反应吗?”

作者有话要说:饶星海:叮当猫。

今天为大家表演《来自草原的狼》的是屈舞同学家的边牧!

看啊,它走出来了!它步伐矫健,它毛发飞舞……它……它……请场边的卑微小梦观众不要用狗粮引诱它!请边牧注意自己的演员身份,注意走位!

(表演最后以屈舞向小梦女士购买三袋狗粮结束)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0章 录音 下一章:第22章 黑蛇(1)
热门: 从西藏来的男人 山海纪之龙缘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仇恨的证明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傲世九重天 狂神 战地厨师 小圆满 三叉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