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真相

上一章:第5章 黄金蟒 下一章:第7章 冲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饶星海把天竺鼠递给沈春澜。沈春澜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把精神体收回来不让他揉肚子的。天竺鼠显然十分喜欢饶星海揉肚皮的举止,在沈春澜掌心里滚个不停,小手小脚扑腾,要往饶星海那边滚。

沈春澜烦极了,一个手指精准地按着它肚皮,天竺鼠顿时不动了,挥舞小手要去抓沈春澜的手指,又发出模糊的快乐的声音。

沈春澜觉得它丢人现眼,干脆让它消失了。之后他把邓宏叫到一边,详细说了饶星海那7分的评价。

饶星海已经止住笑声,他看到宫商正在用袖子擦汗,想了想,走了过去。

“对不起。”他说。

宫商闻言抬头,连忙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她告诉饶星海,自己惧怕一切太大的精神体,尤其是饶星海的黄金蟒这种可以巨大化的。因为她的精神体很小,她会不自觉地感到恐惧。

饶星海想了想,回答:“这么听起来确实是你的问题。”

宫商一点儿不觉得他说的话有毛病:“对啊。”

饶星海:“我平时不会轻易把它放出来的,而且它不那么大的时候很瘦,胳膊粗细。”

宫商:“黄金蟒没有毒。据说根据精神体可以判断哨兵和向导的善良程度,你应该是个好人。”

沈春澜看着俩人牛头不对马嘴地聊天,转头对邓宏强调了一句:“总之我把饶星海的情况都告诉你了。但是你不能辞退他,他是勤工俭学得来的这个工作,你平时多注意就行了。”

邓宏:“我知道。他那蛇确实吓人,但我的狮子也不是吃软饭的。这么说,你是他监护人?”

沈春澜胸口一窒,从鼻孔里喷出一道气:“嗯……”

他认为自己确实有必要跟饶星海好好谈一谈,要有充分的时间,要在合适的氛围和场所里。于是在邓宏跟饶星海、宫商说明技能训练室的工作时,他一直在技能楼的楼下等候。饶星海和宫商离开的时候恰好是午饭时间,沈春澜拦着两个人,打算请他俩去吃午饭。宫商说宿舍有聚餐,跟两人挥手道别。

沈春澜对饶星海说:“那你跟老师去吃饭。”

饶星海不动弹:“我饭卡有钱。”

沈春澜:“没事儿,走走走,去职工食堂。”

饶星海站定,动也不动。沈春澜真是没脾气了,饶星海真他妈难对付,退一万步说,连阳得意都比他可爱多了。

“那你请我吃好吧?”沈春澜说,“跟老师聊聊天。”

饶星海的神情有了些变化:“没人陪你吃饭?”

沈春澜:“对对。”

饶星海笑了一下,显然不信,但他还是用掏出信用卡的姿势亮出了自己的饭卡。

技能楼靠近东二食堂,这是新希望最大的学生食堂。沈春澜回到新希望工作之后没来过东二吃饭,这次再回食堂,发现食堂里的格局已经完全变了。饶星海告诉他盖浇饭是东二一绝,沈春澜有些惆怅:“以前东二最出名的是芹菜猪肉饺子。”

饶星海皱眉:“气味不好,难吃。”

沈春澜和他实在话不投机,排队打饭的时候想了个新话题:“跟宿舍里的人相处还好吗?”

饶星海:“都是怪人。”

沈春澜:“……”

饶星海:“除了我。”

沈春澜心想,兄弟您还挺没有自知之明的哈。

两人吃完盖浇饭,沈春澜和他坐在东二外面的小湖边上,切换了监护人模式。

不过他还没开口,饶星海先出声了:“我以前也出现过精神体没办法顺利收回去的情况。”

沈春澜一愣:“不是偶然?”

“年初,海域检测的时候。”饶星海揪下身旁两片树叶在手里搓着玩,“收不回去,我很紧张,开始攻击别人。后来是我的老师打晕我我才……”

这事情沈春澜只听曹回提过,但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他忙问:“为什么会这样?当时有人威胁你?还是你太紧张?”

让沈春澜没想到的是,事件居然是因为性反应产生的。

那是饶星海第一次产生性反应,他在下榻的酒店里遇到了一位向导。他们来自不同的学校,饶星海和他只是在电梯里碰到了而已。电梯狭窄,向导和他的同伴拥挤在里头,饶星海是最后一个走进去的。

门才刚关上,饶星海忽然就闻到了一股从未接触过的气味。

他现在已经完全忘记那气味的具体内容了,只知道那气味钻进他的鼻腔之后,几乎就在瞬间,他心跳加速,额头开始冒汗,身体微微发烫。他好像明白这是什么,因为人类的本能,繁衍和生殖的本能——但他满心恐惧,立刻转身。

在狭窄的梯厢里,他紧盯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

那人显然是一个向导,他也愣愣地看着饶星海,脸颊渐渐泛起潮红,最后竟奇怪地笑了一下。饶星海低下头,发现这人正抓着自己的衣角。“你叫什么名字?”小向导问他。

他的手指碰到了饶星海的手腕,饶星海几乎立刻就因为这肌肤的触碰而战栗起来。他恐惧又愤怒,大吼着甩开了向导的手。

电梯里还有其他四个人,和饶星海一样,都是哨兵。他们也立刻发现,饶星海和向导彼此都被对方的信息素诱发了性反应。

“电梯刚好到了一楼。我冲了出来,可是那四个人不放过我,他们拦着我,骂我。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嗡嗡响。”饶星海紧紧地皱着眉,“我只知道一件事:如果他们攻击我,那我也可以攻击他们。”

沈春澜半晌没说出一句话:“……你释放了黄金蟒?”

饶星海脸上掠过一丝小小的骄傲:“对,我很强。”

“一对四,你还真……”

“不是四。”饶星海更正,“一楼那里有他们的同学,具体是多少个我也记不清楚了……后来负责海域检测的人也过来了,有这么小的、耳朵很大的猫,很多很多很多只……”

沈春澜:“哦,沙猫,可以复制自身的沙猫。好的我知道那是谁了……这个女哨兵很厉害。”

饶星海:“我也没输。蛇在天花板的吊灯上,她的猫抓不到我。”

他很快又皱了皱眉:“不过后来来了个更厉害的……那哨兵的精神体是狮子,浑身都是金色的毛,很威风。爪子特别锋利,行动力强……”

他记不得那位诱发自己性反应的向导,也记不住和自己打斗的同龄人,但他却以罕见的兴致和热情,跟沈春澜描述当天与自己交手的两位成年哨兵。

沈春澜没有打断他,但心里掠过一丝隐约的不安。饶星海对强大的力量感兴趣,而他自己本身也恰好具有强大的可能。这很危险。海域检测报告说得没错,饶星海需要指导甚至是指引。他了解自己的力量,但却对哨兵向导乃至特殊人类的历史和现状,没有任何概念。

系主任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即便有千万个不愿意,沈春澜也必须承认:面对一个需要指引的哨兵,让他进入训导程序,是最好,也最快的方法。

察觉他分神,饶星海不满地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

沈春澜回过神,立刻装出一直洗耳恭听的严肃表情:“周是非跟我提过,你跟阳得意关系不太好,是因为他也是向导吗?你害怕向导?”

饶星海沉默片刻,更正了沈春澜的说法:“但我不怕你,我也不怕宫商。”

沈春澜满脸和煦微笑。能说出这些话,至少饶星海对自己是信任的。学生对他的信任很让他高兴,有一丝丝欣慰掺杂其中。

最近这段时间,“老师”的荣誉感时不时就在他心里头噌地冒一下,像田里的地鼠,就那么一下,冒个头,又消失了。可田里是确确实实出现了地鼠,他心里头也确确实实生出了点儿有分量的东西。这东西压在沈春澜的心上,让他走在学校里都觉得稳当一些。

他安慰了饶星海几句,让他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好好跟宿舍里除了他之外的怪人相处。饶星海:“你现在是我的监护人?”

沈春澜:“是。”

饶星海一面雀跃一面又努力控制自己:“那我可以找你聊天?”

沈春澜把饶星海的手机号码存好,发现给自己发“课上得不错”的,果然是饶星海。

拥有了监护人的饶星海终于正儿八经地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他每天上课,工作,和舍友们一起吃食堂,在阳得意跟他强调“我是喜欢男的但我不吃窝边草”之后,他也能跟阳得意聊上几句了。

而且他还有了宫商这个新朋友。

宫商学习能力很强,邓宏跟他们讲解对战训练室的守则、装备和器械的保养方法,只一次宫商就全部牢牢记住了。两人一同工作,因为都不太说话,唠嗑的机会并不太多,但宫商有时候会跟饶星海讲一些从女生宿舍听来的事情。

比如学校外面的街上有一家很不错的咖啡馆,馆子里的老板是个又高又帅的狼人。

比如沈春澜老师本科在新希望学院就读,研究生则去了北师大,是学校里不多的特殊人类教育学硕士,知网上还能找到他研究生期间发表的几篇论文,很有意思。

饶星海对前者毫无兴趣,但他决定回去告诉阳得意,同时他默默记下后者,决定改天去图书馆用电脑搜一搜。

大一的课程不多,除了哨兵通识、向导通识、大学生心理健康之类的大班教学课之外,认知科学专业的学生主要上的都是各学科的基础内容。饶星海感觉生活有了一种陌生的充实,他渐渐忙得像陀螺,但他高兴去做一个陀螺。

转眼到了九月底。这一天饶星海和宫商结束技能楼的工作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明日就是国庆假期,技能楼会暂时关闭一周,他俩和邓宏几个人忙了一个晚上,总算整理好对战训练室的所有东西。

邓宏给俩人安排了值班,宫商和他一边抄近路穿过学校湖边的林子往宿舍区走,一边跟他商量换班的事情:“3号我们宿舍的人打算一起出去玩,你能先帮我顶上这一天吗?”

饶星海点点头,林子深处的一声闷响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有人叫了一声,带着斥骂:“我日你妈!放开我!”

声音立刻断了,只有模糊的呜咽和踢打声。兴奋而急促的喘息十分凌乱:“上次没做完,你不想继续?别动!别踢我,我不想打你,乖一点……乖……”

宫商惊恐地看了眼饶星海,饶星海已经拨开灌木丛踏进林中。

被压倒在地上的人有一头显眼的白发。

作者有话要说:田鼠:为什么diss我???

天竺鼠:(自己揉搓肚皮ing)

PS:宫商的精神体非常美,可以说是本文最好看的精神体噜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章 黄金蟒 下一章:第7章 冲突
热门: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敲响密室之门 想壁咚我的龙傲天都被我反壁咚了 艺术谋杀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史前养夫记 夺取 重回90之留学生 逆天邪神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