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黄金蟒

上一章:第4章 第一堂课 下一章:第6章 真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技能楼位于新希望学院的体育馆旁,是一栋醒目的九层高楼。

这栋楼经过多次修缮和更新,目前一到五层是教室,顶上四层则装载了供哨兵和向导进行训练的系统和装备,是国内先进的哨兵向导训练地点。

学院的学生只有在开始上技能训练班的时候才能进入技能楼,而技能训练班从大二开始。才刚上大学的饶星海原本是不可能进入技能楼,更不可能进入对战训练室的。

负责管理技能楼的老师名叫邓宏,是一个哨兵。他话很多,自我介绍之后顺便也告诉饶星海,自己以前是生科的学生,毕业之后在一家生物制药企业工作,常常深入人所不能抵达的密林深谷寻找药物。他已将近五十,但身形健壮有力,看起来跟三十来岁的人也没有任何分别。

令饶星海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是,他对邓宏所说的一切事情都很感兴趣。邓宏的工作,他放弃制药企业的高薪职位选择回到学院任教的原因,尤其是他介绍的对战系统。

这个学校出现了比沈春澜更令他好奇的东西。

“你的同学已经来了。”邓宏刷卡登入电梯,“我已经带她到九楼等候。这个电梯只能刷卡进入,我之后会给你们两张副卡,副卡使用的记录我可以随时看到。对战训练室很重要,管理相对会严格一些。”

饶星海点了点头。他和邓宏来到九楼,电梯门开启之后,眼前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房间。这显然是一个工作区域,角落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数台电脑,有身着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操作。几扇紧闭的门呈扇状排列在弧形的墙上,是对战训练室和邓宏的个人办公室,对战训练室门上的显示灯均为绿色,看来目前无人使用。一个戴眼镜的女孩站在办公桌旁,正翻看着手里的一本介绍册子。

“宫商,”邓宏带着饶星海走向她,“你同班同学来了。”

名叫宫商的女孩冲饶星海点点头:“你好。”

饶星海仍旧隐约觉得她长得熟悉,但认不出来。宫商扎着马尾辫,不大不小的圆脸,不大不小的眼睛,从没修理过的粗眉毛长得乱七八糟,托着眼镜的是一颗圆鼻头。就好像仓促间长大了,还没来得及完全摆脱稚气步入成熟,相互矛盾的部分杂糅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睛沉静,嘴唇却因为紧张而抿住了。

饶星海没有记人的本事。他目前记住的有同宿舍的三个人:屈舞的左臂是神经义肢,是他到317宿舍之后第一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好认;周是非是班长,整天呱嗒呱嗒说话,好认;阳得意一头白毛,一耳朵叮叮当当的耳环,也好认。除此之外还有刚刚记了仇的那位万里,以及一位头发剪得极短的漂亮女孩,乔芳酒。那是因为阳得意整天在宿舍里揪着周是非不放,逼他承认暗恋乔芳酒。

宫商太平凡了,她是人群中最多的,也最不起眼的那个人。

邓宏大着嗓门:“我们对战训练室里就两个勤工俭学的岗位,你们俩正好是同学,那太好了,方便沟通。”

饶星海对宫商低声问好。这也是一个跟他一样不着调的人么?因为没有到会或者迟到,所以失去了挑选其他更好的岗位的机会?

“宫商是今年教育科学系七十多位新生里考分最高的一个,而且在全校新生里头排……第七是吧?新希望的所有专业她都可以挑。”邓宏忽然转向宫商,“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新专业呢?就业形势都不明朗。”

宫商回答:“我想研究我自己,还有我的精神体。”

她声音清朗平静,带着一点点颤抖的余音,但并不显得怯弱。

饶星海心想,她跟自己不一样。

邓宏奇道:“你的精神体是什么?”

宫商张了张口,犹豫片刻才出声:“它没有任何作用。”

“精神体是‘海域’的外化形式,你什么样,你的精神体就什么样。考分这么高的学生,怎么会没用呢。”邓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正好,我要看看你们的精神体。”

.

沈春澜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差点撞上校道上的学生。社团的学生们正在热热闹闹地为下周开始的招新活动做准备,沈春澜绕过这一大团人,继续翻看手机上下载的《特殊人类监护人条例》。

像饶星海这样的情况,以前都是以单位或者集体名义登记监护人的,但几年前条例做了修订,为了更明确监护人的责任,即便是单位或者集体,也要明确指定一个人为的监护人。

监护人制度在公布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受到不少质疑,质疑者认为这个制度利用特殊人类的身边人来对特殊人类进行监管,本质上是一种控制和监视,事实上直到现在,争论也没有完全停息。

沈春澜的监护人一直是他的父母,中学和大学阶段他给爸妈惹了不少麻烦,两位监护人头疼不已。

现在轮到沈春澜头疼了。

新的条例规定,哨兵和向导的监护人需要每月一次,向社区管理机构上报告被监护者的现状。即便那可以用一个电话来解决,也等于是无形增加了沈春澜的负担。

他走入技能楼,步履沉重。在楼下联系邓宏,邓宏告诉他自己正准备检查两位勤工俭学学生的精神体,沈春澜这时候才知道,他竟然有两个学生在这儿工作。

邓宏让人把他带到了九楼,沈春澜刚迈出电梯,一股强大到令人战栗的气息忽然从未关紧的办公室门缝中涌出来,顿时令在场所有人如同针刺一般,立刻警觉起来。

这是某位哨兵精神体的气息。沈春澜立刻辨认出来,这不是邓宏的精神体,不是那头可以巨大化到五六米高度的狮子。

……是饶星海?!

他立刻起身走向办公室,还未走近就听见了邓宏的声音:“可以了,你先收起来。”

门缝里掠过一条金色的蛇尾。沈春澜推开门,顿时被团簇在办公室一角的大蛇吓了一跳。

那是一条体型极硕大的黄金蟒,它显然是一个可以巨大化的精神体。黄金蟒的蛇头微微扬起,蛇头和蛇背上有锥状突起,仿佛有角。那双血红色的眼珠子正盯着门口的不速之客,蛇信吞吐。因为沈春澜的闯入,那黄金蟒似是受了惊吓,它警觉地蠕动蛇身,慢慢舒展,细细的蛇鳞在室内灯光的加持下,逐片闪动着亮金色的光芒,仿佛无数碎金落在蛇身上。

沈春澜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蛇!

那蛇几乎占据了办公室的一整面墙,饶星海就站在蛇的前面。那蛇是他的宠物,他是蛇的主人。

同时他也是掌握了这间办公室气氛的人。

邓宏挡在宫商面前,再次重复:“饶星海,把蛇收起来。”

宫商的背紧紧贴着身后墙壁,面色如纸,不停发抖,眼睛紧紧闭着,根本不敢张开。

饶星海点点头,他的双手在身侧握成了发紧的拳头。

他非常紧张,还带着几分恐惧。沈春澜忽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太过紧张,饶星海根本不能顺利地收起自己的精神体。

他几步走到邓宏身前,挡住了饶星海的目光。饶星海现在需要向导的安抚,所以邓宏不能释放哨兵的精神体。沈春澜记得宫商是向导,但她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不可能安抚饶星海。

“是我,沈老师。”沈春澜沉着嗓音,抬起手缓缓压低,“饶星海,看着我。”

他的学生飞快看了他一眼,立刻又低下头。

沈春澜在饶星海方才那一眼里,琢磨出了不安和羞愧。

他不安……可以理解,但他羞愧什么?沈春澜霎时间想起了海域检测报告里的评语。

“能够巨大化的精神体不多,你的蛇很特别。”沈春澜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循循善诱的样子,“而且它很漂亮,黄金蟒,对吧?”

饶星海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蛇,很低地“嗯”了一声。

有点可爱。沈春澜不合时宜地想。他已经走到了饶星海面前,拉起了他的手。饶星海的手很凉,沈春澜心里头涌出了些许类似怜悯的情绪,或者是怜爱,他一时之间还分不清楚。但这情绪让他在瞬间感觉,自己真的是个老师了。

他牵起饶星海的手,另一个手掌覆在他的掌心上,释放了自己的精神体。

细微的软风从沈春澜足下旋转而起,渐渐激烈,扬起了饶星海的头发。沈春澜清晰地看到了学生的双眼,漆黑的瞳仁里全是复杂难明的情绪。他不自觉地动了动喉咙,他又瞅见了饶星海眼底那一星耸动跳跃的火光。

温暖、轻软,柔和,明亮。弥漫在办公室中的气息,令人想起舒适的午后,酣睡乍醒的瞬间,不知今夕何夕的懵懂和茫然。身体是暖和的,舒服的,焦躁的情绪被缓慢抹平,饶星海低头看着自己正被沈春澜抓住的手。手心里有东西在打滚,一个小小的、多毛的生物,正用更小的爪子轻轻地抓挠他的皮肤。

“放松。”沈春澜说着,放开了手,“别怕,老师在呢。”

沈春澜觉得自己太温柔,太慈爱了。他真适合当老师,当老师真好。

一只软乎乎的小东西从饶星海手心站起。它两颊圆滚滚,黑豆一般的小眼睛,浑身都是浅金色的毛,粉红色的小鼻子凑在饶星海的大拇指上嗅来嗅去,然后干脆抓住饶星海的拇指开啃。

饶星海:“……”

他突然笑起来。

就连黄金蟒也怪异地扭动起来,蛇头一抖一抖,和饶星海大笑的频率一模一样。沈春澜不明就里,紧接着那蛇因为摇摆得太剧烈,啪地一声轻响,化作白雾,潜入饶星海身体里。但饶星海还在笑,干脆蹲了下来,肩膀抖得像个发寒的人。

沈春澜和邓宏面面相觑。

“……你笑什么?”他问,“为什么连精神体也会笑?”

饶星海举着手里那团小东西,一边笑一边说话:“你精神体是老鼠啊?”

沈春澜:“这是天竺鼠。”

饶星海:“看起来智商不高。”

沈春澜:“……”

沈春澜恨不能回到两分钟前,把怜悯饶星海的自己揪起来暴打一顿。

他神色一厉:“站起来!”

饶星海抓着天竺鼠起身,天竺鼠在他掌心里翻滚,露出软乎乎的肚皮。饶星海觉得有趣,用手指揉它的肚子。天竺鼠一下就呆了,小肚子一起一伏,片刻后发出不知是“叽”还是“咕”的古怪声音。

沈春澜的脸又红又白:“饶星海我劝你立刻住手!”

作者有话要说:沈春澜:我劝你立刻住手!

饶星海:……(摩擦式狂揉)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章 第一堂课 下一章:第6章 真相
热门: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张公案 死神的新娘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金丝雀宠主日常 如意蛋 秀色农家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镜浦杀人事件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