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很、麻、烦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掌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春澜总会在闹钟鸣响前的半小时醒来。

这半小时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仿佛游离于每日二十四小时之外的片刻清明。

他有时候发呆,想想昨天没看完的书或电视剧,有时候则认真回忆某场愉快的情事。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脑子里什么都没装。北京天亮得早,六点是一个暧昧不清的时辰,半明半昧的天跟他整个人一样不清醒,稀里糊涂地酝酿着毫无意外的一日。

不过这一天的沈春澜在自然醒之后,捏着手机思考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他注销了自己在同志社交软件上的用户账号,卸载了APP。

他还冲镜中的自己默念:当个正经人,黑历史先删一删。打量着自己,他皱起眉头又舒展,竭力要在亲切和严肃之间找到一个满意的平衡点。

镜中的青年有一张温和的脸,但眉毛压得有点儿低,让他看起来仿佛长久的不开心。长久不开心的人往往看起来阴郁,但沈春澜不是。他只要站直了,微微仰起脸,立刻变成一位浓眉大眼的正经人。

出门时他遇到了对面的小孩。小姑娘跟他热情打招呼:“沈老师早上好。”

沈春澜一直怀疑这五岁的小姑娘迷恋自己。他握着她的手,又温柔又亲切:“你好。”

小孩又问:“你也去上学吗?”

沈春澜点头:“对。”

“沈老师是去上班。”小孩的妈妈更正。小孩于是又问了一次:“你也去上班吗?

沈春澜:“对呀。”

他的好脾气和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走进教育科学系的办公楼。正从信箱里取信时,曹回从学工处走出来:“沈春澜,你班上的阳得意怎么回事啊?怎么往我信箱里塞情书?”

沈春澜一下站定了:“……你?不可能。”

他的回答令曹回不满:“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外表。”

“你的身形和年纪不符合他的标准。班会上他自我介绍,一开口就说自己喜欢身材好的帅哥,年龄上下浮动不超过三年,而且不吃窝边草。”沈春澜拿过曹回手里的卡片,“你看错了,这是教师节的贺卡,我也有。”

曹回:“这是你第一次收到教师节贺卡吧?你咋看起来这么不爽?”

沈春澜叹了一口气,轻声说:“好烦啊。”

曹回:“我靠,沈春澜,你班上就12个人,全校所有新生班里人数最少的一个。其他老师都羡慕死你了,有什么可烦的?”

沈春澜:“12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是四个字:我、很、麻、烦。”

曹回满脸八卦之色:“那阳得意是不是你们班上最帅的那个?”

沈春澜把班上几个男孩的模样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是。”

他关上了信箱,一边看贺卡一边走向办公室。

他从来都是个最怕麻烦的人,所有麻烦的职业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但研究生毕业后他居然当上了老师,这事实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新希望尖端人才管理学院是他本科的母校,研究生读完了又跑回来当老师,他跟这儿仿佛有切割不开的缘分。

在这个特殊人类和普通人类共存的世界里,新希望学院是一个特别的学校:它只招收特殊人类中的哨兵或向导。

在染色体变异或受到特殊病毒感染后,普通人可能会成为俗称的“特殊人类”:地底人、半丧尸化人类、哨兵、向导、雪人、茶姥、海童、狼人……

而在所有的特殊人类之中,占比最大的是染色体变异而形成的特殊人类:哨兵和向导。

这是两类具有极强精神力的特殊人类的称呼,他们迥异于普通人甚至是其他特殊人类的最大特点是,他们天生拥有把自己精神世界具象化为某种动物的能力。

他们把这个伙伴称作精神体。

据说一个强大的哨兵或者向导,会深爱自己的精神体并且以它为傲,恨不能时时刻刻展示自己的精神体。

沈春澜看着桌上抓起贺卡疯狂啃噬的毛团,陷入沉默。

显然,他的精神体绝对不是“强大”那一挂的。

他手指轻弹,毛团散做一股白色雾气,潜入他身体中。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他应答后,有人推门而入。

一个顶着满头白毛的脑袋钻进来。是阳得意。

这是沈春澜在新希望里任教的第一年,带的是教育科学系特殊人类认知科学专业唯一的一个班。他是辅导员,也是任课老师。

班上虽然只有12个学生,但阳得意显然是学生中最扎眼的那一个。新希望学院对学生的外貌和衣着没有特殊规定,学生和老师们纷纷乱七八糟地穿,学校里一片群魔乱舞的繁荣之象。即便如此,阳得意那一头白毛和左耳的一溜银环,也足以令他卓然于众人。沈春澜每次看到他就觉得眼睛疼:头发和耳环反光强烈,令他心烦。

“沈老师,班长去开会了,让我把名单给你。”阳得意总是笑着,全无忧愁和心机,“老师今天好帅啊。”

沈春澜端起了老师的架子:“嗯。”

他过了一遍面前的名单,微微皱起眉头。

根据规定,每一个哨兵和向导都必须有一位指定的监护人,这个监护人可能是父母,可能是兄弟姐妹,在婚后可能是自己的伴侣。眼前的“监护人联系方式”表格上,有一个学生空着没写。

“饶星海怎么没写?”沈春澜问。

阳得意正在玩手机,头也不抬:“他说他没有。”

“……这不可能。”

“对,周是非也说不可能。俩人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

沈春澜顿时紧张:“然后呢?”

阳得意:“然后周是非就出门开会了。班长脾气好,不会跟饶星海一般见识的。”

沈春澜松了一口气。阳得意看着他乐:“老师你怕啊?”

“现在八点零五分。”沈春澜说,“八点半去礼堂听新希望学院校史,你再不走就迟了。”

阳得意的手机传出了沈春澜十分熟悉的提示音,他的手顿了一顿。阳得意敏锐地察觉他的反应,凑过来热情地笑:“老师,我推荐你用这个软件,很方便……”

沈春澜:“不必了,你自己玩吧。”

这玩意儿他今早才刚刚删去。

阳得意与他告别,转身离开。沈春澜鬼使神差地叫停了他:“你注意安全。”

阳得意回头看他,脸上带着几分天真:“什么?”

他脸上还残余几分稚气,还有大把苦头等着他去吃似的。

沈春澜提醒:“在学校里也要注意安全。”

阳得意:“学校有什么好怕的?”

沈春澜:“学校里就全是好人?”

阳得意笑了:“老师放心,我很懂得保护自己。”

看着阳得意离开,沈春澜心里总有些不安。他一方面认为自己已经尽了告知义务,尽了辅导员的本份;但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一腔不怕死不知悔的莽撞,他心里头还是忐忑。更重要的是,万一整出事情来了,他肯定也会受责备。

沈春澜看着学生名单,目光落在“饶星海”这个名字上时,又觉胸闷气短。

第一次班会上,众人自我介绍时顺便自荐当班干部。除了周是非热情地表示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班长之外,没有任何人对掌握班级权力表示兴趣。12个都是年纪相仿的人,很容易谈到一起,有人说“我是尤文图斯球迷”,有人说“我是二级运动员,打篮球的”,小教室里气氛很快变得热烈。

就在沈春澜觉得一切顺利的时候,饶星海站了起来。

他原本坐在最后一排,起身时前面的十一个人和沈春澜都回头朝他看去,那场面很是有趣。被众人盯着的饶星海顿了一顿,抬头时目光落在沈春澜身上。沈春澜被盯得有点儿紧张,忙冲他摆出师长的笑容。饶星海的目光没有停留很久,他跨出自己的座位走向黑板,那架势仿佛一位王步向自己的王座。

写下自己的名字之后,饶星海把粉笔放回讲桌。

——“饶星海,哨兵。”

这是饶星海说的唯一一句话,语调毫无起伏。他仍旧在众人目光中回到最后一排,坐下来后微微仰起头,眼睛再次斜瞥向沈春澜。

周是非和阳得意率先鼓起掌,尴尬的气氛才随之有了变化。

根本无需直觉,沈春澜立刻确认,饶星海可能是全班人中最麻烦的一个。

但让沈春澜意外的是,最先惹上麻烦的竟然不是饶星海。

开学第一周暂时还没有任何课程,新希望学院统一给新生安排了熟悉学院和特殊人类现状的各种讲座,沈春澜的课程安排在第二周的周三。他把“找饶星海谈谈”这件事记录在日程里,转头立刻投入手头更紧急的事务上。这一天是周五,他回到家已是十点,匆忙洗漱后立刻着手备课,查资料翻课本不亦乐乎。为了把第一节 课上得足够精彩,他愿意把一整个周末都花在备课上。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他手机响了。

曹回的声音里带着复杂古怪的意味:“你在学校吗?”

“在啊,宿舍。”沈春澜那根异常惊觉的神经忽然疯狂跳动,他立刻站起,气都喘不匀了,“出什么事了!”

“你们班的阳得意,被保安抓起来了。”曹回说,“他和人在四教约会。”

沈春澜长出一口气,慢慢坐下来:“哦,约会。”

曹回:“不穿衣服那种约会。”

沈春澜:“……”

作者有话要说:沈老师以前也是一个麻烦制造机。

但这不妨碍他认为这届学生不行。

沈老师: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充满了双标啊!

推荐热门小说训导法则,本站提供训导法则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训导法则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掌声
热门: 一先令蜡烛 凌天传说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上帝之灯 诡案罪2 斩夜 山河表里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ABO垂耳执事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