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上一章:第35章 双重人格的异型 下一章:后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994年12月30日,星期五。

宋佳来到办公室后照例先把收到的信件和报纸送到洪钧的写字台上。洪钧还没有来。她放好东西刚要走,忽然发现写字台上多了一个小镜框,里面放的好像是自己的照片。她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她绕过宽大的写字台,拿起小镜框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自己的照片。但是,这个姑娘长得很像自己。她的心底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妒忌。正当宋佳看着照片发愣的时候,外面传来开门声。她急忙把镜框放回原处,若无其事地走出来。

这时,洪钧和一个青年女子走了进来。虽然这个女子不像照片上的姑娘那么年轻,但宋佳还是一眼就看出她是那张照片的主人。

洪钧和宋佳打过招呼之后,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肖雪处长,这位是我的秘书宋佳。”

肖雪和宋佳一边握手,一边打量着对方。洪钧在一旁笑道:“两位女士是不是都有点儿照镜子的感觉?”

肖雪喃喃地说:“真挺像!”

宋佳想起自己的职责,彬彬有礼地说:“肖处长请坐。请问您喝咖啡还是喝茶?”

肖雪忙说:“不用客气,我马上就得走。”

宋佳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洪钧。洪钧说:“肖雪昨天来公安部办事,今天就回哈尔滨。我送她去机场,顺便让她到咱们所看看。”

肖雪若有所思地看着宋佳,等洪钧说完便问道:“宋小姐是北京人?”

“对!土生土长。”宋佳说。

“宋小姐家里都有啥人?”

“您这是职业习惯,查户口?”

“不不!宋小姐别见怪。我就是随便问问。”

“其实也没什么。我家人口特简单,就是老爸,老妈,还有我。而且,目前也还没有扩充人口的计划。”

“宋小姐说话很风趣。”肖雪犹豫了一下,还想问什么,但是门铃响了。宋佳前去开门,来人是郑建中和郑建国。

进屋后,郑建中对洪钧说:“洪大律师,我兄弟昨天到的北京。我今儿一大早就带他过来,专门来谢恩,也顺便给你拜个早年!”

郑建国走上前来,深深地给洪钧鞠了一躬。他很激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

洪钧忙说:“不必客气!案子的赔偿问题解决了吗?”

郑建中说:“总算解决啦!政法委最后拍板儿:关押的时间,按照当地平均工资计算,赔偿三万多块钱,再给三万块钱的精神和健康补偿费,再加上一些花费啥的,一共赔了八万来块钱。另外,建国刚出来,身体不好,得休养一段时间,农场就按休病假处理。我们不在乎赔多少钱,关键是个精神上的安慰。”

“有关人员怎么处理了?”

“政法委也发了个文儿,要求全地区公检法机关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至于那些干部,也没咋处理。责任都是谷春山的,其他人在纠正这起错案的过程中都立了功,也升了官。我听说,滨北地区过年就改为滨北市了,干部也都确定了。韩文庆当上了滨北市的政法委书记。郝志成当上了滨北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吴鸿飞当上了滨北市公安局城中区分局的副局长。楚卫华当上了滨北市中级法院的庭长。有人说,他们这都是因祸得福。官场上的事情,咱整不明白。”

洪钧看了看身穿西服系着领带显得年轻了许多的郑建国,问道,“你的小说写得怎么样了?”

郑建国说:“还在改。”

郑建中接过话头说:“我给他租了套房子,啥事儿也不让他干,就让他在家坐着写书。我跟他说了,甭管书写得出来不,你先当回‘坐家’再说!”

郑建中说话的时候,宋佳带着肖雪到里屋去了。郑建中看着两位女子的背影,略带神秘地对洪钧说:“洪大律师,你可得注意点儿!”

“注意什么?”洪钧不解。

“可别累坏了身子骨!这大秘小秘都配了套,还是一个厂生产的吧?”

“你别胡说!那位就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肖处长!”

“唷!这可怪我眼拙了!”

寒暄几句,洪钧看了看手表,忙叫肖雪去机场。郑家兄弟也就告辞了。

在开车去机场的路上,洪钧见肖雪沉默不语,便问:“你在想宋佳?”

肖雪摇了摇头,说:“我在想人的感情。它可以体验,却不可理喻。它属于你,却不由你支配。”

“感情的问题有那么复杂?”

“不想就不复杂,越想就越复杂。”

“你说的是爱情吧?”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或者说,不全是。”

“你现在说话怎么越来越像哲学家啦?”

“哲学可以使人聪明。”

“哲学可是爱情的天敌。”

“为啥?”

“因为,哲学需要心灵的感悟,爱情需要心灵的养育。你的心里都是哲学,哪里还装得下爱情?”

“我觉着,哲学使人明白,可爱情使人糊涂。”

“所以歌中唱道,糊涂的爱嘛!”

“那就是说,人要是不糊涂,就不会有爱情?”

“话也不能这么说。”

“按说,我已经到了不再被爱情迷惑的年龄。不过,我有时仍然觉得爱情很神秘。爱情的力量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也许这正是爱情的伟大之处!”

“可爱情究竟是什么?是性爱还是情爱?是占有还是给予?是索取还是奉献?是人类的一种本能,还是一种崇高的情感?是一种自然规则的体现,还是一种社会道德的缩影?我觉得爱情真是个谜,一个人人都在解,但人人都永远无法解开的谜!”

“你把爱情想得太深奥了!难怪你总是犹犹豫豫。我觉得,爱情就是生命的一部分,就是人生的一部分,是任何人都应该珍惜也都有权享受的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你把爱情想得深不可测,高不可攀,那你怎么能从从容容地享受它呢!”

“也许,爱情与性爱本不是一回事。我记得唐代大文豪韩愈曾经说过,人的情与性相匹配,可以分为三品。我认为在现实生活中,最多的是中品,其次是下品,而真正称得起上品的,恐怕就太少了!人有情,才成为人。但是这情又恰如浓雾笼罩的深渊。世界上有多少人沉陷在情渊中而无法自拔啊!”肖雪仿佛在自言自语。

“难道你这样就不是在情渊中挣扎么?肖雪,别难为自己了!”洪钧觉得自己必须转换一个话题,“对了,肖雄有消息么?”

洪钧的问话似乎使肖雪又回到了现实的世界。她回答说:“他托滨北县公安局给我转来一封信,说了许多感激的话;还说他要和莫英妹一起回阿里河去开始新的生活。虽然他在信中称我为妹妹,可他那信的落款还是包庆福。”

“人生有一种惯性。要改变这种惯性,既需要力量,也需要时间。”

汽车来到首都机场。洪钧把车停在停车场后,肖雪刚要开门下车,却被洪钧一把拉了回来。“你还没给车钱哪!”

“啥车钱?”

“你总不能白坐我的车吧?”

“坐你的车还要钱?”

“不给钱也成,那你得让我亲一下。”

“你……”

洪钧在肖雪那潮润的嘴唇上留下了一个长长的热吻。

洪钧和肖雪一起来到二楼的出港口。办完登机手续之后,他们慢慢地走到安检口外面。站在“送客止步”的牌子旁边,洪钧看着即将离别的肖雪,真想把她拥抱在自己的怀中。他抑制住情感的冲动,只是拉着肖雪的手,认真地说道:“我记着你送给我的那两句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不过,我也想送给你两句诗——两情已是久长时,则只盼朝朝暮暮!”

肖雪感受到那双眼送出的企盼,也感受到那双手传来的热望。她内心挣扎着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她抬起头来,眼睛里流露出乞求的目光。

洪钧明白了。他渐渐松开紧握的双手,让肖雪那双纤细的手从他掌中滑了出去……

推荐热门小说血之罪,本站提供血之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血之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5章 双重人格的异型 下一章:后记
热门: 奥术神座 天珠变 X的悲剧 凌天传说 神级奶爸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恶魔岛幻想 “蔷薇蕾”的凋谢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恶魔的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