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毛骨悚然的夜晚

上一章:第27章 压抑变态的性爱 下一章:第29章 神出鬼没的疯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赛知青李红梅的事情过去之后,谷春山觉得轻松了许多。他庆贺自己逢凶化吉——不仅逃脱了罪责,而且还升了官!他认为自己福大命大造化大,日后定有远大前程。然而,这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并没有在他心中停留多久,赛知青之死的阴影日益沉重地压上他的心头。每当他独自思考问题的时候,赛知青那双忧郁的眼睛就会搅得他心神不定。每当他夜不能寐的时候,赛知青最后的叫声又会吓得他不敢关灯。他觉得自己的意志不像以前那么坚强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对前途都有些心灰意冷了。他知道,这是自己性格中本应属于胞弟的那部分占了上风。他竭尽全力扭转这种状况,但成效甚微,因为那沉重的负罪感牢牢地压在他的心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谷春山认识到自己应该结婚了。他必须用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驱走他心中的阴影。他选中了在法院当书记员的王秀玲。虽然他对王秀玲并没有爱的激情,但他的心中有着对另一个女人赎罪的虔诚。他经常不由自主地把王秀玲想象成仍然活着的赛知青。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罪错,他心甘情愿地成为一个模范丈夫。

王秀玲出身于工人家庭,是个善良本分的姑娘。虽然她相貌姣好,但她未曾想到那位既有能力又有风度的公安局副局长会看上她。因此,当爱情以闪电般的速度闯入她的生活时,她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弄得晕头转向了。随后,当她体验到谷春山那无微不至的情爱时,她便完全陶醉了。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充当着一个死者的替身,一个赎罪的偶像!她生了一个儿子。无论在亲友的眼中还是在王秀玲的心中,她与谷春山的结合都是幸福美满的。她认为自己很幸运,遇上了这么一位既有才干又有柔情的好男人。

对谷春山来说,他的行为也使自己获得了心理上的平衡。虽然他仍不能忘记过去的罪错,但他认为自己已经受到了惩罚,而且已经诚恳地接受了“改造”!随着岁月流逝,他几乎消除了赛知青在他心上留下的阴影。不过,臭鸡蛋李青山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谷春山一直没有间断去看望臭鸡蛋。他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向臭鸡蛋表示自己的存在和权势。他知道臭鸡蛋的性格,只要他官运亨通,臭鸡蛋就不敢说出内心的秘密。总之,他不能让臭鸡蛋从他的视野中消失,除非那意味着生命的终止。其实,谷春山的心里曾多次产生过彻底清除这个“隐患”的念头。有一次他从哈尔滨回来,在火车上还设计出一套巧妙地杀死臭鸡蛋的方案。虽然他后来多次修改自己的行动计划,但从未真想去实施。因为他在赛知青身上已经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能在臭鸡蛋身上再做无谓的冒险乃至牺牲。然而,黑熊洞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内心深处那些已经淡忘的东西又浮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又陷入十年前那种提心吊胆的情景之中。

谷春山毫不怀疑黑熊洞事件与赛知青之死的联系。当大老包提到那个黑熊洞的传说时,他就隐隐约约地感到一种恐怖。当他们不得不夜宿黑熊洞时,他又模模糊糊地预感到一种危险。然而,他当时认为那些都是巧合,自己的感觉只是怯懦的表现。事情发生之后,特别是看到那张桦树皮上的图案之后,他心里就清楚地知道,这是有人为赛知青之死而精心设计的复仇。

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他怎么会知道赛知青之死的真相呢?谷春山想到了傻狍子,但是他认为傻狍子不可能知道赛知青之死的真相。他觉得,像傻狍子那样的人,肯定早把赛知青的事情忘了,远走高飞了。想来想去,谷春山认为唯一可能知道或猜到事实真相的人就是臭鸡蛋。那么这件事一定与臭鸡蛋有某种关系,或者是臭鸡蛋特意找人来向他复仇。

谷春山认识到自己的前程受到严重威胁,而这威胁的来源就是那个臭鸡蛋。他忽然觉得臭鸡蛋并不是胆小如鼠的人,而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想起了臭鸡蛋每次见到他时脸上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态,他觉得那些假笑后面实际隐藏着狡猾的阴谋。他认为自己必须除掉这个祸根!他并不愿意去干杀人的勾当,但是十年前他已经在这条路上迈出了第一步,他只好继续走下去。他不能往后退,因为后退就意味着身败名裂!

中国有句俗话,万事开头难。做好事如此,做坏事亦然!

在听说洪钧要去哈尔滨找李青山提取证言之后,谷春山想起了自己精心设计的行动方案,又想起了吴鸿飞曾说有个案子要请哈尔滨市公安局的人帮忙。于是,他实施了那个堪称“双保险”的封闭现场加不在现场的行动方案。他相信自己仍然是生活中的强者!

这又是一个漆黑而且寒冷的夜晚。

乌黑的云层扯起漫天帷幕,将星月之光统统拦隔在另外一个世界。天空张开神秘的巨口,仿佛要把世界上一切生命——善良的和丑恶的,幸福的和痛苦的,刚刚出生的和濒临死亡的——都彻底毁灭。狂虐的北风从天底吹来,挥舞着锋利的长鞭,无情地抽打着大地、树林、房屋、电线,使万物发出一片悲壮的哀鸣。在大自然面前,人们显得如此孱弱,就连私有的心绪和情感也不得不追随大自然的变迁。在这样的夜晚,有的人愁眉不展,有的人心惊胆战,有的人毛骨悚然。

谷春山站在卧室的玻璃窗前,毫无目的地向外望着。对面的楼窗里孤零零地亮着几盏灯光,而那些黑黢黢的窗口则像一只只眼睛在窥视他的一举一动。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便低头从这三楼的窗口向下望去。县委大院那院墙的豁口外有一盏昏黄的路灯。那一点可怜的灯光在北风中摇动着,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他打了个冷战,离开窗户,坐到沙发上。

王秀玲带着儿子回娘家了,这套宽大的住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过去他喜欢这种清静,但是自从黑熊洞的事件发生之后,他很害怕孤独,因为他总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危险在紧紧地包围着他,一步步向他逼近。

晚饭时他喝了些白酒。他本希望酒精能给他带来那种飘飘然晕乎乎的感觉。但是事与愿违,他只感受到一种难以抑制的烦躁,而且他的头也在隐隐作痛。

明天他要在县委召开的三级干部会上做一个报告,便从茶几上拿起秘书起草的讲稿。然而,他看了两页之后脑子里空空如也,仿佛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又从头看起,但结果还是一样。他懊恼地把讲稿扔到一边,闭上眼睛,索性听凭大脑去无边无际地遐想。

他不喜欢回首往事。他不爱回过头去看自己走过的路。他总是往前看,向往着自己的明天,从而能毫不犹豫地勇往直前。他认为,优柔怯懦者总爱回首往事;碌碌无为者只知关注今天;而生活中的强者才会把目光投向明天。然而,这几天他却多次不由自主地回想自己的昨天。

谷春山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终于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忽然,安静的楼道里传来虽不沉重但很清晰的脚步声——咔!咔!咔!咔!从楼下而上,停在他的门外,过了一会,又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这深更半夜会是谁呢?谷春山有些不高兴地站起身来,走到门厅,问了一句“谁”,但外面无人回答。他犹豫片刻才打开房门。然而,楼道里空无一人。他莫名其妙地骂了一声,关上房门,走回卧室,准备上床睡觉,

然而,楼道里又传来上楼的脚步声——咔!咔!咔!咔!又停在他的门外。

突然,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惧感攫获了谷春山的身心,他的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他走到卧室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的房门,门边发出一点轻微的声响,那门似乎轻轻地晃动了一下。他快步走进厨房,找出一把菜刀,握在手里,然后站在门厅,紧张地看着房门。然而,外面是死一般的沉静。他觉得此时的寂静比刚才的脚步声更令加可怕!

谷春山与门外的不速之客僵持了十几分钟,但外面始终没有一点声音。他那极度紧张的神经稍微松弛了一些。他想开门去看看,但又害怕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在等待他。他想打电话求助,但又怕门外什么都没有会传为笑柄。忽然,他觉得自己的神经似乎有些不正常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否真的听到了脚步声。

谷春山犹豫半天,终于手持菜刀打开了房门。楼道里没有人影也没有声音,只有那昏黄的灯光在楼梯拐弯处微微闪动,他苦笑了一下,刚要关门,但发现门口的地上有一个纸条,便俯身捡了起来。他关上房门,借着门厅的灯光看那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血红的字——

血罪要用血来赎!

李红梅

谷春山呆呆地看着这张纸条,他忽然相信人死后会有灵魂,也相信这世界上确实存在着鬼神!他不顾一切地跑进客厅,抓起电话,拨通了郝志成的家。但电话没人接。他又拨通了郝志成的办公室。当他终于在电话里听到郝志成的声音时,就拼命喊道:“你快来!我这里有鬼!你快来!”

放下电话之后,谷春山惊魂未定。他总觉得在这套房间里有一个鬼魂。当他站在客厅时,就听见卧室有声音,当他站在卧室时,又听见儿子的小屋里有动静。于是,他右手握着菜刀,左手攥着纸条,在几个房间里奔来奔去。跑了几圈之后,他已经气喘吁吁了。他硬着头皮坐到卧室的沙发上,低着头,闭上眼睛,大声对自己说着,“没有鬼!这世界上没有鬼!”

忽然,他听到窗户那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便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站在窗台上!

谷春山惊叫一声,瘫倒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

推荐热门小说血之罪,本站提供血之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血之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7章 压抑变态的性爱 下一章:第29章 神出鬼没的疯女
热门: 余生皆假期 新世界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 罪恶生涯 分水岭 笼鸟 终局者 江山多少年 山河表里 崛起吧,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