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马尾松下的坟丘

上一章:第25章 姗姗来迟的情书 下一章:第27章 压抑变态的性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傻狍子在山林中跑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个柞林环抱的向阳山坡。山坡上长着几棵翠绿的马尾松。在松树旁边有几个长满荒草的几乎被雨水漫平的小土丘。在它们南边还有一个泛着黑土的新土丘。

傻狍子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只见那土堆前面立着一块小木牌,上面有五个还很新鲜的黑字——李红梅之墓。

傻狍子跪倒在木牌前面,瞪大眼睛望着那夹杂着荒草的黑土,似乎要透过泥土看到那躺在下面的姑娘。然而,他的眼睛模糊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在木牌旁边的泥土上。他声嘶力竭地喊道:“红梅!红梅!”

他的喊声在山林中回荡着。

淡蓝色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白云。一队大雁排成“人”字形缓缓地向北飞来。它们似乎也被傻狍子的喊声惊动了,在头雁的带领下转向西飞去。

傻狍子扑倒在土丘上,哽咽道:“红梅,我来晚了!红梅,我不该离开你!红梅——”他的手指深深地插到尚很松软的泥土之中。

太阳在不知不觉中落下西山。夜色笼罩着寂静的山林。傻狍子从浑浑噩噩中醒来。他坐起身,向四周看了一圈,然后瞪着眼睛,拼命想让自己那近乎麻木的大脑运转起来。然而,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离开红梅,她会害怕的!

夜越来越深了。微风拂过刚刚长出嫩芽的柞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傻狍子坐在土丘旁,竭力睁着发涩的双眼,终于,他歪靠在土丘上,闭上了眼睛——

……傻狍子和赛知青面对面坐在小船上。他把双桨并在船帮上,任凭小船在松花江的水流中随波漂荡。太阳岛上灯火辉煌,随风传来一阵阵歌声与笑声。他拉住赛知青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赛知青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往过走。就在赛知青走到他腿边转身要坐下时,小船猛然一晃,赛知青跌入水中。傻狍子急忙跳进冰凉的黑水中。他看见赛知青的身体一沉一浮地向前漂去,他拼命地游,却怎么也赶不上。赛知青的身影不见了,他觉得自己也筋疲力尽了。忽然,前面出现一片金光。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座美丽的岛屿。岛上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有果实累累的桃林;有奇形怪状的古木;还有婀娜多姿的垂柳。他奋力游到岸边。刚爬上岸,就听见一阵音乐声和锣鼓声,随后宫门大开,走出一队仙女,为首的正是赛知青。赛知青看见他,瞪着眼睛说:“你为啥不来救我?你不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他想解释,却说不出话来。赛知青一拂衣袖,他又被一阵香风吹回到黑黢黢的江水之中。他觉得浑身冰冷……

傻狍子睁开眼睛。他发现初升的太阳正照着他的眼睛。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拖拉机的轰鸣。他觉得身上很冷,忙站起身来,活动着已有些僵硬的四肢。然而,赛知青在梦中所说的话仍然萦绕在他的耳边——“你为啥不来救我?你不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经过这一夜的时间,傻狍子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明白自己不能在这里长久地陪伴红梅。红梅已经死了!他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而且必须活下去。他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要为赛知青报仇!他不相信土诗人郑建国是杀害赛知青的凶手,他很了解土诗人的性格和为人。他认定那个姓谷的才是真正的凶手。但是,他不能莽撞行事,因为那个姓谷的显然也在寻找他,显然也想斩草除根。那个通缉令肯定就是姓谷的搞出来的。他不能自投罗网。他首先要躲过这场追捕,要活下去。只要他活在世上,姓谷的就会心神不安。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傻狍子拿定了主意,他不能用一刀捅死的方法来报仇,因为那样做太便宜姓谷的了。他要等待时机,用最合适的方法来让姓谷的品尝其罪恶的苦果。这才是他的性格!

傻狍子站在赛知青的坟丘前,默默地说道:“亲爱的红梅,我又来向你告别了。我们还是离得这么近,可是你已经听不到我的声音。从今往后,你就要一个人孤零零地睡在这里,睡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不过,我的心会永远陪伴着你!红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被人害死的。虽然你已经死了,虽然我们还没有机会成亲,但你永远是我唯一的爱人!今生今世,我肖雄绝不会再爱别的女人!”

傻狍子走出寂静的山林,沿着山边的公路向县城走去。

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傻狍子一直在设计自己的复仇计划。他要让那个姓谷的为其犯下的罪恶一点一点地付出全部代价!想着想着,傻狍子的嘴角甚至浮上了一丝冷笑。

回到哈尔滨后,傻狍子没有把李红梅的事情告诉父亲,因为他担心有病的父亲无法承受这种打击。他去找了那几位“民运”的朋友,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朋友们都很同情他,也都义愤填膺地抨击了一番当下中国的司法制度。不过,他们认为此事现在还不宜声张,最好躲过风头之后再想办法报仇。他们安排傻狍子住在哈尔滨市郊区的一处住房,还帮助他在货运站找到了一份蹬板车的临时工作。傻狍子白天干活,晚上跟朋友一起为“民运”奔忙,但是夜里经常会梦见红梅。几个月过去了,他的心仍然无法接受红梅已经死去的事实。不过,为了实现改变中国的远大理想,他可以把个人的痛苦与仇恨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然而,傻狍子渐渐发现,朋友们似乎已经放弃了那些忧国忧民的大道理,开始更多地关心个人的发展前程。他们经常谈论出国留学,谈论下海经商。后来,他们终于各奔前程了——有两位决定南下深圳去闯世界,还有两位则决心到大洋彼岸去镀金或淘金。一位朋友在临行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珍惜生活吧,既然上天还让你活着,那就一定有他的安排。

与朋友分手之后,傻狍子失去了工作,很快就发现了“经济基础”的重要性。他不能回农场,不能住在家中,甚至在哈尔滨也不安全,因为他听说公安局的人曾经到他家和货运站打探他的行踪。于是,他只身来到北京,找到妹妹肖雪。一来托付照顾父亲之事,二来向妹妹寻求经济援助。离开北京之后,他就开始了四海为家的流浪生活。换句话说,他成了“盲流儿”。

盲流儿的日子可不好过。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在流浪生活中,他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白天,他到处寻找能糊口的事情做,扛大个儿,拉帮套,卸煤车,只要不是去偷去抢就成。晚上,他就随便找个睡觉的地方,候车室、麦秆垛、牲口棚,只要能栖身就成。有时,他也想回家去找妹妹,但他是个倔强的汉子,他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就绝不回头!

有一次,他在海伦县城得了感冒,发烧,不能出去干活,只好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躺了一天。第二天他的烧退了一些,但他实在太饿了,就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站前饭馆。然而,他囊空如洗,哪有钱买饭啊!他站在墙边,看着桌子上一位顾客吃剩的饭菜,真想端过来。

幸福这两个字对不同的人来说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对有些人来说,每日山珍海味都不算幸福。但是对有些人来说,每天吃上一顿饱饭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此时此刻,傻狍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那半碗剩饭扒进自己的嘴里。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对幸福的渴望竟然如此简单!

经过反复的心理斗争,傻狍子终于不顾一切地端起那剩饭,急匆匆地扒进嘴里。他不敢抬头,他知道周围的人都在向他投来鄙夷的目光。他仿佛听到有人在骂他“臭要饭的”、“懒蛋”!

他低着头逃出饭馆,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拼命地抽打着自己的嘴巴!然而,他是个不要脸的人吗?不,是生活一点一点地撕去了他的面皮!他要活下去,就要吃饭!

他坐上火车,离开了那个让他终生感到耻辱的海伦县城。但是他没钱买车票,结果在嫩江火车站被“收容”了。给火车站卸了半个月的煤车,虽然不给工钱,但是管饭。

在收容站里,他结识了一个河北青年。这人名叫“小六子”。虽然极爱吹牛,但是很有些热心肠。他说他是河北景县人。傻狍子说他的老家也是河北景县。于是,两人便认了老乡。分手时,小六子说他要到大兴安岭去找朋友,并让傻狍子在混不下去的时候到大兴安岭去找他。

傻狍子在齐齐哈尔混了半年多,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1986年夏天,傻狍子来到大兴安岭。几经周折,他终于找到了在林场当临时工的小六子。

一见面,小六子从上到下把傻狍子打量了一番,说:“瞧你混得这惨劲儿!没找着个事由?你瞧兄弟我,混了个临时工,每月开六七十块!来,先冒冒烟儿,‘大生产’的,不是一般丸子吧!”

傻狍子接过香烟,点着之后,闷闷地抽着。他觉得这烟草的味道格外香美。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走,兄弟请你下馆子。对了,你叫包啥来着?”

“包庆福!”这是傻狍子当上“盲流儿”之后给自己起的名字。

二人来到街上一家小饭馆,小六子要了溜地仙、摊黄菜、猪肉粉条、熬酸菜,二斤大饼,外加两大碗散装白酒。酒菜上来之后,小六子说:“庆福,造!我跟你说,别愁眉苦脸。人生在世,活一天乐一天!我还跟你说,有钱就造喽!咱在外边闯,就得有副好身子骨。就算明天嘎巴一下子死了,咱还落一副好下水呢!来,造!”

傻狍子喝了一大口酒,说:“兄弟,你回头也帮我找个事儿干,行不?”

“这你放心。兄弟不是吹,在这大兴安岭,咱是人熟路子野!就像你这身板儿,我管保给你找份儿好差事,让你挣大钱!”

几天之后,傻狍子就到林场干上了临时工……

推荐热门小说血之罪,本站提供血之罪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血之罪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5章 姗姗来迟的情书 下一章:第27章 压抑变态的性爱
热门: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低智商犯罪 史上第一密探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铁血侦探 羔羊们的平安夜 卖马的女人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小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