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羊贵妃说的“羊尾”是什么意思,柳椒也不太理解。

柳椒迷惑不解地回到了狼山雪殿。雪殿之内,雪狼王侧卧而眠。看着犹如一尊玉雕。

柳椒坐在塌边,静静托腮看着雪狼王。

半晌,雪狼王睁开眼睛,笑着问道:“怎么了?”

柳椒嘟囔半天,说:“我也不知道!”

雪狼王见柳椒仿佛心有所虑,便抱起柳椒到榻上,说道:“你最近总是有心事似的。”

柳椒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呢,没想到自己被雪狼王看透了。柳椒只得叹了口气,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王的慧眼!”

“也算是瞒过了。”雪狼王淡淡说,“我倒想在还没猜到你在烦什么呢。”雪狼王想了想,又问:“是和冷角有关的吗?我看你天天往他那儿跑。”

“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柳椒摇头。

雪狼王更疑惑了:“那我可更想不到了。”

柳椒看着雪狼王露出伤脑筋的样子,也算是稀奇:“大王,你也有烦恼的样子啊?”

雪狼王笑了,说:“当然。任谁都是会有烦恼的。”

柳椒却又说:“那也是,我也有烦恼……”

雪狼王便柔然问道:“你的烦恼是什么?和本王说说,看本王能不能为你解决。”

柳椒便有些高兴:“大王一定能够为我解决的。”

雪狼王道:“如此便好。”说完,雪狼王又做出个“洗耳恭听”的模样来。

柳椒干咳两声,便说:“我想过了,我还是想要大王来临幸我。”

雪狼王险些呛住了:“咳咳!你说什么?”

柳椒以为雪狼王没听清楚,气成丹田,朗声说道:“我要大王临幸我!”

这声音大得,大黄鸭、阿叶、蓝猫和红狐狸在外面都听见了。四个侍从面面相觑,都有些惊讶。但还是红狐狸最为处变不惊,淡淡说:“自摸十三幺。”

“你是不是出老千啊!”大黄鸭生气,“嘎嘎嘎嘎!”

于是,四人又开始重新洗牌。

卧室之内,雪狼王却对柳椒说:“我不是天天临幸你了么?”

柳椒摇头,说:“你那是糊弄我吧?你要是临幸我,为什么我用‘秘香’涂抹脖子,没有牙齿印子?”

雪狼王想到这话是冷角告诉柳椒的,便说道:“这也是冷角多嘴。”

柳椒道:“冷角说的,总不能错吧!”

雪狼王便道:“他还说了什么混帐话?”

柳椒想了想,说:“也没说什么了,就让我看了一下他的尾巴。”

“……”雪狼王倒吸一口凉气。

本王盖世英名……

柳椒却在雪狼王怀里拱了拱,道:“我不懂啊,为什么大王不咬我的脖子呢?”柳椒想了半天,又说:“总不能是不喜欢我吧?”

雪狼王道:“当然不能。”

柳椒又说:“那又是为什么?”

雪狼王忽翻身将柳椒压住,柳椒一时动弹不得,却见向来文质彬彬的雪狼王微启那张淡色薄唇,露出森白的尖牙,与平日谦和文雅模样大相径庭,神色气度中流露出摄人之威。柳椒生物本能地大吃一惊,猛地一蹦,弹出三米远,咬着尾巴在角落发抖。

雪狼王便敛起兽牙,又慵懒躺下,再无那吓人的气势,只说:“你看你吓得这样,如何使得?别说是脖子,就是咬个脚,都怕你不答应。”

柳椒在角落玩着自己的尾巴,想了半天,闷闷不乐。

这狼宫里闷闷不乐的,也不止柳椒一人。还有那求爱不得的白泠泠。白泠泠入不得霓裳宫,便是寤寐思服,生生不能平息。

这天夜里,白泠泠竟决计放弃尊严,化成狼形,一咬牙,从霓裳宫的狗洞钻了进去。

白泠泠进了霓裳宫,却见四下无人,只循着气息去找羊贵妃,在月色之下小跑步到了霓裳宫的后院。这花前月下的,冷角化出了羊的原形,正在低头吃草,抬头看见一只眼睛发光的狼,吓得“咩”的一声夺路狂奔。

白泠泠也撒开四蹄追上去了。

要是山里还好说,若论在这么狭窄的平地,羊是肯定跑不过狼的。于是,可怜的羊贵妃很快就被白泠泠逼到了墙角,瑟瑟发抖。

“你……你要干嘛……”冷角说,“你信不信……信不信我……我用角顶你……顶你个肺?”

“完全可以的。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白泠泠深情地说,“只要你喜欢,尽情地顶我个肺吧!”

冷角听到了白泠泠的话,总算从惊悸之中平伏过来,只说:“白子大人?”

“是我。”白泠泠说,“你不认得我?”

——狼不都长一样,怎么可能认得嘛!

冷角干咳两声,总觉得白泠泠的情绪不太稳定,便讨好说:“啊,看您这毛色,如此光滑美丽,果然就是白子大人没错呢。”

白泠泠便说:“我知道我这样进来是于理不合,也与礼不合。但我屡次求见,都被拒绝,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想出这么一个下下之策。还请你谅解。”

冷角完全不想谅解,但基于现状是他作为一只离狼只有五公分距离的羊,自然非常好说话,只点头说道:“我完全明白的。很明白的。请您先回去吧。我下次一定会见你的。”

“真的吗?”白泠泠感到惊喜。

“当然。之前不见,主要是因为太忙了。”冷角说道,“只是,你这样半夜闯入,实在是太失策了。如果被人撞见的话,我这样的后妃自然会被诟病,恐怕白子大人也会遭人非议。”

“说得不错。”白泠泠道歉,“是我太唐突了。我马上就走……”

“哦,你们在通 奸!”有人站在不远处,指着他们大声说,“我要报告大王!”

白泠泠闻言大惊,扭头一看,却见白青肆站在不远处的小桥上,一脸得意之色。

冷角忙说:“咩啊?咩啊?没有啊,你别乱说!”

原来,白青肆也住在冷角宫里。他是大半夜的睡不着,听到了有响动,便跑出来看。不想,竟让他看到了一只狼在壁咚一只羊,又不吃,在那儿唧唧歪歪的,必然是非奸即盗嘛。

冷角只苍白地辩解道:“真没有!”

白青肆却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在胸前一扣,发出一道妖气,冷角和白泠泠顿时化出了人形来了。

这二人都被白青肆的神圣妖力催了人形,便自然是身上不着寸缕的,光脱脱的露出了身子,站在了花园里。

冷角和白泠泠都没反应过来,白青肆就大声叫唤:“天啊!有人在户外通 奸啊!大家快来看啊!”

这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你要说有人见义勇为,可能都没有人要大半夜的跑出来看,你说有人户外通 奸,那可不一样了。霓裳宫的侍婢们都急匆匆地跑了出来:“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事发突然,白泠泠和冷角想找遮蔽都来不及了,羞得躲进草丛里不敢出来。

冷角也顾不得体面了,怒瞪白泠泠,说道:“不就说了,你不要大半夜来找我吗!你看现在怎么办?”

白泠泠见状,只说:“你快!你快顶我个肺!”

冷角看着白泠泠的眼睛,忽然明白过来,抬起羊角就实行顶他个肺。这羊虽然是草食动物,但羊角顶人也不是玩儿的,一下顶了过去,白泠泠毫无防御的,便被顶飞出去,撞在墙上。

冷角的侍女认得了冷角,大惊失色,忙拿着衣服上去给冷角披上。冷角这才从草丛里嘤嘤嘤地出来。侍女只说:“到底怎么了?”

冷角指着白泠泠,疾言厉色说:“这个登徒浪子半夜闯入,冒犯本宫。”

白青肆却说:“我明明看到你俩是通!奸!我亲眼看到的!”

白泠泠捂着被顶伤了的胸口,只说:“不!我是色狼!我是色狼!快逮捕我!”

白青肆却唯恐天下不乱,只叫嚷:“还有没有王法啦?明明就是通`奸!这必定要报告大王的!”

冷角一听到要报告大王就害怕。冷角只想着,白青肆不过是一个小小贵人,自己还治不了吗?

于是,冷角拿出跋扈贵妃的模样,上前就用羊蹄子抽白青肆的脸。

白青肆猛被打脸,立即抱住肚子:“啊,我的肚子好痛!”

冷角说:“你装也不会装吗?我打你的脸,你肚子痛什么?”

白青肆得意地说:“我怀上狼种了。你个妖妃,要大祸临头了!”

冷角倒退两步,大惊失色:“咩???!!你才进宫几天就怀狼种了?打针都没那么快吧!”

宫女们窃窃私语,后宫论坛更是炸开了锅。

羊贵妃深夜密会白子大人,双双在果体的状态被抓包。与此同时,刚入宫几天的狼贵人就身怀六甲了。

结论就是,狼宫绿化做得好。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幽巷谋杀案 化装舞会 最强弃少叶默 法国粉末之谜 三叉戟 唇齿之戏 求魔苏铭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地狱之缘 刀锋上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