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雪狼王见了白青肆不敢相认,还有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气质太不同了。

从前的白青肆多么的恣意放肆,嬉笑怒骂,自尊心极强,谁敢说他一句不是,他立即铡刀伺候。现在,白青肆看着雪狼王,头也不抬的,直接就跪下拜他,低眉顺目,确实像久居深宫的,而不像以前那个胡作非为的王。

红狐狸也不太敢认他,但雪狼王既然叮嘱了,要红狐狸看顾白青肆。红狐狸也只得去了。

红狐狸入了偏殿,便见白青肆对着蜡烛滴泪。

红狐狸忙说:“怎么了?”

白青肆只说:“没什么,我这是被**多了的PTSD,见到蜡烛就想哭。”

红狐狸忙让人把香薰蜡烛撤下去,换上了无火香薰。谁知道,白青肆看着无火香薰也流泪。红狐狸问:“是味道不对吗?”

白青肆摇头,说:“没什么,我这是被**多了的PTSD,看到棍状物就想哭。”

“……”红狐狸暗叹:天子真是人中之龙!

红狐狸便说:“那我们不熏香了,可好?”

白青肆便说:“劳烦红君了。”

红狐狸让人撤走了熏香。白青肆又扶腮说道:“大王是不是已经认得我了?”

红狐狸猛地瞪眼:“贵人……”

白青肆说:“这儿只有你我了。我看大王让你来,也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红狐狸不知该说什么。

白青肆却握着红狐狸的手,说:“你都不知道我多可怜……刚进去的时候,我天天想着逃跑……谁知道,我一身的X环、X钉、X塞的,一过安检机,那都是哒哒哒的响啊!”说着,白青肆哭道:“我命好苦啊!”

红狐狸安抚白青肆一阵,又说:“贵人是雄性,怎么怀上的?”

“这是龙种!”白青肆流泪说,“龙生九子,和谁都没生殖隔离。杀千刀的……”

红狐狸可不想参与辱骂天子的话题,立即说:“贵人舟车劳顿,我伺候您沐浴更衣,早些安歇吧。”

说着,红狐狸便伺候白青肆更衣,一脱衣服,就发现许多不同了。红狐狸脸上不显现,但心里是有点儿吃惊的。毕竟,他伺候白青肆多年,知道白青肆全身长啥样。起码,白青肆的某个位置以前是有毛的,现在没有了。

白青肆被关在天宫,多年没有一个说话人,如今好不容易遇着故人,便吐苦水说:“这是激光去毛!你敢相信吗!”

“激光!”红狐狸这久经风浪的都大吃一惊。

“他说激光的是永久的,比较省事儿。但是你想想啊……激光激那个地方!!!”白青肆血泪控诉,“还说我是神圣雪狼,受伤也会好的——但也确实如此,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受了多少伤……”

红狐狸心想:我又不想知道!你别告诉我啊!我完全不想知道这些细节!

白青肆洗完澡,也累了,便躺下来,却说:“我现在无论多累都睡不着,一定要吃安眠药才行。”

红狐狸说:“贵人身怀六甲,不适合吃这些药吧!”

“这是龙与雪狼之子,不会抵不住的。”说着,白青肆径自服药,又想:就算胎儿真有什么问题,也是天子作孽太多,所以生个儿子没屁//眼!

红狐狸哄着白青肆睡下了,便回去正殿回禀雪狼王,又转述了白青肆的话,说白青肆对天子颇多微词。雪狼王听得很平静,只说:“我知道了,你继续回去看着,别让他出什么事儿。”

“是的,大王。”红狐狸便立即回了偏殿。

柳椒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的,只对雪狼王说:“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

“天子的性格本来就很古怪。”雪狼王沉吟半晌,“但白青肆这人倒也不是清纯无害的。也算是两个祸害凑一处去了。”

柳椒好奇地说:“您怎么这么说天子?不是说您和天子是朋友吗?”

“谁说的?”雪狼王惊讶,“我可不敢当,充其量就是老同学——只能说,在所有人之中,我算是比较知道怎么能不得罪他的那一个。”

柳椒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问:“这就是所谓的‘伴君如伴虎’了?”

“没错。”雪狼王点头道,“大概是这样。”

柳椒挨着雪狼王的手臂,却说:“可我现在就伴君啊,怎么都没觉得如伴虎呢?”

雪狼王便笑了,道:“因为我不是你的君。”

柳椒半知半解,只说:“哦,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了?”雪狼王笑问,“你说你知道了什么?这是为什么?”

柳椒其实也不太懂,便道:“横竖就是你喜欢我吧!是不是这样的意思?”说着,柳椒又爽朗地笑了起来。

闻言,雪狼王解颐一笑,露出少有的灿烂笑容,抱着柳椒道:“不错,就是这样的意思。”

柳椒伸出尾巴来,卷着雪狼王的腰,双臂环住他:“我也喜欢你。”

雪狼王颇受触动,搂着柳椒的肩膀,半晌叹说:“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么?”

柳椒怔怔看着雪狼王:“我当然知道。我又不傻。”

雪狼王一笑,说:“你不是二傻子?”

“好像也是……”柳椒愣了愣,却说道,“就是二傻子也是知道什么是‘喜欢’的。”

雪狼王却道:“可你不也喜欢冷角?你也喜欢鸡爪子。我看上回你还说,你最爱的就是泡椒鸡爪,要是没有泡椒鸡爪,这辈子就活不下去了。”

柳椒不满地说:“难道大王是在吃泡椒鸡爪的醋吗?”

雪狼王竟也无言以对,听刚刚那句,确实有几分像是吃泡椒凤爪的醋。

在一旁伺候的蓝猫都忍不住问:“对了,如果泡椒凤爪和大王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雪狼王想阻止:“不要问了……”

柳椒却道:“大王会游泳啊。”

蓝猫伤心地说:“那就是救泡椒凤爪了?”

“可是……”柳椒有些委屈,“大王会游泳的。但是,凤爪掉水里就不辣了……”

蓝猫看着高冷而寂寞的雪狼王,心生恻隐:原来,即使是高贵的王,爱上一只猫的时候也是那么卑微的。

养猫,属于自虐行为。

所以,据说,S倾向的人会养狗。

所以,天子养雪狼。

逻辑完美。

翌日,白泠泠便来打听这个新来的“狼贵人”的事情。雪狼王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便跟白泠泠说了实情。白泠泠闻言大为讶异:“天子越来越疯了。”

雪狼王便道:“龙性本淫,很难克服的。”

白泠泠半晌一叹:“就像狼天生专情,很难克服。”

“不对啊。”柳椒插话道,“如果狼天性专情,怎么白青肆那么花心?我听说他也是狼啊,但是风流成性,今天爱这个,明天爱那个的。喜欢的时候像对待珍宝一样,不喜欢了就当扔垃圾。非常绝情。我看他就没有专情之相。”

“偶尔有几只突变的,很正常。”白泠泠说。

雪狼王又说:“也可能他还没有遇到自己生命里的那一个吧。所谓的见一个爱一个,大多不是真爱。”

柳椒便点头,却与白泠泠说:“那你也是不专情的那种吗?”

“何出此言?”白泠泠反问。

“那你既然专情,为什么又喜欢布偶精又喜欢冷角?”柳椒也反问他。

“这话从何而来?”白泠泠大惊失色,“谁与你说的?”

柳椒指着雪狼王:“小白字说的。”

白泠泠气得要掀桌:“你胡言乱语!”

雪狼王干咳两声,说:“我是说了类似的话,只是……小椒的理解也出了偏差。”

柳椒却道:“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白泠泠断然否认,半晌,却又盯着柳椒,说,“你该不会跟冷角这么说了吧?”

柳椒说:“嗯……我好像跟他说了,你喜欢布偶精,还是他的头号粉丝。”

白泠泠当年为了假装喜欢布偶精,还开了个粉丝号,天天吹捧布偶精。白泠泠现在却后悔无比,立即在粉丝号上发:“布偶精猫设崩塌,我已脱粉”。

说着,白泠泠又转发了“布偶精其实是染色狮子猫”的公众号文章。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叫做“关你咩事”的号嘲讽:“最看不起你这种脱粉回踩的渣渣。”

白泠泠点进去一看,这个“关你咩事”是个刚开的小号,转发了一堆布偶精的黑料。

“你不也是黑粉?”

“关你咩事。”

“……”

白泠泠也想不通,但索性就不想了,又让人去送礼到霓裳宫,巴望羊贵妃能多看自己一眼。结果,礼物又被退回来了。大概是白泠泠对羊贵妃越来越殷勤,宫里都开始传绯闻了,甚至论坛还有侍婢开帖八一八了。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热门: 黑色飞机的坠落 完美无瑕 ABO虚假婚姻关系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斜屋犯罪 面具馆 残疾人宣言 H庄园的午餐 [综英美]蝙蝠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