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柳椒看了一下这段聊天记录,头脑一片混沌的,好像还是没理解。

白泠泠倒是理解过来了,只说:“这才是真的‘祸水’。”

“但也不是本王的‘祸水’。”雪狼王说道,“等他生育完毕,就会送回天宫,与我们都没有关系。”

白泠泠却说:“但这和特赦后宫又有什么关系?”

雪狼王回答:“这雪狼贵族是要回天宫的,想必会把在北国后宫的见闻带回去。我想,还是给他看到一个比较‘正常’的后宫比较有利。”

“好啊,所以你就把冷角放在这儿,当你的‘正常后宫’演员?”

雪狼王只道:“冷角在这儿继续当贵妃,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再说了,雪狼贵人是不会稀罕我的宠爱的,回头他还要回天宫,自然不会与冷角为敌。权当宫里多了个客人罢了。”

白泠泠想了想,觉得也是,想到这天降的“祸水”,便埋怨道:“这天子也忒荒唐了!可把我们北国王宫当孕产月子中心了?”

雪狼王道:“不要妄议天子。”

听着二人一言一语的,又再了几遍聊天记录,柳椒总算明白过来了,惊讶万分地说:“所以,天子要送个已经怀孕了的狼过来啊?那孩子是谁的?”

这事情相当要紧,首先,北国王宫必须欢欢喜喜地迎接天子的“赏赐”。按道理,天子御赐雪狼进宫,那按规格是当王后都不为过。可是呢,天子下旨,特别说明了“赐雪狼贵人”,故而,雪狼王便把这个新人封了“贵人”即可。

因为是贵人,而不是王后,就不用八抬大轿的从大门浩浩荡荡进来,办那么多仪式了。就是一台私人飞机把贵人送到了狼山停机坪,轿车拉进了狼山雪殿的侧殿。

柳椒作为雪豹侍卫长,与内侍官长官红狐狸一同到了停机坪迎接贵人。

柳椒看着那飞机门打开,走出来了一个光彩照人的美男子,缓缓走下,舒而脱脱,风度华贵不凡,确实很有贵族的派头。

柳椒便躬身说:“雪豹侍卫长见过狼贵人。”

狼贵人看了柳椒一眼:“你就是从前的椒美人吗?”

柳椒愣了愣:“狼贵人还知道这个?”

狼贵人说:“走吧,送我进宫。”

柳椒把狼贵人送进了轿车,又和红狐狸一起坐在轿车内,与狼贵人四目相对。狼贵人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按规矩,是要去狼山雪殿的偏殿。”柳椒答。

“那儿啊……”狼贵人语气里似有些怀缅,“狼山雪殿……”

柳椒说:“就是那儿。”

狼贵人挑起眉毛,问道:“你亲自把我送去给大王侍寝,心里不酸吗?”

柳椒想起了嘤嘤嘤哭了半夜的狐妖绥绥,只说:“给大王侍寝可不是轻巧活儿。您自己多加油。”

狼贵人闻言一惊:“真的假的?”

“这可不是假话。”红狐狸回答,“连狐妖都侍寝侍到哭着求饶呢。”

狼贵人惊愕无比:“就是以狐媚著称的狐妖一族?”

“可不是么!要不是如此,也不会开启组团侍寝项目,若非如此,那个狐妖也不必被罚去边境服役了。不过,也是大王开恩,已经宽恕他了。”红狐狸说得无比诚恳。

狼贵人深吸一口气:“牛逼!”

柳椒把狼贵人送到了狼山雪殿的偏殿里。狼贵人举目四望,只说:“这儿可真是……”却又闭口不言了。

红狐狸先退下去了。

狼贵人便在床上坐下,柳椒在旁边站着。

狼贵人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柳椒说:“无论大王翻了谁的牌子,我都会在的。”

主要还是柳椒翻的牌子。

柳椒想找谁玩儿,就翻谁的牌子。

狼贵人深吸一口气:“牛逼!”

也不知该说雪狼王牛逼,还是柳椒牛逼。

过了一会儿,柳椒又问:“我能坐下来吗?”

“坐吧。”狼贵人说。

柳椒便像流体一样瘫了下来,尾巴摆摆。

狼贵人看着柳椒这样不成体统,便说:“你是这样坐的?”

“我是猫啊。”柳椒答。

狼贵人无言以对:果然犬科和猫科没有共同语言。

过了好一阵子,才听见红狐狸宣布:“大王驾到!”

狼贵人慢悠悠地站起来,准备恭迎大王,瞥了一眼柳椒,发现柳椒还是流体状态,心想:真是恃宠生娇!看来白皛皛真的很宠他!

雪狼王阔步走进了室内。狼贵人见之下拜:“参见大王。”

雪狼王看他一眼,说:“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支的神圣雪狼?”

狼贵人道:“我叫雪里笋儿,是永河支的,因百年前的雪河之战丧乱,辗转流落天都。如今再次回到北国境内,不胜欢欣。”

雪狼王道:“行,那你也累了,先歇下吧。本王还有国事要处理。”

说完,雪狼王便对柳椒说:“小椒,你也跟我来,别打扰贵人休息。”

“是的,大王。”柳椒这才从流体变回固体,站立起来跟雪狼王走了。

雪狼王抱着柳椒回正殿,卿卿我我的。新来的贵人却独守空闺。也很符合雪狼王独宠雪豹的作风了。因此,后宫里谁都没有感到意外。

柳椒枕在雪狼王的臂上,忽然说:“那个狼贵人啊……”

“怎么了?”雪狼王问。

柳椒缓缓说道:“那个狼贵人刚在车上问我,说我会不会酸?”

雪狼王不解:“什么酸?”

“就是——宫里来了个新的贵人,还要我送他去偏殿侍寝,问我会不会酸。”柳椒缓缓解释说,“这问得很奇怪。”

“确实很奇怪。”雪狼王笑着摸摸柳椒的脸,“小椒是甜的,怎么会酸?”

柳椒却道:“但从前确实会。”

“哦?”雪狼王仿佛很意外。

柳椒说道:“从前,您让绥绥去了偏殿侍寝,我就觉得不开心。”

雪狼王便说:“那是本王的不是了。”

“不是……角儿说了,不妒忌是后妃之德。我妒忌是我不对。”

雪狼王只说:“你现在已非后妃了。”

“那也是。”柳椒豁然开朗,却又笑道,“可我现在却真的不会不开心。”

“哦?”雪狼王有些惊讶,“不会吗?”

“对啊。”柳椒道,“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大王还是会陪着我的。”语气里都是轻快的乐观情绪。

雪狼王也笑了,揉了揉柳椒的尾巴:“你知道就好。”

柳椒躺在雪狼王怀里,沉沉睡去。

雪狼王却坐起来,缓缓走出了内室,见红狐狸在那儿站着。雪狼王便看着红狐狸,默默半晌,红狐狸也低着头,默默半晌。

过了一阵子,雪狼王才开口:“你是伺候过前狼王白青肆的内侍……”

“嗯……”红狐狸垂头答。

雪狼王又问:“那你看狼贵人长得像不像……”

红狐狸的头垂得更低了:“仆……仆哪敢抬头看贵人呢!”

看红狐狸这反应,白青肆,就是狼贵人,没跑儿了。

红狐狸是伺候过两代雪狼王的老人了,头脑精明。他在停机坪那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所谓的“狼贵人”就是当年的雪狼王白青肆。但红狐狸看起来波澜不惊,脸上一点破绽都没露出。

而白皛皛作为贵族,和白青肆也有过几面之缘,但都是远远看着的,倒不如红狐狸这样的近侍与白青肆熟悉。所以,雪狼王看见白青肆生疑,便找红狐狸求证。红狐狸的回答也很足以说明问题。

雪狼王越发头痛:这“狼贵人”可真是个烫手山芋!

天子可真会给人出难题!

雪狼王又问红狐狸:“宫里跟你一样伺候过白青肆的还有多少人?”

红狐狸回答:“当年白青肆遭到弹劾之后,大部分的内官都被清理了。只有冥后那一片的还剩老人。但现在冥后也被清理了,宫里能认识白青肆的,恐怕只有仆。当然,白子大人应该还是见过白青肆的。此外,应该再无他人。”

雪狼王淡淡点头:“我明白了。”

大概天子也是打了这个主意,北国后宫里没有人认识白青肆——除了红狐狸、雪狼王兄弟,而这三人是都不会乱说话的。

雪狼王只道:“你多跟狼贵人交流交流,让他一个人在宫里,别闷坏了。”

“是的。”红狐狸答。

“注意点儿,别让朝臣看见他。”雪狼王想了想,“尤其是徐御史。”

“是的,大王。”红狐狸也挺担心这个:徐御史那么喜欢叩阁,老往宫里跑,嘴上没把门儿的,而且他又认识白青肆。当年还是他带头弹劾白青肆的。白青肆干啥他都能批判一番,把白青肆气得要杀了他。可惜,御史不可杀。

有一次,徐御史还效仿先贤,要坐在棺材上面上朝劝谏。结果,棺材太大,过不了地铁安检——没错,徐御史虽然很烦人,但为官清廉,穷得每天上朝都是挤地铁的。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伽利略的苦恼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未完成的肖像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排队的人 古董局中局 渔夫直播间 原罪之承诺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