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冷角震惊不已。

冷角当然知道雪狼王没有宠幸过后宫的妃嫔们,但他没想到雪狼王连雪豹侍卫长都没有碰过。

冷角只能“咩”的一声表示自己的心情了。

柳椒又拉着冷角坐下,只说:“很奇怪是吗?”

——当然奇怪!全北国上下都知道柳椒是“雪豹祸水”!谁能想这“祸水”根本就没有浪起来?

冷角始终不太相信,又说:“那你们夜夜相伴,都在干什么?”

“可以干很多事情的。”柳椒回答得老老实实,“比如今晚,本来是打算一起斗地主的。”

“……?”冷角的脸上写满了“咩”字。

柳椒定定地看着冷角。

冷角却说:“不可能一整晚都斗地主吧?到深夜的时候呢……?”

柳椒答:“睡觉啊。”

“咩?”

“大晚上的不睡觉还能干什么?”柳椒也很好奇为什么冷角这么好奇。

冷角干咳两声,说:“话虽如此。但是吧……”

话说到一半,冷角便不语了。他忽然想到,自己和柳椒虽然是朋友,但他和雪狼王是君臣。他是不能够随便议论雪狼王的私生活,也不能够问太多的,就算柳椒不介意也不行。

冷角只得转了话题:“原来如此啊。说起来,现在也是大晚上的,我也应该回去睡觉了。”

柳椒便说:“好,那先手机打轿吧。在屋里等着,等轿子到了再出去。”

冷角说道:“没事,我现在是贵妃。手机派单优先。”

于是,羊贵妃便享受手机派单优先权限,很快就有轿子来接他了。

被弹了脑门的白绢也回宫了。

这偏殿里只剩下柳椒,柳椒便径自去了狼宫正殿,见雪狼王正在刷任务。雪狼王抬头看到柳椒来了,便说:“打完牌了?”

“嗯。”柳椒跑到了雪狼王身边,看着雪狼王手上拿着文件,书面上写着三个大字“特赦令”,“这是什么意思?”

雪狼王说道:“我打算找个理由,特赦后宫。让宫中无宠的妃子们可以提早出宫,也不耽误他们的青春。”

柳椒忽然想起冷角今天给自己用的“秘香”。

“所以是没有被大王咬过的妃子都会走吗?”柳椒问道。

雪狼王听到柳椒说这句话,很是惊讶:“你还知道这个?”

“冷角说的。”柳椒答道。

“嗯,是的。”雪狼王道,“你可以这么说,但也可以说,宫里的所有妃子都会被放出去。”

“那么我呢?”柳椒问。

雪狼王笑着挠了挠柳椒的猫下巴:“妃子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本王的侍卫长。”

“好像也是啊……”柳椒忽然又放心了,看来自己是不会离开狼山雪殿的。于是,他歪倒在雪狼王的膝上,像只小猫似的打着瞌睡。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柳椒是在床上醒来的,身上还盖着薄丝被。

柳椒起床的时候,雪狼王已经去上朝了。

柳椒百无聊赖地走出了卧室,宫人已经送上了饭食了。柳椒便也是心无顾虑地开吃,殊不知朝堂上又开始了新一波针对柳椒的弹劾。

徐御史认为:“柳椒只不过是一个侍卫长,却天天和大王夜同寝,昼同行,实在是有违礼制啊!”

雪狼王微笑不语,心内却想道:本王单单是与柳椒夜同寝、昼同行,便惹得这许多非议。到之后和柳椒生同寝、死同眠,也不知引来怎样的沸反盈天。

雪狼王虽不发话,但李御史倒是立即跳出来反驳徐御史了:“同食共寝一向都没有有违礼制的说法。像三国时期的刘备,就与多少下士食则同席、寝则同榻?唐明皇更与李白御手调羹。如今雪豹侍卫长乃是救驾功臣,大王这么对他,都是礼贤下士的明君表现啊!”

“你……”徐御史气得跳脚。

雪狼王严肃地说:“雪豹侍卫长乃救驾功臣,众卿不得非议。”

殿上便是一片肃然了。

现在冥后已死,朝中更是对雪狼王依顺的多了。认真唱反调的也只有徐御史这些“刚正不阿”的文官。这种文官嘛,向来都是没什么威胁力的。雪狼王听听就罢了,回去还是爱怎么宠柳椒就怎么宠柳椒。

到底,现在冥后党派被铲除了,雪狼王这把王位是坐得很稳了。他这一句话,在北国就是最高的指令。就好比雪狼王昨晚随便说了一句,让文漪今天去白子大人那儿独舞,乐坊那儿就从昨晚到现在都绷紧了,紧张了一整天。

“羊贵妃啊,”文漪非常慌张地问冷角,“您说这到底是让我献舞呢?还是让我献 身啊?”

冷角没什么表情,只道:“那就得看白子大人想要哪一种了。”

文漪想了想,却说:“那如果白子大人想要后一种呢?那我是不是就上天了?”

冷角噎了一下,说:“这……我也说不准。”

很快,乐坊的人把文漪打扮好了,便送到了白泠泠暂住的芭蕉殿。文漪穿着昨晚那套红色舞衣,在花厅翩翩起舞。舞完了一曲,文漪便垂头跪坐在地。

白泠泠看完了,便说:“你的舞艺平平,怎么进的乐坊?”

文漪没想到白泠泠开口就批评自己,赶紧回答:“这……这是因为羊贵妃的垂爱。”

白泠泠道:“他还给你取了名字?”

“是的。”文漪答道,“羊贵妃宅心仁厚,对小人有诸多关照。”

白泠泠想了想,只说:“今天我去看钦天监走了一遭,那边的人说我和属蛇的相冲。怪道我从昨晚饮宴回来就不舒服。这样吧,你现在就办手续出宫。”

文漪大惊失色:“这……这不可能吧!我虽是蛇妖,但我属猪啊!”

白泠泠噎了一下,半晌说:“我刚刚记错了,就是和属猪的相冲。”

就这样,事实上是属鸡的文漪就要办出宫手续去了。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霓裳宫。

彼时,霓裳宫里柳椒正和冷角在喝下午茶。下午茶的内容是香草烤鸡。柳椒吃鸡,冷角吃草,完美的搭配,不浪费一点食物。

听到仆人说文漪要办出宫了,冷角有些惊讶:“是他说话得罪了白子大人不是?”

仆人说:“不知道,只说是属相相冲。”

“嗯,我知道了。”冷角想了想,说,“文漪是贫困县的孩子,来首都打拼也不容易,你们记得安排好他的再就业。”

“是的,贵妃。”仆人领了任务便去办事了。

柳椒却惊讶地说:“属相相冲的话,岂不是所有这个属相的人都要赶出去?”

“当然不是。”冷角说道,“还是看有没有冲撞到了。”

“那要怎么看有没有冲撞到了呢?”柳椒问,“这个标准是什么?”

“标准就是白子大人说了算。”冷角无奈地说道。

柳椒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冷角看着柳椒迷迷糊糊的样子,笑着说:“你是不是也没听懂?”

“我当然听懂了!”柳椒不甘示弱。

冷角便问:“那你说说,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雪狼家的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吗?”柳椒只道,“我当然知道了。像是大王说我是美人就是美人,说我是侍卫就是侍卫,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冷角有些惊讶:“你倒是真的懂了。”

柳椒却有些沮丧:“其实不懂。”

“嗯?”冷角抬眉看着柳椒。

柳椒苦闷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干嘛的。说是妃子,也没有承恩侍寝,说是侍卫,也没有担当守卫。我觉得自己好像那种……你知道吗……就那种……网上经常说的那种很可怜的……”

“哪种?”冷角也没听明白。

柳椒想了半天,说:“同妻。”

“咩?”冷角觉得这个话题的走向逐渐奇怪,忙转了话题,“对了,你说白子大人为什么送我深海鮟鱇鱼啊?”

柳椒便想到昨晚宴会上,白泠泠忽然送了一条鮟鱇鱼给冷角。柳椒便说:“角儿你这么聪明,又博学,难道也不知道吗?”

“我可不敢说。”冷角心想:难道因为鮟鱇鱼是深爱专一、至死不渝的动物吗?

柳椒却道:“你这都不知道吗?鮟鱇鱼好吃呀!”

“咩?”冷角有些讶异,“是这个原因吗?”

“对啊。”柳椒说道,“大王也是这么说的。”

“哦?”

“这样吧,你要是不确定的话,”柳椒说,“我们现在就把鱼烤了吃,不就知道了吗?”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热门: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歌唱的沙 偏爱 凄怆圈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猜猜[娱乐圈]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解罪师:菊祭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