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句话通报:冥后谋逆,行刺雪狼王,被白泠泠斩杀于青雀台阶下。

这就等于说,谋逆是冥后一人所为,和白泠泠没有关系。白泠泠反而成为了护驾有功的一等功臣。

雪狼王自然没追究白泠泠那些仿佛“谋逆”的罪行,甚至还嘉奖了他。与此同时,白泠泠以“帮助平乱”的名义居住在了王宫。

事实上,只不过是雪狼王知道白泠泠不舍得冷角,所以就给他个借口留下。

而冷角目前仍然当着贵妃,打理着六宫事务。

白泠泠认为雪狼王这么做不对:“冷角才被从青雀台里解救出来,身体还不太好,怎么就让他去继续工作了?”

雪狼王答:“他是本王的贵妃。理当如此。”

话是不假,但白泠泠听了却生气。

柳椒进殿的时候,就看到俩头大雪狼在打架。

忘了说,柳椒现在仍是侍卫长。

作为侍卫长的柳椒,看见居然有人胆敢撕咬大王,自然“嗷呜”一声挺身而出,扑了过去,扒在白泠泠的背上咬。

白泠泠大尾巴一甩,就把柳椒摔了下去。

这时候,雪狼王倒也不咬白泠泠了,便扑倒了柳椒身底下,给柳椒垫了背。

“你袭击本王便罢了,怎可袭击本王的侍卫?”雪狼王训斥道。

“替大王挨打,本来就是侍卫的工作!”白泠泠也是道理一大条的。

雪狼王想了想,却呼来了红狐狸:“传令下去,告诉羊贵妃,本王今晚要设宴招待白子,让他今天日落之前务必张罗出一台像样的宴会来。”

“你!”白泠泠神色一变。

——你打柳椒,我打冷角!

雪狼王的策略便是如此。

“咩?!”冷角在宫里还算着今天的账目呢,就听见红狐狸来宣布新任务了。

“是的,贵妃。”

冷角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还揪了揪自己羊角旁边的白色绒毛:“确定是今晚?”

“确定的,贵妃。”红狐狸答,“大王吩咐了要是‘像样的’宴会,不是寻常家宴。”

冷角只得点头,说:“好的。本宫明白了。劳烦大人回去禀告大王,我已经会尽善尽美,不辜负大王的期望。”

红狐狸便告退了。

冷角呼出一口怨气:“这贵妃好难当啊……”

没过一会儿,柳椒就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冷角的门外,笑道:“角儿,我们出去玩吧!”

冷角头都大了:“不行,我还得准备今晚的宴会呢。”

柳椒便说:“这个会很难吗?”

“会。”冷角想了想,忽然拉住柳椒小声说,“不如这样吧,你让大王今晚不要开宴会了。”

柳椒闻言只说:“为什么啊?宴会多热闹多好玩啊!”

冷角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是你要宴会啊!”

“?”柳椒忙摇头,“不是啊,我什么都没有要。是大王说要给白子大人开宴会的。”

冷角凝了凝眉:“白子大人吗?”

柳椒拉着椅子在冷角身边坐下,说:“对了,你觉得白子大人人怎么样啊?”

“白子大人人怎么样?”冷角斟酌了一下这个问题,沉吟道,“白子大人不是人啊。”

“哦……”

柳椒见冷角确实忙得焦头烂额,宫里人来人往的,都是来报事情的。柳椒便不打扰了,先走出了冷角所住的霓裳宫。等柳椒一出门,白泠泠便站到他面前,只问道:“冷角怎么说?”

柳椒据实以报:“冷角说你不是人。”

“……”

到了晚间,正要设宴款待白泠泠。

虽然是雪狼王在下午临时交代的任务,但冷角确实也张罗得有模有样,并没有失礼之处。

殿内彩灯辉煌,轻歌曼舞,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雪狼王点头赞许,只说冷角不错。

白泠泠心里却不痛快。

冷角听见雪狼王夸赞自己,连忙站起来行谢礼、敬酒。

白泠泠只也站起来,对冷角敬酒,说:“谢谢贵妃设宴。”说着,白泠泠又道:“这些日子我在宫里,多亏了贵妃的接待。实在无以为报。为了答谢贵妃,打算送您一件小礼物。”

冷角闻言,忙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不敢收白子大人的礼物。”

白泠泠却说:“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您不要担心。”

说着,白泠泠便让人抬上了一个鱼缸,鱼缸里放着一条丑得奇特的大鱼,嘴巴一张,都是尖锐乱牙。

“这鱼儿可真是……”冷角仿佛想说“这鱼儿可真是丑”,但还是定了定神,说,“这鱼儿可真是好别致。”

“这深海鮟鱇鱼,就献给贵妃了。”白泠泠说道。

这丝竹曼舞的,也是个不错的宴会。

为了让宴会看起来比较“像样”,乐坊的歌姬和舞伎都上台献艺了。其中一个貌美的男舞伎颇为抢眼,艳冷红衣,罗袜生微步。

冷角一直盯着那个男舞伎。

其实是,彩排的时候这个舞伎经常在这一节跳错舞步,冷角心里担心焦虑,才在细节处多看了这个男舞伎几眼。

不过,冷角也自持身份,不会盯得很明显,只是不是瞥看罢了。然而,白泠泠却注意到了这一点,便也忍不住仔细打量这个男舞伎,却见这个舞伎妖里妖气的,还穿红衣服化浓妆,根本就不好看嘛!

白泠泠越看越气,越气越看,盯得舞伎背脊上都起俩火洞了。

雪狼王也看出来了,待舞曲停了,便笑道:“这个红衣男舞伎叫什么?”

冷角上前回答:“这是乐坊新来的水蛇精,叫文漪。”

“文什么……?”柳椒一时没听明白。

冷角答道:“文漪,有诗词说‘文漪缘飔起’,也有说‘方舟荡文漪’。说的就是这个‘文漪’,意思是多变的波纹。”

“那么繁复,还不如叫‘多波’干净。”白泠泠批评说。

冷角脸色微变。

文漪却忍不住说:“本来仆叫‘文毅’,‘文漪’是羊贵妃赐的艺名。”

听见是冷角赐名,白泠泠便也噎了一下,说:“那……那确实听着比文毅好。”

雪狼王却道:“什么,我觉得‘多波’比较好啊。小椒,你觉得呢?”

柳椒正在啃着鸡爪子呢,一脸迷糊的:“大王您说好就好。”

雪狼王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看白子对文漪很感兴趣嘛。明天,文漪你就再去一次白泠泠的宫里。单独献舞吧。”

白泠泠闻言,脸色微变,但雪狼王也不等白泠泠拒绝,只说“散了吧”,说完,雪狼王便拉着柳椒回寝殿了。

柳椒身为侍卫长,与雪狼王同出同进的,也无人有异议。柳椒回了寝殿,便在床边躺着,看见雪狼王打开了后宫系统。

柳椒便探头问:“原来翻牌子是用电脑翻的呀?”

“是的。”雪狼王道,“不然你以为?”

“我以为是真的有个牌子。”柳椒答,“写着所有妃嫔的名字的。”

雪狼王却道:“以前是的,但现在讲环保,电子化办公。”

“哦。”柳椒探头看着平板电脑,说,“那我们今晚叫冷角来好不好?”

“?!”雪狼王是真的有点吃惊,“你的意思是……”

柳椒答:“我想斗地主。”

雪狼王无奈,说:“再叫一个来吧,我还要刷勤政任务。”说着,雪狼王又随手点了一个白绢。

白绢和冷角来到了狼山雪殿的偏殿,便和柳椒一起打牌。白绢输了好几回,便指责冷角和柳椒出老千。冷角说:“本宫是贵妃,你敢说我出千?”

白绢气愤不已:“我当然敢!”

冷角便道:“来人!把白绢拖出去弹脑门!”

白绢大喊着“冤枉”就被拖了下去了。

柳椒惊讶地说:“你这么凶的吗?”

“做贵妃平时累死累活那么辛苦,有机会当然要威风一把。”冷角回答。

说着,冷角托着腮,玩着手里的牌,又说:“你今晚不侍寝吗?”

柳椒说:“大王要刷勤政任务呢。”

“是吗?”冷角想了想,却说,“你让我看看你的脖子。”

柳椒便探了头给冷角看脖子,冷角从口袋里取了一点气味诡异的香露,揉搓在掌心,轻轻摩挲到柳椒的后颈上。

柳椒只觉后颈暖洋洋的,便说:“这是什么呀?”

“这也是我掌管六宫之后才得到的‘秘香’。”冷角一边摩挲着柳椒的后颈,一边说,“说是狼大王宠幸了谁,都会在他后颈咬一个印子。印子过一晚就会消失,要用这种秘香摩擦才能显现。”

“这么神奇吗?”柳椒很惊讶。

冷角却说:“不然怎么会说进宫满一年没被宠幸的可以离宫呢?若没有一个客观的检验标准,这办法行不通呀。”

说着,冷角觉得自己把柳椒的后颈都搓红了,还是没看到那个传说中的牙印,便说:“怎么?还没看得到呢?”

柳椒却说:“当然没啦,我还是处男呢。”

“咩?!”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镇魂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夜行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第十年的情人节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蒸发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恶梦的设计者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