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到柳椒居然拿去了独门蝎子毒的解药,冥后大惊:“你……”

冥后还没来得及说完想说的话,背部便已飞溅出血花。

柳椒目瞪口呆,看着白泠泠从背后袭击了冥后。

冥后匍伏扑地,口吐鲜血。

白泠泠看着柳椒,说:“走吧。”

“走?”柳椒茫然说,“去哪儿?”

白泠泠答:“去救冷角。”

柳椒懵了:“可是……可是不是有大王去了吗?”

白泠泠却说:“但解药不是在你这儿吗?”

柳椒顿了顿,说:“对哦。”

白泠泠没有耐性和柳椒解释说明,一手拎起柳椒的脖子,就往外跑。

柳椒的后颈被制住,呀呀大叫,又说:“你别揪我后脖子啊!我自己能走!”

白泠泠便把柳椒扛到了肩上,奔到了青雀台神堂。

一到了神堂,白泠泠便将柳椒放下。神堂里灯光幽暗,点着矮矮的红色蜡烛,空气中弥漫着焚香的气味。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被制服的守卫,显得氛围更加诡异。

白泠泠往里头趋步走去,掀起了内堂的帘帐,只见一只白色的羊在地上抽搐,四蹄发颤,似在弥留之际。雪狼王站立在羊的旁边,神色平静。

白泠泠却大骇,拉着柳椒说:“快救他!”

雪狼王却抬起腿来,一脚往羊脑踢去,羊便瞬间昏厥了。

白泠泠怒不可遏:“白皛皛!”说着,白泠泠正要攻击白皛皛,却见冷角从偏门走了进来。

“呃?”白泠泠一时愣住了。

柳椒看着地上的羊,说:“这是啥呀?”

冷角答道:“这不是太后养的羊吗?”

“太后为什么要养羊?”

“白子大人喜欢吃烤全羊嘛。”冷角答。

白泠泠凝视着冷角却不说话,只是立在那儿,似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

柳椒却走了过去,拉着冷角说:“角儿,你没事了?冥后说你中了毒,我可担心了!”

冷角答道:“我无事。是大王来解救了我。只是不知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白泠泠缓缓移步到了冷角身边,颤了颤嘴唇,说:“你……你认得我吗?”

冷角抬眼看着白泠泠,说:“您是白子大人,我当然认得。”

雪狼王背着手,瞥了白泠泠一眼,说:“冥后呢?”

“嗯,还在青雀台正殿。”白泠泠答。

“我去看看,可不能叫他给跑了。”雪狼王道。

说着,雪狼王又嘱咐道:“小椒,你就和冷角留在这儿。我和白泠泠去看看太后。”

柳椒点头答应。

说完,雪狼王便和白泠泠离开了神堂,缓缓踱步往青雀台正殿去。白泠泠瞥雪狼王一眼:“你倒是不急。这样慢悠悠地走。”

“他也跑不了。”雪狼王气定神闲。

二人款步回到了正殿,却见冥后身上淌血,歪在青雀台的长阶之下,白发如雪,血流如注。

“你下手倒是很狠。”雪狼王评价道。

白泠泠道:“狼的天性使然。”

“那么,一往情深也是狼的天性吗?”雪狼王忽问道。

白泠泠倒不说话,看向了冥后。

冥后含恨看着白泠泠:“你……你一早知道了?”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白泠泠道。

雪狼王背着手,站在阶下,看着冥后:“来杀我的大蛇,是不是你派的?”

冥后冷笑道:“你可有证据?现在是铁证如山,刺杀大王的蛇妖是孔雀君派的。而孔雀君则是白泠泠的谋反同党。你要杀我,可以,但也不能饶了白泠泠。”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派大蛇来杀我?大蛇的蛇毒伤害不了我。”雪狼王沉吟道,“只要对我稍微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开始,我既不怀疑白泠泠,也不怀疑你。”

冥后道:“可能孔雀君不知道呢?”

“如果孔雀君和白泠泠是同党,又怎么会不在谋划刺杀之前商量好?要是商量好了,白泠泠怎么会同意用一个不可能成功的方案来刺杀我?”雪狼王反问,“所以,我觉得很蹊跷。”

冥后缓缓勾起嘴角:“那哀家猜测,你现在已经想明白了?”

“已经想明白了。虽然大蛇妖在天帝庙行刺看起来是精心策划的,但谋划者从没有考虑过要真正杀死我。”雪狼王答道,“这就是原因。他们要用一个看起来很费劲儿但却不可能成功的刺杀方案来引起我的怀疑。”

“怀疑什么?”

“怀疑‘我好毒’,进而查到孔雀君,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了孔雀君和白泠泠是知交好友,过从甚密。”雪狼王回答,“这就是你的目的吧?让我怀疑白泠泠的叛党。”

冥后笑了:“真是好笑。白泠泠是真的要谋反。既然柳椒能从谋反套装的快递盒里跳出来,这不是证明了你们已经掌握了白泠泠谋朝篡位的证据了吗?”

“真的吗?”雪狼王问白泠泠,“你真的要谋逆?”

白泠泠淡淡看着雪狼王,不发一言。

雪狼王却道:“白泠泠连自己家那点地儿都懒得管,打游戏都懒得签到,这样的人真的想做大王、天天刷勤政任务?”

冥后只说:“这种事都是论迹不论心的。按行为看,他确实是谋反了。”

雪狼王问白泠泠:“你真的要谋反?还是受到了胁迫?”

白泠泠却道:“谁可以胁迫我呢?”

雪狼王却道:“当初,冥后花了两千万打赏的那个直播网红,就是布偶精吧?”

因为被太后打赏了两千万,布偶精——也就是狮子猫才会从半红不黑小主播一下子蹿红了。“我好毒”公司找到狮子猫,看起来是因为看中了狮子猫的名气,但实际上,是太后和孔雀君授意的。表面上孔雀君是白泠泠的好友,实际上他是太后的奸党。

狮子猫进了公司之后,孔雀君便各种运作,让狮子猫和白泠泠相逢。

至于孔雀君又是如何知道白泠泠喜欢布偶的?

这也得从帮白泠泠寻找布偶精的那个家仆说起。家仆满世界的找人,自然少不了让当地黑帮“我好毒”知道。孔雀君贿赂家仆,让家仆指鹿为马,欺骗白泠泠说狮子猫就是白泠泠要寻找的猫。

白泠泠看起来也非常相信,对狮子猫十分殷勤。于是,冥后便绑架了狮子猫,对白泠泠进行威逼利诱,让白泠泠杀雪狼王谋反。

“但现在看起来,白泠泠好像并没有相信狮子猫的身份。”雪狼王沉吟道,“而且,白泠泠故意留下桃宝购物的线索,就是提醒我这件事吧?”

白泠泠知道雪狼王对白子府内部产生了怀疑,所以在电脑上留下了线索。

冥后却不明白:“你既然一直都不相信狮子猫的身份,为什么还要配合演戏……?”

白泠泠仍然不说话,像是一块冰一样。

雪狼王只得猜测说:“因为白泠泠已经知道了谁是他的恩人,怕你会加害他,所以不作声。”

“他的恩人——”冥后想了半天,忽想起来了刚刚白泠泠急忙去解救冷角的场面,“难道……是……冷角?”

“我猜是的。”雪狼王想了想,问冥后道,“你知道白泠泠和冷角有定情玉佩吗?”

“什么玉佩?”冥后也呆住了。

“果然。”雪狼王看着白泠泠,“关于玉佩的事情,冥后不知道、孔雀君不知道、狮子猫也不知道。那么说,你没也没把玉佩的事情告诉家仆。”

“是的。我没有。”白泠泠终于开口,“他贪财,不可信。”

冥后也算是懵了:“什么?你既然不信他,为什么要让他去找恩人?”

“因为亲族都反对我找恩人,我当年去寻人的时候,就遭到明里暗里的百般阻拦。后来,我学聪明了,便派了这个家仆去找,让大家都知道我是靠家仆寻人的。他们便从家仆那儿进行阻拦。”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冥后冷笑,“所以,那个家仆只是个幌子,真正去找恩人的是别人。”

“没错。”白泠泠道,“玉佩是关键,所以这信息,我只能告诉信得过的人。他就是我府上的一个飞鸟卫。他找到了的时候,才告诉我,那人其实是羊,已经入宫,当了才人。”

冥后一怔:“原来如此。”

“后来,又传出新消息,说我这个哥哥喜欢雪豹,羊才人无宠。我想着,等一年,他就出宫了。”

“却不想,中间生了这些波折。”雪狼王有些叹惋地说。

白泠泠点头:“家仆告诉我找到了布偶精,我为了保护冷角,假装相信。后来,太后又对我进行威逼利诱。我本想装病拒绝。没想到,冥后却误打误撞地擒住了冷角,拿捏住他的性命了。我也只得假装答应,到了王宫来。”

“你可真敢。”雪狼王冷笑,“你不会以为冥后那样求着你谋反,是想让你做北国大王吧?”

“我心里明白。他说得好听,说看你不顺眼,要尊奉我为大王。”白泠泠看着脸色阴沉的冥后,只说,“可是……他的主意是,让你我互相厮杀,等我俩死了。他这神圣雪狼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继位了。我心里当然明白,但也是不得已。”

雪狼王闻言,却道:“你有不得已,为什么不和我明言?”

白泠泠看着雪狼王,只道:“那也太没面子了。”

雪狼王倒是气笑了:“你这样‘假意’答应谋反,打算怎么收场?你谋反之前不是还给我留了线索,等我来把你砍了,你可有面子?”

“你不会砍我的。”白泠泠道,“你若不蠢,就该信我。”

雪狼王也是气到了,冷看了白泠泠一眼:“你确实是父王最疼爱的小儿子,总是如此任性妄为!”

白泠泠却道:“若父王真的疼爱我,又怎么会让你做世子?”

“我做世子,是要去做质子的!”雪狼王也反击,“给你去,你要不要?”

“我要。”白泠泠道,“我可以替你去为质。”

雪狼兄弟你一言我一语的,居然就吵起来了!

冥后觉得自己作为幕后黑手大反派,实在太没存在感了,简直是就是侮辱,便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扑上来一口去咬雪狼王的咽喉。

这冥后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真是急如闪电快如风,顿显了他非凡的狼族天赋。

谁还记得,冥后当年也是一个极强的狼战士。

因为荒淫的前任雪狼王白青肆看上了他,逼他从军队退役,关进后宫做宠物。当时,冥后正在边境作战,被一道诏令召回。深宫之中,红帐之内,冥后一夜白头。

白青肆开始对冥后厌倦,另寻他欢。

而冥后,却渐渐开始渴望权力。

他一边鼓励白青肆代练勤政系统,一边搜集证据,让御史台揭发白青肆。冥后联合各方势力将白青肆赶下台,以为就轮到自己了。不曾想,天子却说要考试,冥后差一分输给了白皛皛。

后来,别人告诉冥后,白皛皛在天家做质子,是天子陪读,关系很好。考试的时候,天子把试题提前泄露给白皛皛,白皛皛才得了第一。

冥后便越来越怨恨,最终成了今日这眼睛滴着血,张开牙齿要咬断白皛皛脖子的恐怖妖物。

在冥后的牙齿碰到白皛皛皮肤的那一刻,却停止了呼吸,血红的眼睛失去了焦距,身体颓然倒在长阶之下,犹如断线的木偶,四肢僵硬。

白泠泠杀了他。

冥后的动作很快,但到底是重伤之下,还是丧命于白泠泠的爪下。

白泠泠看着雪狼王,说:“我救了你。”

雪狼王想说“我不需要你救”,但还是忍下来了,只道:“我知道。”

雪狼王又想了想,说:“你不用等满一年,我这几天找个借口大赦天下,并将后宫无宠之人放出去。算是圆了你一个心愿。”

白泠泠眉心微动,半晌却说:“他又不认得我。”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热门: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幻影城主 夜光怪人 抱错儿砸了 诛仙 植物 幻色江户历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大雪中的山庄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