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蝎子带着雪狼王和柳椒逛了一圈公司,又熟悉了一下公司环境,这一天的任务就算结束了。

第二天,大经理便找到了他们:“既然你们熟悉了环境,那就先做个任务练练手吧!”

于是小蝎子、雪狼王和柳椒团队就收到了的第一个任务——收高利贷。

三人按着信息跑到了一户人家门外泼红油,开公放喇叭“请还钱——请还钱——请还钱……”

然而,那户人家不为所动,门户紧闭。

小蝎子便高声叫嚣:“再不还钱,老子就蛰你全家!”

话音刚落,那门户就打开了,走出来一庞然大物——黑熊精。

“恁说啥?”黑熊精一脸煞气地盯着小蝎子。

小蝎子立即瑟缩到雪狼王和柳椒身后,说:“我也是个小弟啊,这两位是我们部门的大佬。有话跟他们说就好了。”

饶是柳椒身经百战,也自认干不过黑熊。说实话,就是来一头老虎也不定干得过黑熊啊!

小蝎子总算明白为什么大经理说这个账很难收了!

黑熊精看着眼前一猫一狗一小虫子,呸了一声,说:“现在小学鸡也学人收高利贷的?”

柳椒只得说:“黑熊大哥,有理不在声高——”

黑熊精张大嘴,嗷呜一声的,声震百里。小蝎子吓得化作原形,缩成一团,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柳椒也有点懵了。

黑熊精便轻蔑地看了柳椒一眼:“你看,声高就是有理!”

雪狼王便说:“所以大哥是打算不还钱了吗?”

“没错!”黑熊精理直气壮地说,“有本事你们就暴力催收啊!”

雪狼王便说:“我明白了,打扰了。”

说完,雪狼王就拉着柳椒走了。小蝎子赶紧快速跟上。

三人到了附近一个餐厅坐下点了杯奶茶喝。小蝎子还是蝎子形态地坐在桌子上,挥动着钳子说:“怎么就走了呢?都还没要到账呢!”

雪狼王拿起大经理给他们的欠条看了看:“这账已经很老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人要得到,我们新来的,要不到,也很正常。平常心对待就好。”

“平常心个大鬼头啦!”小蝎子生气地说,“我怎么就跟了你们这俩没出息的大哥!你才刚来,不想要好好表现,立威的吗?不然,你这个空降的经理是谁也不会服的!”

雪狼王好奇地说:“如果不服气的话会怎么样呢?”

“呃……”小蝎子愣住了。

柳椒也不懂什么道理,反正雪狼王说啥都是对的,因此柳椒便复读机:“会怎么样呢?”

“不会怎么样。”雪狼王给了一个自问自答式的定论。

“不会怎么样。”柳椒重重点头,给了雪狼王一个肯定的态度。

小蝎子却怒了,用钳子拍着桌子说:“别的小分队会看不起我们的!”

“那会怎么样呢?”雪狼王问。

“会怎么样呢?”柳椒复读。

“这……”小蝎子被二人问得懵了,半晌说,“可能会被欺负吧?”

雪狼王笑了:“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俩——你不清楚我妻子的战斗力吗?他虽然是肯定打不过黑熊的,但还打不过毒虫吗?”

小蝎子一下子被雪狼王的逻辑制服了:“对啊!咱们同事都是些毒虫,几乎所有毒虫的天敌都是猫!我们有猫,怕什么啊!”

“没错。”雪狼王点头,“我们虽然没办法对付外敌,但我们可以揍自己人啊!这一样是一种有效的管理方式!”

雪狼王再次发表昏庸言论,而柳椒完全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点头附和并复读:“是一种有效的管理方式!”

小蝎子被震撼了:“天啊,领导,您太有智慧了!”

雪狼王谦虚地说:“还行,还行。”

柳椒也说:“还行。”

雪狼王又对柳椒说:“哦,小椒,等我们回去了,无论是谁对我们进行嘲讽,你都不要回嘴。”

“为什么?”柳椒惊讶地说,“您是觉得我笨嘴拙舌吗?”

“这倒是……”雪狼王又笑了,“争吵口舌都是无谓的,你直接揍他们就好了。”

柳椒听到这话,便点头:“好!这我在行!”

小蝎子一向在毒物部不受尊重,现在顿感扬眉吐气的机会要来了,万分激动,又说:“为了增强威势,我建议小椒哥化为原形!这样更能激起他们本能恐惧,你光往那儿一坐,谁都不敢挑衅!”

柳椒正要答应,雪狼王却说:“我不同意。”

“为什么呀?”小蝎子问。

雪狼王自然不能说是因为柳椒的原形是雪豹,现出原形那就露馅儿了。于是雪狼王说:“化原形不成了裸 体了吗?我虽然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也不能让妻子大庭广众脱光衣服啊。”

小蝎子想了想,说:“那我现在算是大庭广众脱光衣服吗?”

雪狼王说:“好像是。”

小蝎子却忽然有点儿害羞呢。

三人商议既定,在餐厅吃完了饭食,便回到毒物部去了。毒物部的人知道三人小分队去了收黑熊精的账,都等着看新人笑话呢。

等三人回来了,这些毒物便凑上来,笑着问道:“怎么样?账收回来了吗?”

雪狼王正要回答,但嘴还没张开呢,柳椒就已经冲上去打了一套猫猫王八拳了。那提问的蜈蚣精猝不及防地就被揍了,想咬回去,却发现柳椒灵活得很,每次想咬过去,迎接自己的都是更猛烈的巴掌。蜈蚣精仿佛才想起猫是惹不得的,立即千足齐发,快速遁逃,却没想到猫也很迅猛,直接把他摁扁在地上。

蜈蚣精只得含泪求饶:“猫大爷!猫大爷!您饶了我吧!”

柳椒看了一眼雪狼王,雪狼王便说:“既然他是诚心悔过的,就放了他吧。大家都是一个部门的,还是要和气才好。”

柳椒便放了蜈蚣精,其他毒物也都赶紧散了,回去都窃窃私语:“这猫超凶的!”

雪狼王便对柳椒说:“怎么那么快就动手了?不是说了他们嘲讽我们的时候,我们才动手吗?”

柳椒却愣愣的:“其实我语言理解能力不好,也不知道怎么样算嘲讽。但我看他笑得贱兮兮的,就以为他开嘲讽了。”

雪狼王想了想,说:“其实你也没有错……”

三人正在这边说话的时候,大经理却冷着脸地走过来,只说:“听说你们没有完成任务,回来还殴打同僚?”

雪狼王说:“听谁说的?”

大经理笑了:“请问你们完成任务了吗?”

“没有。”雪狼王如实回答。

大经理说:“请问你们殴打同僚了吗?”

雪狼王想了想,说:“我没有。”

柳椒倒是老实,举起手来认领罪行:“是我打的!”

雪狼王无奈一叹。

大经理便语气严厉地说:“你们这样也太放肆了!任务完成不了我也不怪你们,但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真检讨!你们却越来越放肆,还殴打同僚!”

柳椒正要道歉,却被雪狼王用手势阻止了。雪狼王说:“我看记录,之前好多人都去过要账,都失败了,他们都检讨了吗?”

大经理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实习经理这样跟自己叫板,更是不悦:“当然检讨了。怎么?你们还想问我要检讨的证据么?我们这是黑帮,不兴这一套!他们是受棍棒之刑做的检讨!你们也要来一套吗?”

“不必了。”雪狼王答。

大经理却说:“你说不要就不要吗?”

“是的。”雪狼王答。

大经理冷笑:“你以为你是谁?”

雪狼王说:“好说了,在下乃是关系户。”

大经理噎了一下。

回头大经理打电话给大橘哥诉苦,只说新来的一猫一狗不听话,没办法开展工作了。大橘哥却说:“没收到账而已是吧?那算什么!上回他们去影视部还把我们的台柱给弄丢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他俩是孔雀君开口说要罩着的!你忍着吧!”

大经理差点气死。

回来大经理也不给雪狼王团队派活儿干了,就让他们在办公室坐着喝茶吹空调。原本大经理是想要对新人来下马威的,现在觉得,不需要新人对他俯首帖耳,只需要不添麻烦就好了。他原本还想探听一下这个新来的“小白”到底是不是狗子。现在想想,人家的靠山是孔雀君呢,是猪是狗都得供着!深究个屁呢!

雪狼王又说:“我们整天在办公室里不工作好像也不好啊。”

大经理笑道:“应该的、应该的。俗语有云:‘工作、工作,什么都不做’。谁上班是来工作的呢?都是来享福的。两位大哥,是不是空调吹得不舒服啊?还是椅子做得不合适?我让大橘哥给咱们配一个猫窝一个狗窝,让两位上班的时候打盹,怎么样?”

柳椒有些惊讶:“原来上班是这样子的呀?我都不知道呢!那我好羡慕上班族啊!”

雪狼王却说:“其实也不是不舒服,就是每天喝茶看报都有些无聊了。就想找点事情干……嗯,但是不要出门的,我们还是想吹空调的。最好就坐着就能干的,而且也没有deadline。可以慢慢干的那种。”

大经理非常想激情辱骂这对新人,可是他不行。他微笑说:“哎呀,我们正好就有这样的活儿……”大经理想了半天,便让雪狼王、柳椒和小蝎子去档案室整理档案了:“这个活儿不急的。你们慢慢做。”

这却正是雪狼王想要做的事情。雪狼王获取了档案室和档案系统的权限,便开始搜索疑似大蛇刺客的人员。果然被他找到了。

“我好毒毒物部员工号19833889,姓名:很长的一条蛇。”雪狼王想了想,“应该就是他了。”

点开了档案,发现头像是灰色的。

雪狼王便扭头问小蝎子:“你认识这个‘很长的一条蛇’吗?”

小蝎子说:“好像有点印象啊——啊,我想起来了,他好像已经退役了。”

“退役了?”雪狼王问,“为什么?”

“我们做这行的不能问那么多为什么的。”小蝎子说,“可能是洗手不干了,也可能是死了呗。”

“什么时候退役的?”雪狼王问。

小蝎子说:“档案上没写吗?”

雪狼王仔细一看,确实有写,就在半年前。雪狼王开启了“很长的一条蛇”的任务记录,发现有一条:勾引白泠泠。

“?”雪狼王一脸懵了。

再下去,看到任务总结:失败。失败原因:白子府守备森严,无法接触白泠泠。

下一条:到白子府应聘,先成为白泠泠的仆人再勾引他。

任务总结:失败。失败原因:白子府不收丑货。

下一条:整容之后接近白泠泠,先成为白泠泠的心腹再勾引他。

任务总结:失败。失败原因:白泠泠一眼看出了这是整容脸。

“很长的一条蛇”自我总结以及下阶段展望:白泠泠祂妈的就是个傻X!我要强X他!

领导评价:此员工精神失常,建议退役。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热门: 我只想好好读书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专属深爱 浪花少年侦探团 小妹妹 顺水推舟 恩有重报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黑驴蹄子专卖店 首相绑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