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雪狼王和柳椒快步到了白子府外。现在已是午夜,这个时候的白子府已经是大门紧闭。这儿安保讲规矩,一般来说,午夜时分大家都是进不去的,除非有白子大人的特别吩咐。

柳椒只问雪狼王说:“你有没有先给你弟弟发信息,告诉他你要来了?”

“我是大王,巡视领土还要先发信息吗?”雪狼王霸气十足地说话,然后蹑手蹑脚地翻墙。

柳椒也跟着雪狼王灵活地翻墙进了白子府。

可惜,二人刚翻进去呢,就被白子府的警卫发现了。

那是盘旋在白子府墙边的猫头鹰警卫,他相当机敏,一下就发现了有可疑人物翻墙,便扑扇着翅膀,掠到地上,朗声说:“大胆小贼!竟敢擅闯白子府!”

柳椒见猫头鹰这么凶悍,便正要解释:“不,我们不是小贼……”

柳椒话没说完,雪狼王就一拳揍晕了猫头鹰。

“诶,大王?”柳椒有些讶异,“您……您这样不好吧?”

“他大声嚷嚷,很可能会叫来别的警卫。等人多了,我们的身份就可能暴露了。”雪狼王冷静地解释说,“老鹰也说了,白子府里有不少飞鸟卫,我们小心点走吧。”

雪狼王和柳椒走得非常小心,路上也就惊动了大约七八只飞鸟卫吧。雪狼王还没说话呢,柳椒就一巴掌一只地打晕了对方。

雪狼王有些讶异:“我还以为你会不忍心。”

“不会呀。”柳椒说,“我最喜欢打鸟儿玩儿了。”

看来,无论是大猫小猫都有着差不多的小爱好。这世上可能就没有不喜欢打鸟的猫吧!

柳椒和雪狼王一路走到了白子的房间,飞鸟卫也是折损了一地。

好歹白泠泠也是天赋异禀的神圣雪狼,很快就察觉这对不速之客的到来。没等柳椒敲门,白泠泠便已经先推门走出来,说:“那么晚了,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柳椒也想不起来自己要干嘛了,回看一地的羽毛,只说:“好像是……来打鸟的。”

“?”白泠泠有些疑惑地皱眉。

柳椒也有些疑惑,摇摇头,说:“哦,我想起来了,我们是特地来问候白子大人您的眼疾的。”

“眼疾?”白泠泠一怔,“什么眼疾?”

柳椒打量了白泠泠一阵,也感觉奇怪,转头问雪狼王:“您不是说你弟弟眼睛瞎了吗?我看他没有瞎呀,眼睛乌溜溜的可有神了。”

白泠泠心想:垃圾大哥又黑我。

雪狼王却缓缓对白泠泠解释说:“我和小椒现在在‘我好毒’那边做卧底……”

白泠泠惊讶:“卧底?为什么?”

“查探刺杀案的真相。”雪狼王答。

白泠泠却道:“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吩咐警察去做吗?”

“是这样没错。”雪狼王又道,“可是我想亲力亲为。”

“那我看你一定是很闲吧。”白泠泠说。

雪狼王不接这话,却又说:“我和小椒便去了布偶精那儿做助理。”

“布偶精?”白泠泠的眉毛挑了挑,“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的老板就是‘我好毒’。你不知道吗?”雪狼王反问。

白泠泠有些惊讶:“我不知道,我以为他的‘都是猫娱乐公司’的?”

“‘都是猫娱乐公司’背后的老板就是大橘哥。”雪狼王说,“不过这不重要。”

“为什么不重要?”白泠泠对于布偶精涉黑这件事倒是挺关心的。

雪狼王却道:“我们在布偶精那儿看到你的猫草了。”

白泠泠一怔,说:“你在说什么?”

柳椒附和道:“是呀,是呀,还有鮟鱇鱼——”

说到“鮟鱇鱼”,白泠泠的脸竟然有些红了:“你们大半夜的就跟我说草说鱼?那你们不应该来这儿,应该去花鸟鱼虫市场。”

雪狼王却说:“我只是怕你被蒙蔽了,布偶精不是良善之辈。”

白泠泠闻言,便似被踢到了屁股一样,一脸羞愤生气:“你才认识他多少天?怎么知道他不好?”

雪狼王却道:“你又认识他多少天了,怎么知道他好?”

白泠泠说:“这又与你何干!”

雪狼王见白泠泠似怀着心事,便跟柳椒说:“我们出来太久也不好,到底是答应了大橘哥要24小时守着布偶精的。你先回去片场吧,我随后就回来。”

柳椒点点头,便乖巧地走开了。

待柳椒走后,雪狼王才问白泠泠:“是不是和你从前走失的事情有关?”

白泠泠一怔:“你、你说什么……?”

“自从你走失被找回来之后,就很喜欢猫。”雪狼王说,“还开始学习种植猫草的技术。”

“我……”白泠泠一时语塞。

多年前,白泠泠确实走失过一次,当时大家都非常担心。如果是再小一点,是狼的样子,那还好,神圣雪狼可以横行无忌。而且雪狼在外,目标很大,大家都容易找得着。可偏偏是他们族群最脆弱的阶段——刚刚修得人形的时候。白泠泠刚化成人形的时候,妖力不稳定,非常脆弱。又是这个时候,白泠泠叛逆期,和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白泠泠怕很快被家人找到,便跑去人迹稀少的山里流浪,不想却遭到了鬣狗群的袭击。

鬣狗群也不知道对方是雪狼,毕竟,此时的白泠泠身上妖气薄弱,是人类的身体,却毫无妖物的灵便。白泠泠遭遇袭击,夺路狂奔,不慎失足滚落了山崖。

尚幸他是雪狼妖身,掉落山崖也没摔死,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视觉和嗅觉都大幅度受损了,看东西模模糊糊的,鼻子也几乎闻不到什么气味。医生告诉他,这是他脑袋被撞伤的后遗症。

救他的人仿佛是一个年轻男孩,但白泠泠也看不清。男孩说是在山边捡到了他,便带他回家了。男孩和白泠泠一样,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但却有独特的温柔。白泠泠也渐渐被他打动了。刚开始的时候,男孩见他没胃口吃东西,也会问:“你想吃什么?”

白泠泠回答:“我想吃烤全羊。”

“咩???!!——咩呜嗷喵——喵喵喵……”男孩说,“其实我是猫妖。”

白泠泠说:“你是猫呀?”

男孩顿了顿,说:“你能闻到我身上猫妖的气味吗?”

白泠泠非常惋惜地摇头:“我现在几乎闻不出什么气味。”

“哦。”男孩点点头。

“也看不清东西。”白泠泠用力地眯起眼睛,试图辨别男孩的容貌,但却只能依稀看到男孩的皮肤相当白皙,是一团雪似的,此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你是一只白猫吧?”

男孩想了想,说:“差不多吧。”

视觉受损之后,白泠泠的听觉变得无比敏锐,耳朵动了动,只说:“你在嚼草吗?”

男孩咽了咽,说:“嗯……对。”

“猫吃草的吗?”白泠泠又问。

男孩咳了两声,说:“对啊。我是……我是布偶猫,胃不好,所以经常嚼猫草。”

白泠泠便记住了。男孩又问白泠泠记不记得自己的家人,白泠泠当时和家里人闹矛盾,不想说出实情,便说是走散了。

男孩家里也收留了白泠泠一段日子。后来,男孩的后母嫌弃白泠泠是个残废,不想养着他,就将白泠泠丢到了收容所门口。收容所的人一大早开门就见路上丢着个人,赶紧带进去做检查,这一检查不得了,一验血发现是神圣雪狼,吓得赶紧报了官,这样白泠泠也得以回家。

白泠泠回到神圣狼族,族里的医生说白泠泠暂时失去了的知觉是妖化的正常现象,这跟电脑无端故障一样,踹几下就好了。于是,白泠泠的爸妈对白泠泠一顿狂踹,终于把白泠泠踹好了。

白泠泠好了之后便心心念念想见回那个布偶男孩,但却没有头绪。白泠泠的爸妈却说,白泠泠以后是要和雪狼结婚的,可不能想着别的。因此,白泠泠虽然多次私下让家臣去寻找布偶男孩,但都被父母暗中阻拦了。

白泠泠只能每天种猫草、揣猫粮、看猫片,聊以自慰。

“等到父母已经无法阻止我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太多年了。”白泠泠沧桑地说。“我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

雪狼王听着这个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还想打呵欠,却说:“然后呢?你怎么找到这只布偶精的?”

“我的家仆找到的。”白泠泠说,“家仆说就是他。”

雪狼王皱眉:“家仆说是就是的吗?”

“我们有一个定情信物。”白泠泠说着,从手里拿出了一块玉佩,说,“这玉佩本来是一双的,是我妈送我的出生礼物,让我以后把另一只给我媳妇儿的。我当时身上别无长物,只剩这一双玉佩了,我就把其中一只给了布偶男孩——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了,以后他就是我的媳妇儿。”

“然后呢?”雪狼王说。

“一开始家仆说那个布偶精是我要找的人,我就去做《霸道狼王俏猫妃》的顾问,在剧组的时候,我看到布偶精身上也有这个玉佩,终于肯定了。”

“哦。”雪狼王点头,“那你问他了吗?”

白泠泠说:“我问了。”

雪狼王说:“他怎么回答?”

“他承认了当年是他,又说,前年他家里遭了鬣狗山匪的洗劫,父母被杀,他变得孤苦无依,只能做直播维生。还好他后来红了,签了公司,现在能做明星。”白泠泠顿了顿,说,“大概是这样。”

雪狼王皱眉:“被山匪洗劫,然后做了网红?”

“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这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我一问细节,他就开始哭。”白泠泠无奈地说,“我也不敢追问了。你也知道,布偶是很胆小、很脆弱的。”

雪狼王却说:“听起来就很……”

“听起来很凄美是吗?”白泠泠自己也颇为感动。

“听起来很像诈骗。”雪狼王冷淡地说,“我担心你被骗财骗色。”

白泠泠被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你还好说我?你找的那个什么祸水雪豹就好很多了?他考试都能作弊,爱情也一定不忠!”

讲别的倒也罢了,这雪狼王最不喜欢别人说雪豹的坏话。但白泠泠何尝又不讨厌旁人说他梦中情人的坏话呢?

因此,毫不意外地,两只雪狼就开始打起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法国粉末之谜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幽冥怪谈1:夜话 洗洗醉吧 第一序列 天地白驹 未完成的肖像 八墓村 排队的人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