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蛇被咬住,受惊挣动,张嘴朝雪豹喷射毒液。

如前文所言,雪豹极度容易受惊,但这也表示他反应灵敏,因此毒液才刚溅射,他就条件反射的一蹦两丈高,飞得老高的,倒是躲过一劫。

大蛇趁着雪豹跳离,便一转身,快如惊风一样掠入林中,瞬间消失了踪迹。

雪豹张嘴“啊嗷嗷啊”的两声,想要追上去,却听得雪狼王说:“别追了。危险。”

雪豹扭过头来,眨巴着大眼睛看雪狼王,说:“蛇有什么危险的?山里的小野猫都能抓蛇玩,我更不必说了。”

雪狼王却说:“有这个功夫,不如先看看大家怎么了。”

“大家怎么了?”雪豹不解地歪了歪头,结果一看,发现地上方丈、僧侣、侍卫等人倒满了一地,仿佛昏睡过去了一样。

站在地上没有倒下的只有雪豹和雪狼王。

雪狼王说:“我刚刚敲打石塔的时候,涌起了烟尘——照例说敲碎石头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烟尘的。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雪豹惊愕地说:“所以大家吸入打量有问题的烟尘,因此昏倒?”

“对。”雪狼王说。

雪豹却摇头,说:“这不对呀!那我怎么没事?”

雪狼王笑了:“你不是一直在树上、直到粉尘散了才下来的吗?”

雪豹一怔:“您……您知道我一直在树上?”

“嗯。我知道。”雪狼王温柔地伸手,摸了摸雪豹毛茸茸的脑袋。太久没有触碰这毛绒的雪豹了,雪狼王一下子也舍不得放开,所以把大雪豹抱住揉了一把。

雪豹害羞地咬住了尾巴。

雪豹很快变回人形,但身上光溜溜的。雪狼王便将外袍解下,披到了柳椒的身上。柳椒比雪狼王矮小一大截,穿着雪狼王的大袍子也是曳地的,袖子松松,两袖清风,看起来倒很有趣。

雪狼王牵着柳椒一路走出了北塔。

北塔是祖先碑林重地,自然不能人人都进去。雪狼王只带了亲兵几人,僧侣那边也只有几个,大部队都在北塔外。

众人在北塔外守了一阵子,却见雪狼王牵着柳椒出来,心中也是大为讶异,但大部分人虽然不知道,但也不敢问——只有徐御史是例外的。

徐御史一瞧见柳椒,就跟海鸥瞧见热狗一样扑腾着跳过来,凶狠无比地说:“你是待罪之身,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还有,你是什么身份,竟然身披王袍,简直大逆不道!”

柳椒没回答徐御史的质问,反而惊讶地说:“你们……你们在外面……一点动静都没听见吗?”

徐御史听柳椒这么说话,更加生气:“什么动静?你这妖妃……快把王袍脱下!”

柳椒却道:“不可以脱,我里面没有穿衣服。”

徐御史闻言,更加气愤:“妖孽!妖孽!”

“不对呀,”柳椒皱眉,“大王在里面那么大动静,我在里面叫那么大声,你们都没听见?”

大家确实什么都没听见,但也不敢说,免得像瞧不起大王和妖妃的“功力”似的。

徐御史以为柳椒在显摆自己的恩宠,便气得都发抖了:“鲜廉寡耻——————————!!!!”

侍卫们看着徐御史,都不敢说话,总觉得说听见也不行、说没听见也不行,不如装哑巴。

雪狼王也皱眉,指着一个侍卫问:“你听见了吗?”

侍卫慌忙说:“没……但……但我最近耳背。一定不是大王动静不大、美人声音不响的缘故。”

雪狼王扭头看着北塔。他刚来的时候,北塔上暗云涌动,现在倒是万里无云,露出太阳了。

雪狼王只道:“刺客大概在这儿布置了结界。”

“刺客?”众人大惊,“什么刺客?”

雪狼王便说:“北塔里有刺客,侍卫中伏,无力护驾了,只有柳椒勇不可挡,化作豹子击退刺客。但化了形,衣服也撑破了,所以本王给他披了外袍,这倒不算大逆不道吧?”

徐御史的脸涨红了:“原来……原来如此……那刚刚柳椒说的大王动静大、他叫声大……”

柳椒便说:“你们没看到,大王用锤子击碎了一座石塔,动静还不大么?至于我,打刺客的时候也发出了吼声。按常理,你们没可能听不见的。”

徐御史羞愧难当:“原来如此……”

“徐御史,你不要老想些黄色的东西。”李御史在一旁就讥讽起来了,“还读书人呢。”

徐御史红着脸说:“我……我没有想黄色的东西,你、你别乱说!”

“好了,”雪狼王制止了徐御史和李御史的扯皮,点了几个得力的侍卫说,“进去把人都抬出来就医,但别的东西不要动,等鉴证大人来看。”

侍卫们听命,便入了北塔。

徐御史又说:“那大王现在要去静室等候吗?”

“不,那儿也不知道安不安全。”雪狼王想了想,又对柳椒说,“你住哪儿?带我去?”

徐御史立即反对:“柳椒的住所也不一定安全呀!”

雪狼王却道:“雪豹警觉性强,他能在那儿住那么久,应该是没问题的。”

徐御史也无法继续反对了。柳椒便带着雪狼王到了自己住的庵堂里。原本庵堂里阿叶和大黄鸭正在嬉闹呢,见雪狼王一行人进来,吓得慌忙行礼,拜见大王。

雪狼王只道“不必多礼”,牵着柳椒款步往庵堂里走。

众人簇拥着跟上,雪狼王却道:“不必跟着了。”

徐御史连忙又想到“大王又要荒唐了”,立即劝谏道:“大王,现在情况那么紧急,您就别光顾着跟雪豹美人在一起了!”

雪狼王还没说话,那李御史却又说:“大王和柳椒应该想要单独探讨刚刚行刺的事情吧!毕竟只有他们俩经历过刚才的危机呢。徐大人,您没什么贡献就不要多话。更不要无端揣测大王白日宣淫……不得不说,您的脑子真的很黄诶。”

徐御史听着李御史阴阳怪气的,也很生气:“什么黄……什么淫……我、我读书人!”

“行了。”雪狼王打断他的话,抬手推门,又指着庵堂上的天帝图,“神明在看着,本王还能荒唐?你以为本王是什么人?”

徐御史忙下拜:“臣并无此意啊!求大王恕罪!”

雪狼王便道:“爱卿不必多言了,我和柳椒进去单独说话,商议大事。你们在外面守着,等侍卫军回来了,再行通报。”

“是的,大王。”众人领命。

雪狼王便牵着柳椒进了庵堂,将门关上。

柳椒进了屋里,发现自己仍披着大王的衣袍,便说:“我先去换衣服吧。”

雪狼王道:“我帮你换。”

柳椒忸怩起来:“这……这不好吧?难道让大王伺候我更衣吗?这岂不是徐御史说的‘大逆不道’?”

“你管他说什么?”雪狼王对徐御史的话向来不在意,拉着柳椒进了卧室,又给柳椒宽衣。

柳椒多日不见雪狼王,忽而又赤身,便觉无比羞臊,衣袍一松后,便甩着大尾巴钻进了帘子后:“您不是说神明看着么?”

大王隔帘笑道:“神明不是在厅子吗?还管卧室的事?”

如此这般,大王温言软语的,哄着柳椒做了不应该被神明看见的事情。

完事儿之后,柳椒跪得久了,膝盖也麻,想趴在地上休息,却被雪狼王从腰间搂了起来,捞在狼王膝上。柳椒便一边拿着瓷碗,用清水漱口,头发跟着脑袋甩来甩去的。雪狼王便抚摸柳椒的发丝,说:“怎么都没剪头发?”

“我看庙里的人都蓄发,我也学着吧,这应该也是修行的规矩吧。”柳椒摸了摸已经及肩的头发说。

雪狼王笑道:“不是说了,你什么规矩都不用守?”

“那不守规矩的代价太大了!”柳椒摇头,“我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怎么一个月就花了五十万!”

雪狼王道:“账目都在,能查明白的。”

柳椒却道:“可是,大黄鸭说他去打听了,这庙里面都是一盘烂账。”

“再烂的账目,总是有人写的。”雪狼王道,“找那个人来问问,总有答案。”

“问谁?方丈吗?”柳椒想了想,又道,“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行刺的事情吧!”

雪狼王想说什么,耳朵微动,却说:“人来了。”

很快,敲门声响起了。

侍卫走了进来,拜见了大王,并禀明了情况:“禀报大王,我们进入塔林之后,发现众人倒地,目前已经全部送去就医了。”

“现场的粉尘分析了吗?”

“已经召唤了鉴证部门的大人来看了。”

“刺客的踪迹呢?”

“大王恕罪,我们完全感受不到陌生的妖物气息存在,就算用了检测仪,也检测不到可疑的妖气。”

柳椒闻言,皱眉说:“这不应该呀!这个庙里都是人类,妖物就只有我们了。应该很好排查才对。”

雪狼王笑道:“小椒也懂得分析。”

柳椒却不忿地说:“我为什么不会呢?这不是最简单的道理么!”

侍卫便道:“事实上,椒美人说得很对。只不过,目前的军用黑科技都可以做到隐匿妖物踪迹的。很可能刺客就是使用了这个科技,但能够接触并使用这种科技的,恐怕也不是普通人了。”

“你说错了,”柳椒闷闷道,“我已经不是‘美人’了。”

侍卫闻言一怔,忙道:“大王赎罪,臣下失言。”

雪狼王却拉着柳椒的手,正要宽解他,却又见另一名侍卫匆忙跑了进屋,慌张地说:“报告大王,方丈和侍卫长死了!”

“什么?”柳椒惊愕无比,“怎么会……”

“这事情确实古怪,必须细查。”说着,雪狼王又牵着柳椒,走到了庵堂外。庵堂外众人见雪狼王出现,忙都拜见。雪狼王又说:“今天行刺的事情必定要一查到底,该罚该杀的一个不能饶恕。只是后话了。现在要做的,是先对护驾得力的论功行赏。”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张公案 人间的十字架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名侦探的守则 推理作家的信条 恶名昭彰绒毛控 黑色皮革手册 谋杀狄更斯 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