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丈带着大王离开静室,出了门,一路往北而行,前往北塔。

北塔位于寺庙的最北边,在一高墙之内。上次柳椒来的时候,院门紧锁,闭门谢客,现在情况恰恰相反,院门大开,还布置着鲜花,欢迎贵客。

北塔是供奉历代雪狼王骨灰的地方。因此,雪狼王来到天帝庙,也必定要到北塔给祖先上香。

这儿现在打理得很好,井井有条,园林之内,竖起着一道道朝天石塔。每一尊石塔内都供奉着一名雪狼王的骨灰。雪狼王抬头望去,见石塔生苔,空对一片残暮天,乌云如海涛随风卷动,颇有阴森之感。

方丈又跟雪狼王说:“大王,要上香了吗?”

“这些石塔上都有苔藓啊。”雪狼王似不经意地说。

方丈咽了咽,说:“是……这个……这个是没有好好清洗的缘故。贫僧有罪。但这边雨多湿润,这些石塔在园子里风吹雨打的,长出苔藓,也是难以避免的。寺内僧众都是人类,也不像妖族能飞檐走壁地跳上塔尖拭擦。长年累月的,那就……”

“我明白。”雪狼王点头,“我就这么一说。”

说着,雪狼王又叹道:“墓庭人已散,祭处鸟来过。碑石生苔藓,荣名岂复多……只怕本王身后也是葬在石塔下,尊荣不再,空等生苔罢了。”

方丈忙道:“僧侣一定会好好清理大王的灵塔,不让它生青苔的。”

雪狼王斜看方丈一眼。

方丈立即发现自己失言了:这不等于咒大王死吗?

雪狼王不打算计较,便干咳两声,说:“父王的灵塔在哪儿?”

“大王请到这边来。”方丈领着雪狼王到一处灵塔面前。

白皛皛的父亲不是雪狼王,但白皛皛继位雪狼王后,很快就追封了亲父为王。因此,他父亲的遗骸也转移到这儿了。

雪狼王到了父亲的灵塔面前,相当感慨。想起父亲生前,还说自己虽然出生神圣雪狼一脉,但混不上王,当个侯也够呛,顶多就是伯罢了。父亲一生都是“伯爷”,没想到现在却成了王了。

“唉,父王……”雪狼王感叹,“当初您送我去天家做质子的时候,我还记得……”

雪狼王说着,话音忽然一顿,打量了一下石塔,却问方丈说:“怎么父王的灵塔上没有苔藓?”

方丈一怔,没想到雪狼王问起这个,紧张起来:“这……这可能是因为这是在您追封他之后才建的灵塔,这个塔就比其他的都新,所以没有苔藓。”

雪狼王便仔细观察这座灵塔,只见灵塔也是石头做的,上挂着一副木作的烫金牌匾,上书“頫仰乾坤,别有仙源”八个大字,这是雪狼王亲题的,他认得。

雪狼王凝眉,招呼左右,说:“把牌匾摘下来。”

左右侍卫便要爬上去摘牌匾,不料却被方丈阻止了。方丈慌忙拦住,说:“这是先王灵塔,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寻常妖物碰触呢?”

雪狼王便道:“这是我的侍卫,也在你们庙里修行过,不算寻常妖物。”

方丈却摇头,说:“那可不成。若是修行过就不算寻常妖物,那为什么普天之下所有的天帝庙灵塔都只能让人类供奉呢?”

雪狼王倒是说不上来,毕竟,他对这些教义也不太熟悉。

方丈见雪狼王不说话了,又劝道:“大王三思,请别惊动了先王的灵魂啊!”

“好,寻常妖物不行。”雪狼王说,“你上去摘。”

方丈怔了怔,说:“我?我……我哪儿爬得上去呀?只怕要摔死。”

雪狼王也气笑了:“既然你也不行、别人也不行,那些僧侣也不可以了?这么说来,这块牌匾是怎么挂上去的?”

方丈便答:“这块牌匾是天家使者亲手给挂上去的。”

雪狼王倒是无言以对了。

方丈见雪狼王有罢休之态,便露出松一口气的样子。

雪狼王瞥他一眼,踱了两步,忽说:“本王血脉神圣,可不是寻常妖物了吧?”

方丈愣住了:“啊?”

说着,雪狼王轻身一跃,似风吹了雪一样轻巧的就掠过了灵塔顶,将那块牌匾摘了下来。

方丈大惊失色:“大王————!!!”

雪狼王把牌匾搁到地上,只说:“我看这牌匾是新做的,并不是我赐的那一块呀?”

方丈噗通跪下,脸色蜡黄,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雪狼王一脚踏在牌匾上,冷道:“好大的狗胆!连本王钦赐的牌匾也敢替换?”

方丈连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肿老高了:“贫僧罪该万死,但这真的是……是迫不得已呀!”

“怎么迫不得已?”雪狼王问,“原本的牌匾呢?”

方丈瑟瑟发抖,其他的僧侣也一同跪在地上,陪着一起抖,颇有韵律感。

雪狼王又指着方丈身边一个僧人,说:“你说。”

那僧人只磕头,说:“报告大王,这儿……这儿……这儿不对劲儿,这儿……这儿闹鬼啊!”

雪狼王冷笑:“无稽之谈!好端端的,圣教重地怎么会闹鬼?”

“真的啊!”那僧人信誓旦旦地说,“可能是你爹诈尸啊!”

方丈闻言,“啪”的打那僧人一巴掌:“说啥呢!你爹我爹的,没大没小!知道怎么说话吗?”

那僧人只得磕头:“罪该万死!不是你爹诈尸,是您父亲诈尸!”

雪狼王来之前,其实就听说了北塔闹鬼的事情了。

这事情原本就瞒不住,毕竟,方丈都出门找道士来驱鬼了。道士接到单子的第二天就把这个事情发网上了:“神奇!有个庙叫我去驱鬼。PS:我是道士。”这个帖子引起网友的热议,发帖的道士也越说越多,很多人都猜出来是天帝庙闹鬼了。

天帝庙里本身也是人多口杂,一人一句,也都传开了。

本来雪狼王是不会关注到这些八卦新闻的,只是他要来天帝庙,那侍卫们肯定要先做观察的。侍卫们便汇报了这个信息:“听说天帝庙北塔闹鬼。”

雪狼王便细问起来。

传闻,是一个看管北塔的僧人半夜尿急,去雪狼王爸爸的灵塔那儿解手,刚好那阵子肾不好,淅沥淅沥的,没完没了,惹怒了泉下雪狼。那鬼从塔里爬出来,大骂他怎么不上正规厕所,随地大小便,影响国家形象。僧人吓破了胆,一路尖叫着跑走了,又拉了伙伴来看,发现雪狼王爸爸的灵塔破了一洞,骨灰不见了,牌匾也掉了下来,摔烂了。

大家特别害怕,忙告诉了方丈。

方丈说:“还好在挂匾仪式上,我拍了照。”

于是,方丈便拿着照片,找人来造一个一模一样的牌匾,又让工匠来重新返修雪狼王爸爸的灵塔,至于骨灰,丢了又不会有人发现,那就不管了。但他想着做个新的完事儿,却没想过要做旧,因为太过新净,反而让雪狼王窥见了端倪。

雪狼王现在逼问方丈,方丈也把这事儿说了。

雪狼王却道:“那你为什么要找道士?”

方丈便说:“因为……自己不懂驱鬼,想找个专业的。毕竟,情况严重呀!自那事情以后,确实有灵异的事情发生。”

“比如呢?”

雪狼王满脸不信。

“就跟鬼片里差不多,洗着洗着脸忽然有人从背后薅头发……水龙头里冒出来血水……此类事。”方丈发着抖说,“我也怕了。”

雪狼王便道:“你怕了,然后呢?你就请了个道士来做法?”

“是的,道士来做法之后,果真没有灵异之事了。”方丈大加赞赏,“很灵呀。”

雪狼王挑眉:“那道士是怎么说的?”

“道士说就是……就是您的……”方丈欲言又止。

“我的父亲作祟么?”雪狼王冷笑道,“看到我父亲爬起来的僧人是谁?”

方丈忙道:“已经死了。”

“死了?”雪狼王越听越不对劲儿,“怎么死的?”

“被鬼杀的吧。本来好好的,第二天就死在了灵塔外。”

雪狼王冷道:“本王却不信父亲是邪祟。今天,定要还父亲一个清白!”说着,雪狼王命人拿来一个铁锤,要当场表演亲手拆自己老子的坟。

雪狼王举起铁锤,却似拿着毛笔一样轻盈不费力,随手敲了两下灵塔,石塔便随之被打碎。这石头翻飞之时,烟尘滚滚,把雪狼王的眼睛都迷住了。雪狼王一眯眼,便心中一跳:“这烟尘不对劲儿!”

却是瞬息之间,石塔破开之处蹦出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杀往雪狼王。

原来,石塔跃出一条大蛇,如闪电一样击出,牙齿刚碰到雪狼王的衣袖,蛇身却被一只从树上窜下来的大雪豹给死死咬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怪钟疑案 恶梦的设计者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锦桐李桐姜焕璋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只差一个谎言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十宗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