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出宫,这对于柳椒本来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但却很快要成真了。

徐御史在红狐狸那儿听说了大王操劳过度,便立即回去写汇报,参了太后一本。根据后宫系统记录,确实是太后创建、重启并推进了“团队侍寝项目”,让大王在工作高压期连续操作这个项目,损伤圣体。

这件事,大王已经和心腹们透过底了。看着徐御史按捺不住跳起来第一个发声,其他大臣便纷纷附议,一时间把这个顶成了政务论坛的热帖。

冥后那边看势头不对,立即采取行动。侍从却说:“这也没有证据证明太后惹得大王病了呀?”

冥后却摇头,说:“这需要证明吗?”说着,冥后沧桑地说:“没想到大王为了对我还以颜色,居然连自己肾虚的谣都造起来了!还真狠呀!”

冥后可不想等到明天上朝再被动受罚,便先在论坛发表了检讨书。当然,他也得拉人来背锅——就算背不了锅,也要拉来垫背,于是便马上想到了绥绥和柳椒。

“组队侍寝的是他们,要打要罚,应该他们首当其冲才是。”

过了一阵子,侍从回报:“绥绥抓了,但柳椒在狼山雪殿,没法抓。”

冥后冷哼一声:“他还真是大王的心肝肉呀。”

尽管心里有诸多不忿,冥后还是故作姿态,一路赤足单衣地从青雀台徒步走到了狼山雪殿,又在殿外跪席,哭泣恳求宽恕。

说实话,大王也不能因为这种事打死冥后,但他也不想立即出面宽恕他,便只能戴上耳机,和柳椒一起聆听音乐的声音。

二人趴在床上听音乐,听了大半天了,柳椒说耳朵都疼了,大王便替他摘下耳机,揉了揉柳椒的耳朵,问:“还疼不疼?”

柳椒摇摇头,却问:“大王,你说我很快就能出宫了,是什么意思呀?”

雪狼王笑道:“就是字面的意思。”

柳椒却摇头,说:“我怎么能出宫呢?这不是还没满一年吗?”

雪狼王却道:“难道你不想出宫吗?宫里的日子你不难受?”

柳椒怔住了。

“小椒,”雪狼王温柔地唤了他的名字,“你真的喜欢后宫?”

“不,”柳椒摇头,“我不喜欢。”

“让你一辈子这样子生活,你能快乐吗?”雪狼王又问。

柳椒抬起头,一脸茫然的,又摇摇头。

雪狼王抱了抱柳椒,说:“这是对你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说着这话的时候,雪狼王轻抚着柳椒的背脊,像是安慰他,又像是安慰自己。

柳椒靠在雪狼王的肩头,闻着他身上传来的一阵冷香,心里感慨万千。

雪狼王只道:“绥绥已经进了刑司,你也该准备着了。”

“准备什么?”柳椒一脸不解,“我……我也要?”

雪狼王却道:“绥绥是没有主动认罪,被拉进去了。你要是聪明的,就该学着太后那样,主动认罪。”

“我的罪是什么?”柳椒不解。

雪狼王也没有办法好好和柳椒解释,只握着柳椒的手,说:“你的罪,可能就在于我太喜欢你了。”

柳椒脸上忽然一红,心跳飞快的,如同蝴蝶扑向花间。

雪狼王却松开了柳椒的手,说:“你去吧。”

“我去哪儿?”柳椒问。

雪狼王说:“去外面和太后一起跪着。我会罚你去‘天帝庙’带发修行。”

“天帝庙?”柳椒有些讶异,“那是很神圣的地方吧?”

传说中,天帝与狼妖王生下了第一个神圣狼族,统治北国。同理,南国的神圣狐族也是从天帝来的。当然,西国还有东国的大王都是天帝后裔……总之,所有神圣妖族都是天帝的后裔,可见,天帝非常爱护动物。

当然,天帝很博爱,不会只喜欢动物而不喜欢人。天帝也与人族交往了,天人之子居于中央,称为天子,东南西北四个国家都是天子的附属。故而,这儿都尊奉天帝。

“天帝庙是圣教重地,没有人能伤害你。等一年期满,我就下旨还所有妃子自由身,也包括你。”

柳椒的心忽而一跳,这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他和雪狼王见的最后一面了。

雪狼王却和平常任何一次告别那样,温柔地看着他,眼神里有些不舍,亲密却又疏离。

柳椒喉咙干涸,过了半天,才说:“所以我要去庙里了?”

“你就在那边每天拜一次天帝,平常也没用干什么,该吃吃、该喝喝。我会帮你安排好的。那边的人会好好地服侍你。”雪狼王安抚他,“你在那儿可以吃肉,而且没有限额,又不用学功课,也不用守宫规。”

这听起来,确实对柳椒百利而无一害。

可柳椒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然而,柳椒还是顺从地点头,转身到了殿外,与太后一同跪着了。

冥后看见柳椒出来了,心里更加有把握:大王狠心能让我跪上一天,但他能狠心让柳椒跪多久呢?

果不其然,红狐狸很快就出来了,宣读了旨意:“柳椒触犯宫禁,褫夺美人封号,罚到天帝庙修行悔罪。明日离宫,不得有误。”

柳椒便遵旨离开了。

冥后却还跪着,便干咳两声,说:“大王有对我的旨意吗?”

红狐狸一脸无辜地说:“太后,您说什么呢?您这么尊贵,大王怎么会对您下惩罚的旨意呢?”

柳椒浑浑噩噩地回到了春光阁,春光阁里早已乱成一团了,阿叶和大黄鸭见柳椒回来了,都抱着他哭。阿叶又说:“我们知道太后去跪席、绥绥被抓了,都很担心您呀!”

柳椒摇头,说:“我没事。大王让我出宫修行。我明日就要动身了。”

阿叶和大黄鸭又都哭了起来。柳椒也不知怎么安慰,便先回了卧室收拾包袱。说起来,他的东西也不多,随便收拾两下就好了,不想,他忽听见窗边有动静,便忙推窗察看,却见冷角在窗外“咩”了一声。

“角儿,是你呀?”柳椒有些意外,“你怎么在呀?”

冷角便道:“我来看看你怎么了。”

柳椒便说:“那你怎么不从正门来?”

“你现在是大罪人,我不能跟你有关系的,所以悄悄来。”冷角说。

柳椒觉得奇怪:“不能有关系的话,不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悄悄来?”

冷角真是无言以对,只能抓起一把草嚼了起来。

柳椒却苦笑说:“唉,不过你能来也好,我要离宫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冷角闻言,便说:“你要去哪儿?”

柳椒说:“大王让我去天帝庙修行悔罪。”

冷角却问:“他说了你是什么罪了吗?”

柳椒想了想,说:“好像是因为大王太喜欢我吧,这也是罪吗?后宫真的很奇怪。”

冷角一下差点没被草噎着。

半晌,冷角却说:“行,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回去了。”

“哎,慢着呀……”柳椒喊住了他。

“什么事儿?”冷角问。

柳椒有些忐忑地说:“你知不知道大王的名字叫什么?我在庙里给他立个长生牌位。”

冷角闻言一怔,却说:“大王的名讳岂是我等能闲谈说起的?”

柳椒却道:“那总得有个名字吧?”

冷角沉默半晌,说:“你知道上网可以搜百科吗?”

推荐热门小说雪豹喜欢咬尾巴,本站提供雪豹喜欢咬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雪豹喜欢咬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玻璃钥匙 斯托维尔开膛手 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王爷他有病 一先令蜡烛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默读 罪全书(十宗罪前传) 西巷说百物语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