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出手

上一章:第39章 音乐 下一章:第41章 恢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羽看着新闻直播, 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直播画面晃动了好一会儿, 里面出现了一个站在楼顶的男人,男人不是很高, 眼睛通红。

他应该使用了扩音设备,说话的声音很大。

“赫曼,给我唱一首歌好不好?拯救我的灵魂吧!我不想下辈子还是这幅样子!”

他声音哽咽,神色凄凉, 看起来很悲伤。

空间港不远处的停车场, 坐在飞梭里的银灰发男人脸色特别难看,指着驾驶座的保镖:“你要是敢开走,我就跳车!”

保镖木着声音提醒:“窗户都锁了。”

“呵。”银灰发男人抬起手肘,猛地撞击窗户, 手肘和窗户相撞,发出剧烈的响声。

窗户没反应,他面色不变,收回手,再次往上撞。

“赫曼!”保镖声音急了,“停住, 我不开走。”

赫曼满意看他一眼,指着声音发来的地方:“往那边开, 能停车的最近位置停车。”

保镖看了下周围地图, 迅速确定线路,启动车的同时,给其余同事发消息。

赫曼盯着光幕, 手指在腿上敲了敲:“你把车停下后,按照我说的做。”

变性雌性重复喊着之前的那句话,越喊声音越低:“我不想再这个样子了……”

他喃喃说着,脚步往前了一步。

前来劝解的警察连忙吼了声:“别冲动!”

这话落下的同时,人群中陡然发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主持人:“天啊,赫曼!”

他说着,直播画面一分为二,一半显示着楼顶,一半显示着距楼不远处的停车场最前端。

赫曼背着一把吉他踩在一辆黑色的飞梭上,他周围围了四辆飞梭,车边站了一圈体格健壮的保镖,将他和激动的粉丝们隔离。

赫曼仰着头看了楼顶的人一眼,手指随意地在吉他上弹了一下,仿佛流水般的声音透过扩音设备传了出去。

“赫曼!”楼顶的人瞬间激动起来,眼眶发红,身体往前倾。

赫曼抬手指着他,手指左右摇了摇。

那人下意识站在原地。

赫曼收回视线,身体和手指同时动了起来,动感激昂的音乐霎时流淌出来。

前奏过后,赫曼开口唱歌,他整个人仿佛和歌融为一体,阳光而富有强悍生命力。

楼顶的粉丝怔怔的听着,很快就热泪盈眶,哇的一声蹲下痛哭。

哭声很大,赫曼表情丝毫不变,手指也非常稳。

一曲过半,一架飞行器从楼后方靠近楼顶,赫曼保镖从飞行器上跳下,一把拧着粉丝的衣领,将人拖到飞行器上。

赫曼仿佛毫无所察,将整首曲子弹完,取下吉他扔给保镖,他随之跳下飞梭。

他没有上飞梭,双手交叠靠着飞梭,关掉了扩音器。

很快,保镖拧着变性雌性扔到赫曼面前。

那人怔怔地看着赫曼。

赫曼:“知道我为什么见你吗?”

那人摇头。

赫曼冷哼一声,看着他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你这种粉丝,我的粉丝,没有懦夫。”

他说完转身,那人声音沙哑地喊道:“我不是!”他哽咽,“我没有办法,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赫曼皱了皱眉,抬着下巴对保镖示意,保镖将那人的扩音器拿走了。

这时警察跑了过来,对赫曼道:“感谢你救了他,这人扰乱公共秩序,我们需要将他带走。”

赫曼正准备说话,终端震动了一下,他看完信息:“人我要带走。”

不等警察说话,他继续道:“你等会儿消息。”

警察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让他同意赫曼把人带走。

警察于是没说什么,任由赫曼保镖将人拉着塞进飞梭。

到这里,视频就没了,警察和赫曼的话因为隔着一段距离,扩音器又被摘了,直播没有录到。

顾羽视线从光幕移开,就见赛诺皱着眉走进大厅,他边走边还在回复信息。

赛诺刚刚回到别墅,从飞梭下来,就收到了下属的消息。

弗里奇和变性雌性的负责人联系了,内容被他们获取。

弗里奇对在空间港制造轰动的变性雌性非常不满,要求负责人找人干掉那人,同时让所有变性雌性消失。

几乎所有登录在册的变性雌性,都由卫生部安排治疗。

赛诺立即让下属通知卫生部,同时派人去保护。

然后调转新闻直播间,见赫曼将人救了下来,给赫曼发了消息。

他走进客厅,下达命令:“逮捕弗里奇。”

弗里奇一直都被监控着,他的命令下达不到五分钟,弗里奇就被抓了。

弗里奇内心慌乱,表面却维持着镇定:“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们胡乱抓人是违法的!”

“违法?你对这个词更熟吧?”士兵讽刺道。

弗里奇还准备辩解,另一名士兵道:“省省吧,我们盯了一段时间了,需要我们把你刚刚的通讯放出来给你听听吗?”

弗里奇面色骤变,想来想去也不想不到哪里露了马脚。

他表面的温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你们怎么发现的?”

两名士兵对视一眼,没有回答。

他们也没有察觉到弗里奇有问题,是元帅让他们盯梢的。

元帅真是太厉害了,除了特别行动组,军部肯定还有秘密特种队。

两人眼里带着向往,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们挑进去。

赛诺不知道下属的想法,要是知道,他肯定会得意的说一句。

厉害的是他的小伴侣!

他发完信息抬眼,和顾羽的视线对上,他大步走到顾羽身边坐下。

他随手揽着顾羽的肩膀:“弗里奇被逮捕了。”

顾羽愣了下:“弗里奇?”

赛诺含笑点头:“你看他的反应不对,我让人盯着他,他和变性雌性这个案子有关,刚刚有了确切证据。”

弗里奇和变性雌性有关系,讨厌他就很正常了。

顾羽解了心里的疑惑,想到赛诺的举动,他嘴角弯了弯。

赛诺是真的很在意他。

他思绪一转,抿了抿唇。

他按理说是不认识弗里奇的,赛诺会不会疑惑他为什么关注弗里奇?

他思索起来,要怎么能和赛诺解释呢?

赛诺手指轻擦他的侧脸:“在想什么?”

顾羽视线飞快地扫了眼客厅里的其余人,脸色微红:“没什么。”

赛诺也不追问,指着空地的乐器:“你买的?”

顾羽摇头,奇奇道:“是阿笙买的。”

他又将为什么买这么多乐器解释了一遍。

赛诺道:“赫曼很快就会到了。”

十分钟后,赫曼走进大厅,一见到客厅的三名自然雌性,他呆了呆,继而蹦了起来,飞快跑到沙发旁。

“天啊,我消息太落后了吗?除了梅林,不是只有两个吗?”

他说着一一看过三人,最后落到墨墨身上,眼睛发亮。

“哦,漂亮的小雌性,你就是那名单身蒂拉吧?”

罗尔德看他一眼,伸手拦住墨墨的腰,清冷的声音道:“赫曼,介绍一下,我的伴侣,墨墨。”

“这是赫曼,我的朋友。”他语气柔和数倍,向墨墨介绍。

墨墨对着赫曼笑了笑:“你好。”

赫曼非常绅士的回了一个笑容,然后瞪着罗尔德:“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

罗尔德:“今天下午。”

赫曼大声叹气:“噢,早知道我早点回来了!”

他叹完气,又笑起来往外走:“我和盖伊好久没见了,我去和他会会面。”

赛诺:“等等。”

赫曼看向他,手在沙发上指了一圈:“等什么呀,这个大厅,根本就不欢迎单身!”

成双成对不说,伴侣还全是自然雌性!

赛诺:“有事找你,约普家禁止拜访,你去了也没用。”

赫曼在离他们最远的位置坐下:“刚刚自杀的人在车上,你要是想找他,让人带过来就行。”

顾羽忍不住问:“是那个变性雌性?”

赫曼:“嗯。”

赛诺看向顾羽:“你感兴趣?”

顾羽犹豫了一下,自杀的那名变性雌性看起来特别悲伤,他的能力能治疗变性雌性,他无法无动于衷。

像这样的变性雌性,或许还有很多。

不过如果直接治疗,不知道会不会引起麻烦。

他想了想,决定晚点告诉赛诺他能给变性雌性治疗,两人商量后再说。

他摇头:“没有,我看了直播,他好像很难过。”

赫曼轻哼:“不过是个逃避现实,想要自杀的懦夫而已。”

他看向赛诺:“还有什么事?”

赛诺:“这是我的伴侣顾羽,他想学音乐。”

赫曼眉头微扬,看向顾羽:“你想让我教你。”

顾羽有点紧张地捏了捏手指:“可以吗?”

赫曼扬起笑:“当然可以,”他笑地一脸灿烂,“有想法吗?还是随便学?”

顾羽:“我想开演唱会!”

赫曼打量着他:“演唱会不仅需要唱功,还需要体力,以及勇气,你可能会很辛苦。”

自然雌性的身体素质,太差了。

顾羽道:“我不怕,”他想了想,“我可能唱不了太高昂的曲子。”

赫曼道:“未必……你学过吗?除了笛子还会什么乐器?”

顾羽一一答了,赫曼又试了试他的音准,考察了他的基本唱功,而后笑道:“你很不错,不算新手。”

他道:“我给你制定训练计划,每过一段时间我会检查,音乐基本功只能靠自己。”

顾羽点点头,赫曼又道:“你可以再学一个乐器,笛子没办法边唱边吹,而且对歌的限制比较大。”

顾羽:“我想学吉他。”

之前直播时,看到赫曼弹吉他的样子,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行,”赫曼道,“我会一并给你安排到训练计划里。”

顾羽眼睛亮起来,看向赛诺:“拜师有什么仪式吗?”

赛诺还没有回答,赫曼就道:“不用那么正式,就是指导一下,而且我还想跟你学吹笛子,互相指导吧。”

他笑起来:“不然元帅岂不是要跟着你喊我师父,辈份都乱了。”

顾羽脸色微红,点头:“好。”

罗尔德等他们谈完才开口,请赫曼将乐器都弹了一遍。

墨墨认真地看着赫曼的动作,听声音然后试着弹两下。

刚试完两个,梅林来了。

梅林一路小跑,盖伊在后面一脸紧张:“你慢点。”

梅林抱住顾羽手臂,回头看向盖伊:“我很稳。”

互相打了招呼,梅林知道墨墨在选要学的乐器,立即兴致勃勃的跟他一起选。

赫曼表现的格外有风度,对梅林格外热情,梅林没知觉,对各种乐器好奇极了。

盖伊额头冒出黑线,好不容易祖父出面打发了凯文和米顿,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那两人,梅林是兽雌性的时候虽然对梅林好,但从来没提过要和梅林结婚。

说什么从小认识,太熟了。

呵呵,变成自然雌性,难道就不熟了?

盖伊警告地看了赫曼一眼,这人原本也不是梅林的追求者,现在看梅林成为自然雌性就凑上来,也不行!

他开始纠结起来,梅林没有结婚,是因为对以前的追求者不满意。

转变前的追求者不满意,转变后的追求者又似乎靠不住,那岂不是没人可选了?

梅林拿着鼓棒敲了敲盖伊的手臂:“哥哥,你脸色很难看。”

盖伊发愁着看着帅气的弟弟,觉得自己一瞬间成了忧心孩子婚姻大事的家长。

梅林晃了晃鼓棒:“我想学这个——架子鼓,很酷。”

盖伊毫不犹豫点头:“好,马上给你买架子鼓请老师。”

必须得年纪大一点的老师才行!

赫曼积极自荐:“看我,我架子鼓特别厉害!”

盖伊:“老师要求,两百岁以上。”

赫曼:“……”

墨墨选了小提琴,他摸着小提琴爱不释手,奇奇道:“墨墨,我把它送给你了。”

秦笙揉了揉奇奇头发:“你们用的到的乐器都拿走吧,除了钢琴,我家都用不上。”

没人客气,他们虽然不缺这点钱,但也不是浪费的人。

秦笙联系人搬钢琴,又将剩余的乐器退回去,不过拿回的价钱打了折。

秦笙揽着奇奇:“我家的安保系统已经完善,我带奇奇回去了。”

罗尔德也带着墨墨告辞了。

赫曼则留下吃了晚饭才离开,去皇宫见他哥哥了。

顾羽和赛诺饭后散步,他四处看了看:“罗尔德家在哪?”

赛诺朝左侧指了指:“很近,你要是想见墨墨,可以带着护卫去,别墅区很安全。”

顾羽点点头,犹豫了下问:“你们这里结婚,只要登记就可以了吗?”

他和赛诺结婚的时候,因为身份关系,他没有多想。

可是罗尔德和墨墨结婚,居然也是领证就完事,让他觉得很奇怪。

赛诺:“大灾难之前,结婚有隆重的仪式,之后就没有了。”

他看着顾羽:“我会补办我们的结婚仪式。”

顾羽:“不用。”他对婚礼并不期待,他更在意在一起本身的含义。

婚礼只是给别人看的,真正的情况自己最清楚。

赛诺笑了下:“仪式不补,蜜月还是要补的,我很期待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旅行。”

顾羽想着看过的外星资料,也很期待,这个世界有很多星球,都很漂亮,而且很神奇。

散完步,两人洗漱后,顾羽在直播间发了通告,又和木鱼联系,说明以后不直播。

嗨乐老板亲自和他谈,最后决定,要是偶尔直播,还是在现在的直播间播。

处理好后,两人坐在床头一起看新闻,实时热点第一条:绿源被勒令停止营业,销售部总经理弗里奇被逮捕。

顾羽看向赛诺,直接道:“我的声音可以治疗变性雌性。”

赛诺讶异地看着他,有很快恢复平静,能转化自然雌性,治疗变性雌性也不那么难以置信了。

顾羽顿了顿:“还能增加生物体的能力……具体的效果,我也不清楚。”

说到这里,他有些疑惑,他本人按理说,也在一平米范围内,可是他自己并没有获得进化能量。

系统仿佛把他排除之外了。

赛诺脸色微变,增加能力对雄性来说,很有吸引力,尤其对军部人员。

他想了想,揽着顾羽:“你对我使用能力。”

顾羽迟疑了一下,起身拿了竹笛,打开系统消耗好感值,然后开始吹奏。

一首曲子三分多钟,他边吹边观察赛诺,赛诺的进化能量消耗得很快,他吹完时,已经变成了0/3.

他紧张地看着是赛诺:“感觉怎么样?”

赛诺凝神感受了片刻:“身体微微发热,身体肌肉有点发胀,”他看向顾羽,“精神很好。”

顾羽将笛子放在床头柜,站在床边探手去摸他的手臂,手下的温度有点高,但并不太明显。

他松口气,没事就好。

他正准备移开手,被赛诺抓住手,赛诺稍稍用力,他身体前倾,扑到赛诺身上。

赛诺穿着睡衣的领口很大,他脸直接和他的胸部的皮肤相接,脸色瞬间红了。

他急忙撑住手,却不小心按到了赛诺腹部,他刷的收回手,又跌到赛诺身上。

赛诺身体霎时紧绷,将他抱到床上,覆在他身上,吻了下去。

赛诺觉察到顾羽身体颤抖,知道他害怕,没有直接将人吃了,互相用手给对方解决。

不过顾羽手酸了他也没有释放,最后献出了大腿。

赛诺很有耐心,到了这一步,更亲近一步,就不远了。

他抱着软哒哒趴在他身上的顾羽,抚摸着对方光滑的皮肤。

顾羽全身都泛着红,耳根和腿最明显,他不敢去看赛诺,只能埋着脸。

好在赛诺没有说话让他更窘迫,他在赛诺的安抚下慢慢放松下来,不知不知觉就睡着了。

赛诺将人抱到浴室,顾羽中途模糊的醒了片刻,听到赛诺的声音,又睡了过去。

他实在很累。

早上起床时,赛诺直接在他脸上亲了下,两人一起洗漱。

顾羽原本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不过因为赛诺的反应,也慢慢镇定下来。

两人出卧室前,赛诺受到了一条信息。

他打开,看了之后给顾羽看。

这是一份询问资料,被询问人叫明希,是昨天自杀的那名变性雌性。

他是被抓走被迫改造的,他成为变性雌性后,被安排伪装成人造雌性赚钱。

他是赫曼的粉丝,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军人,身体的改变让他痛不欲生。

可是他家里还有一名生病的祖父,改造他的人告诉他,赚的钱,有一部分他能得到,并且会帮他转给祖父。

而且,等他三十岁,年纪太大,不能继续伪装后,会帮他恢复。

同时,每一个月都必须服用一种特质的药剂,不然身体会越来越虚弱。

他妥协了,成了一名听话的变性雌性,期盼恢复的那一天。

然而变性雌性被曝光,他的名字在名单上,这对他犹如晴天霹雳。

这时他得知,他祖父已经去世了,他整个人崩溃了。

看到赫曼回耀辉星的新闻,就动了心思,想听赫曼的歌,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将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他觉得他们都可能是那群魔鬼的人。

顾羽看完之后,心情有些沉重。

他拉了拉赛诺的衣袖:“我想治疗那些变性雌性,可以吗?”

赛诺想了想点头:“当然可以,我会安排。”

顾羽笑了笑,期待道:“他们是受害者也是人证,他们的身体恢复的话,应该会帮助警方抓到坏人吧?”

赛诺心格外柔软,他的小伴侣,很善良。

他握住顾羽的手:“一定会,目前已经找到几个窝点了。”

上午十点,赛诺就安排好了治疗工作:“我让人将变性雌性带到了别墅区空闲的一栋别墅,以后兽雌性转化也在那里。”

除了皇宫,军区别墅区是最安全的,其余的位置他不放心。

顾羽:“我去拿笛子,什么时候开始。”

赛诺:“半小时之后,不用急,我去帮你拿。”

顾羽点点头,打开系统将进化能量的解释看了一遍。

除了兽雌性转为自然雌性有具体数值,其余两个功效都没有。

不知道变性雌性需要多少进化能量。

赛诺下楼后,他将他的疑惑说了,赛诺道:“我安排人盯着,有人情况不对会提醒你。”

顾羽点点头,直接在系统中购买高级进化液。

【恭喜交易者,好感值高阶效用一千平米范围激活,ps:消耗好感值时,请先选择范围】

顾羽看向系统,初级和高级进化液都是亮的,而一平米的图标周围有个绿色的框框。

他视线落到高级进化液上。

【是否将好感值效用范围改为一千?】

顾羽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选择。

他们不是走到别墅的,而是乘坐飞行器直接到了别墅天台。

顾羽打量着别墅,单建筑占地面积没到一千,但是前后都有花园,还有停车场,很大。

此时前后花园待了很多人,都是变性雌性。

赛诺:“总面积超过一千了,你用能力期间,我陪着你,其余人会在范围外。”

顾羽立即明白他的顾虑,他有些不放心:“你要是不舒服要告诉我!”

赛诺点头:“嗯。”

赛诺陪着顾羽从天台到了一楼,大门关着,外面的人看不到屋内的情景。

推荐热门小说星际稀有物种,本站提供星际稀有物种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星际稀有物种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9章 音乐 下一章:第41章 恢复
热门: 永恒圣帝 张公案 尤金尼亚之谜 罗杰疑案 莽荒纪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杀人株式会社 孤独的精确度 卡洛琳字体 十年一品温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