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珍贵

上一章:第29章 身份公开 下一章:第31章 练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发男人语气激动, 说话时脚步不停, 步履灵活地走到顾羽面前。

顾羽被他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 往旁边挪了一步。

赛诺脚步一迈,挡在科纳面前,语气警告:“科纳会长!”

科纳站定,视线从顾羽身上收回, 和赛诺打了招呼:“赛诺元帅。”

他身后三人的视线全落到顾羽身上, 眼神炙热。

顾羽被看得不好意思,抿唇对他们笑了笑,微微低头。

赛诺面色微沉,视线在三人身上滑过, 然后看向科纳:“这是你选的看护?”

科纳扭头提醒他身后的三人:“伙计们,别吓着小雌性。”

三人视线从顾羽身上移开。

科纳看着赛诺,笑着开口:“他们是保护协会最优秀的看护,你得谅解他们,他们的反应已经很淡定了。”

毕竟这是六十年以来,见到的唯一一名自然雌性。

而且还是一名好看的年轻雌性。

赛诺轻哼一声, 勉强体谅了。

他拉着顾羽重新坐下,指着对面的沙发:“请坐。”

他和顾羽并排坐着, 科纳几人抬眼就能看到顾羽。

科纳视线再次落到顾羽身上, 眼神炽热,眼睛微微湿润,显而易见的情绪激动。

赛诺给科纳和顾羽双方做了介绍。

顾羽被科纳看得不太自在, 脸色微红地打招呼:“你好。”

“你好!”科纳声音颤抖,他深吸口气,稳了稳心绪。

“抱歉,我实在太激动了。距上次见到自然雌性,已经六十年了。”

顾羽摇摇头:“没关系。”

他视线一扫,科纳身边的三人全都眼睛发红,和科纳一样,情绪起伏很大。

他心里微动,易地而处,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科纳惊叹地看着顾羽,这绝对是他见过的,脾气最好的自然雌性!

而且声音又好听又轻柔。

他放轻声音,眼神带着不容忽视的单纯的喜爱:“多谢你的理解。”

他说明来意:“按照自然雌性保护规定,自然雌性的健康由保护协会负责,这三名看护是生活、营养、医疗看护中最优秀的,以后将由他们照顾你。”

他说着,将三名看护的具体资料发给赛诺:“我相信你和元帅都会满意的。”

赛诺听到他们来访时,就知道他们的目的了。

他认真地翻看着资料,一时没有出声。

他的祖母是自然雌性,他对雌性协会的看护很熟悉,也不太排斥。

秦笙是腺体科的专家,医术很高明,但在自然雌性方面没有经验。

保护协会则不同,他们是雌性健康专家,许多研究都是针对雌性的。

而且有不少自然雌性的档案,在自然雌性方面,比任何机构都有经验。

顾羽起初不清楚科纳几人的来意,这会儿听了有些懵,忍不住怀疑他理解错了。

他轻轻碰了碰赛诺手臂,小声询问:“他们是来照顾我的?”

赛诺看向他:“嗯,他们有经验。”

顾羽没想到真是这样,连忙摆手:“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他补充道,“我已经成年了。”

他小时候都没有受过细致的照顾,现在已经成年,不需要也不适应别人的照顾。

科纳一直用一种看珍稀宝贝的眼神看着他,听他这么说,不等赛诺开口,就温声解释。

“这和年龄没关系,你是自然雌性,需要细致的照顾。”

顾羽无奈:“可我没什么需要照顾的。”

科纳诧异地看着他:“当然需要照顾!”

“生活看护能为你挑选最舒适的生活用品,营养看护能根据你每天的身体状况制定食物,医疗看护能够在你受伤的时候及时治疗。”

科纳细致解释后笑道:“你看,这些都是很必要的。”

顾羽一呆,要真是这样,每天吃什么、穿什么,岂不是什么都由别人决定了?

他认真道:“不,真的不必要,我这几天过的就很好。”

科纳用怜爱的眼神看着他:“你以前受苦了。”

顾羽:“……真的不用了,太麻烦了。”

不仅给别人添麻烦,他自己也会觉得麻烦。

科纳温和地笑道:“不麻烦,三名看护已经是最低的标准了,如果你没有结婚,按规定,至少要为你配六名看护和八名守卫。”

顾羽惊呆了,突然想到大熊猫,稀有物种的优待吗?

科纳补充:“当然,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选择结束现有的婚姻关系,恢复单身,协会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为你增添看护和守卫。”

赛诺脸色一黑:“永远不会有那种时候,我伴侣的安全,我会负责。”

科纳看向他:“元帅阁下,我看过宏哥音乐节目的录屏,小雌性受伤了。身为自然雌性的伴侣,你没有保护他,让他不受伤害。”

他语气严肃:“按照规定,如果自然雌性结婚期间受到二级以上伤势,伴侣得接受考核。任何拥有自然雌性的雄性,都必须有保护自然雌性的能力。”

“元帅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有能力却没能保护自然雌性安全的雄性,实在让人质疑他对自然雌性是否真心喜爱。”

赛诺皱眉:“不需要质疑我的真心!这次是我的疏忽,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

科纳道:“希望如此,这次只带了看护而没有带守卫来,正是因为相信元帅的能力。”

顾羽忍不住道:“我受伤和赛诺无关,是我要去工作的,也是我不够细心,没有注意到危险。”

科纳温和笑道:“这当然和你没关系,都怪那名变性雌性。”

顾羽觉得他有点像哄小孩子。

科纳安抚完顾羽,看向赛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得对他身体有大致了解,需要给他做一次详细的检查。”

“没问题,”赛诺颔首,他补充,“我要全程陪同。”

在他印象里,顾羽的脸色总是很白,他不太放心。

如果顾羽身体哪里不对劲,保护协会的人更容易发现问题。

科纳点头:“当然,你是他的伴侣,你有这个权利。”

他顿了下,想到两人结成伴侣的过程,忍不住道,“元帅阁下,你真是太幸运了。”

赛诺扬唇笑起来:“确实如此。”

科纳询问:“他住哪间卧室?我们现在就给他做检查。”

赛诺起身:“跟我来。”

顾羽抿了抿唇,手指紧张地攥着。

雌性保护协会显然经常和雌性打交道,科纳还曾见过自然雌性,对自然雌性肯定很了解。

如果检查,他们是不是会知道他不会变成兽形态?

会不会把他当作异类?

他越想越紧张,手突然被握住,他一愣,抬头看向赛诺。

赛诺心疼地看着他:“别怕,我陪着你。”

小伴侣肯定有过很不好的经历,不然不会对检查这么排斥。

顾羽嘴角下意识弯了弯。

科纳也以为顾羽害怕,语气轻柔地安抚。

“小雌性,你放心,看护都是专业的,检查绝对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痛。”

他们珍视呵护的态度让顾羽放松下来。

以这里的人对自然雌性的态度,即便是不完整的自然雌性,没有变成兽形态的能力,应该也不会被恶劣对待。

就像现代大熊猫,就算是残疾不健康的,也不会被抛弃被嫌弃。

到了客房,生活看护走到床铺旁,用手捏了捏床单和被套。

然后看向赛诺:“天啊,元帅阁下,您实在太不细心了,怎么能让小雌性用这么粗糙的布料!”

顾羽呆了呆,他敢保证,这绝对是不实的指责。

这间客房和赛诺主卧的床上用品都是一样的,是他这辈子住过最豪华的房间。

赛诺眉头微蹙:“这是商城最贵的一款。”

看护摇摇头:“最贵的不一定是最适合的,自然雌性皮肤柔软,纯棉和纯丝绸才是最适合他们的。”

看护说着,从空间背包取出一套浅蓝色的纯棉床上三件套。

“元帅,我可以整理床铺吗?”

赛诺点头:“可以”。

在他心里,保护协会对自然雌性最为了解,知道什么更适合自然雌性。

顾羽见看护掀起床单,忍不住道:“不用换,现在挺好的,昨天才换的。”

大圆每两天就会换一次床单,床单很干净。

看护看向他,满脸怜惜:“你不用委屈自己,你的皮肤会不舒服的。”

他说着,动作利落地卷起床单,迅速换了新的三件套。

“小雌性,你现在坐在床上就行了。”科纳温和道。

顾羽犹豫了下,还是将一直想说的话说了:“我叫顾羽,您可以叫我小顾。”

他神色纠结一瞬:“我不太习惯别人称呼我为小雌性。”

雌性在他认识里,和自然界中的雄性相对,相当于人类中的女性。

即使他在耀辉星的身份和女性差不多,他还是不习惯别人这么称呼他。

总觉得很别扭。

科纳笑起来:“小顾,”他露出赞赏的笑容,“就是这样,任何不满意都可以提出来,你的心情最重要。”

顾羽眼睛微亮,这么说,他能拒绝这些看护?

他还没开口,生活看护附和着科纳的话:“对呀,就比如住的不舒服,你早该提出来。”

顾羽噎了下,语气肯定:“我住的很舒服,这里很好。”

科纳耸耸肩:“你是不想元帅自责吧?元帅运气可真好”。

这么贴心的自然雌性,居然被元帅遇到了!

顾羽:“……”

他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他的话!

他很费解,在他们的认知里,自然雌性到底是什么模样?

以至于这么舒适的环境,都担心住的不好?

接下来的检查让他稍稍有了了解。

他按照科纳的指示靠坐在床头。

看护们拿出各种测量仪,摆放到床边。

生活看护动作轻柔的给他需要和仪器接触部位消毒。

然后将无线感应端小心的连接在他身上。

医疗看护手里拿着雌性腺体素浓度感应片,轻声提醒:“会有点冰,不要紧张。”

顾羽点点头,他见过这种拇大小的圆片,秦医生给他用过。

看护动作很轻地将圆片贴在他的腺体处,整个过程十分注意,没有碰到他。

营养看护将一个手环轻轻带到他的手上:“很快就好。”

科纳面前展示着一面大约三十寸的全息光幕,他仔细看着上面的数据和全息扫描图。

赛诺站在他旁边,视线在光幕和顾羽身上移动。

科纳看到扫描图膝盖处的淤青时,眼睛猛地睁大。

“噢,天啊,你的膝盖居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他懊恼不已:“刚刚居然让你站了那么久,实在是太失职了。”

三名看护脸色也很不好看,全都一脸自责。

顾羽被他们的反应弄得有点懵,完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

他的膝盖伤和他们并没有关系,而且不是很严重。

他轻轻动了动膝盖,嘴角微弯,笑着说:“已经好了很多,没事了。”

“别动!”医疗看护被他动膝盖的动作吓了一跳,猛地出声。

仿佛他不是曲了下膝盖,而是拿刀砍。

顾羽僵住了,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不该把膝盖放平。

医疗看护放柔声音:“抱歉,希望没有吓着你,”他怜惜地看着顾羽的膝盖,“我给你上药,会好的很快。”

他说着,拿出一支药膏,弯腰凑近顾羽膝盖,打开药膏,轻轻抹了一块到膝盖上。

看护盯着膝盖,迟疑片刻才动手,只是抹药的动作轻得连药到快抹不开了。

顾羽膝盖微动,看护的动作太轻,他的感受痒大于疼。

顾羽:“……”

以他的了解,要想揉开淤血,得用力。

秦笙给他开了药膏,不过才受伤时不适合立即揉,他昨天没有用。

赛诺目光沉沉地盯着看护的手,那手在顾羽白皙的膝盖打着圆圈,又倏地抬起,又继续。

白色的药膏渐渐的浮在皮肤表层,还没有推开。

眼见看护的手再次挨近膝盖,赛诺伸手抓住看护的肩膀,将人往后一拉。

“我来。”

看护松口气,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一步:“皮肤太嫩了,我都不敢下手。”

赛诺轻哼一声:“你们处理伤口应该加上时间限制。”

要不是看护面色严肃,一脸小心,他都要怀看护在疑骚/扰顾羽了。

他看向顾羽:“会有点疼,忍一下。”

顾羽点点头,下一刻,膝盖处传来疼痛感。

他紧紧地抿着唇,没有露出丝毫声音。

赛诺没有抬头,只看着膝盖,他没去看顾羽的表情,担心看了就狠不下心了。

他处理过无数伤口,从未如此小心。

他按揉的时候,清晰地感到顾羽身体微绷,他很心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这种伤在军中雄性身上的话,根本就不需要特意治疗。

在小伴侣身上,在他看来,比他被粒子炮轰了还严重。

他动作很利落,将药膏揉开,拿开手:“好了。”

顾羽只觉得膝盖上仿佛搭了一个热毛巾,那一块皮肤持续地维持着温热感。

他轻轻动了动,痛感少了很多。

赛诺洗了手,走到床头侧边坐下,顾羽对他笑了笑:“感觉很好。”

赛诺挑眉笑了下:“我有经验。”

科纳观察着数据:“药膏晚上再用一次,明天就能恢复。”

他指着一排数据,对营养看护道:“营养亚健康,需要补充营养。”

营养看护颔首,将数据记录到个人终端:“我会为他制定针对性的饮食计划。”

科纳将光幕往左侧一划,出现了另一个界面,上面是一个线状图。

“噢,”科纳眼睛霎时亮起来,扭头看着顾羽,“你的腺体非常健康。”

他眼里带着兴奋,拿出一支细长的玻璃管,从外表看,很像加长版温度计。

“我给你测量一下雌子活跃度,以便给你们制定交/配计划,以我的经验来说我,腺体健康,雌子活跃度都会很高,你说不定很快就能怀孕。”

说到怀孕,他的眼睛迸发出极亮的光芒:“要是能孕育出自然雌性那就太棒了!”

顾羽瞪大眼睛,怀孕?

科纳说完,走到床边将玻璃管递给顾羽:“将它放入你的雌道,如果你害羞,我们可以转身。”

顾羽楞楞地拿着玻璃管,一脸懵:“雌道?”

科纳见他一脸迷茫,不解地询问:“你的家乡,雌性不学习生理知识的吗?”

顾羽:“不……”

生理知识他学过,但是和耀辉星的雌性完全无关。

科纳轻叹口气,和蔼道:“放心,我会给你整理一份资料,如果你需要,我会亲自给你授课。”

赛诺这时开口:“不必了,我来教。”

科纳看他一眼,点头:“也行,雄性伴侣确实是最好的教学老师,只是需要良好的自控力。”

赛诺面不改色:“我的自控力很棒。”

科纳扫了眼房间:“这一点,我很相信。”

结婚了,居然和自然雌性伴侣分房睡!

这种自控力,绝对是雄性中的翘楚。

不过他又想到一点,打量赛诺:“元帅,诚实是美好的品德,你……身体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赛诺脸瞬间黑了:“科纳会长,请允许我提醒你,你临近三百高龄,就算抹黑我,小羽也不会考虑你的。”

科纳被呛地咳嗽一声,瞪着他:“胡说八道,你八十年从未有过花边新闻,现在又和自然雌性伴侣分房睡!我的问题合理合据!”

他语带关心:“做你祖母的看护时,我就认识你了。要是身体不适,不要讳疾忌医,为了让雌性/生活和谐,我们协会对雄性也有研究。”

赛诺咬牙,一字一顿,加重语气道:“我很好!”

顾羽原本拿着玻璃管一脸懵,听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

赛诺看向他,被他笑得心痒痒,挑了挑眉,对科纳道:“你要是不信,小羽可以给我作证。”

顾羽立即想起育崽期那晚,传入耳朵的粗重喘息声。

他脸色霎时红了,紧张地攥紧手掌,手里的玻璃管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果断顺手拿起晃了晃,转移话题:“这个怎么测量?”

赛诺眼神倏尔幽深起来,沉默地看着顾羽,眼神带着火。

顾羽微怔,心脏砰砰砰地狂跳起来,缩了缩脖子。

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他问了一个很糟的转移话题的问题。

科纳笑道:“放到雌道就行,元帅在这里,可以让他帮你。”

他回答完问赛诺:“需要帮忙吗?”

赛诺沉声道:“不用,你们先出去。”

顾羽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要是普通测量,没理由清人啊!

赛诺等科纳几人出去后,接过顾羽手里的玻璃管,俯身看着顾羽,轻声道:“别怕,我会很小心。”

他说着,手移到顾羽裤腰,正要往下拉,手腕被顾羽抓住。

顾羽瞪着眼睛看他:“你……你要干什么?”

赛诺抬起玻璃管,声音微暗:“给你检查。”

顾羽抓着他手腕的手不受控制的用力,脑中突然升起一个非常不妙的想法,脸色腾地红起来。

他磕磕巴巴地问:“雌,雌道在哪里?”

赛诺呼吸一滞,盯着他看了两秒,将玻璃管放到一旁,搂住他的后腰,手稍稍下移。

顾羽像是被摸了尾巴的兔子,受惊似的翻转身体。

他在床上翻了三百六十度,然后面红耳赤地爬起来坐在另一边床沿。

“不,不测了。”他紧张道。

前面的测量他能配合,可是这项测量,他实在不能接受。

太奇怪了。

他想起科纳之前说过的话,雌子活跃度,交/配计划,怀孕……

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不,他确实是在一个新世界。

以前他只是有这个概念,现在他真切的感受到了。

赛诺看着他窘迫至极的模样,心更觉得痒痒的,又充满着怜爱。

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小伴侣之前那么镇定,看来是因为一无所知。

他劝说:“这项测试不仅能测出雌子活跃度,还能测量雌性的承受度,知道这一点,雄性才能保证雌性得到的快感同时不受伤害。”

他说着面露担忧:“自然雌性的体质在种族里最弱,我没有任何经验,我不想伤到你。”

“有了测量结果,协会就能制定出符合我们的交/配计划,我按照计划来,能保证你的安全。”

顾羽满脸通红地听着赛诺的话,心里浮现一个又一个惊叹号。

为什么这种事要按照科学的数据进行!

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就算他没经验,也知道这种事不该是这样的。

不,不对,现在谈这种事,是不是有点早?

他眼前浮现赛诺结实的肌肉,心脏狂跳,努力绷着脸,不露出异样。

他咬了咬唇:“我不测。”

赛诺看着他红彤彤的脸,拿起玻璃管走到他这一边,将玻璃管递给他:“要是害羞,我也出去,你自己测行吗?”

顾羽下意识将手背到身后,摇头:“我不想测。”

他抗拒的举动很明显,赛诺将玻璃管收回放到后背不让他看到:“为什么不想测?”

顾羽莫名觉得他仿佛是一个不懂事,不听医嘱的熊孩子,而赛诺是耐心询问的家长。

他微窘,垂着头小声道:“不用测。”

赛诺盯着他柔软的头发:“不用?不想我碰你吗?”

顾羽瞪圆眼睛看着地板,为什么这么问?

推荐热门小说星际稀有物种,本站提供星际稀有物种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星际稀有物种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9章 身份公开 下一章:第31章 练习
热门: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第十三个故事 遛鬼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 幽灵酒店 自投罗网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