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直播(抓虫)

上一章:第24章 考核 下一章:第26章 金手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赛诺回楼上卧室快速洗了澡, 离八点还有一分钟, 他坐到床边的沙发,进入顾羽直播间, 直播间题目很直白:笛子演奏。

赛诺眼里闪过笑意,很符合小伴侣的风格,直白又简单。

顾羽深吸口气,准时在八点开播, 他扫了左下角, 人气:1。

嗨乐人数和人气1:1,这代表只有一个观众。

明明很惨,顾羽眼睛却弯起来,他知道, 这个人肯定是赛诺。

他打字:“欢迎来到直播间,我是主播羽毛,第一次直播,请多多关照。”

主播的字是橙色,观众的回复是黑色,他将这行橙字置顶, 特别显眼。

进直播间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到。

他又将演奏的曲目写下来:“接下来, 我吹奏的曲子是《姑苏行》。”

他打完字, 按下录音按钮,拿起笛子,闭着眼睛专心地吹奏起来。

这是一首江南风味的曲子, 韵味典雅,笛声悠扬。

赛诺放松地靠着沙发靠背,闭着眼睛仔细聆听,整个人仿佛被带到了曲中的世界,安宁舒适。

有喜欢从新主播找惊喜的人,也有无所事事从上到下随意点进直播间又退出的人,还有通过直播间名字猎奇的人。

这些人无意中点进顾羽的直播间,立即听到从未听过的乐曲声。

有人觉得没劲离开,更多的人眼睛一亮,专心听了起来。

听众们身体无意识地放松,或靠着或趴着,享受着心底的宁静。

一曲结束,顾羽愣了愣,他吹奏过这首曲子很多次,大多时候心情都很轻松,但是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仿佛整个人都跟着笛声,去到了江南水乡的世界,感受比以前放大了好几倍。

难道是错觉,刚刚太投入了?他心里疑惑,看向评论。

【风:好听。】

【我很强壮:哇,这是什么乐器,好好听!】

【飞飞:太舒服了,浑身轻松,差点睡着了,主播太棒了!】

【大笑不已:据我所知,竹笛演奏方法已经失传,主播吹的这么棒,人气这么少不科学啊!】

顾羽松口气,看向左下角,人气:18。

他嘴角翘起,打字:“谢谢大家喜欢。”他喝了口水。

【我很强壮:咦,主播为什么不说话?】

【大笑不已:对哦,主播只打字,不说话的吗?】

顾羽想了想回复:“抱歉,嗓子受伤了,暂时说不了话。”

【飞飞:我怎么觉得主播好软啊,回复太乖了吧!】

【我很强壮:我也觉得,刚刚我好像听到了喝水声,动静比我家卡特声音还小。】

【飞飞:真好奇啊,主播,开个摄像头呗!】

顾羽抿了抿唇,连忙将麦调到静音,打字:“不好意思,不露脸。”

不为别的,他主要是担心露脸紧张。

紧接着,他打出下一首曲子的名字,然后继续吹奏起来。

他选的曲子曲调都很柔和,很适合晚上听。

每吹一曲,他会休息会儿,喝喝水,和观众聊聊天,中途他收到了很多次好感提醒,没时间去查看。

他发现,之前的感觉不是错觉,听曲的感受比现代时更深了。

他看了眼时间,马上就十一点了。他此时的人气68,关注数66。

几乎每个观众都点了关注。

他笑了笑,这个结果比他想的要好很多:“谢谢大家观看,今天直播结束,明天八点开播。”

【飞飞:唔?下播了?怎么这么快!我还没听够呢。】

【大笑不已:太舒服了,我听着曲子闭目眼神,现在全身轻松。】

【我很强壮:连续三个小时,主播辛苦了,明天我再来。】

【风:晚安。】

系统提示:“‘我很强壮’赠送主播星星*100。”

嗨乐的礼物很简单,只有星星和星空。

一颗星星一星币,一片星空一万星币,星星*1000和星空都会全平台播报。

顾羽愣了愣,没想到第一天就会有人送礼物,他正准备回复感谢,又有十几个人送了礼物。

他连忙打字:“谢谢大家的礼物,晚安。”

他打完,想了想,拿起笛子吹了一曲睡眠曲,曲音结束的一瞬间,关闭了直播。

他打开系统,看到好感总值为23时,眼睛霎时亮起来。

正准备看看表格中的名单,系统声在脑中响起:“好感值来源超过十人,激活新版好感面板,是否启用?”

顾羽看向新版好感面板几个字,旁边立即出现一行解释。

“面板将由好感值多少排列;面对面时,能看到好感值来源;能随时查看任何生物的好感总值;同一时间获得多人好感时,将取消弹幕模式,仅语音提醒一次好感增加。”

顾羽毫不犹豫看向‘是。’

刚刚眼前一直闪过好感增加的弹幕,他眼花。

“新版好感面板开启,请交易者努力获取好感值。”

顾羽看向系统,系统面板和以前看起来还是一样,只是表格多了很多行。

第一行,赛诺,13。

顾羽嘴角微翘,关上系统,躺下睡觉。

耀辉大学303宿舍,两名室友结伴从外回来,进宿舍时,看到趴在桌上睡着的室友时,两人面色猛地一变。

绿衣学生身体抖了抖:“阿飞该不会是连续上网太久,猝死了吧!”

花衬衫学生大惊失色,飞速跑到阿飞身边,抓住阿飞肩膀前后摇晃,将阿飞摇地剧烈晃动起来:“阿飞,你醒醒,你别死!”

瘦削青年阿飞面色扭曲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舍友的手:“混蛋,你终于动手了,趁着我睡着,想验证我会不会被摇散架是不是!”

“啊!”阿飞说着,大叫一声,放开室友的手,改为掐脖子,摇晃。

“我要杀了你,我已经快三天没睡着了,好不容易睡着,居然被你弄醒了!”

绿衣舍友抱住他往外拖:“别冲动,我们不是担心你吗?你经常熬夜,平时这个点,都在上网玩,我们以为一回来看到你趴在桌上,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阿飞顺势松开虚掐在花衬衫颈间的手,双手搓了搓脸:“放开我。”

他虽然很瘦,但是眼睛很大,瞪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绿衣舍友连忙松开他。

他回到座椅上,看了眼光幕,哀叹一声:“啊啊啊,我是个傻子,我居然没有录音!”

绿衣舍友小心翼翼提醒:“阿飞,我看你脸色不好,继续睡觉吧。”

阿飞趴在桌上,过了会儿直挺挺起身坐着,苦着脸:“睡不着了。”

他大眼睛冒光:“明天我一定要录音。”

两名室友对视一眼,花衬衫询问:“录什么音?你不是入睡困难吗?刚刚怎么睡着了?”

阿飞面色疲倦,眼睛却精神奕奕:“我无意中进入了一个新人主播的直播间,他吹奏的乐曲特别好听,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两人同时问:“这么神奇?”

见阿飞肯定地点头,两人好奇不已:“他什么时候开播,我们明天也去看看直播。”

第二天早晨,昨晚听过顾羽吹奏的人,一觉起来就发觉自己神清气爽,感觉特别轻松,不禁想到了睡前听过的音乐。

顾羽洗漱完去餐厅时,赛诺已经坐在那儿等他了,白发微湿,显然晨练完后洗了澡。

顾羽坐下后对赛诺笑了笑,打字:“早上好。”

霎时,他看到赛诺头顶出现+1的浅蓝字体,像是游戏中加血的提示一样。

下一秒,+1朝他飞了过来,消散不见。

他微愣,打开系统,就见赛诺的好感变成14了。

他看向赛诺,脑中想着‘好感值’,就见赛诺脑袋上边出现浅蓝色字体14,过了会就消失了。

他立即明白过来,新版好感值面板!

赛诺笑着道了句早上好,视线落在顾羽脸上。

顾羽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红着脸打字询问,“怎么了?”

赛诺:“你用笛子吹奏的曲子,让人听了很舒服,很轻松,感觉很神奇。”

看来不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

顾羽想了想解释:“我吹奏的都是比较舒缓的音乐,有让人放松解压的效果。”

这是音乐的魅力,可以让人放松、或者心潮澎湃、亦或者伤感,能传达不同的情绪感受。

只是,同样的曲子在这个世界,效果更好了。

赛诺沉吟片刻:“以前听音乐,从来没有这种感受。”

顾羽眨了眨眼睛,好奇询问:“你们平时听的什么音乐?”

“排行榜上的歌曲。”

顾羽想了想,边吃早餐边打开排行榜,一首一首的听。

不过他没有听完一首完整的歌,全是听了前奏就切换了。

等他将排行榜前二十的歌曲全部听过后,明白过来,战斗歌曲,是耀辉星的主流音乐。

二十首,全都是让人听了分分钟想拿起武器战斗的歌曲。

顾羽关掉排行榜,他在茶馆听惯了古风曲,更喜欢轻柔有韵味的曲子。

他喝了口牛奶:“这些音乐节奏太快,很难让人放松下来,”他忍不住好奇,继续打字,“没有舒缓一些的音乐吗?”

赛诺挑眉:“幼儿期听的音乐比较舒缓,成年后几乎都听流行音乐。”

顾羽不解,等赛诺解释后,他才明白过来。

一方面,兽人是崇尚力量的种族,骁勇善战。

星际时代后,对抗异兽虫族、争夺资源、守卫故土,种种原因,使得他们必须习惯战斗,勇于战斗。

耀辉星雄性20岁成年后,强制参军10年,军队流行战歌,很少人听慢节奏抒情歌。

另一方面,由于自然雌性稀少,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只存在于小说和影视作品中,现实中极少见到。

这使得耀辉星情歌很少。

于是,战斗歌曲成为主流。

当然,舒缓的歌曲不是完全没有,只是即便有,也带着硬汉风格,大概就是铁汉柔情那种。

不像笛声悠扬自然。

顾羽吃完早餐,打字:“我去上班了。”

赛诺起身:“我送你去。”

顾羽摇摇头:“不用了,我已经查好路线了,公共交通可以直达舒馨。”

他昨晚已经查好了路线,只要走分钟,就有公共交通站了。

赛诺怎么可能让他去挤公共交通,谁知道会不会被人占便宜。

“我有一个月婚假,反正也没事。”他说着,手搭着顾羽座椅后背,弯腰道,“更何况,就算有事,也没陪你去重要。”

顾羽右耳连带着半边脸瞬间红了,他连忙起身避开,快步走到餐厅门口,脚步顿了顿,打字:“谢谢。”

赛诺眼睛微眯:这么软,必须要看好!

他笑起来:“不用谢,走吧。”

到了舒馨,顾羽下车时看了看赛诺:“你回去吧,我下班搭公车回去。”

赛诺不赞同:“我可以先回去,不过下班我必须来接你。”见顾羽犹豫,他道,“要是你不答应,我就在这里等你下班。”

顾羽无奈地抿了抿唇:“好吧,你不要来太早,我五点半下班,你五点二十出发就可以。”

赛诺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行,我知道时间,别担心了,去上班吧!”

顾羽下了车,走了几步回头,赛诺的车还在原地,他笑着挥了挥手,然后才转身走进舒馨。

时间还早,休闲区一只兽雌性也没有。顾羽去休息区的路上,倒是看到不少兽雌性在娱乐区玩耍。

想想也是,晚上才休息过,正是精神最好的时候,不需要到休闲区休息。

他坐在音乐室,将设备研究一遍,最终打开创作台。

创作台和音乐app很像,可以虚拟作曲,能插入各种乐器伴奏。

他想了想,选择虚拟古琴,用创作台制作了一首《梅花三弄》。

这首曲子原本是笛曲,后来改用古琴,琴曲反而更有名。

他在茶会馆工作的时候,经常和古琴演奏的员工轮流演奏这首曲子,对这首曲子特别熟。

他计划用创作台做琴曲,用笛子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再录音,两个版本就都有了。

曲子刚刚做好,就见一人走进休闲区。

他看到来人,走出音乐室,笑了笑:“秦医生。”

秦笙揉了揉怀里奇奇的脑袋:“我马上上班了,把奇奇放到这里,他胆子小,不过很喜欢你,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奇奇两爪抓着秦笙的衣襟,回头看了顾羽一眼,又扭头将脑袋埋到秦笙身上。

秦笙有些无奈,捏了捏他的耳朵:“乖,我下班就来接你,顾羽在这里,不怕。”

他说着,将奇奇递给顾羽。

顾羽伸手接过,奇奇圆溜溜的眼睛看着秦笙,很舍不得的样子。

但是没有挣扎,乖乖地待在顾羽手上。

秦笙又哄了哄他,然后离开。

顾羽轻抚着奇奇的背部,无声地安慰。

过了会儿,奇奇耳朵抖了抖,竖起身子看了看顾羽,又在他手上趴下,蹭了蹭他的手臂。

顾羽对他笑了笑,将他放在音乐室门口,他没有关门,继续工作。

他把昨晚的录音传送到播放器,将中间和观众聊天的片段剪除,把每首曲子单独剪切出来,放到一个文档里。

“吱~”他正在写着曲子的名称,就听到奇奇小小地叫了一声。

他扭头,就见门口除了奇奇,还有一只和企鹅类似的蒂拉族。

奇奇团在门边,整张脸被长毛遮了一半,只露出眼睛,歪着脑袋打量着蒂拉。

蒂拉没有看他,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顾羽,见他看过来,翅膀轻轻扇了扇。

覆在翅膀最表面的绒毛轻轻飘起,顾羽这才发现,他的羽毛不是黑色,而是墨绿色。

他对蒂拉笑了笑,走过去蹲下,揉了揉蒂拉圆乎乎的脑袋,又揉了揉奇奇的脑袋。

奇奇抬起脑袋,朝着蒂拉再次轻轻叫了声:“吱~”

“啦~”蒂拉总算扭头看他,用清脆的声音很轻地回了一声。

奇奇抖了抖耳朵,试探着挨近蒂拉,用脑袋蹭了蹭蒂拉圆鼓鼓的身体。

蒂拉大眼睛眨了眨,用尖嘴轻轻啄了下奇奇的绒毛。

两只很快就挨在一起待着了,吱吱吱啦啦啦的交流着。

顾羽看了会儿,笑着回去继续工作。

十点之后,休闲区的顾客渐渐多了起来,顾羽便将昨晚录音的笛曲播放了,他调整音量,将声音调低。

整个休闲区都笼罩在自然轻松的氛围中。

音乐室门口也团了一群毛团子。

顾羽见他们都很乖,于是继续工作,他一边回忆,一边将记忆里的笛曲全部都记录下来,然后按顺序制作。

没多久,梅林也来了,他想靠近顾羽,却被门口的毛团挡住了路,于是轻吼了声。

顾羽笑着起身,揉了揉他的脖子,他这才满意地趴在毛团附近。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顾羽的工作十分顺利,兽雌性们都很听话,从不闹事,最多就是让他揉揉毛。

这天下午,从五点开始,兽雌性被亲人一一领走。

到了五点半,顾羽下班了,他没有急着往外走,赛诺说会晚点过来。

他在休闲室待了会儿,五点五十时,他离开,快到大门口时发现蒂拉一直跟着他。

他蹲下抚了抚蒂拉的翅膀,起身挥挥手和他告别。

蒂拉翅膀扇了扇,还是跟着他。

他有些无奈,抱起蒂拉,去询问李哥:“能联系他的亲人吗?怎么现在还不来接他?”

李哥叹口气:“他是长住客,两年前老板在外面捡的,没有亲人。蒂拉族数量很少,去年他成年了,公司一直在给他找伴侣,没有找到合适的。”

他伸手:“把他给我吧,我送他回宿舍。”

蒂拉看着顾羽,翅膀向前抱住他的手臂,过了会儿又松开。

李哥抱住蒂拉,有些诧异地看着顾羽:“墨墨很喜欢你,他从不粘人。”

顾羽这才知道蒂拉的名字,他对墨墨笑了笑,文字转语音:“明天我会再来。”

蒂拉点点脑袋,语气开心:“啦~”

顾羽笑着挥了挥手,又跟李哥道别,走出大门。

赛诺的信息传来,告诉他车停的位置。

这是工作第二天顾羽提出的,不让赛诺接,他自己去停车场。

赛诺太有名,来门口接他,难免不会被人看到。

赛诺一见到顾羽,一边打量一边询问:“感觉怎么样?”

这几天,他每天都会问这个问题。

顾羽眼睛发亮,隐隐带着兴奋:“非常好。”

赛诺笑起来,按下防护罩按钮,将车开动:“那就好,发生了什么高兴的事吗?”

顾羽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攥紧手指,打开系统面板,看向好感总值:108。

早晨时好感总值是96,是这几天直播以及上班时获得的。

工作一天,他又从顾客那里获得了12好感值。

当总值到100时,系统提醒他可以购买新的商品,他当时特别激动,可是想着购买文字时的反应,他不敢立即购买。

他担心晕倒在舒馨,引起麻烦。

这会儿已经下班,赛诺又在旁边,他觉得很安心。

他进入好感值商城,用100好感值购买了‘灵语丹’,系统提示购买成功,商城界面出现烟花特效。

下一刻,又出现一个弹框:“是否使用‘灵语丹’。”

顾羽抿了抿唇,看向‘是’。

霎时,他喉咙感到一阵温热,仿佛泡在温水中,很舒服。

同时,脑中传来系统音:“恭喜交易者,成功服用灵语丹,拥有说话能力。”

系统顿了顿,又道:“交易者初始附带的好感值功效升级为初阶功效:每耗用1好感值,接下来一分钟,可不受身体限制随意说话,ps:好感值锁定,可选择是否使用好感值。"

顾羽愣了愣,回忆了一下初始功效的内容:好感值不锁定,只要说一句话,就会自动耗费好感值。

这么一看,初阶功效确实好了很多。

只是,什么叫不受身体限制随意说话?

他正思考着,喉间的温热感便渐渐散去,他下意识摸了摸喉咙。

“不舒服吗?”赛诺一直关注着他,注意到他的动作,偏头询问。

顾羽摇头,他嘴微张,很快又闭上,咬了咬唇。

他呼吸瞬间急促起来,心脏狂跳。

他就像在沙漠行走许久干渴不已的旅人,好不容易看到了水,心情激动不已,却又担心一切不过是海市蜃楼。

赛诺眉头一蹙,将车停到路边,伸手抬起顾羽的下巴,观察着顾羽的反应:“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顾羽此时连害羞也顾不上,心情极度的紧张激动,他重重地抿了抿唇,微微张嘴。

“赛诺。”

极轻的声音在车内响起,仿佛拂过花瓣的微风,要不是车内太过安静,几乎会以为产生了幻觉。

顾羽咬着唇,眼睛迸发出极亮的光芒,转瞬又红了起来,浮上了一层水雾。

他真的能说话了!

虽然声音很轻,虽然带着沙哑,但是真的能发出声音了!

赛诺神色惊讶,看到他红了眼眶,惊讶转为心疼,手指轻抚过他的唇瓣:“别咬,别哭。”

顾羽松开唇,快速地眨了眨眼睛,但眼睛还是忍不住湿润。

他缓了缓呼吸,心情平静下来后,才发觉赛诺正托着他的下巴,拇指还碰着他的唇瓣。

他脸嗖的红了,往后退了退,和赛诺拉开距离。

他闭着眼睛按了按眼角,将眼中的泪意逼退。

再抬头时,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赛诺,我可以说话了。”

他声音轻且低哑,但他很高兴。

推荐热门小说星际稀有物种,本站提供星际稀有物种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星际稀有物种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章 考核 下一章:第26章 金手指
热门: 情爱的证明 在飞升前重生了 祈祷落幕时 武神天下 野性的证明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邪恶催眠师 坠落之上 一念永恒 坛子里的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