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①③

上一章:第153章 ①②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聂九罗也说不清为什么,一想到要揍炎拓这件事,她居然有点兴奋。

她问炎拓:“要不要让你两招啊?”

炎拓说:“不用。”

这话说得其实没什么底气,聂九罗从水下石窟里回来之后,他还没跟她动过手——万一她的功夫也像她雕塑上的能耐一样精进,那他可就糟糕了。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女娲娘娘擅长造人,没听说过精于格斗,自己应该还挺得住。

聂九罗笑得如一只狡黠的猫:“那来了啊。”

话未落音,右脚脚掌蹬地,一个借力扑跃,平地飞掠,直蹿上横在两人之间的那张工作台。

炎拓看出她的用意了,她这是中途要在工作台上借力,这种飞扑,源于“虎扑”,来势凛冽,但躲也容易,只要往旁侧一闪,也就避过去了。

不过,炎拓另有打算。

就在聂九罗两手扒上工作台、如一只行将腾跃的大鸟般再度纵身的刹那,炎拓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哎哎,等会,等会。”

卧槽!

聂九罗急停。

百米冲刺容易,想立刻停下来,可是要比冲刺多花几倍的气力,她一手急摁工作台面,单膝用力跪抵,这才勉强定住了身形,但气血上涌,好不自在。

聂九罗怒道:“怎么了?”

炎拓一脸真诚:“我突然想起来,你这儿这么多雕塑,要是打坏了可怎么办?我是不是得先搬一搬、给挪个地方啊?”

聂九罗没好气:“搬搬搬!”

炎拓开始慢条斯理地搬雕塑,他准备先耗耗聂九罗的气焰:一鼓作气,再衰三竭嘛,谁说过招就得纯以力搏力来着?兵不厌诈。

聂九罗可没兴趣帮他一起搬,她高涨的战意被截停,满心不快,盘腿坐在工作台面上,看哪一处都不顺眼。

好不容易才等到炎拓全部搬完。

这一次,聂九罗打算来个偷袭,她觑着抽了纸巾擦手的炎拓,装着漫不经心,身子悄悄转了个方位,正待悍然而起、打他个措手不及……

炎拓忽然开口:“哦,对了,阿罗,还有件事。”

很好,第二口待发的气又生生瞥回来了,聂九罗气急败坏:“炎拓,你想死吧?”

炎拓奇道:“这说的什么话呢,我又不是故意打岔的。”

“我是想着,咱们是不是动手前订个约定,只徒手,不动真家伙。你这工作室里,又是凿刀又是斧头,哪一个都是凶器,真见了血,不吉利。”

屁事可真多,聂九罗忍了:“不动就不动,我徒手也能弄死你。”

炎拓:“打个架而已,弄死没必要吧。那我把工具收了,省得你情急之下抓起来就用。”

他又煞有介事地开始收工具,聂九罗阴恻恻地下了工作台,嫌脚上的拖鞋碍事,一左一右都甩飞了事。

炎拓眼角余光瞥到,心说不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来她这是成功被他惹毛,要动真格的了。

这样也好,不破不立,要打就酣畅淋漓打一场。

***

收好工具之后,外头恰起了炸雷,隆隆声像是从屋檐上碾过去的,炎拓就在窗边,下意识抬头,往关阖的窗子看了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风声忽至,聂九罗的一只手已经搭上他右侧肩头。

炎拓急垂眼间,瞥见她纤长的手指和指尖椭圆的光润甲面。

他的脑子里掠过一个念头:这要涂的是大红指甲,还是怪吓人的。

见招拆招,炎拓右肩急沉,想把她的手给甩脱。

然而精于格斗的人,于这些常用的拆招套路实在是太熟悉了,聂九罗偏不如他的愿,手随之急下,然后一个用力勾抓,指甲隔着衣裳嵌进炎拓的肩肉。

炎拓平时,还真没怎么注意过她的指甲:一个做雕塑的,干嘛要留指甲呢,不嫌干活的时候不方便么?

他心一横,屈肘就往后撞,不过没敢使太大力度。

聂九罗又先他一步料到了,她右手死抓不放,左手也顺势搭上炎拓左肩借力,同时一脚蹬住旁侧的墙面,几步往上疾走,居然硬是把整个身子斜拗上了墙。

这么一来,炎拓的肘击全然落空。

这还没完,聂九罗并不准备真的上墙,她只蹬走了几步就抱扑到炎拓身上,两腿绞挂住他的腰,然后猛然撒手,倒挂下身子,两手倒抱住炎拓的脚踝之后,往旁侧大力一掰。

炎拓下盘没立住,整个人被她带得滚摔地上——当然,这滚摔也有部分是主动,目的在于顺势卸去力道,以免摔得太狠。

落地的刹那,炎拓算是总结出来了:聂九罗这就是狗皮膏药式的打法,只要让她近了身,再想甩脱可就难了。

炎拓翻身而起。

聂九罗倒也不急于追击,她不紧不慢支起身子:“这要是三局定输赢,我已经赢了一局吧?”

如果按赛场规则、触地得分的话,的确是她赢了。

炎拓点了点头。

这就算赢了啊,聂九罗嗤之以鼻,觉得这架打得真是轻松,只随便热了个身就获胜了。

第二局。

两人都没急着先动,审慎打量对方的站位和身周环境,现代竞技格斗,属于“一触即收”式,真正动手的时间其实很少。

过了会,聂九罗先不耐烦:“上次是我攻,这次你先攻吧。”

炎拓说:“行啊。”

他径直走到聂九罗身前站定,抬手先做了个要开扇的架势,聂九罗正待瞪眼,他又缩了回去,口中喃喃:“这样不好。”

继而给她预告:“我推你肩膀哈。”

说着抬起手掌,敷衍似地往她肩头推了过去。

聂九罗气不打一处来:这是瞧不起她吗?还给先来个提示?

她牙关一咬,猛格开炎拓的手臂,另一只手顺势而上,五指成钩,直锁他咽喉。

炎拓倒也不躲,候着她手挨上他喉咙,脚下出其不意猛铲。

聂九罗吃了这一铲,脚下没立住,身子顿时扑跌,但她倒也不慌,想也不想,抬手就去抓炎拓的腰间。

炎拓无语,这也是她的老伎俩了,之前有一次,她就是抓住了他的腰带、临时变招的——但那次,他是系了皮带的啊,现在大半夜的,穿的还是睡衣,这一抓,裤子可就保不住了……

他急中生智,两手探出,狠扣住聂九罗的腰,说了句:“出去吧你。”

说话间控起她的身子,往旁侧用力一丢。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杀招,以聂九罗的本事,几个跨步也就能稳住身子了,但糟糕之处在于,丢出去的方向,是窗户的方向。

更要命的是,那扇窗户,起先是开着的,他怕风太大,顺手给拉上了,却没扣死。

聂九罗这一撞过去,窗扇应声而开,她身后失了倚靠,整个人刹那间倒翻了出去。

天边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又陷入一片漆黑,只余雨线不绝。

炎拓脑子里全懵了,仿佛颅顶开了个盖,三魂七魄都飘走了,他疾冲到窗口,喊了声:“阿罗!”

窗外是覆盖着檐瓦的斜坡顶,借着屋内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檐瓦都被雨水洗得锃亮,坡面上却空无一人。

炎拓的耳畔嗡成一片,支在窗台上的手臂隐隐发颤:聂九罗人呢?被他从窗户丢出去、又滚落坡面摔下去了?

他这是作的什么大死,大半夜的不睡觉,非要打什么幺蛾子的架?

炎拓喉头发干,正想狂冲下二楼去看,窗外边侧,突然探出一双手,灵蛇般缠掰住他头颈,狠狠往外一拽,低吼了句:“去死吧你。”

炎拓猝不及防,整个人被拽翻摔落在坡面上,坡面有斜度,他止不住势,一路往下斜滚,到檐边时还是没止住,直栽下去不说,还带下了十来片覆瓦,噼里啪啦砸了一地,把檐下的感应灯都给激亮了。

好在,一来只是二楼,小楼的挑高又不算很高,二来炎拓栽下去时,一只手及时扒住了檐边,身子先竖着垂下去再落地,大大缩减了危险距离。

他踉跄着落地站定,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急抬头时,就见一身透湿的聂九罗,直如索命的阎罗,凶神恶煞般从檐边向着他、急扑而下。

这种时候,最好的应对自然是闪躲,但炎拓怕她摔着,急忙张开手臂去接。

一接正中,湿漉漉抱了个满怀,不过,一个大活人从二楼冲扑,势头太猛,炎拓压根立不住,腾腾腾急退几步,退入遮雨的檐下,向后栽倒。

即便在倒地的身法上做足了准备,这一栽还是撞到了后脑,直撞得炎拓眼前金星乱晃。

恍惚间,他看到上方的聂九罗,忽然生出错乱感来,仿佛回到了上一次时,同一地点,恶战的末了:她翻坐在他身上,右手一扯,把左腕的环圈扯绷成一条森然银亮弦线,向着他脖颈便套。

自己当时,是怎么应对来着?

想起来了,她的大腿上有插刀的绑带,上头插了把匕首,当时他无意间摸到,翻手就用匕首的尖抵住了她的心口,逼得她不得不休战。

炎拓下意识抚向她腿侧,入手细软腻滑,却摸了个空。

他听到聂九罗恶狠狠的声音:“我早就说过,要把这东西塞你嘴里,让你生吞下去。”

炎拓莫名其妙:“你要把什么东西塞我嘴里?”

***

其实放完这狠话,聂九罗自己也愣了。

她手里其实并没有攥着东西,也就不存在什么把“这东西”塞进炎拓嘴里、让他生吞下去。

檐下的夜灯昏黄,因着电压不稳,光线还一跳一跳,细密的雨线从檐边哗啦挂下,仿佛在织就宽大的雨帘。

聂九罗浑身都湿透了,发上的水珠慢慢下滚,在黑亮的发梢处汇集,待发梢挂不住这重量时,嘀嗒一声,落在炎拓身上,瞬间就被轻暖的棉质衣料给吸附掉了。

她茫然地抬起头,看向小院。

这是她的小院,只是,盛放着的花对比她离开的时候,已经换了一拨了。

那时还是冬春,她记得院里开花的是铁筷子玫瑰,还有报春,山茶。

现在是……秋季了吗?她一眼就看到了那棵虽在雨里飘摇、却满枝盛意的桂花树。

卢姐又可以做桂花糖酱了吧。

过了好久,她才低头去看炎拓。

看到她的眼神,炎拓就知道,一切错位的,应该都归位了。

他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唇边扬起微笑,问她:“你要把什么东西塞我嘴里、让我生吞了?”

又说:“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事?阿罗,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暗搓搓记恨了多少事、准备整治我呢?”

聂九罗也笑了。

她才不会告诉他呢,那时候,他在她沙发坐垫下藏了个弹扣,骗她说是炸弹,会把她炸得粉身碎骨。

那之后,她就发誓要把这玩意儿塞进炎拓嘴里,让他生吞下去。

再后来,弹扣是不知道丢哪儿去了,但事情,她原来一直都牢牢记着。

聂九罗笑着笑着,轻轻伏下身子,两手环住炎拓的脖颈,凑向他耳边。

炎拓只觉得,熟悉的气息,混着秋夜雨水的沁凉充盈鼻端,冰凉的湿发柔软地覆上他的脸侧。

再然后,听到她低声说:“好久没见你了,炎拓。”

炎拓笑起来,眼底渐渐温热,他伸出手,搂住聂九罗的身子。

她温驯的时候,总是显得尤为单薄,单薄到他舍不得多施一分一毫的力气。

他说:“我也是,好久不见了,阿罗。”

***

两人都没注意到,卢姐房间的灯亮过,窗帘还微掀了一下。

再然后,灯就灭了。

卢姐是被落瓦声给惊醒的,这一夜,原本就风大雷烈,她睡得不大安稳,瓦片砸落的时候,猛然睁了眼,还惊出一身冷汗,以为是有贼趁夜乱入。

于是她揿亮了夜灯,却不敢贸然出去,先悄悄掀开窗帘。

这……

卢姐慌里慌张,赶紧关灯,躺平在床上时,还止不住心头乱跳。

年轻人,真是……

求刺激都没个度了,有什么事,去屋里搞嘛,这大风大雨大半夜的……

卢姐觉得,她还是更认同自己那个时代的感情观,人都比较含蓄,情感虽不外放,却雅淡隽永,经久弥香。

要么,改天找刘长喜聊聊吧。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枭起青壤,本站提供枭起青壤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起青壤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53章 ①②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天命青书 酒神(阴阳冕)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绝色倾城 囊中锦绣 武炼巅峰 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