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完结(下)

上一章:第82章 完结(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路星鸣一口气给云知买了很多东西,有吃的有用的,满满当当堆积在购物车里,形成一座小山丘。

眼看着路星鸣还要往里面放东西,云知急忙阻拦:“够了够了,你买这么多,我提不回去的。”

刚从货架上拿了一盒巧克力的路星鸣对着购物车沉思几秒,自然而然的将盒子塞了进去,“没事,你能吃完。”

云知一噎,无从反驳。

结账之后,路星鸣把几大包东西全放到了汽车后备箱,他打开副驾驶车门让她进入,等云知扣好安全带,缓缓发动引擎。

这次要去的是购物商城,路星鸣牵着云知去了女装店,秋冬季的衣服各买了几套,路过女士内衣店时,他脚步顿下,眼神往云知身上一扫,“里面穿的有吗?”

云知憋红着脸不说话。

路星鸣正要提步进入,云知眼疾手快把他扯到身边,步伐匆匆,语气也匆匆:“我有,不用买这些。”

“哦。”

路星鸣反手拽住她手腕,将人紧紧笼入到臂弯之中。

他不动神色垂眼打量着她。

她瘦了很多,个子却没长高几厘米,想比两年前的清澈明媚,现在的她就像是蒙尘的水晶,黯淡的发不出一点光芒,就连那双眼睛都再看不出以往的动人活力。

没有他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小可爱应该吃了很多苦。

路星鸣心底揪痛,不由把人搂得更紧。

“饿么?”路星鸣声音放柔,生怕大点声就把她吓到。

云知摇了摇头。

他目光炽热的在她脸上停滞许久,直到云知羞涩地别开头,他才缓缓扭头把眼神收回,“你脸都起皮了。”

云知在脸上摸了摸,好像是有点干。

她这两年都是在南方度过的,如今一来气候干燥的北方,皮肤最先感到不适。

“没关系,我多涂点宝宝霜。”

云知从小到大都没关心过自己的脸,想起来的时候就抹点宝宝霜,懒起来洗把脸就能出门了。但她皮肤底子好,在南方上高中时常有女孩子问她用了什么护肤品,她说什么都不用时别人都不信,没成想来上京一个月,她的皮肤就在风吹日晒中变黑了。不过云知并不在意,她恢复能力快,每次晒黑最多半个月就能白回去。

小姑娘一脸的满不在乎让路星鸣无奈摇摇头。

“三楼是美妆区,我们现在过去吧。”

云知歪了歪头。

“给你买护肤品。”

云知拧眉:“好麻烦的。”

路星鸣拉着她登上电梯:“上京气候干,等过一个月会一直刮风,你不给皮肤保湿会受不了的。”

除此外还有雾霾暴雨,哪怕底子再好也经不过环境的肆虐。

来逛美妆区的多是女孩子,当路星鸣带着云知过来时瞬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他长得过于好看,一双眉眼冷冽清隽,宽肩窄腰,长腿笔直,光是身段就秒杀了部分明星。

正当路人以为是男朋友陪着女朋友买化妆品时,却听他说:“有适合19岁女孩子的水乳套装吗?只要保湿,不需要美白,养肤成分高一些的。”

路星鸣熟稔的提出要求,柜员愣了两秒后,取出几个盒子让他挑选。

云知探过头瞄了两眼。

……一个字都看不懂。

他认真对比着成分,又问了柜员几个关键的问题后,选了一套适合她的补水保湿套装。

“先生要给女朋友买一支口红吗?这是我们新上架的限定款,你女朋友这么可爱,涂上口红一定会更加好看~”

柜员趁热打铁开始推荐新品彩妆。

本来要走的路星鸣在听到后面一句时脚步顿住,眉头挑了挑后,心情颇好的说:“那就试试。”

柜员美滋滋的把口红拿出来为云知试色。

果红的颜色晶莹好看,上唇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云知对着镜子照了照,好看是好看,但感觉不是很习惯,于是摇头拒绝:“太红了,不衬我。”

路星鸣眯了下长眼,语调慢慢悠悠:“没关系,衬我就好。”

这话意味深长,让刚被疼爱过的云知顿时羞怯的无地自容,她垂下的小手轻轻拉了拉他衣袖,之后把脸完全埋在了他肩上。

一旁目睹全程的柜员抿唇憋笑。

“就这只吧。”路星鸣指了指盒子,“帮我包起来。”

“好……好的。”柜员轻咳声,麻溜的干活。

从商城出来,路星鸣叮嘱:“这个牌子是先乳后水,你用洗面奶洗完脸,然后涂乳液和精华水,记得防晒也要打。”

云知眼睛乱瞟,敷衍性的回了一句:“知道啦。”她神情顿了顿,扭头看去,“施主你好懂。”

路星鸣不语。

男孩子偶尔也要精致一点的。

“要不要去我那里看狗狗?”

云知毫不犹豫的用力点头。

路星鸣唇角勾了勾,“那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看它们。”

云知又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们找了一家人少的餐厅,路星鸣低头翻看菜单,问:“你还不吃肉?”

云知轻轻一嗯。

路星鸣掀了掀眼皮,看了眼她那尖尖的下巴,转而问:“为什么不吃肉。”

云知诚实说:“不习惯吃。”

“除了不习惯呢。”

云知想了想,“味道太腥,闻起来很油腻。”

她跟着师傅吃惯了清爽的素菜,荤菜的腥味总是在刺激着味觉,别说吃了,闻起来都会感觉难受。

路星鸣若有所思着,什么也没说的点好菜。

“你的手机给我。”

云知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他分别添加上自己的手机号和微信好友,自然将备注改成男朋友后,还了回去:“把我的电话号码背好。”

“啊?”

“你之前不联系我,是不是因为忘记了我的电话号?”

云知羞赧。

她的确没有记号码的习惯,也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这几年不联系他的很大原因是因为没记住电话号码。

路星鸣饮了口茶水,“好好记住,以后要是找不见路或者遇到什么问题就联系我。”

云知乖巧颔首,默默背起了手机上的号码。

两人之间寂静。

路星鸣手肘支撑着桌面,掌心半托腮,看向她的双眸专注。

“背好了吗?”

“背好了。”

“背一遍给我听听。”

云知认真对着路星鸣背了一遍。

路星鸣心满意足的放过了她,菜上来之后,路星鸣把所有碟子都推到云知面前:“来,吃光光。”

他按照云知的食量点了很多菜,然而云知今时不同往日,小半碗饭还没吃完就见饱了。看她实在吃不下去,路星鸣也没有强求,起身结账走人。

出来时刚巧遇见卖零嘴的小车车,于是路星鸣又买了根糖葫芦,让她在车上吃。

云知嚼着手上的糖葫芦,看了看认真开车的路星鸣,忍不住问出了萦绕在心头许久的问题:“施主,你怎么在刚才那个超市里?”

路星鸣斜扫她一眼,转而继续看着前路,“你猜。”

“你不会是故意等着我的吧。”云知玩笑似的说。

话音落下,等待她的是绵长的沉默。

望着青年精致的五官,她骤地哑然。

“你……不会真的再等我吧?”

“嗯。”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没多少力度,眼神却坚韧深邃,“我在等你。”

每夜每夜,每分每秒的等待着她。

这两年他隔空就会去一趟怀月山,有时候和韩厉一起,有时候一个人。

他走着她走过的路,爬过她爬过的山,也淌过她嬉闹过的泉水,甚至跪于佛堂前,吟听无声的佛音。

路星鸣不信佛,却在云知离开的日日夜夜里,祈求上天将她庇佑。

她那么好,不该被凡尘纷扰。

再后来路星鸣留了村长的电话,每当云知有什么消息时,都会让村长通风报信给他。

后来了禅大师逝世,路星鸣带了钱给村长,让他为之安葬。

路星鸣知道她经历的一切,却没有选择出现。因为他明白,有些苦难只能独自挺过;他也明白,云知不会让他看到自己那么狼狈无措的样子,她会更加自卑。

不知怎的,云知突然觉得糖葫芦不甜了。

糖心在嘴里化作了苦,苦涩烧灼着喉咙,烧灼着食道,难受的让她想掉眼泪。

路星鸣余光瞥她,突然说:“我的电话是多少。”

还没从悲伤中抽离的云知一愣。

“忘了?”

好像是……忘了。

她苦恼的鼓了下腮帮。

路星鸣眼中笑,抽神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离去时又重重把她头发一拉。

云知头皮揪痛,不禁拧巴起小脸:“施主,你干嘛?”

“没事。”他就是想试试,那头发是不是真的。

云知揉了揉眼睛,深吸口气转移开话题:“施主,我一直没告诉你,你之前送我的新年礼物我很喜欢。”

路星鸣淡淡笑了笑。

紧接着又听她说:“那副画我一直保存着,回头我要把塌裱起来挂在家里。”

画?

路星鸣眼皮子狠狠挑了挑,笑容僵住,不可置信的问她:“你一直以为那是一幅画?”

云知被问懵了,“不、不是吗?”

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

也就是说这么些年来她根本就没发现!

路星鸣冷静下来,打着方向盘拐向农大。

云知一脸茫然:“我们不去看狗狗了?”

“去拿我给你的那副画。”

他特意加重了最后一个字,听起来颇为愤愤不平。

云知回宿舍把路星鸣给她的新年礼物翻找了出来。

这俩年她一直带着这幅画和兔子星星,想念他的时候看看画;想哭的时候抱着星星哭,也就不觉得日子有多难过了。

拿着画重新上车,云知递给他:“喏。”

路星鸣折开画卷。

他当初画的稚嫩,却也是了心研究了一晚上的。

“你就看不出这是一幅藏宝图吗?”

路星鸣这样一说,云知更茫然了。

“看,我都给你提示了。”路星鸣指着下面的情诗说。

[把你藏于掌心,当成不二珠宝;你就是我最贪图的未来。]

云知无数次觉得这诗写的酸溜溜的,左看右看也不像是有提示的样子。

路星鸣无奈叹气:“第一行有藏,第二行有宝,第三行是图。合起来就是藏宝图,很难理解吗?”他觉得很显而易见,能认字的话应该都懂。

云知:“……”

“看,我画的是塞翁失马,所以第一个线索就是在塞翁失马的家里,也就是李爷爷那里。”

云知:“……”

路星鸣皱眉,仍是难以理解:“很难懂吗?”

云知:“…………”

这不是难不难懂得问题,这是那种……

云知斟酌良久,清浅开口:“你高估我智商了。”

别说他们俩人逻辑思维不同,就连智商都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按照路星鸣这种提示方式,恐怕她老死都不会知道这是藏宝图。

路星鸣琢磨一番觉得有理。

“是我考虑不周。”他说,“李爷爷已经搬走了,线索八成也不在了。”

他有些遗憾,早知道当初被搞那些花里胡哨的,直接送给小姑娘多好。

云知想了想,歪着头说:“我们可以现在回凌城,坐高铁的话两个小时就到了,刚好我下午没课,身份证也都带着。”她又说,“还能去看看韩厉。”

从这里去高铁站用不了几分钟,路星鸣调转车头,说:“他在上京。”

云知微微惊讶。

“上的警校。”

云知更加惊讶。

韩厉那土匪一样的性子竟然能考上警校?果然,人不可貌相。

“等他下周休息了,我可以带你去看他。”

云知点了点头,不禁期待起来。

两人买了前去凌城的票,下车后打车前往第二个地点——路星鸣第一次请她吃饭的那家小面馆。

小面馆现在还开着,装潢和两年前没什么变化。

路星鸣在高中时期是这里的常客,即使有两年没回来,老板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欣喜一笑:“小路啊,真是好久不见你了。”他又看了眼云知,“啊呀,这不是之前和你一起过来的小姑娘?”

云知腼腆的应了声。

“老板,我之前给你的东西你还留着吗?”

老板思考了好一会儿,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当初让我等几天,结果等了好几年。不过东西我都收着呢。”说着,他进屋去拿所谓的东西。

云知满脸疑惑。

很快,老板将一个小盒子拿出来送到了云知手上,笑眯眯说:“之前小路让我把东西给你,结果一直没等到。不过我都好好收着呢,都没打开过。”

那个木头盒子很精致,侧边带了个小抽屉,抽屉里放着把小钥匙。云知用钥匙开了锁,打开盒子看见里面静静躺着一把雕琢细致的木梳,最下面压着张小卡片,上面是路星鸣手写的纸条:

[头发快快长,等你用到它时,就可以看见我了。]

漆黑的钢笔字迹仿若昨日,云知拿着卡片恍惚许久。

“看后面。”路星鸣俯耳提醒。

云知将卡片翻过一个面。

那是手绘的路线图,清楚标记了每一个地点,他们告了老板,顺着路线往目标走。

凌城和两年前没什么变化,一切都是她初见时的模样。

云知和路星鸣走过诚南高中,走过经常上学的那条小路,又走过他们的公寓大楼,最后来到她第一次遇见李爷爷的那个公园。

路星鸣领着她进入公园的小树林里,准确找是目标地点后,路星鸣却停住不动了。

云知仰头:“不是这里吗?”

路星鸣目光深沉:“我想到一个问题。”

“……?”

“我把箱子埋在了这下面,但是我没考虑过你找的时候可能不会带铲子。”

嗯……

云知看着脚下结实的土地:这的确是个问题。

路星鸣挠了挠头:“你站在这里别走动,我去买把铲子。”

云知很听话的留在原地没有走动,结果路星鸣这一买就是半个钟头。

直到太阳下山,大爷大妈开始饭后活动,路星鸣才踏着广场舞音乐姗姗来迟。

云知蹲在地上眼巴巴看着他。

路星鸣微微喘息,不好意思轻咳一声:“抱歉,五金店有点难找。”

不过还好,起码铲子买到了。

他撩起袖子,动手开始挖掘;云知站在一旁,满怀期待等待着这埋葬了两年的神秘宝物重新面试。

十分钟后,路星鸣没有挖出来。

二十分钟后,路星鸣还是没挖出来。

云只犹豫好一会儿,终于按耐不住问:“施主,你是不是记错了?”

那坑挖的都可以糖进一个人了,也没见什么宝物的人影,倒是垃圾袋挖出来不少。

路星鸣紧握着铲子,长时间的运动令他加重喘息。

他很困惑。

他可以确定就是在这第三颗树下的,绝对没错。

“说不定地质活动让你的宝物移动了。”云知说的一本正经。

路星鸣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将挖掘地点转移到了第二颗树下。

广场舞的声音开始消失,公园的老人家们逐渐散去,然而路星鸣还是没有挖出来。

眼看他精疲力竭,云知又不好打击,叹息声接过路星鸣手上的铲子:“你去歇会儿,我来挖。”

路西宁长呼口气,不死心的说:“也许在第一颗树后面。”

云知不想让施主白费苦心,更不想让他失落,哪怕知道可能什么也挖不出来,还是去了第一颗树后面开始挖。没想到的是云知非常幸运,刚铲了两铲子就敲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眼睛一亮,加快动作,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盒子挖了出来。

黑暗之中,被泥土笼罩的铁盒保存完好。

路星鸣长久紧皱的眉心总算舒展,“我就说,一定在这里。”

云知看了看那大大小小三个坑,不语。

“打开看看。”他开了手电筒功能,蹲在云知身边为她照明。

她拍去盒子上的土,小心翼翼将盒子打开。

可是……

云知拧了拧眉,暗暗加大手上力气。

还是打不开。

“锈住了。”

路星鸣表情微变。

“没关系。”云知拿起铲子,“我把它砸开。”

路星鸣还没来得及阻拦,云知便用铲子把铁盒锤下一片凹痕,再一铲子下去,铁盒应声倒地,同时打开。

里面还是一个盒子。

云知哭丧着小脸,语气哀怨:“施主,你这是套娃行为。”

说完,她小心翼翼掀开了木头盒子的盖子。

里面装满了五彩斑斓的千纸鹤,粗略估计有上百只。也许因为放的时间太久的原因,盒子内部发霉腐坏,不少千纸鹤都被损坏,甚至散发出一股难闻潮湿的气味。

“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呀?”

路星鸣不语,静静看着破碎的千纸鹤出神。

他当初不知道送女生什么礼物好,于是求助狐朋狗友们。

他们说就送钱肤浅,要送就送亲手所做的,那样显得真诚,最后有人提出折千纸鹤,保证女友收到会哭。

“里面还有卡片。”

路星鸣回神,按住她手出声阻拦她:“别看了,这些都不干净了。”

云知推开他的手,把里面潮湿的小卡片拿了出来。

[送小假发的千纸鹤,一天拆一个,拆完后我就回来了。]

路星鸣当初并不清楚自己要走几天,于是折了99个;要不是盒子容量不允许,他可能会折一年份的。

“别看了,我们回去吧。”

云知似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把一个一个的千纸鹤从里面拿出又拆开。

[要好好吃饭长出头发。]

[努力学习不要偷懒。]

[不准在我离开的时候哭。]

[我会想你的。]

……

那些字迹都已经不太清晰,有的爬上青霉,将上面的文字完全遮挡。

她垂着眼,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笔记,眼睛里渐渐蓄上泪水。

[你似辉月降落我心上,从此心河只给你徜徉。]

他冷僻孤傲,却仍会为心爱的女孩子写出酸溜溜的文字。

他满心欢喜等着去上京闯出一番出路;

他满心欢喜为他们筹备未来;

可是她先走了。

啪嗒。

一滴眼泪从眼中滑落,轻轻砸在指尖,在纸上晕染开来。

“路星鸣,”

云知抬起头,黑夜里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眸孤寂无助。

“我没家人了。”

路星鸣眼神暗了暗,嗓音喑哑:“我也没有。”

她嘴唇颤了颤,摸干眼泪向他绽放出一个干净明媚的笑,“不过现在有了。”

云知抓着手上的千纸鹤扑入到路星鸣怀里。

他的身体很温暖,像避风的港湾一样让她有了归依。

“施主,等我到了法定年龄,就和你结婚。”

她走过泥泞的山路,也淌过湍急的河流,她遍体鳞伤,无依无靠;她原以为会在荆棘中沉睡,未曾想迎来了鲜花遍布,日月相伴。

从此后,前路有星明。

(完结)

推荐热门小说小可爱,你假发掉了,本站提供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可爱,你假发掉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2章 完结(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九泉归来 乌盆记 护花高手在都市 天下珍藏 桃花债 一剑凌寒gl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不要点进来[电竞] 快穿之打脸狂魔 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