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万古强者里的奇葩(1/99)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天墓守墓人(1/101)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万古级强者之所以人少的原因(1/9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年王道祖的“不灭之握之法”只存在于理论当中。

这是一门无限制的刻印式强大复活术。

通过握手,即可布下刻印。

可经过不断的“被杀死”从而提升自己的复活速度。

并最终达成一种不灭的状态。

即……哪怕浑身上下都已经粉身碎骨,只剩下一团飞灰。

也能在数秒的时间内立即复原如初。

“果然,天墓的守墓者不是寻常货色。是本座小瞧你了。”

坟墓神一双紫眸盯着眼前的老妪。

他若有所思,似乎在筹划什么。

“只要有老身在此,这背后的天墓,你一步也别想踏进去。”

提灯老妪微微叹息着。

下一秒她手中的灯焰陡然暴涨了许多,似是代表她的怒火还有不绝的战意。

附近的虚空中温度持续上升。

这小小的灯笼竟如恒星般闪耀,释放出无尽的光和热。

周围的空间像是被烧化似得像是窗户纸一般在强盛的温度之下,熔出一个个洞。

这些被焚出的空间洞看似错乱不堪。

实则拥有一定的规律和排序。

提灯老妪将这些溶洞排布成阵法,将坟墓神层层包围。

她试图用圣焰之火将他彻底炙烤!

既然大范围的攻击容易被那招“弱者退散”所分割。

那现在采取麻雀战,由四面八方同时发起进攻,便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坟墓神的神色依旧古井无波。

他盯着老妪手上的那盏灯笼看了几秒,张开嘴。

“rua”的一声,从嘴中吐出一叶金剑,笔直的向正上方射去!

而后,嗡隆一声!

爆发出金色的剑雨密密麻麻的照打下来。

金剑的剑气所过之处,提灯老妪布置出所有熔洞全都瞬间割裂,就此消失不见。

“这下子,你逃不掉了。”坟墓神轻笑一声。

根本不将提灯老妪放在眼中。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的复活法门。

那么破解之道他自然也早已经想到。

他这双邪眼不是瞎的。

能看出眼前的老妪并非正常人类。

如果他判断的不错,这老妪与手上的灯笼本就是一体的……

这是这灯笼的,器灵!

对方很聪明的将王道祖给的“不灭之握刻印”转到了自己手上的灯笼上。

因此只要把持着灯笼,刻印效果就会不断发动,从而不断的复活。

这种绕着弯子的行为,也许是为了保险。

从而避免这道刻印落入其他人的手里。

坟墓神没想到竟然如此幸运的让自己碰上了。

“老东西……你所做的一切,终将成为我的踏板。”他冷笑一声。

下一刻,立即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中书写着什么。

提灯老妪望着这一幕,不由得神色剧变:“死亡律令……”

这是一道极其强力的咒杀术!且是专门针对器灵的!

提灯老妪没想到对方竟识破了她的身份……

这万年以来她日夜维持人身,将自己凝练出血肉之躯,以让自己变得看上去更像是人类。

可没想到竟在此刻,还是叫坟墓神给识破了。

这一道“死亡律令”打出时,提灯老妪能明显感觉到空间中有一道无形的法旨正在生成。

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

坟墓神在虚空中写下了那串黑色古字,便化作了一道绵长的律令法旨向她镇压而来!

宇宙空间巨震!

爆发出强烈的声响。

老妪被一团黑光包围着。

强大的律令之力辐射的她浑身发颤,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在蒸发。

“不好……”她的人身很快支撑不住了。

在这道强大的律令法则下显化出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终究只是小辈而已。”坟墓神冷笑道。

下一刻,他翻手一压,这提灯老妪在这道针对器灵的律令文字之下当场跪倒,再也提不住手上的灯笼。

她看出了坟墓神的本意,拼着最后的一丝力气,试图将自己引爆!

“不灭之握刻印”虽是一种复活法,可若选择自尽……就是无法复活的。

提灯老妪知道坟墓神想要抢走这刻印,便下定决心连带着刻印一起毁灭掉。

然而可惜的是,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这灯笼脱手的同时。

灯笼柄上的刻印居然已经瞬间脱落,向着坟墓神的手掌飞过去。

刻印转嫁……

老妪目光愕然,全然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

“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

坟墓神心满意足的收到了刻印,感觉自己的战力比之前又强盛了不少。

他盯着老妪,决心给老妪一个痛快。

嗡的一声!

就在下一秒,律令文字爆发,发出熠熠光辉。

提灯老妪瞬间被律令所镇杀。

成为了宇宙里的尘埃……

“下面,再也没有人阻挡本座进入这天墓了。”坟墓神洋洋得意的笑了笑。

然后一步,踏入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空间裂隙里。

……

被咒杀术律令所瓦解的痛苦无异于凌迟处死的极刑。

然而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

坟墓神之强,已让老妪没有半分的惨叫声。

可事实上,这惨叫其实传到了其余的空间里。

“神弃之地”中,蹲在神弃之柱上的那只青铜猫正悠闲地舔舐着自己的猫爪。

忽然之间,神弃之地忽然晃动起来。

青铜猫目光警觉收缩,连忙从柱子上跳下,开始寻找这股震动的来源。

下一秒,它猛然昂起头来。

因为这并非地震,而是一种宇宙空间震动的感觉,致使整个神弃之地都在摇晃……

“这种异象,莫非……”青铜猫眉目紧锁。

然后它看到神弃之地的幽暗天空中,忽然之间又一道璀璨的光火,宛如流星一般迅速划过……

一位浑身被点燃了神火,正在大火中被炙烤的老妪一边发出痛苦的惨叫声,一边向着神弃之地的方向靠近。

果然,和青铜猫所想的一样。

这是有人的灵魂被引燃跌入了神弃之地后产生的一种共鸣波动。

实际上是在提醒它,有客户的灵魂正在燃烧,希望它能够前去补救。

然而老妪的灵魂焚烧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那灵魂还没有完全跌落到神弃之地中。

仅在半空就已经彻底被焚毁的一干二净……

青铜猫就算想施救都无可奈何。

“怎会如此……”

老妪的绝望,它感同身受。

作为神弃之地的掌管者,此刻它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客户”被烧得一干二净。

这种凄厉的惨叫声以及逾越了王道祖神弃之地法则的可怕死法。

几乎是一下子让青铜猫想到了一人。

“是那个人干的吗……”青铜猫心有余悸。

没想到就在万古后的某一天,当年的那位逆天邪神居然破土而出了!

那提灯老妪可是天墓守护者!

居然就这样被对方轻而易举的镇杀……

青铜猫觉得此事非比寻常。

那位邪神重新出山,是大事!

必须尽快找到人商议才可以。

不然宇宙之间必将打乱……

然而它的行动受限,只能在神弃之地的范围中活动。

要怎么对还活着的人将这警告送出去就是个问题……

于是这个时候,青铜猫又想到了一个人。

是了……

在神弃之地所有常来的顾客中,倒是有这么一位说来就走、说走就走的家伙。

一点都不给它面子来着。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只愚蠢的土拨鼠……

据说换了身子以后,因为缺失了某个重要的部位,这家伙现在自闭了。

到现在还处在“石化”状态之下。

这其实正符合青铜猫的心意。

因为如此一来,它其实可以直接深入灵魂与土拨鼠实现沟通。

即便出不去这神弃之地,也可以将信息传达到位。

但前提是,自己传达过去后,要确保这土拨鼠能醒过来才可以……

此时,青铜猫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不就是少了个那玩意儿吗?

它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自闭的。

对猫来说,没有生殖功能反而能活的更久一下。

想当年它被王道祖阉割的时候也没说啥……

反而对青铜猫来说,那是少了两坨负担。

它浑身都是青铜的质地的,有时候跑起来时,身子底下就会和铃铛似得不停碰撞发出声响。

这太尴尬了。

所以,不如没有来得好。

……

另一边,星盘之中,狰与和尚正在客厅里对弈。

狰盯着棋盘说道:“下完这一局,你就给我走人。”

和尚笑了笑:“这一局,怕是能下好久。”

彭喜人在边上倒茶,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狰的宅邸颇有现代化人类的气息,且每一个房间都巨大无比……居然到需要用缩地成寸才能进入下一个房间的地步。

宅邸之中存在着许多关于狰的秘密,和尚还没有完全参观完,便被狰拖到了这客厅里下棋了。

说是客厅,实则此地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

听说是狰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打造的。

可以当客厅,也可以当泳池用来游泳……

沙滩边放置着棋盘。

而和尚与狰,正是在这沙滩上对弈。

狰扫了和尚一眼:“要是想吃果子,这边上树上请自取。”

他这儿基本不会来客人,所以才把客厅设计成了这个样子。

至于如果客人到访,来了以后准备点心的问题,狰也想过了。

他在沙滩边上种植了一片果林。

上面的果子永远都是最新鲜的成熟状态,随时可以取用享受。

和尚捏着一粒白子,目光来回扫视棋盘,目不斜视道:“这么伪装自己,不累吗?”

狰微微蹙眉:“和尚,你什么意思。”

金灯和尚抬眸,微微笑道:“你应该早就修炼出人形了吧?为了保持威严,却还是维持着自己本来的面目。”

狰呵呵:“不过只是皮囊而已。再好看的皮囊,对我来说也是无用之物。”

毕竟是万古级别的人物,世人所在意的容貌颜值,对狰来说完全不在乎。

因为他是个无欲者,也根本没有想过,娶妻生子之类的事。

作为特殊的法相之灵虽然狰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同样可以作为生灵去享受一个正常生灵应有的权利。

不过活得越久,很多事看得也就越淡。

狰皱眉:“和尚,你在故意拖延时间吗?”

他没想到和尚会问这个问题,一时间有些不悦,只想快点将和尚给打发走,让自己清净一些。

“你总要让贫僧仔细想一想才是。这每一步棋都很关键……”

“……”狰嘴角抽搐。

他是真的头一回见到,下个五子棋还磨磨唧唧的!

事实上,和尚确实是在拖延时间。

包括下棋的过程中,时不时还要补一句家长里短的话,一切都是出于后续的一些考虑。

而当和尚这粒捏在手中的白子终于落下之时。

这边上的海水陡然间开始沸腾起来。

“有大能陨落。”此时,狰望着边上的大海说道。

他布置的这片海水可以捕捉宇宙之中的大能者回声,但凡有大能者陨落的,那些大能者死亡后所产生的一种特定波动,就会被这片海水捕捉到。

“这无始之海却是神奇。”和尚叹道:“你应该不是头一回见到了吧。”

“每天、每时每刻……甚至,每分每秒都有人会死。”

狰说道:“大能陨落,也没什么好神奇的。即便是祖境,死后也是沦为宇宙中的尘埃而已。”

此时,彭喜人望着这片沸腾着的无始之海海水,似乎陡然间想到了什么,脸色旋即变得难看起来。

“你最好老实一些。和那种邪神厮混在一起,没有前途。”

狰冷言提醒道:“若道祖知道此事,定不会轻饶你。”

“不……狰哥,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

彭喜人脸色发白,他试图利用星光之力呼唤自己的肉身。

结果愕然发现自己的肉身居然已经被挪动过了!

根本不在噬星之中!

“不好!天墓被发现了!”彭喜人大惊失色。

“你说什么?”狰的神色瞬间凝重起来。

此时,他望着和尚,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似得,咬牙切齿道:“和尚,你和那邪神原是一伙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故意在这里拖延时间?”

“你只说对了一半。”

这时,金灯和尚笑道:“拖延时间,确有此事。但贫僧和那邪神,怎么可能是一伙的。”

“你早就知道他要盗取天墓!”

狰激动起来:“你根本没有想过后果!若那邪神取得了他另一半魂魄,将变得有多强!”

“还是强一些好。”和尚笑。

“你什么意思?”狰不解。

“我来这里找你下棋,确实是想拖住你。让你不要那么着急去寻死。至于旁的,有令真人在。”和尚说。

狰的脸上带着狐疑:“那可是邪神……”

和尚同样带着狐疑:“那又怎么样?”

狰:“?”

和尚:“令真人说,此人强一些。抽起来手感也会好一些。”

狰:“???”

……

另一边,王令确实在为两件事发愁。

第一件事就是韭佐木那边通知的那彩虹七子帮在中午以庆贺“九道和选出五人代表团”为目的的上流学子交流会。

想到自己又要见那些自己不认识的人,王令就觉得脑阔儿疼。

然后他听说中午参会时还要带一件自己的法宝过去进行展示……这下子让王令脑阔儿更痛了。

法宝他倒是不缺,主要是怕自己拿出来后闪瞎这群人的双眼。

本来王令打算拿自己点化的秋衣秋裤过去的。

可这个提案马上被王明给当场拒绝。

“这秋衣秋裤多好的神器啊,那群人不识货,给他们也是白给。”王明不想王令拿任何点化的法宝过去。

因为拿过去都是便宜了这群人……

当初这秋衣秋裤救过他的命,王明到现在对那件事还有印象。

就这群人还配得上他弟弟点化的秋裤?

他们也配?

于是,王令没办法,只能另外再想法子。

他觉着实在不行,要不到时候还是让惊柯牺牲下色相好了……他那么多法宝里面,好像也就惊柯看上去比较普通和平常一些。

王之宝裤里,天道那边送给他的法宝,几乎全都是发光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那些东西要是拿出去,实在是太耀眼、也太出挑了。

不过现在距离中午其实还有一会儿时间。

王令觉得说不定过一会儿自己会有更好的主意。

此时,王明去研究黑石外头的那只小匣子去了,九道和的宿舍里又刚好只剩下他一人。

王令觉得,这是一个研究“至尊裹尸图”的好机会。

这是万古级的混沌器,张开后具有无穷威能。

王令在打开前做了万全的准备,他利用王瞳将自己所在的这片空间单独提取出来,形成一种镜像空间。

这是一种类似于平行空间的能力,在这里将裹尸图展开,就算发生了什么意外也不会影响到现实。

当然,他将惊柯挂在了宿舍的门上。

桃木剑具有辟邪驱邪的能力是不假的,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防止裹尸图中散发出的强大怨气外泄出去。

这些万古强者很早之前就被镇压在里面了。

先前狰当着王令的面张开时。

里面的森森白骨哀嚎挣扎的景象让王令印象深刻。

这些万古强者被强行镇压在图中,因无法逃脱只能在图中渐渐老去、坐化,成为了里面的一具白骨。

这是何等的悲凉。

虽然他们并不能被定义为鬼物,可想也知道其中的怨念是极重的。

王令没有将裹尸图全部张开,这张图张开少说也有万里。

他只是仅仅只是打开了一小部分,大约两米左右,那种学海森然的肃杀之气便已经扑鼻而来。

“好厉害的图。”王影也被裹尸图的气息惊动,主动在王令边上显化出身形。

他抱着臂,凝视着图中的白骨。

仅仅只是展开了两米而已,其中容纳的白骨已经不下数百具。

这裹尸图流传到现在,这到底是镇压了多少位万古强者?

王令和王影心中异口同声的感慨起来。

万古强者,这听上去像是一种很稀有的存在。

可是宇宙之大,相比起宇宙的辽阔,这万古强者在其中不过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这些被镇压的万古高手一直在等待着,裹尸图有朝一日能够易主,到一个没有那么强的人手里。

他们一直在裹尸图中等待着机会。

狰的存在,对他们来说算是一种心理阴影。

那丑到极致的法相之灵,长得可怕、实力也恐怖、

他们不想自己出去后被直接挫骨扬灰。

而现在,当王令将裹尸图张开了两米后。

眼前的景象让一些人觉得,机会已经来了。

“裹尸图易主了!机会来了!”

一只洁白而森然的骨手抓住机会,迫不及待的便伸了出去。

“呵,居然还有作死的把手主动伸出来的。”王影觉得有趣,也伸出手和这白骨来了个热情的回握。

咔嚓一声!

这只骨手直接被王影捏成了齑粉。

“抱歉,太大力了。”王影毫无诚心的道着歉。

果然,这一握之下。

图里剩下的那些白骨便老实了许多,再也没有人敢把手探出来了。

边上,王令冲王影翻了个白眼……

先前惊白一剑将裹尸图劈了个稀碎,为了不让图中的这些万古高手留下心理阴影。

在修复裹尸图的时候,他便用瞳力将惊白斩图的那一幕给消除了。

也就是说,现在裹尸图内所有的万古高手,并不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会儿打开图看到了王令和王影,两个双胞胎一样的少年。

他们本以为自己逃脱的机会终于来了。

结果王影这一握,瞬间又暴露了凶残的本性……吓得这群人在图中瑟瑟发抖。

大约过了好几分钟,图中才有一苍老的声音发出。

虽然声音也在颤抖,但听着却像是个胆大的:“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狰先生……在什么地方?”

“他把你们无情的囚禁在图中,你倒还喊他狰先生?”王影乐了。

这显然是老“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

简单来说这种现象是一种被害者对犯罪者的一种心理依赖行为……

“这图中世界由混沌所生,说起来也是要什么有什么。只不过都是虚假的而已。老朽是最早一批进来的。早已接受现状。”

那苍老的声音说道:“但也有些人,并不想在这虚假的世界中。”

“原来如此,那你又是谁?”王影颔首,发问。

“吾名,张戚,字子窃。”那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王令透过王瞳,看到了这老者的生平过往。

张戚,也叫张子窃……居然是一名万古神偷。

这也算得上是一名万古强者中的奇葩了。

难怪能那么快适应被裹尸图困住的窘境……敢情也是因为喜欢偷别人东西,曾经没少被关进去过。

王令心想是不是喜欢偷东西的人被关进监牢之类的地方,都会有一种回到家一样的感觉。

所以这算是一种“祖传艺能”?

王影:“那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镇压的?”

这其实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对于被镇压在裹尸图里的人来说,几乎所有人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

“自然是偷了王道祖的东西……不过老朽当时用完就还回去了。”沉默了下后,张子窃道。

“然后你就被镇压了?”

“是啊……那老东西,太不讲理!”

“你到底偷了什么?”

“一个孤独寂寞的女人。据说还是神界界王。”

“?”

推荐热门小说仙王的日常生活,本站提供仙王的日常生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仙王的日常生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天墓守墓人(1/101)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万古级强者之所以人少的原因(1/99)
热门: 我欲封天 凤逆天下 斗破苍穹 花颜策 白首妖师 最强狂兵 琴帝 纨绔世子妃 重生完美时代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