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你惹他干嘛!(五合一1/110,祝各位书友高考顺利)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简单而朴实的小浪漫(1/113)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跑?跑得掉吗……(1/110,祝各位书友高考顺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于是,吃饭的过程中,孙蓉又有了一种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感觉。

隐秘的角落,身边都是熟悉的人,这种安心感无疑让王令的“社交恐惧症”减轻了不少。

九道和高中的伙食极好,清一色的修真者食物。

为了保证每一个学生的营养,所以在九道和高中内,只有伙食问题上,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没有差别对待的问题。

今天中午的伙食主材是黑胶牛肉粒,据说这牛肉是九道和高中后面的牧场养殖的灵牛。

吃得是专供的精饲料长大,肉质鲜美。

王令之前从未见过有学校为了自己的午餐还专门搞了好几个养殖场来给自己提供食物来源的……

不愧是太阳岛上最有名的学校之一啊!

王令喝着鱼羹汤,心中不甚感慨着。

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其实是赤野韭佐木的专座。

可惜……

因为九宫星辉提前和韭佐木打了招呼,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的关系。

赤野韭佐木也只好憋着一肚子火气坐在了另一边,满脸憋屈地嚼着嘴里的牛肉粒。

仿佛是在啃着王令的肉一般。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态很不正常。

按照道理说,远道而来即是客,反正六十中这群人只是待几天而已……他确实也犯不着生气。

作为一名学生会长,他应当体现出自己的宽容与大气。

但偏偏不知道为什么。

在韭佐木发现孙蓉的视线始终落在那个叫王后浪的小白脸身上后。

他心里的那口气就像是淤堵在心血管里的陈年血痂一样,令韭佐木愈发感觉自己呼吸困难起来。

“韭哥,你要真那么喜欢蓉酱,那就赶紧找个机会表白嘛。反正也没几天了。”这时候,先前那名在课堂上针对王令的那名孔雀男忽然开口说道。

韭佐木顿时语无伦次:“谁……谁喜欢她了!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可怕的女人……”

他说是那么说,可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他。

火烧的脸就和餐盘里翻动着的七分熟牛肉粒似得,透着一股新鲜的红色。

“太明显了,会长。”

此时,那位代号为“麻雀”的短发学生会副会长开口道。

韭佐木:“……”

她面无神情的享受着餐盘里的美食,幽幽说道:“既然那么喜欢,那你更要把握机会出手了。要不要我去准备迷药和房卡?”

“你的想法很危险……我可是正人君子!”韭佐木嘴角抽搐。

他一直觉得自己身边的副会长“麻雀”是个腹黑女来着。

这家伙总是能淡定的说出一些很可怕的东西……

恐怕也就是传说中那种切开来都是黑色的人。

不过实话实说,孔雀男和麻雀三言两语之间,确实是道出了韭佐木真实的苦恼。

他本以为自己对孙蓉的态度,应该是“恐惧”。

也正是因为“恐惧”,他才拼了命的想要努力。

每天没日没夜的修行、学习各种修真理论知识……

为的就是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能够以更好的姿态出现在少女面前。

只是让韭佐木没想到的是,他理解中的“恐惧”,竟然就是“喜欢”。

“原来,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吗……”

韭佐木脸上微红,他内心感慨着。

望着孙蓉的方向,一边托着脸,一边用手上的刀叉摆弄着餐盘上一粒粒跟骰子似得牛肉。

而现在他才恍然大悟过来,为什么自己看那个“王后浪”同学会那么不顺眼。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嫉妒。

“你们,能不能帮个忙?”

此时,韭佐木看向边上的孔雀男和麻雀,开口问道。

“终于下定决心了吗,会长。”

麻雀冷笑:“我那里的药还有很多。”

“说了,不是要你下药,你的想法能不能正常点,不要那么黑暗……”韭佐木无言。

“不是下药,那还能是什么?”麻雀叹息。

“话说回来,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药?”这下子连孔雀都有些好奇了。

“都是以前,别人给我下的。他们想睡我。然后被我发现了药瓶,就被我没收了。”

麻雀淡定地说道:“于是我就收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药,各色各异的都有。”

“睡你……”韭佐木和孔雀男都震惊。

他们和麻雀比较熟悉,所以也不会有那样的想法。

不过事实上,麻雀的五官长得确实精致,脸上的雀斑其实无伤大雅,只需要简单的化妆修饰下遮挡住,那就是标准的美人胚子。

简单来说,化妆后的麻雀,确实是那种小巧可爱的类型。

要不是因为知道麻雀这家伙切开来都是黑色的,是个看上去很可爱,但内心极度腹黑的家伙。

韭佐木和孔雀也难保自己不会产生那种邪恶的念头。

“很奇怪吗,我长得也还算可爱吧。”麻雀呵呵。

“恩……”韭佐木不置可否:“那么,那些想睡你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麻雀思索了下,总结道:“长得好看的被我反睡了。长得不好看的,被我结扎了。”

“……”

韭佐木和孔雀男听完,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话题终结。

韭佐木迅速提出了自己的诉求:“你们能不能想办法,把那个后浪桑给我支走?我想和孙蓉姑娘一起用餐……”

他其实真没有别的恶意。

纯粹的只是,想和孙蓉一起吃个饭而已。

虽然因为出于嫉妒的关系,他对王令的态度有些不友好。

不过韭佐木其实并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想法。

一方面是他现在理清楚了自己对孙蓉的情感态度。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九宫星辉与他之前的沟通,令韭佐木不会轻举妄动。

“支走吗。”孔雀男皱眉:“那个位置,支走不容易啊。外面都有人堵着。我看要不还是下药好了,我看泻药就可以。”

麻雀深思了下说:“泻药会不会太轻了,直接食物中毒不就好了,让他们在医院里躺几天。”

韭佐木听得心惊肉跳,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话说你们能不能用正常点的方法?”

正常点的方法吗……

这个人好麻烦啊。

麻雀内心思忖着,忍不住叹了口气:“那只好,用那个了吗……”

孔雀男立刻听懂了麻雀的话:“你说那个?”

麻雀:“对,就是那个。”

韭佐木:“???”

所以这到底是哪个啊?!

麻雀:“会长还记得,前阵子咱们学校的校长是不是召见过一位网红科学家。”

“哦……你说那个叫守冲的大师……”韭佐木想起来了。

“不错。”麻雀点点头:“其实守冲大师在离开前有给我们学生会特意安排了礼物。他将食堂里所有的电动按摩沙发全部改造过了。”

“我怎么不知道……”韭佐木讶异不已。

“会长忙于公务,这种事有必要知道吗。”

麻雀冷笑了一声:“不过守冲大师留下的礼物,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实验过呢。”

“不会很危险吧……”

“不会的。”麻雀镇定地说:“据说改造后的按摩沙发新增了防霸座的能力。”

“……”

“会长放心。只是改造了下按摩头和力量调节功能而已。待会沙发的按摩器会自动启动,后浪桑一个筑基期,肯定受不了那种力度……只要他起身的话,那会长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乍听上去,这个方法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

至少比单方面的投毒要显得靠谱多了。

不过因为之前改造按摩椅的事其实都还没有经历过具体的实验,所以具体效果到底怎么样。

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说不清楚。

那么,姑且先试试好了。

于是,韭佐木点点头,同意了由麻雀提出的方案。

……

另一边,王令正坐在位置上休息,忽然间就感觉身下的按摩沙发忽然间启动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按摩沙发开始向后仰倒。

隐隐约约王明仿佛听到了按摩沙发内有一种电钻的声音传来。

不过这种声音很细微。

若是距离隔得远一些,其实很难听清楚。

“有人动了手脚吗。”王明心中瞬间猜到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利用自己的脑电波来对整个食堂的人进行搜索。

通过捕捉每个人脸上的微表情,王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判断出这事儿究竟是谁干的。

而很快,他直接锁定了那边的韭佐木三人组。

这三个人的目光虽然并没有直接接触到这里。

可是依然难以逃脱王明的目光。

“竟然敢对令子动手,这三个小东西胆子倒是大。”王明唇角微微扬起。

高中生到底还是高中生,这样暗中使绊子的手段在王明看起来其实有些幼稚。

而且从技术层面上来说。

王明判断这几张被改造的沙发按摩椅,应该不是出自韭佐木那三人之手。

利用“王令三号”的机械眼部分对按摩椅进行了扫描过后。

从按摩椅内部的改造配置结构以及设计想法来看。

王明觉得倒是有点出自那位网红科学家“守冲”的手笔。

一顿分析猛如虎,王明本想着予以还击,不过他觉得王令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便也没有急于出手。

“怎么样,令令?有哪里不输吗?”王明轻声询问道。

“没。”王令闭上眼,传音道。

对于忽然运行起来的按摩沙发.

王令内内心虽有诧异,不过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淡定的。

由守冲大师改造过的特制按摩沙发,按摩头都改成了电钻式设计。

而且按摩力度也在原先的基础上得到大幅度增强。

元婴期之下,能在这改造按摩沙发上躺着能超过10秒的人数量很有限。

另一边,韭佐木甚至都已经做好了王令主动起身的准备。

可不知道为什么。

他远远观察着这一幕。

总感觉王令是在享受似得……

“这到底行不行?我怎么感觉,后浪桑一脸舒服的表情。”韭佐木眼角抽搐。

而麻雀也不太理解这样的状况:“应该不至于这样……已经是最大力度了。按照守冲大师的说法,这样的力度之下,筑基期根本撑不过几秒就会站起来。”

王令确实是在享受。

虽然这张按摩沙发的效果,其实在王令看起来也一般性,但感觉也凑合吧……

毕竟这年头能让王令有感觉的按摩沙发其实也不多。

因为王令比较吃力,寻常的机械按摩设备对王令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倒是守冲的这张,让王令稍微感觉到一点按摩头的存在感了。

力度很小,但起码可以放松肌肉……

王令知道,是有人在对自己出手。

不过这样的手段,还算是有礼貌了。

所以他并没有不高兴。

就顺带着闭着眼,躺在按摩沙发上小憩了一会儿。

半个小时后,见着六十中的一伙人离去。

韭佐木立即露出一副抓耳挠腮的模样:“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这按摩椅力度很大吗!”

“我也不知道,但守冲大师确实是那么说的。”

麻雀很无辜:“不信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试试就试试!”

韭佐木气急败坏的走过去,躺在了王令刚刚躺着的位置上。

三秒钟后,惨叫声传来……

“啊啊……”

韭佐木一脸痛苦的从按摩沙发上弹起。

然后脸朝地。

整个人“噗通”一声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在按摩头接触到他身体的一瞬间。

那种剧痛已经很难用言语形容……

就像是有十万个电钻顶在背后,疯狂使用电光毒龙钻催着那个叫枯玄的没节操作者码字一样……

后来,韭佐木是撅着屁股被麻雀和孔雀男抬进医务室的。

初步检查结果是:腰部肌肉扭伤加轻微骨裂……

对修真者而言,不算是特别严重的伤势,但要是在上面多躺几秒,韭佐木觉得自己要死。

“原来这么疼吗,那位后浪桑居然挺住了,真是不可思议。”麻雀叹息着:“看来这按摩沙发确实力度很强啊,话说孔雀,你要不要也去试试?”

“不了不了……”孔雀男心有余悸。

有了韭佐木的以身试法。

他明白了那张改造后的按摩沙发究竟有多强。

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

试试就逝世……

韭佐木一个金丹初期都这样,他筑基期直接躺上去,可不得直接橘花爆满山。

……

这天晚上,王令一行人本来是打算返回九宫家安排的府邸的。

不过九道和高中搞了个迎新晚会的关系,在英仙和鸣的强烈建议之下,他们还是在九道和高中安排的校舍中落了脚。

迎新晚会,这样的场合不适合王令,王令选择一个人在宿舍待着。

反正他们来了三个人,只要孙蓉和王明作为代表去参加就可以。

王令本来就是可去可不去的。

“你放心吧王令同学,这件事就交给我和小二哥就行啦。记得关好门窗,要是有其他女孩子骚扰你记得告诉我!”临行前,孙蓉冲他打了个招呼。

王明远远看着,憋着笑。

怎么看都有种小俩口道别的既视感……

不过对于王令会不会被其他女孩子打扰的问题。

其实孙蓉也是早有安排。

因为就在对面的女生宿舍楼的位置,翟因的宿舍窗口正对着王令的宿舍房门位置。

如果有鬼鬼祟祟的女生从王令的房门口经过。

翟因会第一时间注意到。

不过老实说,她觉得孙蓉有点想太多了。

就算有女孩子上门来找王令……

以王令的定力,绝不可能会犯那样的错误。

对于一个性冷淡的禁欲系直男木头来说,想在这个上面耍手段。

成功率是0%……

……

大约傍晚七点时分,王令睁开眼时,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金灯和尚。

他没从正门进来,直接以《缩地成寸》之法出现在王令眼前。

“见过令真人。”

金灯和尚双手合十,他穿着六十中的校服,模样看上去还是和之前一样滑稽:“想必真人也察觉到了,这个学校里,存在半鬼……”

“恩。”王令点点头。

和尚所说的“半鬼”实际上是一种专业术语。

意思就是,不是完全体的“鬼物”,还没有完全变成鬼,但却有化身鬼物的可能性。

从一进入九道和高中的一开始。

王令以及金灯和尚便敏锐的察觉到,这个九道和高中的非比寻常之处……

因为先前已经试探过“九宫星辉”的关系。

对于九宫星辉及其体内魔灵的运作模式,王令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对方利用发丝操纵远程操纵鬼物。

这样的能力十分可怕。

而且几乎每一根发丝都绑定一个鬼物。

可是如此庞大数量的鬼物是从何而来的呢?

当时王令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问题的答案让王令找到了。

如果是通过这些半鬼,培养鬼物的话,就很容易了……

整个九道和高中,因为强烈的排外现象、学习上的压力以及校园暴力行为,导致心灵上已经扭曲的学生有不少。

而这些学生里,有的已经成为了“半鬼”,而有的即将成为“半鬼”……

这些都是成为鬼物的潜力股。

因此,对于九宫星辉以及魔灵而言。

整个九道和高中,便是她们的“鬼物饲养场”。

在发现了这个秘密后。

金灯和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王令商议。

他并没有直接轻举妄动。

“我本想直接用《正道佛光》将那些还没有成为鬼物的学生,搭救一番的。不过这样做,有可能会打草惊蛇。”金灯和尚说道。

他们这么做,确实能挽救许多学生。

但事实上这也是在帮助九宫星辉毁灭证据。

王令有能力让九宫星辉的计划落空。

可是这样一个反人类的恶人。

如果最终没能得到曝光,接受所有人的唾弃和制裁……

这让王令始终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当然……

对于这样的一个恶人来说,就算王令像是捏蚂蚁一样把他捏死,恐怕也没有人会为她惋惜。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王令还是希望,九宫星辉以及背后的摘星组所做的恶行,可以大白于天下。

而不是利用自己无尽庞大的能量选择去一手镇压……

因为那样一来。

人们就永远不会学会反思,最终只能走向倒退。

当英雄的方式有很多种。

六年前的卓异,明知不敌却依然提剑,宛如战神一般向妖王发起冲锋的战士……

而像卓异一般,义无反顾冲向最强的“逆行者们”,在这个世界上仍然存在,却不在少数。

现在这种境况,王令觉得更重要的还是要收集有关九宫星辉的犯罪证据。

这一点,其实并不难。

只需要等到恰当的时机反向操作一下就可以。

九道和高中里,那么多“半鬼”存在。

既然九宫星辉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鬼物养殖场”,那么就一定有将这些半鬼,强制变成真正鬼物的办法。

所以王令要做的事很简单。

既然你把人变成了鬼物,那么到时候他再去把人变回来不就行了?

对王令而言。

这个过程就跟数学一样。

大道至简,说白了最后无非都是数学公式。

既然是公式,那么就是可以进行逆推了。

在通过传音进行短暂的交流后,和尚已完全心领神会王令的想法:“我完全支持令真人的决定。”

对和尚来说,跟着王令走总是没错的。

虽然从一入岛开始,和尚心中就一直有将“正道的光”洒向整个太阳岛的念头……

只能说九宫星辉招揽“十万阴兵”的事情还是太过夸张了。

作为一名得道高僧,佛学至圣级别的存在。

金灯和尚一进入太阳岛便觉得岛上鬼影重重……

要不是因为现在克制力变强,和尚早已认不出出手。

佛门中人有洁癖,最忌讳的就是看到这种脏东西在眼前飘忽。

反观如此淡定的王令。

金灯和尚顿时有感觉到自己与王令之间定力的差距。

“不愧是令真人啊,可真是淡定……”

交流完毕后,和尚感慨起来,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和王令学习的地方。

现在既然不需要他出手。

那么,就按照王令的意思按兵不动就行了。

和尚没有其他事情做。

只能又一个缩地成寸返回了九道和中学给自己安排的教职工宿舍,躲起来一个人默默刷起了函数题……

知识就是力量。

函数的魅力,又岂是凡人能懂的?

……

强制化鬼物吗……

想到刚刚和金灯和尚讨论的事。

王令心里还有些好笑。

他大概知道,那位九宫星辉的手段。

这里的“半鬼”有很多。

他判断九宫星辉利用发丝远程操纵这些具有潜力的“半鬼”,将半鬼强制化变成鬼物……

主要还是靠“半鬼”中散发的那些“负能量”来判定的。

那么……

如果自己将那些负能量全部吸收到这边来,又会怎么样呢?

他承认,这似乎有点钓鱼的成分。

但,只要管用就行。

随后,王令微微闭眼。

一时间,无数带有怨念的声音涌入了他的脑海。

“啊!这道题好难啊!我不会做啊!”

“该死,今天作业为什么那么多啊,我怎么感觉做不完了啊!看来只能明天起早去抄作业了!可抄了作业,考试又该怎么办!”

“不行……不能再看了……这绝对是最后一部。继续看下去,我年纪轻轻就要肾虚了……”

“我才不是因为喜欢野子才去欺负她的……她明明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我才不要和她道歉……”

“隔壁的小贱人又勾三搭四,明明自己有男朋友了还穿的那么招摇。”

“哎,又考砸了。还差两分满分,没有考到满分的话,我的人生就毁了。”

“这个该死的枯玄,天天更新那么慢,还水。他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明明一个母胎solo作者,写什么恋爱桥段啊!给我战斗去啊!我要看王令装逼啊!”

“……”

诸如此类的声音,还有很多很多……

现在的青少年学习压力很大,各种各样的心态失衡也是很常见的事。

尤其是在高考之前,压垮一个青少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有可能只是一张卷子、一段听上去无关紧要的话、或者只是一个伤人字眼……

所以几乎在所有的学校中,都安排了负责疏导心理的心理老师,来随时准备调节孩子们的心理问题。

他将空气里那些青少年人的怨气全都凝结到自己身边来。

满满的负能量,化成一只篮球大小的黑球盘踞在王令的掌心间。

王令将这些收集到的负能量当做诱饵。

等了没一会儿,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忽然有了一股异物破空的声音……

“果然来了。”

王令心中淡定。

他倏地将手上的负能量团给捏爆,接着迅速揪住了那根试图朝他的脑门传来的头发丝……

……

另一边,在九宫星辉的头发被王令再度揪住的那一刻。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上来了……

魔灵和九宫星辉同时惶恐。

这!

这熟悉的气息……

这熟悉的手法……

一瞬间而已,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再度传达而来。

九宫星辉惊恐之余,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她并不相信王后浪就是那个名叫“后浪”的鬼物。

可现在,面对王令的直接摊牌,一下子搞得九宫星辉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九宫星辉:“好端端的,你惹他干嘛!”

魔灵很委屈:“我开始的目标只是大昼野子……只是忽然间感到九道和里面有一股庞大的负能量在凝聚,发丝就被自动吸引过去了。”

很明显,这是陷阱。

不过出于早上被接连拔头发的惊恐,好在这一次魔灵也是早有准备。

她的反应很迅速。

在判断自己的头发被揪住以后,立刻使出了一招“壁虎断尾”的手法,自动放弃了那一根头发。

恩?

这样就害怕了吗。

王令觉得有些好笑。

他将自己手指上那根逐渐变白的发丝像是灰尘一样担去。

魔灵以为自己顺利脱逃。

但事实上,就在刚刚王令揪住那根发丝的一瞬间。

王令便已经锁定了魔灵的灵能信号频率。

刚刚,他的这出钓鱼手法,就是为了锁定魔灵而来的。

而现在。

只要在九道和高中的范围内,不管魔灵如何变化自己的灵能频率,将自己如何隐蔽,对王令来说都是失效的。

王令盘坐在寝室中。

他闭上眼。

无数道气流从王令身上分化出去,形成一个个常人不可见的分身,然后猛地向周围扩散开来。

通过刚刚那一出,王令已经感觉到九道和内,有的学生已经被魔灵强行变成了“鬼物”。

他在控制魔灵的动向的同时,也在想着搭救这些学生的事宜。

而现在……

反击。

正式开始了。

……

九道和高中C区的女生宿舍楼内。

一名叫大昼野子的女生,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睡醒以后她发现自己的外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猫……

猫耳娘?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变得不正常了。

头顶上的猫耳,还有脸颊上的猫须,所发生的一切仿佛都在告诉她。

她正在“猫化”。

而且,这绝不是因为做梦。

如果说只是因为头上多了一对猫耳,或许大昼野子还能接受。

可是现在大昼野子发现,自己的脸也逐渐变成了猫咪的样子,除了猫须以外还有一层浅浅的绒毛。

尽管她很喜欢猫,可是依然无法接受自己变成猫耳娘的事实……

主要是,这个猫耳娘的形态也太丑了!

一点都不二次元!

皮肤长毛不说,而皱巴巴的。

丑的大昼野子几乎快要哭出来。

在刚刚入学九道和的那一年,大昼野子还是个S班的学生。

她热爱动物,尤其是喜欢小猫。

经常利用自己的零用钱购买猫粮喂养校园里的那些小家伙们。

而这样的行为,似乎触怒了S班里的那些隐藏的“变态”。

他们都是扭曲的虐猫狂魔,经常拍一些虐猫视频,放在网络上进行售卖。

大昼野子喂养流浪猫的行为,触怒了这群虐猫者。

然后,一场长达两年的校园暴力开始了……

每天上课时各种羞辱的话语,水瓶里的橡皮削和各种添加试剂,就连交的作业都会有人动手脚帮她抹去,最恐怖的还是那些虐猫者将所有的虐猫事件全都嫁祸到了大昼野子的头上……

大昼野子的成绩骤降。

从S班,掉级到了C班。

她开始变得自闭,不愿与人交流。

曾经她也曾试过求助老师。

老师告诉她。

S班的那些人,都是权贵,能忍一忍便忍一忍。

她也曾试过求助自己的父母。

父母告诉她。

九道和是名校,既然在这里学习就要学会融入环境,不要去做一些不合群的事……

没有一个人真正的理解她。

真正的了解过她的想法……

就连身边这些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带给她半分的宽慰。

日积月累之下。

大昼野子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她感觉自己活得就像是一只漫无目的的游魂。

如果不是因为九道和里还有那几只小猫需要人照顾,大昼野子恐怕早已选择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至于今晚的迎新晚会,大昼野子自然也是不敢去参加的。

她很清楚。

自己要是过去,无非就是另外一种羞辱而已。

此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强制变成了“鬼物”的大昼野子站在镜子面前,呆呆地望着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她的爪子似乎变得比开始更加锋利了,闪闪发光的利刃像是刀片。

猩红的眼睛,还有生着倒刺的猫尾,宛如鞭子一般,轻轻挥舞了一下而已,背后的那堵墙便在尾巴的巨力抽击下整个儿崩塌……

“我……我真的变成了怪物吗。”大昼野子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下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变得很疼。

无数的声音在脑海中盘旋起来。

那些声音怂恿着她……

要她对曾经,自己的遭遇的所有经历进行复仇……

将那些对自己进行过霸凌的人,进行复仇!

恍惚间,大昼野子的脑海里还闪过了许多自己看过的可怜小猫们。

这些小猫被虐猫者抓住,用美工刀凌辱致死,拔下皮毛、火烧、电击……那些虐猫狂将自己的霸行施加在这些弱小的生命上,以此来炫耀自己的强大。

渐渐地,大昼野子的心中开始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

正当她自己觉得仿佛要被仇恨吞噬掉时。

一道陌生的人影,忽然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令的分身。

“不要害怕,我是来帮你的。”王令的分身开口。

这些分身本就是王令派来,对这些已经变成了“鬼物”的学生进行感化用的。

分身代表着王令的意志,但性格上其实与王令又有所不同。

王令的分身有极高级的AI机制。

可以自动判断眼前的情况,将自己调整成这些需要被感化的学生们,最想看到的样子。

于是。

当大昼野子看到王令的分身时。

她觉得眼前的少年,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像是一尊小太阳一般。

“你是……”大昼野子迟疑开口道。

“我叫后浪,是为帮助你恢复人类的身体而来的。”王令的分身开口。

根据分身的AI机制判定。

在大昼野子步入九道和高中以来,从未有人对她那么温柔的说过话。

所以利用温柔路线,是最好的攻破方式。

“事到如今,我真的还能再变回去吗……”大昼野子流下眼泪。

“其实你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不是吗。”

王令的分身露出笑容,很是自然。

但这样的笑容在本体上,几乎是看不到的。

“如同你现在在跟我说话时,你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这证明其实你并不想变成鬼物……”

“你是个善良的姑娘。这不是你的问题。你搭救那些流浪猫,也证实着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所以以后,请继续善良下去吧……所有善良的人,都值得被善待。”

“我……”大昼野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忽然间,她感觉到额头上有一丝温暖的灵能沁入身体。

随后,身上所有“鬼物化”的特征,在肉眼可见的状态下迅速消失不见。

“居然真的做到了……”大昼野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体上发生的这一切。

“都是小意思。”

王令收回手:“好了,我的使命达成了。后会有期吧……”

“后浪桑!”

在王令的分身消失之前,大昼野子忽然鼓足勇气叫住了他:“我……我该怎么报答你!”

“不需要报答。”

王令的分身回应说道:“继续去行使你的善意,这就是最好的报答了。”

毕竟,本体的王令也曾做过了许多好事。

而且从来都是不留姓名的。

大昼野子满脸通红。

因为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温柔的善待过,一下子让大昼野子有些分不清楚这是感动,还是喜欢。

她看着王令分身的背影,鼓足了最后的勇气:“后浪桑!!”

恩?

当王令的分身回过神时,他看到有一团巨大的阴影朝他扑来。

好在,分身的反应很迅速,直接伸出手将大昼野子的身体给抵住了。

“抱歉,我不习惯和人太近。”

“对不起后浪桑……是我唐突了……”大昼野子的脸上,明显有些失望:“那么,轻轻抱一下可以吗?只是抱一下……”

“不行。”

这是原则性问题。

分身的回拒也很果决。

他不想给这些少年/少女留下任何幻想。

所以不止是对“大昼野子”一个人而已,对待剩下的人,王令的分身也都是那么做的。

只是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

王令的分身的回拒方式也有所不一。

面对大昼野子,王令的分身就回拒的比较果断。

……

事后,大昼野子还有许多当夜被王令的分身所感化,重新做回人类的学生一时之间都无法想起王令的样子了。

她/他们只记得。

那个少年自称为“后浪”。

像是天神下凡一样,充满着阳光。

在她/他们最需要的时刻出现在了眼前。

用全世界最温柔的话语融化着她/他们那颗遍体鳞伤的心灵。

这就像是一场梦。

或者说,这就是一场梦!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后浪桑,更帅、更善解人意的男孩子吗!

她/他们将这段记忆,视作自己一生中最珍视的秘密。

也将带着这段秘密。

带着所有的美好与善良继续努力地活下去……

……

小剧场(与主线及番外均无关联):

孙蓉:王令同学~轻轻抱一下可以吗?只是抱一下……

王令:不行!这是另外的价钱!

推荐热门小说仙王的日常生活,本站提供仙王的日常生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仙王的日常生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简单而朴实的小浪漫(1/113)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跑?跑得掉吗……(1/110,祝各位书友高考顺利)
热门: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遮天 酒神(阴阳冕) 魔道祖师 盛世嫡妃 神墓辰南 绝世药神叶远 全职法师 极品上门女婿 生肖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