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摸黑生存

上一章:第七百零八章 灵感 下一章:第七百一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甘敬微信上收到的视频是一小段采访视频,看起来像是记者或是狗仔对于曾经有过“靓绝五台山”之称蓝洁英的问答。

这一位曾经在《大话西游》中出演过春十三娘的角色,后来因为遭受侵犯而变得精神状态有些问题,而采访视频里她提到了两个名字,一个是已然去世的邓光戎,一个就是仍旧活跃在影坛的曾志玮。

甘敬没有和蓝洁英打过交道,曾经的事情也早是他出道之前发生了的,反而是曾志玮曾经有过数面之缘。

“陈年旧事啊。”甘敬自顾自的从躺椅上直起了身,看了眼不明所以的狗子,示意它现在不去睡了,随后才回复了卓纬的微信。

“这视频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很快,卓纬回道:“这是以前香港记者采访的,但是没有曝出来,有人送到我这里。我想,甘哥应该得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甘敬有些不理解:“所以?”

“甘哥和其他人不一样。”

甘敬被这句话逗笑了:“我的工作是演戏,你的工作是爆料。这个事我知道了,下面我就等着看你的工作了。”

“这个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即便我爆出来也没什么证据的。”卓纬回道。

“对于一名演员来说,如果你这个是真的,那他以后大概都会从之前的位置跌下来,这就足够痛苦了。”甘敬回的比较慢。

过了许久,等到甘敬以为卓纬都不会再回复的时候,微信有了新消息。

“我已经跑了一趟香港,见过了本人,所以觉得还不够。”卓纬很快就发了第二条消息,“不要求甘哥做什么,可,拜托了。”一句自相矛盾的话。

甘敬不喜欢别人用事情绑架自己,尤其还不知道真实状况是什么样,单单一个视频可能是涉嫌伪造,听卓纬的意思还是别人送到他手里的,那更可能是有人借着狗仔的手想整人。

近年来,随着电影重心明显从港台转向大陆,那边的艺人地位是下降了的,没准就是什么时候结下的仇怨爆发了,而卓纬也未必干净,就像娱乐圈里的水总是浑的。

甘敬本身是大咖,是拿下了全球两座影帝奖杯的华夏代表人物,手下还有影视公司和艺人,不论是疑似曾志玮这个事,还是派拉蒙提供的偷税漏税题材方向,他一动就可能引发圈内地震,心中着实是有犹疑。

不过,毫无疑问,甘敬对于这样的事是厌恶的,他从不标榜自己有多好,但总是认为做什么事都是要有底线的。

甘敬重新打开了微信上的视频看了一遍,随后面无表情的用手机浏览器搜索了一下蓝洁英的信息,雪藏、情变、自杀、失常……百度提供的五百七十万条搜索结果全都纠合在一起,透露出赤裸裸的两个字——悲剧。

他吸了一口气,心中的厌恶之情一时间有点蔓延,用文字给卓纬发了一条:“你可真不像是个狗仔。”

随后,甘敬嫌文字表达不了自己的语气,把刚刚的文字消息撤回,又用语音发送了一条同样的消息。

这句听着就像是嘲讽的话并没有让卓纬愤怒,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四下寂静无声,别墅里只有泳池边上的灯还昏黄的亮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卓纬的回复才姗姗来迟。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甘敬盯着这句话,不置可否地回道:“嘿。”

至此,两人的交流告一段落。

一桩多年前的疑案,即便现在是被指认出来,证据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可能再有定罪,甘敬相信卓纬也必定是知道这种状况,那么,这个大狗仔第一时间得到爆料就发给自己是什么意思?

甘敬大抵能猜到他的想法,也正如自己在看到这个视频就因为冒出来的念头而突然抓住了另外一件事情的灵感一样。

意大利是个好地方啊。

卓纬知道那边是个好地方啊。

他对那边曾经有过美好的回忆啊。

所以,他想在这个定不了案的时代介绍别人去意大利体验生活啊。

甘敬右手撑着下巴,目光游移,最终聚焦在泳池边的灯光上面。

凌晨一点五十,他重新按亮了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几个名字,随后在刘德桦和梁朝玮的名字中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给了后者。

嘟,嘟,嘟。

十五秒中接通。

“喂,阿甘,这个时间国内应该是深夜了吧?”刚接通,梁朝玮就有些纳闷的问道,“我在英国呢,这么晚是什么事?”

“噢,我想问下蓝洁英的事和邓光戎、曾志玮有关吗?”甘敬直接开门见山。

“你问这个干什么?”梁朝玮的声音稍微有点变化。

“随便问问。”甘敬如是答道。

“嗯……”梁朝玮沉吟片刻,“我给你发段视频。”

电话挂断了。

甘敬握着手机有些莫名,今晚都流行发视频了?

过了一会,一段视频从梁朝玮的微信传了过来,却不是甘敬猜测的和卓纬一样的同一段视频,而是另外一段节目访谈的视频——陈惠闵做客访谈节目《老友记》谈圈内往事。

视频明显不全,截取的内容正是蓝洁英的事情。

陈惠闵是一位老演员,也是香港帮派的元老级人物,曾经出演过多部黑帮题材影片,算是本色演出了。

他在节目中谈及蓝洁英的事,说话有些模糊,可是其中一句让甘敬不自禁的挑了挑眉头——“我们想了有点印象,但我们不敢讲,有呐,都可能死掉了。”

之前卓纬发来的视频中提到的除了曾志玮,另一位邓光戎正是11年去世的。

这段陈惠闵的采访是去年的,是在卓纬发视频之前,单独听着不觉得什么,两段联在一起看就很有深意了,而梁朝玮发过来这一段也差不多是表明了态度。

甘敬看了看时间,计算了一下意大利的时间,决定明天再和一位老朋友聊一聊罗马的天气怎么样。

他呼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走到了客厅门口,顺手关掉了泳池边的灯。

别墅内外顿时如同四下的黑夜里一样暗了下来。

甘敬忽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段话,忍不住轻声而出,既回荡于狗子耳边,也回荡于自己耳边。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

最后一句他收了声,没有说出来,只是按亮了客厅里的灯,走向了卧室,决定这一晚先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一番。

明天,太阳升起又会是新的一天。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推荐热门小说我要上头条,本站提供我要上头条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要上头条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七百零八章 灵感 下一章:第七百一十章
热门: 人鱼饲养日记 纲吉在横滨 魔神乐园 七界武神 快来做题 镇魂 吞天主宰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帝王攻略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