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4

上一章:第11章 3 下一章:第11章 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不知道回到亚历克斯办公室的时候,期望看到什么样的场景。或许泰正在把咯咯笑的蒂姆抱在膝盖上,或是泰在读那本《霍比特人》的故事,模仿侏儒的样子,逗得蒂姆捧腹大笑,让他有那么一会儿能摆脱笼罩在他幼小心灵上的阴影。

但是这种想象的场景并没有发生。我看到蒂姆坐在椅子上,双肘撑着膝盖,双手捂着脸。泰把他的办公椅拉了过来,面对着他,对他低声说着什么。泰抬起头来望着我。

“没有人告诉过他墨菲医生的事情,”泰说,“但我,我并不知道。”他结结巴巴地说。

“算了,没关系的。”我言不由衷地说。

我感觉到亚历克斯离开了,我听见她关办公室门的声音。

我慢慢地走向蒂姆。“你对我撒谎!”他喊道。

“是的,”我说,“撒谎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我非常抱歉对你撒谎了。让我们……”

“我不跟你在一起了!”

“蒂姆……”

“为什么你会撒谎?你不应该的。”

“我说了我很抱歉。”

“我们就要是一家人了!现在我们不是了。我妈妈也要死了,是不是?她也会死的!”

我无话可说,只好再给他拿了杯葡萄汁。

“我不要果汁!”他尖叫道。

我向他伸出手去,我愿做任何事情去安抚他。但是他什么都不要。

“离我远一点!”

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在我还没能做出另一个无力的尝试之前,推开我,跑走了。

蒂姆跑错了方向,走廊的那头是不通的。他也意识到了,折返了回来。我确信这个被悲伤击倒的恼怒男孩会很轻易地击倒我,如果他有足够力量的话,可是他还没有足够的力量。但他有两条腿,他从我身边跑开了。我迅速返回办公室,抓起他那本书,追了出去。

蒂姆猛地推开标有“出口”字样的门,跑了出去。我追着他跑下5层楼梯,穿过大厅,跑向停车场,穿过在夕阳下像宝石般闪烁的汽车。他没有方向地奔跑着,仿佛要使自己精疲力竭从而耗尽体内过于强烈的情感似的。我没法帮他,但我能理解他。

终于,蒂姆跑不动了。他靠在一辆绿色SUV的尾部。他突然坐了下来,像不认识我一样。我盘腿坐在他面前,一言不发。

我们保持那样的姿势有10分钟时间。一些人 经过我们,他们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朝他们微笑,他们也勉强挤出个笑脸,或者问我是不是一切都好。我跟他们说一切都很好。

“我不应该对你撒谎的。”我对蒂姆说。

他没有回答。

“这是我的错。但我是想保护你。我知道你会很伤心。你承受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对于任何人来说,真的,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你的妈妈,还有……我真的不认为我应该告诉你关于保罗叔叔的事。”我说的这些话像是随着热空气蒸发掉了一般。

蒂姆掸了掸他的裤子,站了起来。他是个好孩子,让他经历这些真比杀了我还要难受。

由于这个孩子在我身边,而且我欺骗了他,我想我必须改变一下策略了。我权衡了一下利弊。我想我宁愿去暴露某些人,也不愿令他们冒被杀死的危险。于是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想不想做一次远足?”我问蒂姆。

我们折返回来,走过一小时前我同亚历克斯一起走过的路,我在手机上按下了电话号码。

杰克·唐终于结束了对那个引人瞩目的烧毁美容诊所案件的调查,我打电话给警局找到了他。没等他问好,我就脱口而出,“多萝西·张在他们手上。”

这个一向遇事不慌的警探也惊慌了起来,“是那个新闻主播吗?谁干的?”他恼怒地问。我猜一定是那起爆炸案把他的情绪弄得一团糟。

我把以前隐瞒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了唐:那家诊所,美精华和干细胞,基因再生产品和干细胞,东方龙公司。唐静静地听着这些。当我提到托尼的时候,他打断了我。

“你是说,托尼?”

“是的,你知道他吗?”

“当然,托尼是这里一个帮会大佬的名字。他真名叫胡嘉恒。他在格兰特大道上有几家店面。继续说,把你的故事说完。”

当我说完的时候,蒂姆和我已经走过了我和亚历克斯坐过的那把长椅。他现在走在我的前面,沿着一条泥土覆盖的小路走向另一栋大楼的停车场。在我们前面100码的地方,有一座黑色花岗岩的喷泉,喷泉建在两座银色大楼的角上,第三座大楼正好作为它的背景映衬着。喷泉喷出6英寸高的水柱,落下来漫过宽阔、平静的表面,流入下面的水槽中。蒂姆朝前走着,保持着能听见我说话的距离。他从容地、不紧不慢地走着。

一切都会好的,我想对这个孩子说。现在有神射手巴德跟我们在一起。我已经做了力所能及的,但是还不够。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寻求帮助,孩子。

一切都会好的。

“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唐问我。

有一会儿我没有说话,这不是我所期望的唐应该对我说的话。

“我不知道。”我说,“你是警察。去找多萝西·张。”

蒂姆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我会做的。”唐说。

“好。”我期望他能说点儿别的什么,但他没有。于是我决定帮他,“去查东方龙公司。调查东方龙的所有者。我给你提供点儿别的信息,它是一家前台公司,它的后面还藏着家中阳控股。”

蒂姆又开始朝前走,朝着那个无人的院子,那个冷清的喷泉走去。

“我们知道这些,我们有线人。”

“太好了。”

“我的问题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不认为把迈尔斯·皮卡尔透露给警察是合适的,所以我避开了这个话题,“我也有线人,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托尼——嘉恒——与这件事有牵连。”

“你肯定吗?”

当然肯定,但我不想告诉他消息的来源是一个8岁孩子,或者告诉他这孩子正和我在一起,现在正弯腰向着黑色花岗岩喷泉的水槽,想从清水中捞出些什么。

“这是你的工作,去调查他怎样参与了这事儿,不是吗?”我反问,我的声音已经很不耐烦,“我已经告诉你这么多了,好好调查把他揪出来。”

“我们现在还没法把他抓住。”

“为什么不?他是一个绑架犯,他绑架了多萝西·张。你们这些人不抓绑架犯吗?”

“瞧,麦考密克医生,你已经给了我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我会去和胡先生谈的,我也会去问泰特拉公司的人……”

“那张女士呢?绑架啊,记得吗?”

“根据你的叙述,张女士只是跟你假定为是胡先生的人走了。她从没有真正告诉过你她到底是去见的谁,对吧?”

我看见蒂姆从喷泉中捞出来的东西了,那是一堆硬币。他把它们又投回喷泉中,一枚接一枚的,像是在许愿。

“是的。”我说。

“还有,”唐继续道,“假如说到失踪者的话,我也不愿去猜测你和一个不知是否失踪的8岁小孩有什么牵连……”

“那么逮捕我吧。”

“如果你在我面前出现,我会的。而且我会因为你带给我的所有这些麻烦打死你。这个男孩还跟你在一起吗?”

我叹了口气,“是的,他和我在一起。”

唐的声音变得柔和了,“我不想逮捕你或打死你,蒂姆·金这样的孩子总是会有很多问题,通常他们没法融入一个家庭,而是只能在学校的纪律下生活。”

“所以你想让我把他带来?”

突然,蒂姆离开了喷泉,三枚硬币仍然湿漉漉地躺在黑色的花岗岩上,闪烁着光。

“当然,把他带来。我们会联系儿童保护服务机构;他们会照管他几天或是几星期,直到有人愿意领养他或者找到领养机构……”

“忘掉这主意。”我叫道,然后转向蒂姆,“你会跟我呆在一起的。”

“我想见妈妈。”他说。在溅起的水花间几乎听不见他的话。

“警察会帮助我们找到她的。”

“你不许撒谎。”他说。

“我没有撒谎。”我又对着听筒说,“唐警官,请你告诉蒂姆我们会找到他的妈妈,好吗?”

“瞧,我没法保证……”

“我让蒂姆跟你说话。”我说。

我把电话递给男孩。

“喂。”他眼睛看着我,“我只想让她没事,我们找不到她,”他说,“她和托尼走了。”最后他说,“好的。”然后把电话还给我,继续去扔硬币,又把它们从水中捞出来。

“我很不欣赏你迫使我对一个孩子那样说,”唐对我说,“我不想这样唤起他的希望……”

“而我不想被拖后腿。你记得明一家吗,长官?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这里没有我们,”他说,现在他被彻底激怒了,“这里只有旧金山市警察局。现在,如果你麦考密克医生,把一切都弄清楚了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应该怎样去做我的工作?”

“去找到托尼,把他带来,询问他,逮捕他,我不知道,你想办法。”

“如果他威胁了张女士,你认为他会怎么对我们说?如果他和诊所爆炸的事或是明夫妇的死有瓜葛的话,他会怎么说?”他没有等我回答,“他会坚持要请律师。想都不要想,如果这一切被证明是一派胡言的话,我会为给这个帮派头头找了麻烦而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就是有人选择司法之外裁决的一个原因。

“你看了太多的电视剧了,医生。我们不能像电视里那样破门而入,拷问那些嫌疑人,然后在播广告之前就得到我们想要的。”他的声音变得柔和了,“就像我对你说的那样,我会去跟胡先生谈,我们会去调查东方龙。我们会询问泰特拉公司的人找出胡的任何交易。在具备了立案条件后我会立案的。但不是今天。”他等着我的反驳,“你对这些并不满意吧?”

“哪有,我心花怒放着呢。你没听到我在大笑吗?”

唐并没有笑,“放轻松些吧,医生。带那个孩子去看看电影,不要再死缠烂打这件事了。你也许是对的。而如果你是对的,你就有麻烦了。你们两个都会有麻烦的。更糟的是,你会把我的案子弄得一团糟,你懂我的意思吗?”

是的,唐警官,我懂你的意思。

我挂掉电话。这里太热了,确实太热了。每天的这个时候,周围建筑反射太阳光的能量都聚焦到这个广场上。

“来吧,蒂姆,”我说,“我们走吧。”

蒂姆把剩下的硬币都扔进了喷泉里,水面上泛起层层涟漪。手机响了,我按下了通话键。

“我是亚历克斯。”电话里的声音说。

“亚历克斯……”

“乔纳森·布莱想跟你见面。”

推荐热门小说完美无瑕,本站提供完美无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完美无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章 3 下一章:第11章 5
热门: 家有庶夫套路深 江东双璧 禁忌魔术 诡案罪3 续巷说百物语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空洞星云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花颜策 绝品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