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7

上一章:第10章 6 下一章:第10章 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去宠物店的路上,蒂姆还处于看见爆炸的兴奋当中,“我们当时就在那里,我们差点被炸成碎片呢。”

我把他放到地上,伸出手拉他的手。可他没拉我的手。“我自己能走。”他说。

我还在宠物店门外的人行道上,就闻到了动物身上和它们的食物以及粪便散发出来的难闻气味。我正要跨进店门,手机响了。

“四处去玩玩吧,”我对蒂姆说,“要小心有吃孩子的多毛毒蜘蛛。”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蜘蛛,但我知道孩子强烈的好奇心会让他花很多时间去寻找这些蜘蛛。蒂姆消失在店里。我接了电话。

“我是内桑森医生,”一个略带怒意的声音问。“是谁呼我?”

“热纳,我是纳特·麦考密克。她情况如何?”

“嗯,你好,纳特,”她说,估计她边说边在病人登记册上寻找我说的“她”是谁呢。“布鲁克情况在好转。可能明天就可以给她拔管。”

“听着——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大忙。我需要你将布鲁克转移到另外一个重症监护室。圣克拉拉山谷或者红杉医院或者其他方便转院的地方。”

“她现在状态不好,纳特。”热纳小心地提醒我。

“我知道。我也不希望这样,但她现在很危险。打伤她的人要回来找她了。”

“你告诉警察了吗?”

“当然,”我撒谎道,“他们告诉我要把她转移走。并且,热纳——不要告诉任何无关人员她去了哪里。”

“这有点难度。”

“我知道。但这是为了保护她,你明白吗?”

“那么,谁来付费呢?”

“她有保险。还有我。如果经费有问题,打电话给我。热纳,尽管去做吧。你也不希望她在你的看护下有什么不测吧。”

她想了一会儿,“我来试试。”

“不需要想,只要去做,并且要快。”我加了句,“拜托了。”

我挂断电话,希望这番话能使这名神经外科医师立刻去做事,我说得很直白,不搞老一套的拐弯抹角。赶紧去做就好。我的老天。

宠物店里,蒂姆还没找到蜘蛛的影子,但他被一只大金属笼子迷住了。他把手指伸进笼子里,一只小狗看着他,猛舔着他的手指。

“玩够了没?”我问,“我得去那儿用一下电脑。”我指了一下门外的小咖啡馆,店门广告上写着可以提供上网服务。

“我不可以呆在这里吗?”

“不行。我们必须呆在一起,你和我。来吧,我会帮你点一份牛奶咖啡。”

蒂姆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对了,这孩子才8岁,“我会为你点杯苏打水。”

“我只想呆在这里。”他下定了决心。

“你可以去那边上网玩。你可以在网上看小狗,或是玩电脑游戏。我会付钱的。”

“我想呆在这儿,”他再次重复道。这就是为人父母要做的——一再的谈判,反复的智力竞赛。

小狗,小孩子,如簧巧舌。见鬼,随你怎么说。只要你要他走,他就说我就愿意呆在这里。“那么好吧,不要乱跑,”我对他说,“我只离开10分钟。”

过马路的时候,我试着将发生的事情拼凑起来。

明夫妇,一间烧焦的诊所,很多被纤维肉瘤折磨而又因害怕没有寻求有效治疗的人。墨菲,不知从哪里转人大笔的钱,并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甚至还想不清楚这些。至少,现在没有。

我们有的可能就是美精华的样本。只要拉维·辛格口袋里的温度没有使试管内的东西变质,这将会是一个开始。但是从这东西的分子追踪到它的生产,再追踪到销售者方伟研,花费的时间太长。对于解释墨菲为什么死了,又为什么给了他父母20万来讲,花费的时间也是太长了。

“真见鬼,保罗。”我大声喊。

我们有组织,有活检切片。这些标本的分析会比较快,但还是嫌太慢了。当我催拉维去实验室的时候,我还没有真正想通这点。

但所幸的是,我得到了一个名字和一种细胞名称。东方龙和成纤维干细胞。现在我需要一台电脑。

我用Google搜索,首先输入“东方龙进口公司”。没有任何结果。没有网址,也没有链接。我变为搜索“东方龙”和“进口商”,得到一堆乱七八糟的结果。

碰运气似的变换搜索项不是我擅长的。所以,我回归科学。我查询了成纤维干细胞移植,匆匆记下研究人员的姓名。如果方医生曾经参与这个领域的研究,那么我猜想联系一下他们不会有什么不好

我始终觉得,我漏掉了一些东西。也就是说:美精华不是干细胞——那些全能的原细胞可以在身体里分化成任何细胞。当然,它与干细胞有关,但只是一部分。方的临时实验室里的孵化器是孵化用的,它不仅仅起到细胞保温的作用。将成纤维原细胞与某物质混合,在注射前加热一会儿。是什么物质与细胞混合的呢?一般的细胞培养媒介?或者是别的什么?

我凝视着电脑屏幕,不断闪烁的屏幕看得眼睛累了,我转而看向窗外。玻璃上出现了我的影子,我的注意力转移到模糊的脸部轮廓上。这张脸还没有被癌症所折磨,没有被刀砍。这么久以来,我所受的伤痛是感情方面的,而非身体上的创伤。真是值得庆幸。

我的思绪转向墨菲,自从这一切开始,因他而起的伤痛就让我苦恼。他知道那些生病的人,当然,那是通过和多萝西的交往知道的。他还知道些什么呢?并且又是从哪里得知那些信息的呢?

组织就是组织,我告诉自己。

组织,成纤维细胞,组织重建,美容应用。接着,我想:组织重建,创伤,创伤愈合。

泰特拉生物制剂公司。

我很快转回电脑。

科学是开放的,至少过去这一个半世纪以来它是如此。你不用紧紧攥着你的发现。你将它们展示给世界,允许其他人了解你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继续向前。换句话说,你尽可以挥舞自己的旗帜。现代科学家的大部分报酬都来自于认可和荣誉。正因为如此,在泰特拉进行的所有基础研究都是公开的,文献中有细节的描述。

我开始搜索汤姆·布科夫斯基,泰特拉生物制剂的创立者。检索到47篇文章。我首先点击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文章,此时这个教授仍然在他家乡芝加哥的伊利诺伊大学。看起来布科夫斯基似乎对一种被称为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1即FGF-1的蛋白质感兴趣,正如它的名字所示,它可以刺激细胞生长。这些文章的题目很晦涩,比如《FGF-1可以刺激小鼠模型中的胶原支架》,还有《重建体FGF-1和体内组织生长》。但是这些题目很吸引人。我们要对付成纤维细胞癌,而布科夫斯基做的研究就是这方面的,看来太巧合了。

当我的目光落在一篇文章的题目上时,一种类 似于探险者发现金矿般的感受油然而生,《FGF-1和成纤维干细胞:一种组织重建的可控方式》。只有两个作者。第二作者是布科夫斯基,第一作者是彼得·叶。

他们两人都死于一起轮船爆炸。

我很兴奋,跟随着这条线索,我搜索了布科夫斯基和彼得·叶的其他文章。我扩大搜索范围到乔纳森-布莱,泰特拉公司再生项目的头儿。我发现了另一座金矿:《FGF-1引起成纤维干细胞再调节紊乱和干细胞突变的形成》。简单地说,就是FGF-1能引起癌症。

上帝啊,我想,我终于把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诊所里的成纤维干细胞。泰特拉的FGF-1。组织重建,伤口愈合。妈的,就是同一件事。所有的事一下子开始眉目清晰起来。

我是正确的,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伤口愈合剂不可能成为所谓的重磅炸弹,它的市场太小了。公司的重磅炸弹根本就不是药剂,而是美精华。

我立刻打电话给拉维·辛格。“你要确定一下,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1在蛋白序列里。”我说。

“我还在路上,伙计。加州湾大桥堵塞。我猜,人们都在出城。所有的新闻都在说爆炸事件。”

“别费劲做微阵列了,就做一个酶联免疫吸附剂测定。”

“你发现什么了吗?”此刻,我的话引起了拉维的兴趣。他还是满脑子的追求荣誉的想法。

“他们将它加到成纤维干细胞里,“我说,“他们使用FGF-1作为成纤维细胞的养料。”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美精华,”我说,享受着成功的快感,“我们找到了美精华。”

推荐热门小说完美无瑕,本站提供完美无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完美无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章 6 下一章:第10章 8
热门: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孩子们 仇恨的证明 迷雾中的小镇 我是至尊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诡案罪4 老间谍俱乐部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 能面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