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上一章:十三 下一章:十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哈罗德坐在床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一如既往的不高兴。

讨厌的八月。

讨厌的咳嗽。

雅各布和帕特里夏・斯通都在床上睡着。雅各布的额头挂着亮晶晶的汗珠,老太太的额上却没有出汗,虽然湿闷的空气让一切都像湿毛巾一样,几乎能拧出水来,但她总是抱怨冷。

哈罗德的小床上方有一扇窗户,能听到外面人的说话和走动声。其中有的是士兵,不过大部分都不是。这所监狱里的犯人人数早就超过了看守的数量,学校里现在大概有几千人了吧,哈罗德想,已经很难算得清了。

窗外有两个人正压低了声音说话。哈罗德屏住呼吸,本想站起来听得更清楚一点,但随后又放弃了打算,毕竟这张床不一定够结实。所以,他只听到几声抱怨和耳语。

哈罗德在床上挪动了一下,把双脚放在地上,悄悄伸直腿,然后站起来,仰头看着上面的窗户,指望能听得更清楚一点。但是那些讨厌的风扇一直嗡嗡作响,就像一大群巨型蜜蜂在走廊里飞。

他把阵阵发痒的脚塞进鞋子,准备出去到学校操场上走走。

“怎么了?”他身后的阴影中传来一个声音,是雅各布。

“我出去走走,”哈罗德轻声说,“你接着睡吧。”

“我能一起去吗?”

“我很快就回来,”哈罗德说,“而且,你还得帮我照看我们的朋友呢。”他朝帕特里夏点点头,“不能留下她一个人,你也是。”

“她不会知道的。”雅各布说。

“要是她醒了呢?”

“我能去吗?”孩子又问了一遍。

“不行。”哈罗德说,“你得待在这里。”

“可是为什么?”

学校外面传来了沉重的汽车开过马路的声音,士兵的声音,以及他们的枪发出的咔哒声。

“小马丁?”老太太叫了一声,她也醒了,两手在空中乱抓,“小马丁,你在哪儿?小马丁!”她大叫。

雅各布转头看看她,然后又看看自己的父亲。哈罗德用手抹抹嘴,又舔了舔嘴唇。他捏了下口袋,但是一根烟也没找着。“好吧,”他说,低声咳嗽了一下,“我看,既然我们命中注定要一起被关在这里,那我们也一起出去吧。拿上你们不想被人偷掉的东西,”哈罗德说,“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睡在这里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估计就无家可归了,或者说,无床可睡了。”

“唉,查尔斯。”老太太说道。她从自己的小床上坐起来,穿上一件薄外套。

他们还没拐过第一个弯,已经有一伙人冲进了刚腾空的美术教室,准备在里面驻扎下来。

他们能够住进美术教室,而不必像别人那样挤成一团,这已经是贝拉米能够为哈罗德、雅各布和斯通夫人提供的最大帮助了。贝拉米从来没有和哈罗德谈过这事,但是哈罗德不傻,知道该感谢谁。

眼下他们已经走出那间教室,走向未知的命运,哈罗德忍不住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一种背叛。

但是现在木已成舟,没有退路了。

外面的空气又黏又湿,东边的天空隐隐泛白,黎明快要来临了。哈罗德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早晨了,原来他整夜都没有睡着。

有卡车进进出出,还有士兵大声地喊着口令。雅各布牵住爸爸的手,老太太也向他靠拢过来。“怎么了,小马丁?”

“我不知道,亲爱的。”哈罗德说。她挽住他的胳膊,微微有些发抖。“别担心,”哈罗德说,“有我照顾你们两个。”

一名士兵走了过来。虽然清晨的光线还很昏暗,但哈罗德看得出,这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最多十八岁。“跟我来。”这个大男孩士兵说。

“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哈罗德在担心是不是出了骚乱,因为过去几周以来,阿卡迪亚的紧张气氛与日俱增。太多人被迫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太多的复生者想回到他们过去的生活中;太多的原生者不愿意看到那些复生者遭受非人对待;太多的士兵在承担超出他们理解能力的任务。哈罗德有种预感,这一切可能会突然以一个糟糕的结果收场。

人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请吧。”士兵说,“请跟我来吧,我们正在转移大家。”

“转移到哪里?”

“更好的地方。”士兵说。

这时,学校的大门方向突然传来了叫喊声,哈罗德觉得自己认识那个声音。所有人都转过头去,虽然晨光朦胧,哈罗德还是隔得远远的便认了出来,那是弗雷德・格林。他站在门口,脸几乎贴上了一名警卫的鼻尖,正一边高声嚷嚷,一边像疯子一样指指戳戳,引得所有人都朝那边张望。

“那个人是怎么回事?”站在哈罗德身边的士兵说。

哈罗德叹了口气。“弗雷德・格林,”他说,“是个大麻烦。”

话音未落,学校房舍里便传来一片骚乱声。哈罗德估计有二十五到三十个人大叫着跑了出来,有些人还把挡路的士兵推到一边。他们咳嗽着,尖叫着,只见一道粗粗的白色烟柱从走廊上升起,蔓延到窗户外面。

人群后方,也就是烟雾和喊叫声传来的方向,更多的人们正跌跌撞撞地冲向门口,其中有个含混不清的声音在高喊:“我们代表原生者!”

“我的天哪。”哈罗德说。他回头看看学校的前门,只见所有的士兵都在来回奔跑,想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弗雷德・格林已经不见了。

说不定,哈罗德想,这一切都是他起的头。

就在这时,马文・帕克尔突然从学校的一团浓烟中走了出来。他穿着工作靴,头戴防毒面具,身上的T恤衫上写着“滚出阿卡迪亚”,看样子是用“魔力印记”牌墨水写的。他将一个绿色的金属小罐朝学校大门的方向投了出去。一秒钟后,罐子发出“砰”的一声,喷出一团白烟。“我们为原生者出头!”他再次大声喊道,防毒面具下传出的声音有些沉闷。

“出什么事了?”斯通夫人问。

“到这边来。”哈罗德说着,把她拽出人群。

刚才和他们说话的那个士兵已经向人群冲去,枪也已经拔了出来,正大喊着让所有人后退。

两名士兵粗暴地抓住马文・帕克尔。平常他们对这位老人还算客气,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了。马文・帕克尔对他们一通拳打脚踢,甚至还狠狠地打中了某人一拳,不过这是他最后的挣扎。士兵们抱住他的两条腿,绊得他一个趔趄,腿部发出了可怕的“喀拉”声,接下来只听到他痛得惨叫起来。

但是场面已经失去了控制,躁动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对复生者来说,被关在学校的愤懑之心已经压抑太久,他们厌倦了这种远离亲人的生活,厌倦了被当作复生者,而不是真正的人。

碎石块和一些玻璃瓶一样的东西开始在空中飞来飞去。哈罗德还看到一把椅子——可能是从哪间教室里拽出来的——从清晨的天空飞过,砸中了一名士兵的头。士兵猛地摔倒在地上,紧紧地捂住头盔。

“上帝啊!”斯通夫人惊叫。

院子的另一边停着几辆卡车,三个人设法躲到了其中一辆车后面。他们跑过去的时候,哈罗德只听到身后的高喊和咒骂。他等待着鸣枪声和尖叫声来打破喧嚣。

哈罗德抱起雅各布,一只胳膊把他紧紧夹在怀里,另一只手抓着身边的斯通夫人。她轻声啜泣着,仍旧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上帝啊”。

“他们怎么了?”雅各布问,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在了哈罗德的脖子上,声音里充满恐惧。

“没事的。”哈罗德说,“很快就没事了。他们只是害怕,害怕,而且很生气。”他的眼睛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喉咙里也开始发痒,“闭上眼睛,尽量不要呼吸。”哈罗德说。

“为什么?”雅各布问。

“听我的话,孩子!”哈罗德回答,语气里的恼火完全是为了掩盖恐惧。他环顾四周,想找个安全的藏身处,又担心如果被士兵发现了,误认为他们是闹事者怎么办。毕竟,此时此刻正在发生一场暴乱。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他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这种场面,它们只会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那里总有太多人受到不公的待遇。

催泪弹的气味越发强烈刺鼻了。他开始流鼻涕,还忍不住咳嗽起来。“爸爸?”雅各布吓坏了。

“没关系,”哈罗德说,“没什么好怕的,会好起来的。”他从卡车后探头看了看,只见一大团蓬松的棉花糖般的烟雾正从学校的方向滚滚而升,进入清晨的天空。殴斗的声音开始渐渐减弱,更多的是几十个人一起咳嗽的声音。烟雾中还不时传来哭泣声。

人们渐渐从烟雾中钻出来,因为睁不开眼,只好一边咳嗽,一边伸着两条胳膊摸索着向前走。士兵们站在烟雾飘不到的地方,看到催泪弹能让人们安静下来,他们似乎很满意。

“终于快结束了。”哈罗德说。他看见马文・帕克尔趴在地上,防毒面罩也掉了。

马文跟哈罗德记忆中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了。虽然他还是那么高,脸色苍白,身形消瘦,眼睛周围依然有深深的皱纹,一头火红的头发也没变,但是他现在看起来那么强硬,那么冷漠。当士兵把他的胳膊扭到身后,用手铐铐住的时候,他甚至还咧嘴笑了笑。“这事还没完。”他大喊,紧绷着的脸上满是冷酷,眼睛被催泪弹熏得泪汪汪的。

“上帝啊。”斯通夫人又念叨了一遍,她紧紧抓着哈罗德的胳膊,问,“人们怎么变成了这样?”

“会好的,”哈罗德说,“我保证,咱们都会安全的。”他拼命地搜寻记忆,想回忆起自己曾经了解的——或者他自以为了解的关于马文・帕克尔的事。然而,除了马文曾经练过一阵拳击以外,没有一件事能解释他今天的行为。

“弗雷德・格林到哪儿去了?”哈罗德大声问,一边用眼睛四下搜寻,但是没有发现他。

彼得斯牧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的时候,他的妻子一般不会去打扰他。除非他请她去帮忙写某段话,否则她总是离他远远的,让他好好写自己的布道词。但是现在,这位可怜的老太太正在门外站着,一直请求跟牧师说句话。

牧师的妻子让露西尔进来,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到屋子里,露西尔的整个身体都靠在这个娇小女人的身上。“你真是个好人。”露西尔说。她想尽量走快一点,但是走不动。她的另外一只手紧紧抓着那本磨旧了的皮面《圣经》,里面的纸页已经发脆,书脊也散了,封面又破又脏。这本书看起来如此老旧残破,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我需要您的指引,牧师。”露西尔终于走进他的书房,坐了下来。牧师妻子又出去了,露西尔仍然记不起她的名字。

露西尔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然后不停地抚摸着《圣经》,好像能从中获得好运一样。“我迷失了。”她说,“我找不到方向,就像徘徊在满是疑问的旷野里。”

牧师微微一笑。“您的描述很生动。”他说,希望这话听起来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傲慢。

“我说的都是实话。”露西尔说。她用手帕擦了擦眼角,又抽了抽鼻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哪里出问题了吗,露西尔?”

“哪里都有问题。”她的声音哽住了,于是清清嗓子,接着说,“这个世界简直是疯了,他们可以随便把人像逃犯一样从家里抓走,他们甚至破门而入,牧师,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把门重新装上。这都是谁干的?世界末日来了吗?牧师!上帝护佑我们大家啊。”

“别着急,露西尔夫人,我没想到您也是那种担心世界末日的人。”

“我的确不是,但你看看这一切,看看现在事情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太可怕了,我甚至觉得目前的处境并不是撒旦造成的,至少不像教义里说的那样。也许撒旦根本没进过伊甸园,可能是亚当和夏娃自己偷吃了苹果,然后栽赃给撒旦。我以前当然绝不会这么想,但是现在,看到最近发生的那些事……”

她声音小了下去。

“我给您拿点喝的吧,露西尔夫人?”

“这个时候谁还能喝得下去?”她接着又说,“要不,我还是要一杯茶吧。”

牧师拍了拍他那双大手。“这就对了。”

等他端着茶再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平静了一些,也把一直不放手的《圣经》搁下了,就放在椅子旁边的桌子上。她把两只手放在腿上,眼睛也不像刚才那么红肿了。

“给您。”牧师说。

“谢谢。”她啜了一口茶,“您妻子怎么样了?她看起来好像有些心烦。”

“她只是对现在的形势有点担心而已,没别的。”

“这倒是,需要担心的事实在太多了。”

“就像末世来临,对吧?”他笑了笑。

她叹了口气。“他们已经在那个地方关了好几个星期了。”

牧师点点头。“你还能去探望他们,是吧?”

“一开始可以,我每天都能去看他们,给他们送吃的和换洗衣物,我得让我儿子知道,妈妈一直都爱他,从来没有忘记他。那段时间很糟糕,但是至少还可以忍受。但是现在……这简直让人无法原谅。”

“我听说他们现在不允许探视了。”彼得斯牧师说。

“没错,而且他们在还没接管全镇的时候就禁止探视了。我从没想过,竟然有人敢把整个镇子都隔离起来,我这一辈子都没想过。但是,我不敢想象的事情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这就是唯我论者的缺陷!事情的真相就在那里,你只要推开门就能看见,所有的一切。你所有想象不到的事实都在那里,只等着你伸出手去,和它们打个照面。”她的声音颤抖起来。

牧师在椅子上往前倾了倾身子。“您说得好像这都是您的错一样,露西尔夫人。”

“怎么会是我的错呢?”她说,“我有什么本事做出这些事情呢?是我把世界变成这个样子的吗?是我把人们变得这么渺小、胆怯的吗?是我让人们的心中充满自私、嫉妒和暴力吗?哪件事是我做的?”她的双手又开始发抖了,“是我吗?”

彼得斯牧师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当然不是您的错。好了,您最后一次跟哈罗德和雅各布说话是什么时候?他们都还好吗?”

“他们还好吗?他们都成犯人了,能好到哪里去?”她擦擦眼睛,把《圣经》扔在地板上,然后站起来,在牧师面前来回踱步,“他们一定会按规则办事,肯定做好了应对的计划,对不对,牧师?”

“希望如此。”牧师小心翼翼地说。

她重重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年轻的传道者,应该制造一种假象,让人们以为你们对一切问题都胸有成竹,难道没人教过你们这一点吗?”

牧师笑起来。“这些日子里,我已经放弃一切假象。”他说。

“我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情况会改变的,”他说,“这是我唯一真正有把握的一点。但变化会怎么来,会是什么样的变化,这些我也不知道。”

露西尔又把《圣经》捡了起来。“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她问。

“尽力而为。”

* * *

露西尔沉默地坐了很久,只是低头看着那本《圣经》,一边琢磨着牧师对她说的“尽力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一直是个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而《圣经》则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指导;在孩提时代告诉她怎样做个好孩子,等她到了青春期,又告诉她少女的行为准则。当然,她也并非完全听话,也做过一些《圣经》上没有明文禁止但显然也不提倡的事。不过,那些事都成了美好岁月的回忆,而且虽然她做了,也没有给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结婚后,她依然在《圣经》中寻找答案。她从中学会了如何做一名好妻子——当然,她也是选择性地遵从,因为有些为妻之道在当今时代已经没有意义了。坦白地说,露西尔也想过,就算回到《圣经》中的年代,那些教条可能也没什么意义。如果她当真按照《圣经》中描写的妇女那样去做的话……那么,恐怕整个世界早就天翻地覆了,而哈罗德呢,很可能会因为烟酒无度、胡吃海塞而早早地进了坟墓,也看不到儿子死而复生的奇迹了。

雅各布,他才是一切的焦点,是她所有眼泪的源泉。人们正在杀害复生者,要让他们彻彻底底地消失。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到处都在发生,但确实正在发生。

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电视上一直在播出相关的报道。有些国家,那些因残忍而臭名昭著的国家,已经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复生者了。不仅杀死他们,还焚烧他们的尸体,好像他们是会传染的病毒。每天晚上都有越来越多的报道,照片、视频和网络消息也不断涌现。

推荐热门小说亡者归来,本站提供亡者归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亡者归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十三 下一章:十五
热门: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抱错儿砸了 特殊魔物收容所 法国粉末之谜 遮天 杀人株式会社 偏爱 噩梦大盗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