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家的房子在河流拐弯处,距离博因城堡二公里。通向城里的道路顺着河道而建,从客厅的外飘窗就可以看到。我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拉下来的窗帘被驶过的车灯照亮了。那辆车有没有可能已经进来?我弟弟理查德一家不可能这么早就到了。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的一角。

母亲的车旁边停着一辆蓝色的“米克拉”。我连忙把窗帘关上,向厅里的电话冲去。门铃响了,我在屋子中间站住。

他能听见我在厅里说话的声音。我的手机在办公室的上衣里——我需要穿过客厅去取……深呼吸。快去!

门铃再次响起。

他知道我在这儿。我来到厅里。伺机而动,不慌不忙。“请等一下,马上来。”霍拉图不在家,见鬼!

我来到办公室,穿上上衣,拿出电话。

门后传来模糊不清的声音。“依兰,是我,我是奇兰。”

我往手机里输入“凶手在我房间,救命”,找到“马特·格拉格”,按下“OK”键,看见“信息已发”。但愿如此!

我又回到厅里,心里琢磨着,是否可以原地不动,不放他进来。她一定认识对她行凶的人。我痛恨新闻里将会出现这样的字眼。凶手往往先骗取信任,然后再行凶。

奇兰用力拍打着门,然后,通过信箱大喊:“我给你带来了一件小礼物,你不会想让我冻死在这儿吧?”

我才不关心呢。事实上,如果只是冻死你,那也算是太仁慈了!

我拿定主意,朝房门走去。用你父亲教给你的计策。深呼吸。说话要有信心。“来了,来了,戴好你的圣诞老人帽子。”

我打开房门,看见奇兰站在外头,看上去有点紧张,胸前握着一个小包裹。也许他把礼物交给我以后转身就走呢,我心里想着。跟他说话。“我正要回酒吧呢。回来只是想梳洗打扮一下。我以为会在酒吧见到你呢!”

“是的,我去了,可是发现你不在。我告诉姑娘们,我得先见到你,然后我再回去。我……我需要跟您解释一下这件礼物。我能进去吗?”

“当然,想喝点什么?”我来到客厅,把灯打开。

“我可能要晚了,但最好别晚。我得开车去那凡一趟。”

“所以,我刚才决定打电话叫出租车把我送到酒吧,”我撒谎,“转眼就来了。”

但奇兰并不感兴趣。他重重地坐在沙发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想忏悔。”他说。

我在他对面坐下,心里很紧张,随时准备逃命。

“你最好先打开它。”他说着,站起身来,把礼品盒递给我。

我用颤抖的手去揭开小礼品盒封口的透明胶带。我看见包装纸上印有冬青花环。我努力不去猜测里面的东西——也许是他以前用来行凶的凶器……受害者衣物的一个部分或者更糟糕的是……

奇兰又去坐下,我终于打开了礼品盒。里面是一只带气泡的包装信封。封口处只贴着一小片透明胶,我很容易就打开了,往里面看。我感到喉咙发紧。

“继续。”奇兰说。“把它拿出来。”他捡起包装纸开始摆弄起来。

我不情愿地把拇指和食指伸进盒里,拿出一截香料瓶大小的骨头。

“我想您能猜出来我是从哪儿拿的。”他说。

我听见自己的鼻孔里的呼吸加快,心率加速,与“秒”剧增。我想走开。

“继续,看一看吧。”

我低头看自己手指间的东西,认出那是一个女人的雕像。但是,我已经气愤至极,哪里还顾得上细看。

“你猜出来了吗?”奇兰已将包装纸揉成结实的一团。

“是在淤泥里……在泥块里……跟那具沼泽尸体在一起的吗?”

“我知道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说。

“可是……你为什么要现在给我呢……像这样?”

奇兰咳嗽一声,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是我发现的,你知道。我没告诉盖尔。不知为什么,我把它装进自己的口袋带回家了。我本来打算只保存一段时间。我们天天挖个不停,常常遇到恶劣的天气,有时是在旧垃圾堆里或者污水坑里。看在上帝的分上,我们图什么?把东西交上去,登记并储藏起来,就再也见不到了。我们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却从未有机会了解所发现的东西……跟它们呆在一起,不慌不忙的,不受任何监督。”

“所以你就把它拿回家并把它清理干净。”

“是的。但是,我想第二天就告诉你这东西在我这儿。可是,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凶杀案等等。这件事就这样耽搁下来了,直到现在我才把它交出来。”

车灯掠过外飘窗,也就是我刚才撩开窗帘的地方。

“是谁呀?”他说,眼睛冲着客厅的门乱瞟。

“可能是出租车吧。”

“他妈的,我今晚上就想在这儿把这事给了了。”

“我告诉你:我会让他半个小时以后再来接我。”

“那你去说吧。”

我把骨雕放在沙发上,正要起身离开,我们俩同时听到厅门上有钥匙转动的声音。

“依兰……”是派吉。“喂?”她站在厅里喊道。天哪,派吉这会来干吗?

奇兰站起身来。“我想让你替我保密。”他说着,朝我走过来。

我冲他摆摆手。“她可能只是想回办公室来取点东西。”我说,“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我来到厅里,向门口走去,却看见格拉格和另一名侦探背靠着墙。格拉格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朝门的方向推了一下,在我经过他面前时,他扬起眉毛向我发出信号:他在里面吗?

我点点头,并做出双手往下按的手势,表示里面的情况相当稳定。派吉站在门口,她那双描了科尔眼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她比我更需要帮助。我张开双臂抱着她,两个大男人一闪而入,然后从里面传来粗暴的叫喊声,中间夹杂着奇兰高音频的抗议声。

“他们到酒吧去了,”派吉说。“问我这里有没有我们的职员,还问我有没有房门钥匙。把钥匙交出我当然高兴,可是他们却要我跟他们一起过来开门。发生什么事了,依兰?是奇兰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

“他脑子里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我说。

格拉格把脑袋探进厅里,“波维小姐,请过来一下,好么?蒙塔格小姐,你现在可以走了,感谢你提供的帮助。”

我陪着派吉,直到她上了车。“我多么希望能邀请你们都过来再呆上一两个小时,我甚至没来得及祝福盖尔。”

“我相信她会理解的。”

“不管怎样,祝你圣诞快乐、新年快乐。下周一见。”

“我也同样祝福你……”派吉发动了汽车。“我希望奇兰平安无事。”

“我相信他会平安无事的。”

等她开车走了,我才想起来忘了把给她买的圣诞礼物送给她——一条鲜艳的真丝蜡染围巾。但是现在看来,送与不送都没有多大意义了。

我再次来到客厅。奇兰还坐在老地方,对我怒目而视。跟格拉格同来的那位侦探站在沙发后面,蜻蜓台灯将他的身影投射到奇兰的身上。

“我相信你想坐下来。”格拉格说。“这是我的同事,侦探肯·费茨吉本警佐。”

我冲费茨吉本点点头。他左手放在沙发靠背上,右手握着什么东西,但是让沙发挡住了,看不见。格拉格已经够魁梧了,而费茨吉本简直就像一名相扑摔跤运动员,子弹形的脑袋刮得溜光发亮,一副永远凶神恶煞的模样令人生畏,反正我是敬而远之,不敢与之发生口角。

“我坐这儿。”我说,从餐桌那儿拉过一把椅子。我不愿跟奇兰面对面坐,而是斜对着他坐下来。

“这名男子有没有对你造成伤害?”格拉格问。

“天哪,依兰!”奇兰说道,“别那么紧张,好不好?不就他妈的一块骨头挂件吗?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吗?”

“欧洛克先生称已向你做出完整的交代,他似乎没弄明白他需要交代的对象应该是我们才对。”

“欧洛克先生已经承认私藏在莫纳什发现的文物一件,今晚,他已将上述文物交还与我。”我指着仍然摆在座位上的那件骨雕说。“至于此案的其他方面,我们尚未讨论过。”

“案件?什么他妈的案件?”奇兰变得更加狂躁。

格拉格拿起骨雕,在奇兰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几趟,把那件文物从一只手交到另一只手上,一言不发。然后,他蓦地弯下腰对着奇兰的耳朵说道:“上个礼拜五,确切地说是下午2点48分,你有没有用自己的手机给弗兰克·特雷诺打电话?”格拉格坐下来,观察着奇兰的反应。

奇兰好像是被大锤当头敲了一下。“我有没有给弗兰克·特雷诺打过电话……?”他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我打没打……?”

“你他妈快点回答这个问题!”费茨吉本在沙发后面咆哮道。

“嘿,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行吗?”

费茨吉本一阵狂笑。“你听听,马特。他说他需要时间考虑考虑。他以为他在考虑什么?还他妈以为自己在考试呢?”

格拉格轻蔑地笑了笑。“喂,你,大思想家,我们知道你上周五给弗兰克·特雷诺打电话了。但是,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的话,悉听尊便!我们今晚上就把你锁起来,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明早上再审你也不迟。要么,你现在就老实交代事情经过——倒出全部真相,从头到尾讲清楚事情的全部经过。一点都不许保留,你就看着办吧。”

奇兰双手捂着脸,瘫倒在沙发上。“好吧,我说。”他喘着气说。

格拉格向费茨吉本使了个眼色。后者也从餐桌旁拉过一把椅子,从内衣口袋里掏出记事本和圆珠笔,坐下来,把手枪放在桌上伸手可及的地方。格拉格在我身旁坐下,正对着奇兰。

“我必须在场吗?”我小声问道。

格拉格点点头,并凑近我。我把头伸过去听他说什么。他小声告诉我:“说不定我们需要向你核实一些内容。”然后,他冲着奇兰大声喊道:“快说!”

“我给弗兰克·特雷诺打电话是因为他想买我的东西。”奇兰指着那件文物说。格拉格仍然不停地将那件东西从一只手拿到另一只手上。看他那爱不释手的样子,就知道他想把那件玩意儿放在自己手上多把玩一会儿。

“你怎么知道他想从你那儿买呢?”

“我以前跟他有过一两次交易。”

“倒卖考古现场发现的文物?”

“是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想起勘测公路时遗失的矛头。“你是不是把战场遗址发现的矛头卖给他了?”

他一声不吭。

“快回答!”格拉格坚持要他回答。

“我们在特雷诺的车库找到符合有关特征的东西。是不是你卖给他的?”

奇兰看了我一眼,耸耸肩膀,似乎在说:“那还用问吗?”

我上了这个骗子的当!他大学毕业才一年,就彻底颠覆了本行业最基本的原则。而且竟然是在我的眼皮底下!

“无法无天!倒卖文物是违法的,你懂不懂?”格拉格看了我一眼,但我无话可说,因为我感到自己的唾液腺又漏了——这是恶心的前兆。“事实上,我了解到的事实是,国际古董黑市仅排在贩毒和非法武器交易之后。”

奇兰开始抽泣。

“我觉得这个东西值不了几个钱。”格拉格斜视着那件骨雕。

“特雷诺告诉我先从小东西开始。他说这好比是学徒。双方需要建立信任。”

“啊,可不是吗?盗贼也讲信誉。一遇到这种高尚的情操,我就会崩溃。继续交代上礼拜五的事情。”

“他说他对雕刻感兴趣。他问我们在医院干什么。我向他透露了一点,提到发现了一具女人和一具孩子的骸骨。他一听说有孩子就非常感兴趣,问我能不能帮他进太平间看一眼。我说我有钥匙,然后我开车到太平间后头等着他。他来晚了,可是我并不在意——我需要在他来之前,就把那个小人雕像清理干净,然后再让他过目。他来了以后,我把钥匙交给他,他就进去了。”

“你没跟他一起进去吗?”

“没有,我想坐在车里暖和暖和。等他从里面出来,他倚着我的车窗,我给他看那件雕刻。他咕哝了一句:‘我操!这是金发姑娘的丑妹妹……’我记得这句话,因为他把两个童话故事混在一起了,金发姑娘和灰姑娘——”

“是啊,是啊。继续说。”格拉格插话,但他心照不宣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掏钱买属于自己的东西啊?’我回答说:‘严格地说,这是国家财产。但是在现实中,谁占有它谁就说了算。’我知道最终他会掏钱买我的东西。然后他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接电话。打电话的时间很短,他几乎没说上一句话,但是显得对对方的话非常满意。然后他跟我说:‘回家拿那玩意儿喂狗去吧!’然后他钻进车里,一溜烟地开跑了。”

格拉格还想往下听,他说,“还没完呢,小伙子。”

奇兰看着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故事讲完了。因为这是我的一个转折点,其余的部分和依兰有关系。”

那两个男人都看着我。我感觉到胃里一阵恶心,尽管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了。“请原谅。”我说,用手捂着嘴。“我需要去一趟卫生间。”

丰富的想象力有个鲜为人知的好处,那就是,你经常会期待你的生活里会发生什么事情,火车还没拐弯呢,你就看见了。你知道,在湍流的前头,一定有一个巨大的瀑布。因为,你已经提前想象到了。所以,你总是有所准备。但是,今天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这是我第三次干呕了。谎言和欺骗要比相信奇兰就是凶手更让我反胃。我担心的是即将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他把焦点对准我呢?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他而已。

我漱漱口,把水吐出来,然后从毛巾架上拿出一条毛巾捂在脸上。我对着镜子,梳了一下头。我的皮肤上开始出现斑块,略呈绿色,双眼红肿。“我操你,奇兰!”我骂道。

在回客厅的路上,我放慢了脚步,他为什么要拿着骨雕来我家?难道他真的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

“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真吓人。”我回来的时候,格拉格问我。

“我没事,继续进行吧。”冲他挥挥手。

“奇兰刚才告诉我们一些个人的详细情况,现在我们让他接着说下去。接着说!”

奇兰已经不再抽泣了,而且他在看着我的眼睛,但是我躲开了。“首先,特雷诺这样对待我,让我感到恼火。他呢,确实让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重新进行思索。我觉得这样做,对依兰特别不公平。所以,我下定决心要交还这件文物,并且告诉她特雷诺在这方面的肮脏交易。”

“但是,我刚回去,她就来看我们工作进展的情况。然后,我意识到那件骨雕还在我的车里。而且当着盖尔的面,我也不好解释。在我们离开之前,我去了一趟太平间,但是门已经锁了。然后我就写了个条,连同这件骨雕一起装在袋子里。我本来打算把它压在依兰汽车的雨刷底下,可是我发现她的车门没锁,我就把小纸袋放在她的副驾驶座上。”

“当我听说当天晚上特雷诺就被杀了,我意识到依兰车里的那张条会把我跟他联系起来,我吓坏了。我开车去博因城堡,去求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张条上写的东西。可是我发现小纸袋仍然在她的车座位上,所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所以,我就用齿轮架敲碎玻璃,抓起那个纸袋。我当时带着手套,所以等我回到自己的车里,我才发现我把她的手机也拿出来了。然后,狗叫了,灯亮了,我就开车跑了。”

“你当时穿着什么衣服?”

“就穿着这件外套,怎么啦?”

格拉格扫了我一眼,观察我的反应。我摇头,我看到的不是穿着军大衣的奇兰。

“你当时有没有看见房子周围还有其他人?”

“没有。当时的雾很浓。”

“好吧。咱们继续往下说。”

“现在有两部电话需要你来解释,一部是你自己的,另一部是你从你老板的车里拿走的。这两部手机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自己的那个已经扔了,因为我知道特雷诺的电话上肯定会存着我的号码,而且你们这些人会不停地拨打这个号码。如果把依兰的手机还回来,会引起一系列尴尬的问题,所以我得把它处理掉。但是星期六的上午,我正摆弄着那部手机,我看到了缪里尔·布兰敦的号码。我记得特雷诺曾经向我吹嘘,说我用不着担心跟他做生意,因为他跟警察联系密切,就连旅游和遗产部长都得听命于他,当然,还有部长的情妇,国家博物馆的缪里尔·布兰敦。这个时候我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特别内疚,我觉得对依兰最好的补偿就是让她拿到发掘莫纳什的许可,所以我就给布兰敦发了一条短信。”

推荐热门小说亡灵颂歌,本站提供亡灵颂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亡灵颂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十章
热门: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西巷说百物语 将夜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 黑色飞机的坠落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渔夫直播间 云海鱼形兽 祈祷落幕时 奥杜邦的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