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日早上, 郭翰如便启程了。

疏长喻这下便清闲了,吃完了饭, 便坐在会客厅里喝起茶来。

直到这日半上午,直隶府的众官员才后知后觉地知道了总督大人出事了的消息。不过片刻,便有人来直隶总督府, 将需得总督点头决定的大事送到了总督府来。

景牧便扯上了疏长喻一同去了书房。

但送来的事属实没有几件,更何况摆在景牧面前, 未及半个时辰便能尽皆处理完。

但是,景牧却将侍从都遣了出去, 唯独留下疏长喻一人,手里捧着那个折子, 蹭到了疏长喻面前。

“少傅, 这上报的税收怎么看?”景牧蹭在他身侧,说个话恨不得粘在他耳朵上。

疏长喻瞥了他一眼,在他脑袋上轻轻一拍:“这个都不会看?景牧, 我上辈子可是白教你了。”

景牧颇不服气地哼哼了一声,道:“可前世都是少傅替我看的。”

疏长喻又在他脑袋上一拍,没什么威力地威胁道:“你若再摆出这一副昏君模样, 我便不管你了。”

故而, 景牧就这么一手拿着折子, 一手将他拐进了怀里, 在他脸侧轻而细密地吻着:“这可没办法了……管他昏君明君,身侧若真有这么个要人命的美人,还要江山做什么?”

一代权相疏长喻, 手握重权,杀伐果决,可从不知道自己竟是凭着美貌霍乱朝纲的。

疏长喻脖颈耳根一阵发烫,按着景牧腻歪过来的脸便推开了。

可景牧却像黏在他身上一般,又伸手去搂他的腰。

疏长喻气极,一把抽过他手里的折子,便狠狠地一下一下抽他。

那宣纸打在身上,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景牧却是要有意逗他开心似的,被打得一下一下地往边上躲,放轻了声音同他讨饶。

疏长喻一眼便看出他这模样是作假,但也只打了几下,便停了手:“你可知错了?”

景牧却笑着贴上来:“少傅下手真狠,想必是好好休息了一日多,那腰便好全了。”

说着,便抬手在他腰上轻抚,眉眼之间皆是荡漾旖旎的神情。

疏长喻一眼便看出这厮在想什么事儿。

他抬手又要打他,却被景牧一把抽出了手里的折子。接着,景牧将他圈在怀里,双手在他面前将折子打开:“这税收怎么看,少傅教教我吧。”

疏长喻一侧目,便与景牧的面孔近在咫尺。他耳根有些烫,道:“别胡闹。”

“少傅又不让我当昏君,又不教我看折子,可真不讲道理。”景牧搂着他,咬着他的耳朵低声耍赖道。

他的声音仍带些少年音,但已经有了成年男子的低沉稳重。那磁性沉郁的声音,贴着疏长喻的耳侧,便带起一股麻痒。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声音,如今却带着些轻佻和色气,更让疏长喻难耐。

接着,他又听景牧在他耳边说:“少傅不教我看折子,我/日后便只能做昏君。那昏君,定然是要沉溺美色,白日宣淫的。”说着,他的一只手便不老实地往疏长喻腰上探,还伸舌,在疏长喻耳畔轻佻地一勾。

疏长喻通身一震,一把握住景牧的手。

“我只讲一遍,这次,你可听好了。”疏长喻忍耐地咬紧牙关,低声道。

纵然这样,声音里的轻颤还是压不住。

景牧闻言,一手拿着折子摆在他面前,一手紧揽着他的腰,将下巴搁在他肩上,语带笑意地嗯了一声。

窗户关着,明媚的春光透过窗户纸,撒了一室温暖明亮的阳光。

——

在疏长喻眼中颇为琐碎简单的几件事务,他硬是让被景牧拉着在直隶总督的书房里坐了一整日。

待暮色低垂,景牧才将那最后一份折子放回了桌上。疏长喻被他搂了大半日,此时迷迷糊糊地,便又被景牧半裹半抱的,拥在了榻上,又唇舌交缠了起来。

疏长喻自出生起,无一天过的不是克己自律的日子,无一天不是在苦学论道,只为日后成为国之栋梁中度过的。

但自从他昨日和景牧在一起后,便似乎突然失去了全部抱负和理想,就连原本该当自己负责的巡视河道的任务,都找借口推给了手下的官吏,自己在此处这般跟这崽子没羞没臊。

疏长喻觉得实数不应该。

景牧是个没轻重、不懂事的孩子,自己还能跟他一起没轻重吗!

可这般想着,疏长喻的手却不听他使唤了。他心里想着要推开景牧,那手却是圈住了他的脊背。

“少傅。”就在这时,景牧停下了动作,一手按着疏长喻的肩,鼻尖贴着他的鼻尖。

“嗯?”疏长喻一出声,才发现自己嗓子都哑了。平白多了不少的旖旎和情/色。

疏长喻见景牧那原本就幽深的目光变得更暗了,连忙闭上嘴。

“白日宣淫虽是不对的,”景牧的手附上了他的脸,轻抚道。“但是,现在太阳要落山了,我便可和少傅宣淫了吧?”

疏长喻:……。

他说着话,却不像是跟疏长喻打商量。他话说到一半,手已经滑进了疏长喻的衣内,在他腰上轻轻一捏。

这与人相恋之事,还真得讲究个循序渐进,不可揠苗助长。便如同这床笫之事,它开始得过早了,此后便收不住了。

这一日,直到天色黑透了,疏侍郎才和敦亲王处理完直隶府的繁杂事宜,从书房中出来。疏侍郎身体向来不好,应当是在书房中坐久了,出来时脚步虚浮,一看便是腰腿受了累。

而他二人许是在要事上起了些分歧,出来时疏大人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倒是敦亲王一副诚心悔过的模样,陪着笑脸跟在旁侧。

应当是方才在里头顶撞了少傅。

不过,敦亲王究竟是如何“顶撞”少傅的,也只有他二人知晓了。

待这日入了夜,景牧便又故技重施,踏着夜色,贼似的暗搓搓溜进了疏长喻的卧房。

入了夜,卧房里尚未点灯,光线暗得很。景牧熟门熟路地摸到了床沿上,便脱去靴子,滚了上去。

结果抱了一怀凉冰冰的被褥。

景牧:……?

方才沐浴过,坐在桌边喝茶晾头发,将这一幕尽数收入眼中的疏长喻:“……。”

景牧颇有些狼狈地从被褥中坐起来,便见疏长喻将茶杯放在桌上,走到了床边。

窗子在疏长喻身后,逆着光,景牧是看不清疏长喻的神情的。但疏长喻却在月光中清楚地看到,景牧那怔愣又有些发懵的神情,配上他因着方才的折腾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看起来像只撒欢之后打碎了东西的大型犬。

疏长喻站在床边,垂眼看着抬头的景牧,抬手理了理他的头发。

便见景牧嘴角一咧,笑起来。他犬齿比其他牙齿都长一些,尖尖的,在月光里泛着冷白的光。

他就着疏长喻伸过来的手,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

下一刻,疏长喻的手便往旁边使劲一按。景牧猝不及防,被疏长喻按得一头扎进了被褥中。

……好凶啊。

景牧抬起头,便见疏长喻面色颇有些严肃,一看这个架势,就是又要将自己按在此处说教一番了。

景牧讪讪地撇了撇嘴,从被褥上爬了起来,规规矩矩地坐在床沿上,翻着眼睛,乖巧地盯着他,低声道:“少傅。”

疏长喻站在他面前,摆出了一副颇为严肃的表情:“一整日都没个正形,是不是把你惯坏了?”

景牧讨好地抬胳膊搂他的腰,被他一把拍开。

“原本来直隶,你我便是公务在身。如今留在直隶,也是有正事要做的。”疏长喻皱着眉头道。“一整日都这般荒淫无度,到了夜里又这般……成什么样子了?”

“少傅,我们该做的正事都做完了。”景牧抬头笑道。

“那也不应当……”疏长喻争辩道。

“应当的。”景牧没等他将话说完,便笑道。接着,他就抬手搂过了疏长喻的腰,将他搂进怀中,道。“少傅……多少年了,我做梦都不敢想能有今日。”他将脸颊贴在疏长喻腹上,低声道。“我太开心了,便有些情难自禁。”

疏长喻见他这幅模样,原本想好好板起脸来教训他的心思也莫名其妙地偃旗息鼓了。他垂眼看着景牧,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他乌黑的发顶。

“反正,我前世这皇帝已经做过了,那位置上又空又冷,我不愿再坐一遍。”景牧将疏长喻往榻上一抱,让他跌坐在自己怀中,低声咬着他的耳朵道。“这一世,我便永远陪在少傅身侧,日日都如这般过。那皇帝,谁愿意做,便让谁去做。少傅,你说可好?”

疏长喻低声说了句胡闹,但嘴唇却落在了景牧的嘴角上。

景牧笑了起来,将他按在怀中深吻了起来。

疏长喻还未更衣,身侧悬着的那方玉佩卡在二人和床沿之间,随着景牧的动作,被一下扯断了,那白玉佩登时跌下去,摔成了几块。

疏长喻听见动静,起身要看,却被景牧一个翻身,压回了床榻中。

故而,二人皆未去查看那玉,自然也未发现窗外那矗立着的黑影。

窗外那人,俨然是个随行的疏家护卫,今日才被派去和郭翰如一起去巡视河堤的。他手里拿着封郭翰如递回来的信,站在窗口,不敢置信地透过那缝隙,看着室内纠缠的两人。

那信封,被他攥得皱成一团。

这护卫此时心里唯有一个念头——

要告诉老夫人,现在,立刻,定要告诉老夫人去。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热门: 都市传说拼图 时间的女儿 入土不安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热搜预定 推理者的游戏 蓝色列车之谜 终局者 我爱种田 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