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是在这日入夜时分到达的直隶府。

疏长喻路上病得发困, 便靠在车厢上直打瞌睡,后来不知怎的, 便靠在景牧肩头睡着了。

马车停下来之后,是景牧将他唤醒的。

他当时已睡得迷迷糊糊,从景牧怀中抬起头来, 在黑暗中看到了他线条锐利,却无一处不待自己温和的面孔。

疏长喻迷迷糊糊之间, 有一瞬间想吻他。

疏长喻发誓,只是一瞬间而已。

“到直隶府了?”他哑着嗓子问道。

景牧低声道:“到了。刚到直隶府城门口, 直隶总督和几个官员已经等在门口了。”

疏长喻清了清嗓子,道:“那便下去吧。”

景牧应了声好, 便率先掀开帘子跳了下去。

等在马车边上的几个官员见车上有人下来, 连忙躬身行礼。可礼行到一半,却见这人虽身形高大修长,却穿了身侍卫服饰。

怎么回事?

几人面面相觑。接着便见这侍卫一手挑帘, 一手伸过去,从里面扶出来一个人,又护着他下车。

那人穿着侍郎的官服, 外罩了件蟹壳青的披风, 神情冷淡, 通身都是一股上位者高不可攀的气场。这几人愣了愣, 都反应过来这位便是疏大人了。

但是……疏大人怎和个侍卫同乘?

郭翰如看了这边一眼,见两人都没有解释的趋势,便也没吭声。

疏长喻瞥了一眼, 为首的便是个前世的老熟人。

那人如今还是直隶总督,姓孙名达志,前世也是自己一条得力的狗腿子。他前世用人不管什么人品气节,只看对方做事的手腕。这孙达志,便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不过这人也并非五毒俱全。什么作奸犯科,杀人放火的事他是不做的,可官场里的那些门门道道,他比谁都通达。

前世自己为相之后,其他地方官员大多持观望态度,唯独这个孙达志,第一个朝自己递来橄榄枝。不仅搜罗各类古玩珍奇、以各种理由送到自己府上,就连地方官例行送来的炭敬冰敬,都翻了几倍。

前世疏长喻是很喜欢这种识时务的人的。

他打量了孙达志一番,笑道:“孙大人,百闻不如一见。”

“疏大人过誉了。”孙达志连忙行礼,笑道。“下官在此恭候大人多时,听说大人路遇歹人,实在替大人捏了把汗。如今看大人毫发无损,下官也算松了口气。”

拍的一手好马屁。疏长喻心想。

“多谢孙大人记挂。”疏长喻笑道。

“疏大人路上还未曾用餐吧?”孙达志道。“下官与几位同僚已在府上略备薄酒,给疏大人接风洗尘。”

说着,便摆出了一个请的动作,邀他上一侧的轿子。

疏长喻自知,来时去时延请,是中央官吏到地方巡查的规矩,故他也不必做那个特殊。他闻言,咳嗽了两声,笑容却不变,一拱手道:“那本官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疏大人请。”

疏长喻看向景牧,微点了点头,示意他与几人随行,便上了轿子。

——

说是略备薄酒,可到了席间,那丰盛程度仍旧是让人咋舌的。

明面上讲,是这地方官迎接巡视,花了大心思,舍得下血本,可疏长喻一眼便看出,这无利不起早的孙达志是有求于自己的。

上了桌,这几人便轮番关心了他一番,上到疏老将军和他兄姐,下到他最近做的几个修葺工程,巨细无遗,先灌了他几杯酒。

疏长喻惯于应付这种场合,故而喝起酒来也大方不忸怩,这些人敬,他便欣然喝下,觥筹交错间,顺畅得很。

结果他一抬眼,便见站在自己对面的景牧一双眼像刀似的,使劲瞪他。

他心想,大惊小怪。要是前世场场应酬景牧都在场的话,恐怕要将那眼珠子瞪出来。

疏长喻转开目光,假作没看见他。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孙达志才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引到了重点上。

“此番巡视河道,实在是个苦差事,疏大人辛苦了。”孙达志道。“这燕河堤,十多年下来还真没出过事。大人恐怕此番来,辛苦劳碌数十日,到时一切安好,便白劳碌了一圈,又白受了那一遭惊吓,着实不太划算。”

话里话外,便暗示他要从此处捞些东西走。

疏长喻假作听不懂,笑道:“若这河道无事,百姓安稳,那我跑这一遭,也是值得了。”

气氛僵持了一瞬。

“疏大人高义,当为大人浮一大白!”紧接着,旁边官员便应和道,接着酒桌上积液的众人纷纷举杯。

旁边的郭翰如受不了这酒桌上一杯接一杯的灌,此时已有些不胜酒力,头晕目眩的。见着众人又举杯,心中苦不堪言,也晕晕乎乎地又拿起酒杯。

疏长喻见状,笑得不动声色,慢条斯理地跟众人一同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

这种把戏,将人灌晕了再说正事的法子,他前世见得太多了。

不过,他一仰头,便又不得不对上景牧的目光。景牧见他豪饮的模样,远远看去目眦欲裂的,像是恨不得冲上来夺走他手里的杯中。

疏长喻见他这模样,却觉得有趣起来,慢悠悠地闭眼喝干了酒,像是颇享受一般,面上也浮现了亦真亦假的醉态。

“不过呢,疏大人。”孙达志笑着接着道。“下官是不懂什么治河之事的,但寻常的道理,下官是晓得的。”

“孙大人但说无妨。”疏长喻笑道。

“这河堤若是查出了什么问题,那是一定要修的。”孙达志说。“但是,如果这堤坝没有问题,花些银子加固加固,也是更加放心的嘛!”

疏长喻闻言挑了挑眉,没有做声。

孙达志见他没有反驳,便更觉得此事有戏,接着说道:“如今朝廷外无动乱,内无灾祸,这国库的银子,自是丰盈得紧。既然如此,咱们拨出些来加固加固这堤坝,也好放心呀。”

疏长喻自是知道他这番话是要做什么。

河堤修筑向来是重要的工事,朝廷也会在这种工事上头拨出大量的款项。而雁过拔毛,这钱拨出来,经由疏长喻的手和孙达志的手,他们就都有好处赚。

况且,任中修筑堤坝,也可为孙达志的任期锦上添花,更有可能助他往中央里爬。

他这算盘,打得又精又响。

疏长喻自是知道,这种时候若同他虚与委蛇,一定会让他觉得有机可乘。与其这样给接下来几天平添麻烦,不如现在就拒绝他。

“孙大人这话,当真是有些外行了。”疏长喻笑道。“朝廷有钱,也不应当乱花。这堤坝,当修的话,绝不可耽搁,但若不当修,何必多费那人力物力?国库的银子再多,也是各有各的去处的。”

“疏大人为朝廷鞠躬尽瘁,这银子往您这里流一些,也是情理之中啊。”孙达志紧追不放。

疏长喻听他话已说得这般露骨,笑容不由得冷了下来。他揉了揉太阳穴,笑道:“疏某似乎有些醉了,没听清孙大人说的什么。”

接着,他抬起头来,一双凉冰冰的眼睛直视着他,问道:“孙大人,你怕不是也在说醉话吧?”

孙达志愣了愣,接着强笑着点点头。

疏长喻闻言,眯眼笑起来:“疏某一路舟车劳顿,有些不胜酒力,看着郭大人也醉了,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多谢孙大人款待了。”

说罢,他抬了抬手。

旁边便有两个侍从上来,扶起了醉得东倒西歪的郭翰如。疏长喻正欲起身,便又有一人过来,一把扶住他的胳膊,要将他扶出去。

疏长喻心道,我又没喝醉,哪来的个没眼色的来扶我来了。

他转过身去,正要斥责,便见到了景牧的脸。

算了,他心道。要训回去再训。

他朝着席间几人拱了拱手,便任景牧扶着走了出去。

席间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孙大人。”片刻,其中一个官员皱眉开口道。“这次来的这京官……不太好相与啊。”

孙达志的眉毛拧成了一团。

修筑河堤,可是捞银子最好的去处。他守着这燕河守了几年,就等它发洪水,可它偏就好好儿的。今年终于碰上了雨水多的年份,他本来以为自己的机遇来了。

直隶毗邻兆京,燕河也是一直流到兆京北面。若燕河发水,兆京定会危险。故而若燕河要修堤,朝廷给的银子只会多不会少。

届时,拨这么多钱修一道完好的堤坝,其中只需花点钱做做场面,其余的,便可全都收入囊中。

可偏偏来了个难对付的人。

“无妨。”片刻后,孙达志开口道。“他在此处,能待半个来月。咱们时间充裕,不怕让他开不了口。”

外头,疏长喻一出门,便低声对景牧道:“我没喝醉,你不必扶。”

却不料,景牧使了巧劲儿,不着痕迹地从他腰下一拐,便让他踉跄着靠在了自己身上。

周遭看着,真像是疏大人不胜酒力,站不稳了一般。

景牧紧紧揽着他的腰,让他紧贴在自己身上。

“你……”疏长喻抿嘴,便要发作。

却听景牧在他耳畔,咬着牙低声道:“他孙达志是个什么东西,需要你死命地陪他喝?你正受着风寒,身体不要了,是不是?”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兽世种江山[种田] 男主为我闹离婚 诡秘之主 沉溺 皇室秘闻[穿书] 她似救命药 杀人预告 大奉打更人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米乐的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