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戴文良对他这番做派颇为不满。

“先前还取笑我, 这才多长一会时间,就又要扯着我往青楼去。”戴文良抱怨道。“我上次往那儿去, 是因为推辞不掉那几个同僚的邀请,此番……”说到这儿,他又支支吾吾地不出声了。

疏长喻挑眉:“怎么, 是怕你家谢二姑娘吃味,故而不敢去?”

“嘿!谁怕啦!”戴文良闻言登时炸了毛。

“我怕了, 是我怕。”疏长喻一边领着他出门上了马车,一边笑眯眯地道。

戴文良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戏谑, 一时间尴尬又没面子,坐在马车里直搓手。

片刻后, 他低声教育道:“你别光此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待你哪一日心中有了人,到时候定会后悔的。”

疏长喻竟不知为何,脑海中登时开始描摹景牧若是知道了, 会作何反应。

只一瞬,他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像是掩耳盗铃般, 挑眉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可后悔的, 我不过去喝壶杏花酒。”

“以后你就知道了。”戴文良嘟哝道。

“你看看, 你还嫌我们文官行事作风过于小气。”疏长喻笑着数落道。“你看你现在这幅闺阁小娘子般的模样?”

戴文良闻言, 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

待马车驶进了春水巷,周遭便热闹了起来。

这春水巷向来是寻欢作乐的地儿,街道虽不太宽敞, 但两边人来人往,更是车如流水。那两侧的店面楼阁,皆是青纱帐慢,旖旎温柔的,骤一进来,便像是跌进了温柔乡似的。

疏长喻前世都没来过,此时便颇好奇地揭开帘子向外看。戴文良却像是通身都难受一般,僵硬地正襟危坐。

马车缓缓停在了一处楼前。疏长喻率先下了车,吩咐车夫就在楼下等着。

门口那老鸨长了双惯会识人的毒辣眼睛,只一眼,便知道这马车中的客人非富即贵,是得好好伺候的主儿。待疏长喻扯着戴文良下了车,老鸨便亲热地迎上来,先给他二人一人行了一礼。

“我听人说,你们家的杏花酒是兆京一绝。”疏长喻虽未来过,但和那束手束脚的戴文良比起来,可是颇为游刃有余,一边往里走,一边同那老鸨交谈道。

那老鸨一边风姿摇曳地引着他往里走,一边笑道:“兆京一绝自不敢当,但这楼里的酒就像楼里的姑娘一般——爷您若喝了,定是唇齿留香,念念不忘。”

“今日我二人来,便是冲着这酒的。”疏长喻笑道。“不过你们这儿的规矩我也懂。便随便来两个弹曲子的清倌就好。”

老鸨连忙应下,又问道:“二位爷是坐大厅,还是寻个清净包房?”

疏长喻问道:“过些时日京中便要重新考校湖州乡试考生,你们这儿定是也住进不少吧?”

老鸨忙应是,接着从善如流道:“爷既要寻这风雅,奴就给爷安排在那群书生隔壁可好?”

疏长喻笑着点头。

待那老鸨派人引着他们上楼,戴文良跟上来,低声问道:“你还说自己是第一次来?好你个疏敬臣,那如何这般熟稔?”

疏长喻闻言挑了挑眉,道:“不过依样画葫芦罢了,谁会像你这童子鸡一般做派?”

疏长喻说这话时,面不改色心不跳,就像那个活了两辈子都仍旧是童子鸡的人不是他一般。

待他二人进了那包房,便隐约能听到隔壁高谈阔论的声音了。没一会,侍女便将杏花酒并几盘小菜送了进来,又过了片刻,两个清倌一个抱琵琶一个抱古琴,走了进来。

两个清倌先向他二人行了礼,自报了名字。疏长喻也没注意听,便抬了抬手,示意二人坐下弹琴了。

戴文良却是皱着眉,盯着那抱琵琶的女子多看了好几眼。

疏长喻一眼便看到了,笑着打趣道:“怎么,比你家谢二姑娘还好看?”

戴文良连忙收回目光,狠狠啐了他一口。

不过,他心里却有几分犹疑。这抱琵琶的女子,看着颇为眼熟,像是上次他和几个同僚来青楼,陪着其中一位一度春宵了的红倌儿。

他心想,许是看错了。

他便和疏长喻坐在那儿,饮酒谈了会天。

这家青楼的杏花酒当真一绝,入口绵软而不辛辣,咽进喉中,便自有一番蕴藉,教人回味无穷。疏长喻笑道:“他们家开青楼还真是亏了。这酿酒的手艺,怎么流落到烟花之地了呢?”

就在这时,隔壁争论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隐约听到一个带着青涩的舒朗男声道:“这天下当是天下的,而非皇上一人的。孟子便有言,夫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般说来,便当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一番言论。掷地有声地传到了隔壁来,就连大字不识的戴文良都愣住了。

片刻,他小声问疏长喻道:“孟……孟子真说过这话?乖乖……他咋没被砍头呢!”

疏长喻心中也大为震惊。乾宁帝本就不喜孟子,一度在朝中禁谈孟子的言论。而这人,居然敢在公众场合里大谈孟子之言,甚至能说出“民贵君轻”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疏长喻重活了一事,前世做的也是把君权踩在脚下的事。阴差阳错的,他的观点也和这人不谋而合——他们做臣子的,不是替君王效命的,是替天下众生效力的。

但这话,纵是疏长喻都不敢说,更何况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书生。疏长喻喊来门口的小厮,道:“去隔壁,将方才说话的那位公子请来。”

疏长喻一身缂丝长袍,外披锦缎大氅,腰悬白玉,芝兰玉树的,一看便是个兆京城中的世家公子。而他身侧的戴文良,更是仍穿着在宫里当值的中阶武官服饰。那小厮是谁都不敢得罪的,丝毫不敢耽搁,连忙去叫人。

那小厮过去没多久,疏长喻便听到那边的谈论声顿时矮了下去,许是听到小厮说了什么,不过几息之间便鸦雀无声了。

片刻后,那小厮重新推门进来。

他身后跟着个青年,身上穿着身布料粗糙的直裰长衫,头发简单地束在发顶。这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模样,五官清癯俊俏,身姿挺拔如松。

“在下方余谦,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有何贵干?”他进了包厢之后,干脆利落地躬身行了一李,声音清洌洌地,问道。

方余谦!

疏长喻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那个在金殿里紧张地写下满纸荒唐言的湖州第一才子,竟就是那个敢高谈阔论“民贵君轻”的人!

疏长喻起身,向他行了一礼,温声道:“久仰湖州第一才子大名,着实百闻不如一见。在下疏长喻,这位是在下的挚友,戴文良。”

他见方余谦沉着如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来:“您便是今年高中榜首的状元郎疏敬臣?”

“不敢当。”疏长喻笑着抬手请他坐下,接着便亲自给他倒了杯杏花酒。“在下方才在此处听闻阁下高论,着实讶异,又觉自愧不如,便斗胆请阁下前来小叙,还望阁下勿嫌叨扰。”

“怎会?”方余谦道了谢,接过那杯酒。“在下此次提前来京,便想先行结识些才子鸿儒,好坐而论道,方能从中有所获益。原本想要拜见疏三公子却无门,却未曾想,在下与疏三公子竟颇有缘分。”

疏长喻打量着他的一番言行举止,看起来颇为潇洒自如,丝毫未见怯场,想来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

可如何就会在金殿上闹出那样的错漏,以致丢了性命呢?

疏长喻心里这般思索着,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他执起酒杯,同方余谦碰了碰,笑道:“既有缘分,便不必那么生疏,方公子叫我敬臣便是。”

此后,二人便就方才方余谦所言讨论了起来。

方余谦自幼生在湖州。那地方遍地皆是书院,自是个讲学论道的好地方。故而,方余谦自幼遍学百家之言,丝毫不拘泥于一道,故而思维开放得很。而疏长喻做了十多年丞相,对那说起来好听,却没什么用的儒学嗤之以鼻,更倾向经世致用。

故而这经历完全不同的二人,想法上竟是不谋而合,说着话,竟平生出相见恨晚的感觉。

而一边的戴文良喝着酒,听得昏昏欲睡。

而就在这时,窗外楼下依稀响起了些嘈杂的声音。

戴文良本要喊小厮去看,可门口的小厮不知何时被招呼走了。还没等他出声,那个有眼色的琵琶女便停了琴声,替他们走到窗边去看。

“回爷,”那琵琶女声音婉转温柔,轻声回道。“方才一队军爷押着人,从隔壁楼里走了。”

戴文良噢了一声,便让她坐回去。

那琵琶女扭着扶风的柳腰,慢慢往回行。路过疏长喻身边时,竟左腿绊右腿,清凌凌地娇呼了一声,正摔进疏长喻怀里。

那坚硬的凤头琵琶,不偏不倚磕在疏长喻腰上,重重得一顶,疼得他两眼发黑,片刻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他便见那琵琶女正抱着琵琶,面带娇羞地窝在他的怀里,而那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从外打开了,景牧正穿着一身挺拔的大理寺官袍,站在门口。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在飞升前重生了 蒙面女人 斩夜 凤逆天下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诡案追踪2 情爱的证明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一张俊美的脸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