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疏长喻便没再管他, 靠在床头上垂眼看起书来。

这次景牧没再像之前一样,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了。他就安安静静坐在那儿, 要不是那视线一直落在疏长喻身上,他都会误以为这小子已经不在这儿了。

但那视线,实在让他难以忽略。

没看几页, 他便抬起头来,一抬头, 便正好撞上景牧的视线。

景牧做贼心虚一般转开了一瞬,下一秒又欲盖弥彰地转回来, 故作镇定地对上疏长喻的视线。

疏长喻挑眉问道:“怎么了?”

景牧问他:“少傅,这书好看吗?”

疏长喻没说话。下一秒, 他便听到景牧献宝一般说:“前世你走后, 我便将你那本治水方略看了好些遍。少傅你虽从未提起过,但我能看出来,你特别向往去那天下各地游览一番的。”

疏长喻心下有些诧异。

景牧说的没错, 但他那书写得极尽简略。虽查阅了不少典籍,但落在纸上的,没有一个于治水无用的字。

景牧是如何从那之中看出他的想法的?

景牧仍接着说道:“但那时我身为九五之尊, 没法替少傅云游四方, 只好寻来些游记。当时我看这些书时, 便想着, 若少傅在便好了,我定要让少傅也读一读的。”

说到这儿,景牧笑了起来:“如今, 我这梦想终于实现了。”

疏长喻面不改色地垂下眼去,胸口却擂鼓一般,还隐隐有些发烫。

熨帖地烫。

“你什么时候回去。”他合上书,问道。“我要睡了。”

“待雨小些我就走。”景牧顿了顿,似有些赖着不走的架势。“少傅自去睡便好。”

疏长喻前世落下了个毛病,便是睡觉时身侧不能有人。无论是躺在身畔的,还是待在房中的。只要有人,他闭上眼,就觉得不安心,焦躁得睡不着。

他这毛病,还是前世洞房花烛夜时发现的。那时丹瑶无意和他洞房,待他进屋,和衣躺下就睡了。疏长喻知道个中原因,也不愿强人所难,便也在她身侧躺下。

可一闭眼,便是刀光剑影,像是匕首抵在自己颈边了一般。

他起身去了榻上,却仍旧如此。

“我一个姑娘家,都没你这么多毛病。”那夜,他吩咐丹瑶郡主去厢房睡的时候,丹瑶郡主出声讽刺道。

故而此时景牧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个死死盯着他不撒眼的大活人在这儿,疏长喻自然是没法睡的。

但外头那雨似乎都是在帮着景牧,噼里啪啦地掉豆子一般,下得又密又狠。疏长喻若是此时逐客,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疏长喻张了张口,也没说出赶他走的话,便干脆放下书背对着他躺下,不再同景牧多言语。

景牧低低地同他道了声晚安,他也没听到一般,没有回应。

疏长喻睁着眼面对着墙壁,一刻都不敢闭眼。那匕首横在颈侧,面前都是魑魅魍魉的场面,实在有些难捱。他便严阵以待地,等着景牧走。

可是外面雨不见小,他的困意却袭了上来。

他眼皮沉重,终于坚持不住地阖上,竟是一片黑甜,无事发生。

什么鬼怪魍魉,什么血肉四溅,什么刀光剑影,都被吞噬去了一般,通通未曾出现。

几个呼吸间,疏长喻便睡着了。

临睡前,他还迷迷糊糊地想,许是上辈子枉死之人,这辈子都没死,所以他才得这般安适,连那毛病都没了。

却是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有那大狼犬在侧,他这两世都未曾得到的安心踏实,竟奇迹般地回到了他身边。

疏长喻再迷迷糊糊地醒来,已经是半夜了。

窗外雨似乎是小了些,但仍旧噼里啪啦地下着。他侧过身,便见景牧穿着单薄的长袍,坐在坐榻上撑着脸,歪歪倒倒地睡着。

他垂眼,便见景牧身上的大氅正盖在自己的被子外面。

他起身,哑着嗓子喊了景牧一声。

景牧听到他的声音,登时就醒了。他站起身来便走到他床边,将他的被角掖了掖,哑着声音问道:“少傅冷了吗?”

那骨节分明的手碰到他下巴时,冻得他一哆嗦。

疏长喻抬眼,便见景牧双眼眼神呆滞而迷蒙,应当是半梦半醒地睡迷糊了。

外面下着雨,风吹得窗纸呼呼作响。虽到了初夏,可夜里还是凉的,更是下了雨,景牧就这么穿着单衣坐在风口睡着,此时声音中已经带上了鼻音。

疏长喻皱眉:“你把外衫穿上。”

景牧却没听到一般,又将他身侧的背角掖了掖,转身又往那坐榻处走。

疏长喻气急败坏——这小子,莫不是要将我捂死?

他伸出手,一把将景牧拉住。景牧正睡得迷糊,被他拉这一下便没站稳,跌坐在疏长喻床沿上。

疏长喻扯起裹在被外的大氅,拉到他手里,道:“穿上。”

景牧却将他这动作看成是掀开被子邀他进来。景牧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些冷,迷糊之间,唯一的理智都被感激填满。

我就说少傅是个极好的人,他心想。

接着,他便从善如流地蹬掉靴子,钻进了疏长喻的被中,一把将他裹进怀里。

疏长喻被他这一系列动作吓得怔住,低声斥道:“景牧,你做什么!”

回应他的是景牧悠长的呼吸声。

——

疏长喻不知道自己后头是怎么睡着的。

景牧这小子年轻气盛,身体又结实。被他一搂,便密密匝匝地透不过气来。但这少年的臂膀中,竟隐隐蒸腾出一股温热的熨帖,裹在他周遭,便将他扯入一片黑沉暖软的温柔乡里。

疏长喻自己都未察觉,他这温柔乡般的感觉,来自的不是个暖软美丽的温柔少女,而是个朝气蓬勃的健硕少年。

他抬手要推,见对方睡得沉就又不忍心了。他一抬头,眼前便是少年利落清俊的下巴。那一双浅色的薄唇,在隐隐的月光下竟显得柔软又柔和,让人想一亲芳泽。

疏长喻便就是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坠入的梦乡。

他原本睡得浅,又不能与人共枕,却就这么昏迷了一般,在景牧的怀中一觉睡到了天亮。

甚至,他睡得那般沉,直到景牧动作仓皇地想抽出垫在他颈下的胳膊,他才皱着眉被吵醒。

睁眼,便见少年涨红了一张脸,一边将腰往后撤,一边手忙脚乱地想在神不知鬼不觉中逃下床去,以免被疏长喻抓包。

疏长喻睁开眼,便对上了景牧窘迫又蕴满了深情的目光。

景牧一见他醒了,触电一般,连忙连滚带爬地躲下床去。但他动作仓促,胯间那个不老实地直立起来的玩意儿,还是重重地撞在了疏长喻身上。

疏长喻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景牧一边拿起大氅遮住那处顶起的玩意,一边舌头打着结儿,急匆匆地解释道:“少傅!我不知道怎么跑来床上的!我真不是……”

疏长喻懒得同他解释,嫌他吵地皱眉摆了摆手,也起了身:“今日不必早朝?”

景牧连忙答道:“这就要去了。”

“自己收拾收拾再出去。”疏长喻说。“别这般狼狈。”

景牧此时脑袋里乱得很,疏长喻说什么他便应什么。听到了他的话,他匆匆应是,便披上大氅系上腰带,抬手便急匆匆地整理起发冠来。

待他那精神抖擞的孽障终于被他勉强压下去,他也匆匆整理好了。他此时窘迫得紧,半点不敢看疏长喻的眼神,生怕他生了气发了怒,又说出扎他心窝的狠话。

待大略整理好了,他便垂着眼道:“少傅,我先告辞了。”说罢,便转身要走。

“过来。”疏长喻开口道。

景牧管不住自己的腿,听到话便乖乖地转过身,站在疏长喻面前。

该来的总要来的,他心想。自己昨夜不知怎么蹭上了少傅的床,搂着少傅睡了一夜,早晨又……少傅这般清冷孤傲的人,定然要……

接着,他垂着眼,便见一双竹节一般修长好看的手落在他拧拧巴巴的腰带上,慢条斯理地将他的腰带整理好。

“低头。”他愣愣地听疏长喻吩咐道。

他便低下头来。

那双手,便干净利索地落在他发间,将那胡乱支棱的碎发妥帖地拢起来,束进他的发冠中。

“这幅落魄模样,成什么体统。”他听见少傅声音凉凉地说。

他抬眼,便对上了疏长喻那双清冽认真的眼睛。

此时的疏长喻,刚睡醒,穿着件浅色的中衣,披散着头发,坐在床沿上替他整理腰带头冠。

像他的妻子一般。

这个认知,让景牧脑中轰然一片,似是一股名为幸福的暴风骤雨突然袭来,冲垮了万千城池,冲得他脑海中一片兵荒马乱。

他目光直勾勾地,愣愣地看着疏长喻收回手,对他说道:“好了,去吧。”

景牧没动。

“怎么还不走?”疏长喻看向他,微微皱起了眉毛。“再不走,要耽误早朝的时辰了。”

就在这时,景牧飞快地拉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唇畔,飞快地在他的掌心吻了一下。

还不等疏长喻反应过来,景牧便放开了他的手。

“景牧告退!”少年轻快的声音里满是愉悦和欣喜,落在疏长喻的耳边。

那声音落在耳边,像吻落在掌心一般,阵阵地发着烫。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仙帝归来 歌唱的沙 山海纪之龙缘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神医嫡女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怪钟疑案 酒撞仙 古井奇谈 再见玉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