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疏长喻不知道自己哭了。他面上麻木又冰冷, 觉察不出眼泪的存在。

但他知道景牧哭了。

那小子死死地将他箍在怀里,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他肩窝被他弄得温热一片, 泪水都浸湿了他的外袍,暖融融地湿了一片。

那小子抱着他还在抽噎着,越抽噎声音越大, 及至泣不成声。

景牧哭着,还反复地唤着他, 同他说对不起。疏长喻原本胸中淤塞又绝望,让这小子一闹, 竟觉出无趣来。

他心里想着,有什么好哭的?我上辈子杀了多少好人, 也没像你这般哭成这样, 当真还是竖子年幼,被自己保护得太好了,未经风雨。

“起来。”疏长喻听着他闷闷的抽噎声, 半天没个完,不免有些心烦意乱起来。他推了推景牧,道。

景牧没动。

“起来。”疏长喻重复道。“你压着我了。”

景牧低着头, 垂着眼, 站了起来, 立在一边。这牢房中灯光昏暗, 疏长喻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不过看不清也好,想来也并不如何好看。

“回去吧。”疏长喻说道。“既知错了,便该知道之后该怎么做。”

景牧闷闷地嗯了一声, 接下去又道:“但是,我还是不能让少傅离开。”

疏长喻原本略微平息下去的怒火又蹿了起来。他咬牙道:“回去吧。”

“樊俞安之事,我会处理好的。”他接着道。

疏长喻冷笑:“你处理什么?皇上圣旨都下了,只能怪樊知府运气不好,两辈子都碰见我。”

“不怪少傅。”景牧说。

疏长喻懒得同他扯这个,道:“滚吧。”

——

第二日景牧再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疏长喻早已睡下去了。

疏长喻睡眠浅,听到门响便被惊醒了。他起身,便看到景牧正小心翼翼地放低声音往里走。见到他起身,景牧颇为尴尬地停住了动作。

“……把少傅吵醒了。”他低声道。

“何事?”疏长喻拿起床头的外衫披上,皱眉道。

景牧垂眼,道:“樊俞安之事,我已经处理好了。樊知府虽被革了职,但……”

疏长喻骤然被惊醒,心烦意乱的。听到他说这事,原本悬着的心放下去,接着怒意便腾了起来。他皱眉道:“故你偏要此时前来,不能等到明天?”

景牧尴尬地住了口,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疏长喻这才看清他此时的模样。他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繁复的官服,身上还夹杂着些酒气。他面色有些憔悴,嗓音也有些哑,看起来行色匆匆的,应当是才忙完。

这么一看,疏长喻觉得自己这脾气发得颇不讲道理。他缓了缓神,正要说话,便见景牧面带愧色,道:“是景牧唐突了,搅扰了少傅好梦。”

说着,竟转身逃跑似的要走。

“站住。”疏长喻道。

景牧连忙停下动作转回身来。

“方才说的,什么事?”疏长喻揉了揉眉心,坐在床沿上,问道。

“樊知府和樊俞安都保了下来。”景牧说道。“不过都革了职。发配到北方去了。”

疏长喻闻言,勾起一边唇角,神情颇有些嘲讽的意思,道:“你倒是知错就改。”

景牧低声说道:“少傅,为了您,我饶过樊俞安一次。但此后他但凡做一件对您不利的事情,我定当将他千刀万剐,绝不姑息。”

“那么,你何时放我出去?”疏长喻懒得跟他掰扯樊俞安的事情,声音清冷,转而问道。“你既明辨是非,也当知道此举是错的吧。”

“对不起,少傅。”景牧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疏长喻气得又想打他。他低声警告道:“景牧。”

景牧接着说:“待父皇将南下治水的官员定下来,我定还少傅自由。……南边治水,少说也需三年五载,我……实在舍不得。”

疏长喻冷笑:“你就为了你那些肮脏的心思,就要将我锁在身边?”

“……少傅。”

“你这次用了钱汝斌和大皇子的计谋,下一次该当如何将我关起来?”疏长喻道。“下一次,是不是要亲力亲为,编造个罪名给我?”

“少傅……”

疏长喻道:“景牧,你关不住我,你除非杀了我。”

“少傅。”景牧出声打断他,直勾勾地看向他的眼睛。疏长喻看见,景牧眼中情绪翻涌,近乎成了种猩红的颜色。“你别逼我。”他说。

疏长喻却不依不饶,冷声道:“景牧,你看清楚,是谁在逼谁。”

景牧没再说话。

片刻后,他低声道:“那么……少傅何时出去,便容后再议吧。”

“你……”

景牧说完话,带上门便出去了,只留疏长喻一人坐在床边。

他看着在自己面前关上的门,片刻后,沉沉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窗外沙沙轻响的竹子。

这一日起,景牧便每日晚饭后早早地来疏长喻这儿看他。那日不欢而散后,疏长喻便刻意要冷遇他一般,从不搭理他,只顾着低头看书,像没这个人一样。

幸而,景牧也没有再做之前那种强吻他的混蛋事。疏长喻低头看书,他便坐在一边看疏长喻,也不管他听没听,就给他讲自己这一日遇见什么人、处理了什么事。

偶尔疏长喻动一动,翻翻书页,他便以为疏长喻要和他说话一般,立刻住口。待看疏长喻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他便接着说。

虽说他这般不亚于和空气对话,但疏长喻纵是个聋子,也能听出景牧说话的字里行间夹裹的软暖温和的情义。

疏长喻不太擅长抵挡这个,尤其对方是景牧。他每日看似低着头只顾做自己的事,实则景牧说了什么,全让他听在了耳中。

这少年……确实和他前世认识的模样不同了。

他也不知是前世磋磨的,还是自己一直没发现。这小子混迹官场的本事丝毫不亚于自己,处事行为有时比自己还妥帖。

他就像是每日汇报工作一般,慢条斯理地和疏长喻讲好些话。

疏长喻也不知是在同谁较劲,亦或是与谁发脾气。总之,他虽将景牧一字一句都放在了心上,却仍旧表面上将他当成团空气一般,丝毫不搭理。

就这般,天气一日比一日暖和,窗外的竹叶一日比一日茂密,疏长喻仍旧是每日都不搭理景牧。而他手边的书,哪日看完了,第二日景牧又给他送新的来。

入了五月,南边黄河就快到了不安分的季节。

这一日,景牧话说到一半,猝不及防地听到疏长喻开口了。

“南下治河的人选,皇上可定下来了?”他垂眼看着书,问道。

景牧好长时间都没听见疏长喻同自己说话了。他这一开口,景牧像是起了幻觉一般,愣在那儿,脑海中原本的思路也骤乱成了一团。

“嗯?”疏长喻皱眉。

“还——还没。”景牧受宠若惊,磕磕巴巴地说道。“不过之前少傅安排的那个管梁迟就挺好,我看这一次……”

“管梁迟还有两年才中进士。”疏长喻道。

“噢……哦,对,对。”景牧突然反应过来一般,连忙接道。“还有两年呢……。”便没了后话。

“今年的水患尤其严重,我是有印象的。”疏长喻淡淡地接着说道。“再加上山东大旱——景牧,你不要拿黎民百姓的生计开玩笑。”

“那前世不也熬过来了。”景牧顶嘴道。“总有人去做的。”

“前世南方死了多少人?”疏长喻抬眼问道。“景牧,连那个派下去治水的工部侍郎都死了。”

景牧丝毫没有半点妥协的神色:“那便更不能让您去。”

“唯独我能去。”疏长喻说。“今年的水患,只有我能处理好。”

景牧垂下眼,没有吭声。

疏长喻冷笑一声:“无论跟你怎么说,你都不会改变想法了,是不是,景牧?”

“您不能去治水。”景牧重复道。

“景牧。”疏长喻抬眼看向他。那眼神有些锋利,景牧甫一跟他对上视线,便觉得心口被针扎了一下。“前世我只看出你没什么用处,没想到现在看来,你还真有点当天下的祸害的天分——不愧是我疏长喻的弟子。”

“少傅,我……”我能替你将此事处理好。

“别再来了。”疏长喻垂眼看书。“你关我一辈子也好,在这里将我杀了也好。总之,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景牧站在那儿,看着他。

“我看到你,就觉得心痛难当。”疏长喻的眼睛落在书本上,慢条斯理地说。“我以为前世虽做尽了逆天悖时的事,但好歹做了一件对的事,便是尽心尽力地教导你。但是现在看着你,由 屿 汐 独 家 整 理,更 多 精 彩 敬 请 关 注我却又觉得,我是好心办了件坏事。”

他抬起头,看向景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共享天师APP 小夫郎 暴君有个小妖怪 欲望街头 召唤富婆共富强 彩虹梦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始是新承恩泽时 疑案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