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疏长喻觉得可笑极了。

他从来都不想当恶人, 可是总有人逼着他,非要让他去做恶人。

他前世要踏踏实实做个良臣, 可总引嫉妒猜疑,最后被这帮人害得家破人亡。他一力报复,把自己和他们都推到了绝路上去, 也算是一种惨烈的两清。这一世,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却有另一个人,比他还耿耿于怀, 非要替他把前世的仇重新寻一遍。

他做了一世搅乱乾坤的事,这一世, 又被推着往那条路上走。

“你走吧。”疏长喻觉得身心俱疲, 多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少傅……”

“走。”疏长喻重复道。接着,他转过身去,只给景牧留下一个背影。

“……”景牧站在那儿, 默不作声地看着疏长喻的背影。

“……好。”片刻后,他艰涩地说出口。“景牧告退。”

待他转身走到门口,疏长喻又叫住了他。

“景牧。”他说。“不要杀樊俞安。”

他的声音平静如一潭死水, 没有半点波澜。景牧转过身去, 就看见他负手背对着自己。

“我就算再也不想管你, 你也是我的学生。”他接着说道。“你若做了错事, 那便是我没有教好你。他无错,你却编造错处要去杀他,那便是你的不是。因果自有业障, 这报应早晚会落在你自己头上。”

疏长喻信命,信因果,景牧却是不信的。

他只要疏长喻,别的什么都顾不上。

“少傅,这件事景牧没办法答应你。”他说。

“那你以后便不要再认我这个先生。”疏长喻说。“我的教导你不愿听,我不再要你这个学生了。”

景牧垂下眼来。

“只要少傅能安安全全地留在我身边,什么身份,又有什么所谓呢。”他垂着眼笑了起来。“明日我再来看少傅,您睡吧。”

——

第二天,疏长喻起身之后,便有个狱卒端了盆水给他洗漱,又请他坐在一边,替他整理起牢房来。

疏长喻看他这勤劳又利索的模样,心下颇觉得诧异。想他前世可没少在监狱里待,那牢中的狱卒就算不是趾高气扬的,也不可能这么面面俱到。

他站在一边,没什么事做,只看着这狱卒忙来忙去,便忍不住开了口。

“哎,”疏长喻问道。“你们做大理寺狱卒的,平日里就是干这些杂事?”

这狱卒年纪尚轻,闻言腼腆一笑,手上的活儿也没停,说道:“回大人话,平日和别处狱卒也没有分别,只是大人情况特殊,是景大人专门吩咐过的。”

疏长喻闻言点了点头,也不知是百无聊赖,还是心里的某种情绪作祟,他又接着问道:“你们景大人都吩咐了什么?”

小狱卒连忙回道:“吩咐了我们要好好伺候您,您要什么就给您送来,万不能让您在这儿有一点儿不舒心。”

疏长喻挑眉,道:“我被关在这里面,就是最不舒心的。这样的话,你们何不直接把我放出去?”

小狱卒连忙道:“不行的,这不行的。”

“那,我在这里闲得无事,你拿几本书来给我吧。”疏长喻道。

“这个……小的也没法儿做主。”小狱卒停下动作,挠了挠后脑勺,面露难色。“小的们都不识字,这拿书的事儿,得等景大人回来以后,听景大人安排。”

疏长喻冷着脸,心头冷笑,无趣地嘁了一声,道:“那你们景大人所说的话,都是骗他自己的假话。我不要你们这些端茶递水的伺候,要自由你们不给,要书也不给,还非要让我过得舒心。”说到这,疏长喻又嘁了一声。“强人所难。”

小狱卒笨嘴拙舌,又没什么文化,听他这么说,顿时哑口无言了。

“那我再问你。”疏长喻问道。“湖州科考舞弊案可知道?”

小狱卒连忙点头,生怕这位鸡蛋里挑骨头的爷生气。

“景牧如何处置的?”疏长喻问道。

“这……”这也是景大人不让说的。

“行了,滚吧。”疏长喻再没什么耐心,皱起眉头抬了抬手,冷声道。

“大人,您这被褥还没……”还没收拾好呢。

“让你滚。”疏长喻冷声道。

“是。”小狱卒连忙告退。

疏长喻不缺人整顿被褥,也不在意这些旁的细节。但景牧却不然,偏要将这些事情安排的巨细无遗。

那他这番举动,和在笼中养了只金丝雀儿有什么区别?

给它喂食喂水,打扫鸟笼,得了空便来逗弄一番。但这雀儿作何感想,他又哪里在意?

原来十余年师恩,就落得了这么个下场。

疏长喻被自己这个比喻气笑了,撒气似的将那榻上的柔软被褥都扔在了地上,独自坐在铺着草席的坐榻上。

景牧这日进了疏长喻的牢房,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

“怎么乱成了这样。”景牧带着笑,温声抱怨道。接着,他便走到疏长喻身侧,伸手要将他拉起来。“少傅,这草席子很凉的。”

疏长喻抬头看他。

景牧顿了顿,又温和地笑了起来。他将手里的几本书放在了疏长喻手边,道。“我今日听狱卒说了,便去寻了几本游记来给少傅解闷。”

疏长喻没有出声。

“少傅?”他又唤了一声。“您别不理我,您知道我会做什么。”

疏长喻被他这话狠狠刺痛了自尊心。他抬起头来,冷笑了一声:“景牧,你这般流氓做派,可不是我教的。”

景牧却仍旧笑着:“少傅总算愿意同我说话了。”他说。“今日长岚姐姐来找我了,说要重新北上,想来见您一面。”

疏长喻没有出声。

“我同她说,一切有我,让她不要担心。”景牧笑着说。“待她下一次回来,便可见到您了。”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疏长喻说。

“昨日我已经告诉少傅了。”景牧看他就坐在那薄薄的草席上,便干脆脱下自己外罩的大氅,裹在他肩上。“这件事,景牧不能听少傅的。”

疏长喻抬手要将那大氅丢开,被景牧死死地按住了肩膀。

“今日,父皇已经下旨了。”景牧笑道。“那两个官员仍旧斩首,并樊俞安及湖州知府。大皇兄被贬为庶人,关在宫里了。”

疏长喻通身一顿,紧紧地盯着景牧的眼睛:“你让皇帝把湖州知府也杀了?”

“是。”景牧坦然道。

疏长喻一抬手,耳光就落在了景牧脸上。

景牧微微偏了偏头,面上浮起红痕来。可他却连神色都未便,只顿了一瞬,便仍旧是那副温柔的神情看着疏长喻:“少傅,你手可疼?”说着,便伸手去握他那只手。

疏长喻一把挣脱出来,又一个耳光落在景牧脸上。

景牧这次没再说话。

“为什么杀他。”疏长喻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双眼的眼眶也泛起红来。他双唇颤抖,一双眼紧紧盯着景牧。“樊俞安无错,他更是无错。樊大人一生为国为民,乃湖州一方父母官。你为了那事,竟……”说到这儿,疏长喻喉头哽住,再说不出话来。

一滴泪从他的左眼中落了下来。

“我不杀他,便杀不了樊俞安。”景牧低声道。

“樊俞安本就不该杀,你又为了樊俞安,去枉杀其他好人。”疏长喻哽咽着嗓子,道。“景牧……景牧。你真是我的好弟子。”

“前世他也死了。”景牧平平板板地陈述道。

疏长喻顿住。

是啊,前世就是自己,在湖州知府一进京的时候,就下令将他全家枭首,一个没留下。

杀他的人……是自己啊。

继而,他朗声大笑了起来。

“好,实在是好。”他一边笑着,一边簌簌地往下掉眼泪。“我前世犯下的业障,果真不是一死就能了解的。我错杀的人,犯下的罪,都让我的弟子原原本本地学去,重新折磨我一遍。这老天就是偏要我这辈子也不得清白,让我这辈子也做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他这一哭一笑,把景牧吓得面色一白,手足无措。景牧抬手去捏住他的肩膀,将他往自己怀中带,颤抖着一叠声地唤他。

疏长喻却不理他,只顾着笑着。景牧怀里搂着他,觉察出他的颤抖和冰凉来,只觉手足无措,将脸埋进了他的肩窝:“少傅……您别这样,少傅。”

“景牧。”片刻后,疏长喻停了下来,声音轻得像游丝一般,又平板得像一潭死水。“你只道同我说你喜欢我,你恐怕根本都不晓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景牧将头死死地埋在他颈窝中。

“你只道我喜欢权力,只怕我受欺负,怕我不在你身边。”他说道。“可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怕什么?景牧,我最怕的就是回到前世那样。”

“我疏长喻,生来俯仰无愧天地,上辈子却生生活成了奸佞。我这辈子别无所求,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要泼天权势。我只想做个干净清白的人,只想谁都不亏欠,做个行正坐端的人。”

“你别逼我,像上辈子那样,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推荐热门小说听说权相想从良,本站提供听说权相想从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听说权相想从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后巷说百物语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帝王攻略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樱树抽芽时,想你 死亡接力 自投罗网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镇魂歌:不夜城2 白与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