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组长你私家珍藏春那个啥药,不是说路上碰见不肯就范的壮汉就来一支吗……

上一章:第8章 尊前妻啥都好,就是挑男人的眼光实在操蛋…… 下一章:第10章 狐狸精娇滴滴表示:伦家只是绯闻二奶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晖的强悍李湖深为了解,不说别的,张顺加楚河再加一个在妖怪中已经修炼到顶级地位的自己,都不过是魔尊手中的一盘儿菜,但遇上了全盛时期的周晖,半封印状态的魔尊也不过是另一盘菜而已。

最多魔尊这盘菜骨头难啃一点,刺多扎手一点,总体强弱地位还是不会变的。话说回来,现在九天十地中除了正牌子神佛之外,还有谁是周晖的对手?

但现在周晖的样子,让他觉得,就像是被人照脸打了一拳。

不,应该说是他随便打了别人一拳,结果那个貌似弱不禁风逆来顺受的人突然变成超级奥特曼,瞬间一脚把他踹出了几百米远——就是这种感觉。

所幸那种雄性求偶遭拒的狼狈几秒钟内就从周晖身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甚至还笑了起来,对楚河说:“把刀放下,我不上来……你先把刀放下,再这样下去血要流干了。”

李湖一看那表情就知道不妙。

周晖并不是真让这事风淡云轻就这么过去了,他眉梢眼角中分明藏着一种更加隐忍而阴森,令人不寒而栗的狠劲。

楚河摇摇头,抓着刀刃没动,头也不回的吩咐魔尊:“别管我,你先走吧。”

梵罗的状况不比周晖好多少:“但你……”

“周晖现在状态全盛,而你在地狱道被封印了一半,你当你是他的对手?快走!”

魔尊眯起眼睛盯着周晖,后者正以同样的表情冷冷盯着他。而在他们中间的楚河连站立都已经很困难了,他甚至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失血正让他的体温急速降低,眼前一阵阵发黑。

尽管他的脊背还是极度挺直的,但所有人都知道,也就这最后几秒钟的事了。

“……好吧,”梵罗最后说,但周晖一眼就能看出他毫不掩饰的不甘心。

“别忘记你请求我的事情。”

魔尊身后的地狱之门大开,万鬼尽出,天魔乱舞,无尽的黑暗瞬间吞没了他。 最后地狱之门一收,血腥和鬼号都瞬间远去,仿佛从没来过一样完全消失在了万顷虚空中。

空地上,楚河摇晃了一下,刀尖当啷落地,随即整个人直直的倒了下去!

“哥!”张顺起身就往下跑,随即周晖抬眼向李湖打了个眼色。

李湖二话不说,手起掌落,咔的一声重重把张二少劈昏了过去!

“这根佛骨让我如鲠在喉很久了,”周晖半跪下身,盯着楚河茫然散乱的瞳孔缓缓道,“我不想在这种时候,都被人干扰到兴致……”

楚河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微微喘息着,目光没有焦距的望着空气。

他人身的状态还是那身白色睡袍,是当初住院换的,眼下已经被血染得十分斑驳了。因为手掌血管几乎被隔断,身下很快就积了一个小小的血洼,反衬他憔悴的脸色有种惊心动魄的冰白。

他一直是个很镇定、守礼而禁欲的人,此刻却像是白色的花苞被人强行剥开了层层包裹一样,无可奈何露出了最里层从未示人过的蕊。

这种残忍、病态而妖异的感觉,让周晖的目光渐渐热起来。

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抓住楚河一只冰凉的手,掌心相贴,紧接着使力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周老大!”李湖扛着沉重的张二少,从医院楼层断了一半的缝隙中探出头,苦笑问:“现在怎么办,灭掉日本人,把‘地生胎’带回北京?”

周晖回头一言不发的盯着他,月光正好穿过乌云的缝隙,映在他半边脸上,李湖几乎立刻打了个寒战。

——那眼珠是猩红色的。

和魔尊一模一样。

“地生胎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周晖不知道是没发现自己的变化,还是知道却毫不在意,只冷淡的道:“把设在这里的异度空间恢复,我有点事要办。”

李湖张了张口,没能发出声音。

周晖知道这只九尾狐想说什么,但并不准备搭理。他转身径直向夜色深处走去,居高临下盯着怀里的楚河,嘴角缓缓显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下面……该算算我俩之间的帐了,”他轻声道,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残忍:“别担心,你跑不了,我慢慢算。”

·

张顺在半睡半醒之间做了很多梦,其中一个是他回到了很小的时候,约莫只有七八岁,发高烧躺在床上,全身滚烫神志不清,自己都有一种只要睡过去应该就不会再醒来了的感觉。

一个白衣广袍、有着很长黑发的人坐在自己床边,把他轻轻抱到大腿上,一下下抚摸着他滚烫的脸。他的手指非常修长而冰凉,让张顺感到十分舒服,尽管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容,但他却能感觉到这个人非常美,那是一种超脱了性别认知且无法形容的美,而且有种水一样让人十分心动的温柔。

他是谁呢?张顺想。

“没想到他们能把你请来,凤四组长。”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房角响起:“我以为我的手下随便吃一两个小孩的灵魂,应该还不到直接惊动你的地步……”

“佛骨被我贴身携带了数千年,你以为我认不出来吗,魔尊?”那个人突然开口打断,但声音又非常轻柔:“染指佛骨等同于毁佛——今天是我来,换作周晖亲至,你也就不要想走了。”

魔尊沉默了一会,突然觉得很有趣般道:“我听说上万年前,周晖也不过是血海中的一只魔物,因为不敬佛祖而被抓上三十三重天受刑,但又因凤凰明王怜悯而被私自放脱……如此看来,你本来应该是周晖仰头看都看不到的存在才对,怎么从三十三重天上下来了呢?”

张顺感到那个人的手略微一停。

“不关你的事,梵罗。”过了半晌他才淡淡道。

“——这次你走吧,下次再动佛骨,就没这么简单了。”

·

张顺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天光大亮才猛然从无数个漩涡般的噩梦中惊醒。

“啊!”他猛然翻身坐起,只见自己躺在病房床上,外面太阳都已经升起老高了。

——几点了?他回头一看床头钟,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不知为什么他的头像拉锯一样痛,足足好几分钟的时间他坐在床上,甚至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里。直到最初的晕眩过去后记忆才一点点复苏,昨晚诡异的医院,僵尸使童,魔尊梵罗,全身血红的九尾狐……无数怪异的碎片如洪水般瞬间把张顺击昏了。

那一切都是真的?还是一个荒诞不经的梦?

张顺环视周围,医院的一切都好好的,窗外鸟语花香阳光灿烂,完全没有昨晚大楼崩塌地面塌陷的迹象。

……果、果然是个梦吧。

张顺下床去洗了把脸,舀水时无意中看到自己的手,立刻像被雷打了一样愣在原地。

——他掌心上那个金色的卍字佛印还在,在浴室里发出微弱的光。

……我擦咧,玩真的?!

我哥呢?麻痹我哥呢?!

张顺如火烧屁股一般冲到病房门口,刚跑出去问问情况,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周晖走进来,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问:“醒了?”

“……”张顺脑子就跟浆糊搅住了一样,半晌憋出来一句:“我哥呢?”

周晖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说:“我要是你,现在就闭上嘴乖乖的坐到那边去。生死关头走了一回都不知道怕?都是你哥把你保护得太好了。”

张顺脱口而出:“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你们是什么人?”

周晖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古怪,但很快恢复到那种懒洋洋吊儿郎当的姿态,说:“内弟,哥先洗澡换身衣服……衬衣有吗?随便借我件。”

张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衬衣皱巴巴的,领子袖口上还有血迹。从记忆里来看昨晚他并没有受伤,不知道连衣领上都有血又是怎么沾上去的。

张顺没有多想,从昨晚的记忆来看这个神棍似的周晖至少比魔尊要友好一点,如果他哥真有性命危险的话,周晖应该不是这个表现——他稍微松了半口气,警惕的目送周晖进了病房配套的浴室,发现他竟然一边冲澡一边还哼歌,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一个音在调上!

过了一会周晖出来了,身上穿着张顺的衣服。这人穿外套的时候不觉得,只穿一层单衣就看出来明显的肌肉了,尤其头发湿漉漉很嚣张的竖着,往那一站就有种强烈的彪悍感。

张顺心中陡然升起一种敌意——他还不知道这是兽类在看到比自己更年长更强大的雄性时自然产生的反感,就问:“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周晖没说话,这时门被敲响了:“您好,酒店外卖服务。”

周晖打开门,递了几张钞票出去,接过门外酒店外卖人员送来的一塑料袋饭盒。然后他自顾自拉了张椅子,坐下开始吃起饭来。

张顺再也忍不住了:“喂!你到底打不打算说?!”

周晖奇异的抬头看他:“我本来就不打算啊。你要不要吃点?来内弟,这顿哥请了。”

“……”张顺无力道:“你……你至少告诉我,我哥到底怎么样吧?这住个院都能住成这样,昨晚的事再来一遭我他妈受不了啊!还有我手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都管我叫佛骨?”

周晖笑起来。

张顺一贯很讨厌他这种表情,但没有细究为什么——张二少本来就不是个心思细腻追根究底的人。但现在看着这熟悉的笑容,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那笑容里有怜悯。

那是一个经历过很多沧桑,心里藏着很多秘密的人,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所露出的,有点无可奈何,又有点怜悯的表情。

张二少脑子里瞬间就炸了。

要是按平常他肯定立刻冲上去让这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如今短短几天的剧变,已经足够教会他一些拳头和财势以外的东西。他闭上眼睛强行把发火的冲动压了回去,再睁开眼时已经迅速恢复了正常:“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查。但事到如今我已经被卷进去了对不对?你也知道我一无所知,查起来肯定莽撞,要是这过程中冒冒失失坏了你什么事情,我自己的一条小命就罢了,你至少也要花点功夫来掩盖吧。”

“不如你有选择的告诉我一部分真相,”张二少思维越来越清晰,语调也更加有说服力起来:“说多少,怎么说,这都是你的事情,你可以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作为交换我也不冒冒失失去掺合你不想让我掺合的那部分,怎么样?”

这番话说得实在有理有据,虽然还是比较生嫩,但对张二少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难得了。

周晖似乎觉得很有意思,笑着点起了一根烟,深深抽了几口以后才问:“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张顺立刻问:“我哥现在在哪里,情况怎么样?”

“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死不了。”

张顺眉头一皱,显然这个答案不太让他满意,“那你们是什么人,跟我哥有什么关系?”

“——哦,我们。”周晖不疾不徐道,“目前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下属574单位特别办公室第一及第六小组的……”

门突然被嘭的推开,两人同时一回头,只见李湖气势汹汹站在门口,一字一顿道:“周、晖。”

周晖奇道:“这又是怎么了?”

“司徒英治给我发了视频会议截图,证实首都一组组长周晖这几天来一直在大会堂下守乾坤阵,寸步都没有离开过北京。”李湖把开着截图的手机往桌上一拍,冷冷道:“周老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周晖慢慢收起笑容,盯着她,半晌问:“难道你和凤四就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胡晴?”

李湖大概没想到周晖竟然反击,脸几乎立刻扭曲了一下。

但她还没想出词来把这一巴掌更狠的打回去,床头柜上手机响了——张顺一看,愕然发现是他哥的手机在响,电话是黄市长打来的。

“你……你俩先吵着,别歇哈。”张顺过去接了电话,一边转到房角去说喂,一边还竖着耳朵听周晖李湖这边的动静。

谁知黄市长的大嗓门一下就把所有声音都盖过去了:“喂楚总,快过来!工地出大事了!”

“喂黄叔,我哥他在住院,你有事——”

“我不管你哥在干什么,只要还剩一口气就给我拎过来!”黄市长恐惧的喘息在电话那边异常清晰:“工地挖出了大东西,只有你哥摆得平,叫他快过来!”

张顺皱眉往周晖那看了一眼,刚想说那我试试看,突然周晖回过头:“多大点事嚷成这样?”

“黄市长叫我哥过去,我哥他……”

周晖不耐烦的打断了:“——你就问他,今天挖出来的是几个棺材?”

·

周晖穿着皮夹克坐在后座上,修长结实的腿架起来一抖一抖的,还在封闭的车厢里抽烟,张顺从后视镜里可以看见他表情相当的肆无忌惮。

李湖被挤兑得只能贴着车门坐,翻着白眼看窗外。

张顺终于忍不住了,问:“女士在呢,你就不能把烟掐了?”

“内弟,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教你两件事。”周晖说:“第一,男人抽烟一般只表示两种情况,一种是满足了,一种是不满足,我现在的状态就是非常的不满足,所以你最好不要把我的真火逼出来。你哥已经非常惨了,别让他更惨;第二,你从哪点能看出这家伙是女人的?”

张顺听得云里雾里,但他能感觉到司机用哀求的眼光看了看自己。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求你别真把这位大爷惹火了……

张顺嘴角抽了一下。

“她哪里不是女人?还有,我哥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现在应该不太爽,但也死不了。”周晖懒洋洋说:“落在老子手里,要死也是有难度的。”

张顺差点没当场站起来揍他,被李湖玩儿命拦住了:“他开玩笑的!他真的开玩笑的!”

车一直开到市郊的建筑工地才停下来,只见周围已经绕上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黄色警戒线,警察到处都是,黄市长蹲在最外面抽烟,脸上一副愁云密布的表情。张顺率先拉开车门跳了出去,而李湖下车前先在后车厢里找出来一只手提箱翻了翻,才回头骂道:“老大,你真特么不是人。”

周晖奇道:“我本来就不是人啊?!”

李湖:“……”

“放心,跟年轻的时候比我脾气已经好很多了。”周晖笑了笑,指指手表说:“我们最好尽快把这边的事了结一下,这样我就可以早点回去,不然凤四真的会很恨我的……再腌一会儿就不止是入味,他整个人都得崩溃了。”

·

工地上所有人都尽可能躲在工棚里,中间有个大坑,大坑周围散落着七零八落铁楸、撬棍之类的东西,还有一架挖掘机停在不远处,司机哆哆嗦嗦躲在车后边,显而易见是尿了裤子。

大坑中间,整整齐齐摆着六具棺材。

黄市长亲自卷起裤腿下了坑,哭丧着脸指着棺材说:“本来工地挖出古代棺材也听说过,但这几具都特么是现代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杀了人不送火葬场,哪怕你肢解了冲马桶也比这好呀!特么的专门找个棺材来埋了是脑子有病吗!……”

张顺回头一看,只见市刑警支队的都站在坑外,几个领导如临大敌般紧张的走来走去。

李湖问:“没有人开棺吧?”

黄市长说:“晚了,这边工地负责人当时就报警了,警察来立刻就开棺了……要是我知道的话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动啊!这几个倒霉孩子!现在怎么办?!”

李湖若笑非笑的看看那个刑警队长,问:“哪些人碰了棺材?”

队长哆哆嗦嗦指了指自己身后几个小警察:“我、我们都动了……”说着伸出皮肤已经整个变蓝的手,嘴一撇差点哭出来:“现在怎么办,是不是中毒了?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幼儿,万一光荣了我老婆可怎么办哟……”

李湖差点没笑出来,嘴角拧了一下又绷住了,从口袋里掏出证件和公文啪的塞黄市长怀里:“谁叫你乱动重要证物?老实说,我和这位周同志就是上级部门派下来追查这起特大连环杀人案的专员,找这几个棺材已经好几天了!本来听到消息就要赶过来,谁知道被你们地方警队的先破坏了现场,你倒是说说现在我们怎么办?!”

刑警队长第一反应是你特么糊弄我吧?把我当三岁小孩呢?!但黄市长把证件一打开,两人同时愣住了。

“国、国安部?!”黄市长和刑警队长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脸上的肌肉在抽动。

虽然这两人在H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吃得开,但国安部直属单位主任科员还是第一次见。黄市长用全新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李湖半天,颤颤巍巍问:“那……那边的周同志……”

“周同志是我们正处级主任,这次是跟我们来指导调查的,你们去内网上查查就知道了。”李湖严肃道:“我们伪装成省礼宾办公室工作人员就是为了保证行动的秘密性,谁知道却被你们……哎!黄市长,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叫碰过棺材的同志收拾收拾站到那边去吧。”

刑警队长差点没哭出来:“我们调查办案明明是执行公务啊!我们没有违反任何纪律啊!”

他身后的小警察们动作一致点头,看得李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你以为要挨处分呢?美得你!知道你们手上是什么东西吗?最近国内新发现的致幻性毒品贴片原始制剂!再过一会毒品通过表皮吸收,你们就染上毒瘾了!”

这话说得实在太扯蛋,不仅黄市长,连蹲在棺材边上抽烟的周晖眉毛都跳了一下。

“还……还有这种事?!”队长半信半疑。

“你们先收拾收拾站一边去,不要用变蓝的皮肤触碰其他人,更不要触摸自己身上其他部位。算你们走运,为了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我们特地带了最新研发的神经性解毒剂,待会一人给你们打一针就没事了。”

这群十八线小城市小警察们面面相觑,几秒钟后都被国安部特派专员李湖同志说服了,齐刷刷退到坑边上去站着,几个青瓜蛋子还在一个劲儿的打抖。

李湖作为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狐狸精,平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扯蛋唬人,最满足的事情就是别人真被唬住。他招手叫来自己从云南带来的心腹司机,小声道:“把我们车上冰冻箱里那几支试剂拿出来,给他们一人打一针……对,就是上面有我手印的那个。”

司机颤声道:“不好吧六组长,那不是你私家珍藏的那个春……春那个啥药吗?你上次还说这一路上要遇到帅哥不肯就范的就来一支……”

“你懂啥呀,”李湖怨恨道,“给人捷足先登了,全特么换成生理盐水了。”

·

周晖仿佛对周围众人的偷觑毫无觉察般,抽完了烟,随手把烟屁股往脚下一丢碾熄,从口袋里摸出一双黑色皮手套戴上,开始搬棺材盖。

那棺材盖起码有小二百斤,张顺要过去帮忙,被他一下制止了:“别动,真有毒。”

张顺奇问:“那几个警察的手……”

“尸咒,李湖会处理的。”周晖一使力,肩部肌肉隆起,轰隆一声把棺材盖整个掀翻了过去。

张顺站得最近,首当其冲看见棺材里的景象,当即差点没吐出来。只见一具半腐烂的尸体朝上躺在里面,胸口起码给戳了十几刀,泛白的皮肉纵横交错,散发出难以言喻的恶臭。可怕的是这位倒霉仁兄的脸竟然完全没有痛苦的神情,相反他直直瞪视着天空,嘴边咧出大笑——两边嘴角几乎弯到耳边,形成了一个诡异而恐怖的弧度。

推荐热门小说提灯映桃花,本站提供提灯映桃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提灯映桃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章 尊前妻啥都好,就是挑男人的眼光实在操蛋…… 下一章:第10章 狐狸精娇滴滴表示:伦家只是绯闻二奶啦
热门: 魔道祖师 暖气 重生完美时代 剑道独尊 最强上门女婿 武神天下 盗墓笔记 飞天 天珠变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