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各种族都纷纷表示不喜欢狐狸精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张二少鬼哭狼嚎:“哥啊!!!马勒戈壁的有鬼啊啊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盛夏午后,金茂大厦。

红色法拉利风驰电掣穿过大街,继而一个漂亮的漂移,在轮胎“刺啦——”尖响中稳稳停在了大门口。继而一个穿牛仔裤、戴棒球帽的年轻人走下车,手指无聊的转着车钥匙,在路人或好奇、或羡慕的目光中迈着长腿跨进旋转大门。

这座建立在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商业大厦金碧辉煌,刚一进大厅,冷气就像不要钱般汹涌而来。年轻人站在刷卡安全门前摸了摸口袋,摸摸胳膊上争先恐后跳出来的鸡皮疙瘩,扭头问前台小姐:“美女,忘带卡了,过来给刷一下!”

前台小姐明显是刚来的,愣愣道:“对不起先生,访客请先登记,请问您要找谁?”

年轻人半摘墨镜,若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他身材相当高,肯定超过了一米八,而且长得很英俊,虽然没露全脸,但那半挑的眉毛、深邃的眼睛已足以让人怦然心动。

前台小姐脸不由有点发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只见他转过身掏出手机:“……喂,哥?我过来找你,没带卡,叫你那个前台小美女给我刷一下!”

说完他都没等对面人回话,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径自点起一根烟。

“对——对不起先生,大厅内不准吸烟——”

年轻人漫不经心道:“就两三口,放心啦美女。”

“但、但是……”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响,徐徐打开,一个穿黑西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小姐扭头一看,登时花容失色:“老、老总!”

虽然被叫“老总”,但楚河其实很年轻,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锻炼良好的身材精干瘦削,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西装,白衬衣,面容并不像弟弟那样带着锋利的英俊,而是更苍白平淡一些,不说话的时候显得更加低调,完全看不出是这个财富榜上赫赫有名的集团掌舵人。

他刷了卡,走出玻璃安全门,站在弟弟面前。

兄弟俩对视片刻,楚河伸手拿下弟弟嘴里的烟,递给前台小姐。

“大厅内不准抽烟。”他淡淡道,又对前台小姐吩咐:“他叫张顺,是我弟弟。以后直接放他进来。”

与平淡长相不相符的是他声音倒很好听,低沉沙哑又非常平稳,带着点风雨不惊的意思。前台小姐紧张得连脸红都忘了,连忙接过烟又连连欠身:“是的老总!对不起,我记住了!”

楚河对她点点头,转身向电梯走去。

张顺也跟上去,临走前向小姐挥手:“抱歉啊美女!待会请你喝茶!”

前台小姐一个踉跄,慌忙看看四周无人,立刻跑到值班室里,手忙脚乱推醒在后面歇午觉的同事:“王姐王姐!我们公司老总有个弟弟?你知道吗?”

同事睡眼惺忪抬起头:“哦,张二公子嘛,他又来啦?别忘了给他刷卡……”

小姐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但我们老总不是姓楚吗,哪来一个姓张的弟弟?还有他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帅你知道吗,王姐!”

同事立马示意她小声:“作死呢小妮子!你生怕人听不见?!”

到底年长两岁,同事抬头看了看前台没什么人,才压低声音说:“咱们前任董事长姓张,那张二公子才是他独生儿子——现在这个老总,跟的是母姓,据讲是当年张老董事再婚,夫人从外面带进门来的……”

电梯平稳上升,落地镜在辉煌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光。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张顺摘下墨镜,挑衅似的盯着镜子里楚河的脸——他哥哥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定定的目视前方,面沉如水,没有半点表情。

“你不问我来干什么的?”张顺耐不住先开了口。

“要钱。”

“噫——我就不能是来看看亲哥的?”

“要多少?”

张顺表情一堵,半晌说:“……五百万。”

楚河终于偏头看了弟弟一眼,“干什么?”

他的皮肤非常苍白,在灯光下甚至有点透明的感觉。嘴唇很薄,看上去生冷无情,跟张顺那种人见人爱的英俊面孔不同,这样的长相,应该是很难让人生起亲近之意的。

这样的人,当年是怎么找到人给他卖命,把集团从他老爸手里抢班夺权过来的呢?

张顺心不在焉的琢磨着,随口道:“玩儿呗。中央乐团那个大提琴手,我上次送她个车,把过年的底子都花光了。这次又闹着要去个什么拍卖会,黄市长他家侄子和几个其他人也在,我估计这次没个几百万下不来……”

楚河淡淡道:“傅雅呢?”

“谁?”张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你介绍那个教授家的闺秀——我擦她脑子绝逼有病,上哪儿去都揣着本书,玩又不会玩,放又放不开,这种我可消受不来。她那样子我看也就配你最合适了,你俩可以每天晚上裹着棉被谈人生谈理想,哈哈哈哈……”

楚河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弟弟,眼珠在灯光下仿佛琉璃珠子一般透明。

张顺还不知怕,吊儿郎当的把手肘架他肩膀上,坏笑问:“不是我说啊大哥,她那样子该不会是你直接从自己房里打发给我的吧?你可行行好赶紧收回去,你弟真不缺人伺候——哦对了,别说弟弟不尊敬你,那妞儿我可没动一指头,留着等你呢哈哈!”

楚河抬手,把他弟弟的胳膊推开。

就在这时电梯在财务科那一楼停了,大门打开,楚河面沉如水的走了出去。就这样张顺还不知道适可而止,追在他哥身后调笑:“你俩一定很多话聊!要是光聊不带劲儿,弟弟还能友情借你两张教学片儿!再不行咱还能找个大夫来看看,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整天一副肾虚样儿……”

楚河来到财务室,没有去看外面几个会计精彩纷呈的脸色,直接敲开了财务经理的门,说:“给他五十万,记我名下。”

经理立刻起身:“好的老总,支票还是转账?”

“支票。”

正巧张顺吊儿郎当的进来,一听就问:“不是说五百吗,怎么变成五十了?”

楚河没有回答,经理只觉得室内气压急剧降低,整个人如芒在背,写支票那一会儿工夫背上就被冷汗湿了一层又一层。

片刻后楚河接过支票,转手摔他弟弟怀里。

“留下四百五给我找大夫。”他冷冷道,“你不知道这年头看病很花钱么?”

十分钟后张顺哼着小曲儿下来,经过前台时对小姐吹了声口哨。

“美女,这次没几个钱,下次再请你吧!”

前台小姐对这样轻浮油滑的年轻人没好感,但看他长得实在帅,嫩脸儿顿时不由一红。待要躲开,张顺却已经迈着长腿溜溜达达的走了。

那天晚上楚河回家的时候,老远就听见别墅里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他脱下西装外套交给管家,问:“二少爷又在干什么?”

老管家这么多年来在这座宅子里看着张顺长大,自然有所袒护,便小心翼翼道:“二少爷和朋友,跟一些朋友聚会……”

楚河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有趣,轻轻说:“……朋友。”

他穿着白衬衣,黑西装裤,没打领带,一边解衣领纽扣一边往大厅走。老管家有心岔开他的注意力,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问:“对了大少爷,你早上吩咐我去查的那个传言已经出来了——是厨房的刘婶晚上起夜,看到白影在二少爷门外徘徊,一时害怕才惊叫起来……”

楚河一边把衣袖卷到手肘上一边问:“她看到什么?”

老管家不敢往神神鬼鬼那方面提,就很聪明的说:“刘婶老眼昏花,看错了也是有的。我去佣人房那敲打敲打,一定让大家不再乱传就是了。”

楚河点点头,说:“我知道是什么。”说着正经过大厅,凭栏只见楼下有个小舞池,舞池里灯光霓虹纸醉金迷,几个年轻男女在那疯狂的摇头。张顺懒洋洋坐在小沙发上,边上一个肤色如雪、精巧玲珑的男孩子,小鸟依人般偎在他怀里。

楚河探出头,喝道:“张顺!”

下面好几个人抬头望过来,楚河厉声问:“昨晚你带的谁在家过夜?大半夜的不要光着身子在走廊上乱跑!”

说完他抬脚就走。

一群狐朋狗友的目光顿时齐刷刷转向张顺——张顺平白被泼了个半夜裸奔的脏水,半晌才莫名其妙说:“……我没有啊?”

楚河回到书房,打内线电话叫了碗糖水,自己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泛黄的《抱尸子》看了起来。

看了没一会儿,书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楚河翻了一页,说:“进来。”

门被咔哒一声推开,随即脚步声轻轻走进,又反手把门关上了。来人似乎很谨慎,半晌才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声音盈盈的鲜嫩:“大少爷,您的糖水。”

楚河抬起头,刚才楼下依偎在张顺身边的那个男孩子正站在眼前。

不怪从小阅人无数的张顺都能把他带回家,这孩子生得果然很美。大眼睛妩媚得好像随时能滴下水来,身形就像还没开始发育柔若无骨的少女,就只那么站着,都有股源源不断的狐媚从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上散发出来,熏的人心醉神迷。

楚河目光回到书上,“放下吧。”

男孩子放下碗,迟疑了一会儿,顺势就轻轻跪在地上,膝行几步到扶手椅边,仰着脸儿柔声道:“大少爷。”

楚河脸上看不出任何欢迎或不欢迎的意思,连眼角余光都没给他半分。

男孩子心一横,说:“大少爷,我叫小胡,才跟二少爷没几天,来给您拜个山头。”

这话说得很有意思,起码有几点照顾到了——第一,我不是没事来叨扰,我是很客气很委婉的来跟您请安问好的;第二,我这个安请得也不晚,因为我才跟二少爷没几天,这就来了,说明我是很尊敬您的。

楚河嘴角浮起一点若笑非笑的意思:“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那你就跪?”

小胡抿嘴一笑,说:“我虽眼拙,认不出您真身,但您身上的魔气还是能认出来的。您已经超脱我们妖物一族,差不多修炼成魔了,受我一跪又有什么呢?”

楚河这下才真觉得有点意思了。他放下书,微微倾身盯着小胡那勾魂摄魄的大眼睛,饶有兴味的问:“你们狐族——我认识你们的一个前辈,说起来也不比你好看到哪去,怎么他就没你这么会说话呢?”

小胡笑嘻嘻道:“如果您还勉强看得上我蒲柳之姿,我自然愿全心全意服侍大少爷您……”说着他又近前半步,一只雪白的柔荑便轻轻覆在楚河胸口,又摸索往下,一颗颗解开那昂贵布料上的衬衣扣。

楚河也不阻止,甚至也没动作,就这么靠在宽大的扶手椅背上看狐狸精忙活。半晌他才悠悠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嘲讽还是感慨:“你们狐族千人千面,简直就跟人类一样了。有你这么顺从懂事的,也有那种桀骜不驯,天生嘴欠的,……”

小胡嫣然一笑:“不知是哪位前辈当年触怒了您?”

楚河悠悠道:“哦,那是我还没堕落成魔的时候了……胡晴你认识吗?”

小胡一愣。

紧接着下一秒,他脸色瞬间煞白,仿佛整个身体里的血液都被人抽干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缓缓腾起一团红黑相间的气,在半空中迅速凝结,隐约浮现出一个人形;那形状越来越清晰,最终从气团中踏出一只脚,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就像撕裂空间般凭空而出!

小胡颤抖着回过头。

那大山压顶般沉重的威压迫使他弓下腰,连抬头都异常的困难。房间里的氧气被瞬间抽净,极端的窒息中,狐狸精连本能的媚功都忘了,他只听见自己的耳朵轰轰作响,眼珠几乎从眼眶里凸出来——

他看到那男子侧脸上符咒般的红纹。

“魔……”他听见自己牙齿清晰的打抖声,“魔尊……”

楚河轻描淡写的拢起衣襟,说:“忘记告诉你了,你要是也想成魔,找我是没用的,找他比较快。”

推荐热门小说提灯映桃花,本站提供提灯映桃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提灯映桃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张二少鬼哭狼嚎:“哥啊!!!马勒戈壁的有鬼啊啊啊!!!”
热门: 暖气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青龙图腾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八卦侦探 极品家丁 最强妖兽系统 无敌剑域 他的小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