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针对杜仲的考试

上一章:第十二章 你走错地方了吧? 下一章:第十四章 棋盘厮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考场规则一:文试禁止交头接耳,禁止带入电子设备,禁止出声。”

“考场规则二:实试禁止乱搞,弄坏医用器械,原价赔偿,伤及病人自己负责。”

“考场规则三:违反以上两条者,不但要对自己做出的违规事件负全责,还会在违规的同时,立刻取消考核资格,明白吗?”

规则宣布完毕,监考官出声询问。

“明白。”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很好。”

监考官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考核之前,你们需要签一份协议,保证对自己的违规负责。”

说罢,便带着众人走到四合院的一间屋子门口。

“签好协议才可以进入考场。”

一边说着,监考官一边从考场里拖出来一张木桌,桌子上摆放着一沓协议。

众人一一上前,签完协议走进考场。

排到杜仲的时候,监考官皱了皱眉,张口道:“你先站去一边,让其他人先签。”

闻言,杜仲一愣。

一脸疑惑的站到一旁。

等所有参考人员全部进入考场后,杜仲再次上前,拿笔就要签字。

“等等。”

监考官出声制止。

杜仲仰起头来,一脸疑惑的正要开口的时候,监考官再次出声。

“你不用签了。”

监考官张口道。

“为什么?”

杜仲疑问。

“你是杜仲吧?”

监考官张口询问。

“对,我是。”

杜仲点点头。

“你看看考场里还有你的座位吗?”

监考官朝考场里指了指。

杜仲转头朝考场里看去。

只见,考场已经坐满了,一个空位都没有留出来。

“什么意思?”

杜仲眯眼问道。

“呵呵……”

监考官一笑,客气的握住杜仲的手,说道:“您的考场不在这里,请跟我来。”

说罢,整理好众人签署的协议,又找来一个监考官看着考场之后,才带着杜仲走向四合院左边,那一条通向另外一个院子的走道。

因为生怕闯入别人家的缘故,杜仲一直没有进过这些如迷宫一般的院落。

如今,监考官却带着他走了进去。

这让他极为疑惑。

虽然心疑,但是为了考取五行玄医的资格怔,杜仲也只得硬着头皮,跟着走了进去……

在监考官的带领下,杜仲穿过一个小型药材种植园。

很快的就来到了一个无比清幽的小院子里。

院子很小,并非杜仲想象的四合院,反而是一个独立出来的小院落。

院落四周,被一堵不高的围墙围绕着,墙边种植着茂盛的幽竹,院落里还种着许多种不同的树木,有桃花、梅花等等……

一条二十厘米宽的人工溪流蜿蜒在院落里。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形花园。

“恩?”

一进入其中,杜仲的脸色就变了。

他能感觉到,这个院子里的空气跟外面完全不同。

在初春的温暖中,依旧弥漫着一丝凉意,甚至墙角处的冬雪还没化尽,腊梅幽香就弥就弥漫在鼻尖。

“请跟我来。”

监考官小心翼翼的走在院子里的石道上,不敢走出错一步,想是生怕踩到石到两边的土地似的。

见状,杜仲更加好奇了。

迈步跟上去。

走到院落中央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杜仲的眼前。

那是一个老者。

一个穿着灰白相间的布袍,布袍外还覆盖着一层薄丝衣的老者,老者头顶发暨,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红润,却难免生出褶皱的脸蛋。

虽然看上去很老,但老人的双眸,却是神采熠熠。

老者盘坐在院落中央,一个离地仅有五工分高的石凳上,宽大的长袍,堆在一米方圆的青石地板上。

在老者的正前方,有一张很矮的石制茶桌,茶桌上摆放着一壶茶,两个盅,以及一盘棋。

此刻,老者睁一边喝茶,一边微笑的看着走来的杜仲。

“人到了。”

走到老者身前,监考官不敢靠近老者,只敢站在石道上,恭敬的说了一声,一脸恭敬的倒退出去三步,然后才转身离开。

杜仲眉头一挑。

心中好奇更甚。

“敢问,前辈是?”

杜仲朝老人行了个礼,张口询问。

“呵呵……”

老者满意的受了杜仲一礼,并没有回答杜仲的问话,反而笑呵呵地说道:“来,小友,我这一盘棋解不开,你来解解看。”

杜仲轻轻点头,迈步走进青石地板,在老者的对面盘坐了下来。

朝棋盘上一看。

杜仲顿时就笑了起来。

这哪里是象棋或者围棋,那些棋子上刻着的,分明是“肺金”“心火”等字眼。

棋盘上,五脏六腑共计二十个棋子。

黑白两家,一家十个。

“这就是考试吗?”

杜仲顿时明白过来,这正是对他的考核。

一场别开生面的考核。

“不知,此棋如何才能算赢?”

杜仲张口问道。

老者微微一笑,伸手指着杜仲那一边的一个棋子,说道:“你方还有‘肾水’一颗白子,至于要下在那个地方,由你自己来判别,这一步得让我的黑子满盘皆输。注意,黑子和白子,每次只能走一格。”

杜仲微微一凝。

立刻明白过来。

这棋是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来走。

只是,他简单的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所有的棋子都被盯着呢。

那颗“心火”正被对方的“肾水”盯着。

按照老者的意思,他如果把肾水放在对方的心火后面,对方的肾水就会直接吃掉他的心火棋子。

至少以目前来看,杜仲正处于极端被动的局面。

“到底该怎么下?”

杜仲心中暗暗思考起来,大脑飞速运转。

或许是为了打扰杜仲的思考,老者突然在这个时候张口,说道:“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恩?”

杜仲疑惑的望着老者。

下棋哪里有给人限定时间的规矩?

“此局,最快解开的人,只用了一分钟,最慢解开的用了四分五十秒。”

老者解释道。

“听前辈这么说,应该有很多人来解局吧?”

杜仲问道。

老者点头一笑,张口道:“五年内,来过二十人,并且二十人全过。”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杜仲好奇的追问。

“中医界的天才之辈。”

老者笑着张口说了一句,又补充道:“他们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外面那些考核的都是庸庸碌碌之辈,以他们的能力,还不配来解此局。”

闻言,杜仲心头微震。

五年来了二十个。

原来,中医界中还有如此之多的天才。

一想到天才,杜仲就想起了杨天辰和杨柳,当然还有苏清风。

这三个人,是不是也有资格来解局,以他们的天资,应该能解开吧。

除了这三人外,杜仲还想到一个人。

卫元弘!

也不知道,这个国医大师李金桦的徒弟,已经达到阴阳玄医程度的卫元弘,有没有解过此局。

“解此局者,都是天资聪慧,后天灵动之辈,其中有一个人你认识。”

老者忽然张口。

“谁?”

杜仲问道。

“楚云菲。”

老者笑着答道。

“哦。”

杜仲了然的点点头,张口道:“她也是这二十个人中的一个?”

“不是。”

老者摇摇头,张口道:“她十年前就解过此局。”

什么?

十年前?

十年前楚云菲才多大?

那个时候,才十一二岁的楚云菲就是五行玄医了?

杜仲心中巨震。

他没有想到,楚云菲居然如此逆天。

十一二岁的五行玄医,在整个世界范围内,都能扒着手指数出来吧?

“想知道她破解此局的时候,花了多少时间吗?”

老者再问。

“请前辈告之。”

杜仲点点头。

“一分二十秒!”

老者张口道。

杜仲心中一颤,脸上的苦笑之意更浓。

这个让她去提亲的女人,果然厉害。

十一二岁就能解局也就算了,用时居然只有一分二十秒,与用时最短的人相比,也就多出了二十秒而已。

杜仲还真不是,该称呼她为妖孽,还是天才。

“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老者微笑着开口询问。

“呼……”

闻言,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下内心的起伏波动,旋即才张口道:“我准备好了。”

“好。”

“开始。”

老者点点头,旋即一声令下。

闻言,杜仲立刻低头看向棋盘,凝心静神,把精力完全投入到解局之中。

这次考试,有极强的深意。

第一,考的是中医里面的整体思维能力,毕竟在中医里也有牵一线而动全身之说,很多时候一个病根会引起很多的病变和并发症。

第二,考的是杜仲对五行相生相克的认知,只有深刻的了解到五行之间的生克关系,才能更好的对人体脏腑进行治疗。

第三,考的是杜仲的心理。

在正式开始之前,老者不断的对杜仲提起一些东西,一是五年内有二十人全过,二是楚云菲十年前考过,三是楚云菲的时间只用了一分二十秒。

说这么多成功的先例,目的就是要让杜仲心生压力,从而考验杜仲的心理。

老者跟杜仲无亲无故,若不为了考核心理的话,他根本就没必要告诉杜仲这么多。

望着棋盘。

杜仲飞速运转大脑分析起来。

“棋盘里,留给‘肾水’的位置不多也不少,一共只有十几个。”

快速的扫了一眼棋盘,杜仲将棋盘上的所有棋子全部记住,已经肾水可以落的位置,也丝毫不差的记在脑中。

旋即,立刻闭上双眼。

整个棋盘的景象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出现在杜仲的脑海中。

在完全不受外界打扰的情况下,杜仲一一拆解分析,大脑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运算转动起来。

另一边。

看见杜仲闭着眼睛的样子,老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点点头。

旋即,朝刚才按下的记时器一看。

咧嘴一笑,突然张口,高声提醒道:“十秒了。”

这一句话声,说得很大。

明显是想打断杜仲的思考。

可是,当话声落下的时候,老者却惊异的发现,杜仲全身如同石化了一般,根本不为所动。

“恩?”

老者脸上流露出好奇之色。

“十五秒了。”

又看了一眼记时器,老者再读高喊。

杜仲依旧一动不动,如同坐定的老僧一般。

“二十秒了。”

好奇中,老者再喊。

杜仲还是不为所动,继续在脑海中与棋子撕杀,似乎根本就听不到老着的喊话声似的。

“三十秒了。”

到三十秒的时候,老者再度提高分贝。

声音足足比之前大了一圈,若是换作别人的话,恐怕已经被吵醒了。

可杜仲,依旧坚如磐石。

“咦……”

老者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在来此考核的考生中,大部分都会在他喊二十秒和三十秒的时候,脸上流露出愁色。

可杜仲却完全没有。

那定力,就连老者自己也不得不佩服。

其实,老者并不知道。

杜仲可是真真实实的兵王,在军中时期,早就已经训练出了不为所动的本事。

这种本事看上去没什么,实际上却对军人有着极大的影响。

因为,这东西叫做毅力和信念。

只有足够的毅力和信念做保障,国家才能保证军人打死也不会泄露机密。

也才能保证,无论多大的诱惑和干扰,也绝对不会让军人生出叛国之心。

在这一方面,杜仲无疑是顶尖的。

否则,他也不会自己发掘出那一套对人逼供的方法来。

没想到的是,杜仲训练出的这种毅力和信念,居然会在五行玄医的考核上帮到他。

“四十秒了!”

老者不相信杜仲的心理如此坚定。

看到记时器上的时间跳到40秒的时候,立刻出声高喊。

喊声比上一次更大。

可直到声音落下,杜仲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连眼皮都没抖一下。

“四十五秒了。”

老者再次高喊。

“我就不信你不为所动!”

喊话声出口的同时,老者心中暗想。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静,如同石化一般的杜仲,突然动了。

身子微微一动,刚把眼睛睁开一丝,又立刻闭了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特种神医,本站提供特种神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特种神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你走错地方了吧? 下一章:第十四章 棋盘厮杀!
热门: 中国式秘书3 朕在豪门当少爷 宠夫(快穿) 我杀了他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在未来承包食堂(星际) 开封府宿舍日常 绝世战祖 我的论坛果然有问题 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