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送你上西天!

上一章:第五章 邪功! 下一章:第七章 神秘黑衣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恩?”

远处,黑暗中的顶楼,一直用红外线望远镜观察着战场的飞狐,见到这一幕,也是猛的瞪起了双眼。

脸上流露着莫名的神色。

杜仲居然跟铁秋水同归于尽?

不对,以杜仲的脾性,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否则的话,在青龙山上他也不可能在杜仲的手下吃亏。

那么,杜仲要逃?

近两百米的高度,杜仲摔下去,还能活吗?

“不对,这小子头脑灵活得紧,或许跳楼这件事,是他早就打好的算盘。”

“没错,我得到现场确定一下!”

呢喃一声,飞狐脸色一冷,立刻转身夺门而出,无比快速的飞奔下楼,朝着现场跑去。

另一边。

紫嫣红的大喊声久久回荡。

在杜仲坠落的钢架上,以紫嫣红为首的六人,带着一脸惊慌之色,齐唰唰的转头往下看去。

半空中,感受着耳边传来的风声。

杜仲立刻提起体内能量,利用能量的运转,来减轻自身的重量,延缓下坠速度的同时,勒着铁秋水脖颈的双手一松,一拳砸在铁秋水的后背上。

背上传来的巨力,令铁秋水的下坠速度更快。

铁秋水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惊慌之色。

“啊!”

一声愤怒的大喝传开的同时,铁秋水牙关一咬,一脸狰狞的凌空转身,面向杜仲。

他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本以为,解开了丹田的阴邪之气,功力大涨之后,他就能轻松的击杀杜仲。

没想到,却把杜仲逼上了绝路。

怒声震喝间,铁秋水也不顾身体坠落速度的加快,猛的提起全身的力量,一拳砸向杜仲。

“啪。”

这一拳,与杜仲相撞。

因为杜仲在上,铁秋水在下的缘故,一拳打出虽然让杜仲承受不住的口吐鲜血,但也在无形中减缓了杜仲的下坠速度。

“哈哈……”

拳势刚落,铁秋水就红着眼,无比癫狂的大笑起来。

“我死,你也活不下来。”

铁秋水状若疯狂。

拳头不断的挥舞打击。

在上方,杜仲快速格挡。

虽然杜仲会飞行,但是在一百多米的高空,他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却降到了一个很低的层次,要控制身体飞行的难度也非常之大。

毕竟,他只能低空飞行。

“唰唰唰……”

一拳又一拳。

铁秋水的攻击,让人眼花缭乱,每一拳都携带着无比巨大的力量。

就好象在临死前,无论如何都要把杜仲击杀在半空,证明他比杜仲强似的。

“哼。”

在铁秋水疯狂的进攻中,杜仲的脸色变的无比凝重,一边快速格挡,一边依靠自身能飞行的优势,强行控制着身体,在高空中做出一个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动作。

或横移,或控制体内能量上冲,稍微减缓下坠速度,拉开与铁秋水之间的距离。

“唰!”

铁秋水竭尽全力,一拳轰出,直指杜仲的脑袋。

他自信,这一拳绝对能把杜仲打废。

可是,就在他自信满满的挥舞拳头的时候,却发现一拳空了。

原本下坠速度与他相当的杜仲,忽然就减慢了下来,俩人之间顿时拉开了一米的距离。

“啊……”

铁秋水愤怒大喊。

“唰。”

大喊声还没落下,杜仲便是控制着体内能量往下一压,下坠速度顿时加快,眨眼间就逼近到铁秋水的身前。

一拳砸下。

“砰。”

大响声起。

铁秋水双眼一鼓,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死。”

受了杜仲一拳,铁秋水依旧不停,挥起右拳就从侧面,砸向杜仲的太阳穴。

“唰。”

又是一拳落空。

铁秋水一窒。

他刚才明明见到,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躲闪的杜仲,身体突然就横移到了他的左侧。

停留在了他的右拳根本触碰不到的地方。

“怎么可能?”

即便再癫狂,铁秋水也被杜仲的这个闪避动作震惊了。

百米高空,坠落速度越来越快。

在惯性,以及毫无借力点,全身不受力的情况下,杜仲怎么可能横移出去?

不可能!

“唰!”

铁秋水左拳出击。

然而,又一拳落空。

杜仲的身体,从他的左侧,突然横移到了右侧。

“你会飞?”

铁秋水大惊。

望着铁秋水那无比震惊的神色,杜仲当即冷笑一声。

铁秋水双眼一眯。

顿时确定,心中的想法。

“难怪敢拖着我一起跳楼!”

说话间,铁秋水忽然咧开嘴巴,脸色狰狞的狂笑起来。

“嘿嘿……”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既然你想死,那就一起死吧!”

狰狞的话声,乍响在杜仲而边。

与此同时,铁秋水再不停滞,挥舞双手继续进攻。

体内阴邪之气,轰然翻滚。

快速的凝聚在拳头上。

两只拳头,在阴邪之气的覆盖下,变得黑漆漆的,像是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一般。

“不好。”

杜仲暗自一惊。

“唰。”

就在这时,铁秋水猛的出击。

拳头如同出水的猛龙,同时轰向杜仲。

“你想死,那便死去吧。”

杜仲冷哼一声。

立刻控制体内能量减缓下坠速度。

再度拉开与铁秋水之间的距离。

躲开攻击之后,杜仲也没有再欺身而上,反而一直专注的控制着能量,努力的减慢自身的下坠速度。

“你跑不掉。”

就在杜仲控制着体内能量来抵抗重力的时候。

铁秋水忽然阴测测的笑了一声。

猛的从腰间一抽,就抽出来一根细长的九截鞭。

再一挥,直接就捆住了杜仲的腰部。

“恩?”

杜仲大惊。

化拳为掌,一掌斩断九截鞭。

只可惜,太迟了。

在他斩断九截鞭之前,铁秋水就用尽全身力气一拉,将自身下坠速度减缓的同时,巨大的力量也把杜仲拉扯往下。

俩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

见状,杜仲立刻出拳,打在铁秋水的胸口,想要把铁秋水砸下去,再度拉开距离。

“啪。”

一拳落实。

这一次,铁秋水没有躲避,没有格档,就这么毫无防备让杜仲击重。

就在杜仲击重他的刹那间,他双手一抓,就死死的抱住杜仲的胳膊,然后再猛力一拉。

直接抱住杜仲。

“哈哈……”

癫狂的大笑声依旧。

铁秋水脸上,猩红的双眼凸显而出,嘴巴大张着,望着自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脸上的神色也变得越加疯狂。

“死吧!”

就在这一巨吼声发出来的时候。

已经坠落了好一会儿的俩人,下坠的速度变得非常之外。

眨眼间,距离地面已经不到三十米的高度。

“滚开。”

被铁秋水紧紧环抱,杜仲也边得极为焦急,不听的挣扎着,想要从铁秋水的环抱中挣脱出来。

然而,在铁秋水死了心的用尽全力的紧抱中。

杜仲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二十米……

十米……

在急速冲击的情况下,望着地面,以及停在道路边上的车辆,杜仲的眼眸瞬间缩到针尖大笑。

“不行,只能拼死一搏了。”

虽然惊慌,但杜仲的大脑却依旧在飞速运转。

他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就是在离地五米的时候,引爆全身的能量,来跟这难以脱离的重力来做抵抗。

即便只能抵消一成重力,他也能多出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九米……

六米……

五米!

进入离地五米范围。

“啊!”

一个震天的怒吼声从杜仲喉咙中爆发出来。

整个街道上的声控灯,瞬间全亮。

一些距离较近的,甚至承受不住这巨大的音量,炸得粉碎。

大喝声传出的同时。

杜仲体内的所有能量,包裹经脉,包括暗劲、明劲,包括自身的肌肉力量,瞬间爆发。

疯狂的抵抗着那难以抵抗的重力,试图往上飞。

可是,无论他怎么抵抗,身体始终在下坠。

三米……

一米……

五米的距离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在杜仲的抵抗下,几秒钟后,俩人双双坠落,重重的摔砸在一辆小型轿车上。

“砰!”

落地的一瞬间。

俩人的身体,就将小车的车顶砸得完全凹陷了下去。

车窗,后视镜的玻璃,瞬间炸得粉碎。

四个轮胎同时爆炸。

车子稍微摇晃了一下,就瘫了下去。

“噗……”

凹陷的车顶中,铁秋水的手一松,杜仲的身体控制不住的一个侧翻,脸面迎天,双眼无力的眯着,喉咙一阵蠕动,嘴巴忍不住的张开,一口鲜血顿时如喷泉一般喷涌出来,将脖颈和脸颊,染得通红。

一股难言的剧痛,袭便全身。

杜仲甚至感觉到,脑袋极为麻木,眼前一黑一黑的,像是要昏迷过去。

另一边。

铁秋水斜躺在车顶上,凸显出来的双目紧闭着,半咧的嘴巴里,血水自然而然的涌流出来。

看那模样,显然早就昏迷了过去。

“呃……”

强行抬着眼皮,杜仲的喉咙每一次蠕动,都会有着血流从嘴角流出来。

而他,根本没办法阻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全身的麻木感才消失,那种掌控身体的感觉,慢慢回归。

“呼……”

在满是颤抖的呼吸声中,杜仲抬起瑟瑟发抖手掌,轻轻的抚摩着胸口。

他能感觉到,他受了很重的内伤。

肋骨全部断裂。

好在脊椎没有断,只是在落地的时候,被砸出了许多的裂口。

“这家伙,肯定是脊椎断裂,要么变成植物人,要么就是痛晕过去了……”

感受着那剧烈的痛苦。

杜仲艰难的朝旁边的铁秋水瞥了一眼,旋即立刻调动起体内能量,首先护住脊椎,开始治疗脊椎的同时,又分出一部分能量来蕴养内伤和肋骨。

“唰。”

就在杜仲躺在凹陷的车顶上,开始恢复的时候,一个破风声响,忽然传来。

杜仲喘息着,转头望去。

只见,一道黑影停留在眼前。

此人的模样,杜仲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因为他脸上的震惊,和冷笑。

因为隐藏在他眼眸中的那一丝快意和杀气。

就是他,大盗飞狐!

“没想到,你竟然没死。”

飞狐转头四望一眼,见没人,立刻就冷笑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杜仲。

那步伐声,对此时的杜仲来说,就像是死亡的送葬声一般。

让人绝望。

“啪。”

飞狐走来的同时,杜仲一边控制能量恢复,一边无力的直起身子。

无力走动,只能强忍着疼痛,用双手匍匐着,一点点的爬出去。

“想走?”

飞狐快意的大笑着,一脸戏谑的看着无比虚弱的杜仲,张口道:“没门!”

“既然你死不掉,我就大发慈悲帮你减少点痛苦,送你上西天……”

推荐热门小说特种神医,本站提供特种神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特种神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五章 邪功! 下一章:第七章 神秘黑衣人
热门: 死亡草 三减一等于几 黑暗诱惑 本君仙友遍天下 倦色ABO 我到底有没有钱 真相推理师:幸存 佛本是道 住口,无耻老贼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