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旧人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一章 天佑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三章 记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整三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留人巷依旧是名妓集中的地方,南墙仍是城里美酒最多的酒馆,就连青楼业的花魁,也还是雷打不动的萧凤钗,现在人们都在猜测分析这个女人的年纪,回忆她成名已经多少年了。

一切又好像都已改变,从前这座城市是少年杀手的猎场,如今他却成为躲躲藏藏的猎物,甚至不敢露出真面目,他曾经留下的不多痕迹几乎全被抹杀。

鲲社仍在,社主又变成了九少主上官飞,他仍然常年躲在北城,遥控这个金鹏堡外围的刀客组织,孟氏越发财大气粗,买下望城巷南边的贵园桃林,高墙围绕,闲人免进。

永无休止的仇杀照旧是南城的家常便饭,大小罩子们消失一批又涌现一批,顾慎为认得的已经没有几个。

西境战争带来的影响仅限于茶余饭后的闲聊,“那个杀手”如今也成了专用名词,代指大雪山龙王杨欢,就跟“那个女人”代表石堡里的八少奶奶一样。

“那个杀手全靠魔鸟的帮助,没有魔鸟,他算什么?一个土匪头子而已,我敢打赌,雪匪坚持不到年底。”

顾慎为刚走进酒馆里就听到有人这么说,周围只有赞同没有反驳。

“也别说得这么容易,那个杀手从前就擅长阴谋诡计,你想想,独步王几个儿子的死都跟他有关,石堡里那么多杀手,好几年都没抓着他的人影,反而让他打上门来,那个杀手也算是有本事的人。”倒是另一桌的客人替龙王辩解了两句,但是没什么人赞同。

缺了一根手指的吕掌柜淡漠地看着客人们,正是这些酒徒一直支撑着酒馆的兴旺,他现在却有些厌烦,与更赚钱的买卖相比,卖酒,即使是卖最贵最好的酒,也显得是在浪费时间。

不过这也是很好的掩护。

穿着长袍的客人一进来,吕掌柜就注意到他,并且发现两件重要事实:第一,长袍里面贴身藏着兵器,守门人竟然没发现,第二,这个陌生人有某种他熟悉的气质。

长袍客人脸色微黑,眼角阴险地向下倾斜,留着西域人常有的浓密胡须,风尘仆仆,好像刚从沙漠里走出来的商旅,还没选定歇脚的地方就直奔酒馆而来。

“一杯葡萄酒。”看上去急不可耐的客人,却只要这么一点东西。

伙计大失所望,吕掌柜心头却是一震,手中的笔险些掉在桌子上,使了个眼色,伙计会意,态度重新转为热情,小心翼翼地邀请客人到里面的雅间就座。

吕掌柜警惕地站在雅间门口,这些年来,他是极少数与杀手杨欢有过间接来往的璧玉城居民,但这纯粹是为了利益,他打心眼里害怕这名杀手。

三年前,就是他帮助许小益与初南屏离开璧玉城,顾慎为的一百多万两银子也是经由他的手转移至疏勒国的,其间利润丰厚,佣金高达两成,如果这笔钱被金鹏堡发现,他一块银子也得不到。

正是通过这笔生意,吕掌柜看到一条全新的致富之路:偷偷地帮助那想不愿张扬的人转移金钱,恰好,这种人在璧玉城里多的是。

利润高的生意风险自然也高,想要偷偷转移财产的人,十有**与金鹏堡不太亲善,吕掌柜得时刻提防着杀手找上门来。

“你不该这个时候来南城。”三年不见,吕掌柜有点拿不准自己该摆出什么态度,对方虽然是大雪山龙王,但是在璧玉城,却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逃犯,而他已经超出一般罩子的层次,手中掌握的势力今非昔比。

杀手撩开袍襟,露出贴腿隐藏的一刀一剑。

吕掌柜的那根断指隐隐感到疼痛,立刻改换态度,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不过在我这里,你是安全的。”

“我相信。”顾慎为相信的不是吕掌柜,也不是那一刀一剑,而是远在疏勒城里的许小益,他是吕掌柜最重要的生意伙伴之一。

“我现在该称你――‘龙王’了,是吧?”吕掌柜试探性地问道。

“是。”

杀手是认真的,吕掌柜想,敛容说道:“龙王来我这里有什么吩咐?”

“我来跟金鹏堡议和。”

这句话过于突兀与匪夷所思,吕掌柜摸爬滚打多年,自认是只老狐狸,一时间却没有听明白对方的意思,“议和?你是说……假装议和然后暗杀……?”

“没有暗杀,就只是议和。”

吕掌柜呆住了,眉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反复若干次,“真是议和?”

顾慎为点头。

“这个……嘿嘿……的确是好事,不过,我可帮不上忙,我在石堡里说不上话。”吕掌柜终于反应过来,先把不行的话说在头里。

“不需要你跟金鹏堡说话。你喜欢战争吗?”

“我?说实话,当然不喜欢,不只是我,大多数商人都不喜欢战争,一打仗生意就受到影响,只有个别人能受益。”

“所以,城里的商人应该支持议和。”

吕掌柜恍然大悟,“事情是这样,商人们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都不会公开说出来,谁愿意得罪石堡呢?”

“不用你们公开,很快,会有人询问大家的态度,你们只要实话实说就好了,不过我希望城里的商人能提前有个准备,不要到时候茫然无知,被人利用。”

想利用璧玉城商人的是龙王,吕掌柜对此心知肚明,任何事情都是生意,这件也不例外,所以他露出为难之色,“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有点风险,石堡眼线众多……”

“你会得报酬的,跟风险相当。”

两人没有谈具体的价钱,吕掌柜通过许小益跟龙王做过多次生意,知道自己不会吃亏的,“璧玉城各行商人,都会是议和坚定的支持者。”

“听说城里新出了一个‘止杀会’?”顾慎为完成此行的主要任务,顺便打听一下另一个目标。

“有,不过恐怕指望不上。”

“怎么说?”

“那是一个骗人的玩意儿,它就像……呃……刀客的行会,对,它就是个行会,打着‘止杀’的旗号,向刀客们收会费,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事后收尸,想想就明白了,‘止杀’要是成为现实,刀客们靠什么生活?”

关于“止杀会”,顾慎为从吕掌柜口中得到的印象全是负面的,当天夜里,他又去拜访另一个人,想更多地了解这个组织。

赵通的名字没几个人知道,他从“赵小四”混起,二十多岁改为“老四”,三十岁升为“四叔”,直到五十岁才熬到“四爷”,从此在刀客们中间有了一定的号召力,不用再挥刀卖命,他没打算取得“四祖”的称号,所以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对陌生的客人赵四爷向来十分警惕,直到这人拿出陀老大的亲笔书信,他才热情地邀请客人进屋密谈。

“我这一把老骨头,难得陀老大还想着,请问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客人其貌不扬,赵四爷凭着丰富的经验,却断定此人来历不凡。

顾慎为再次显露刀剑,“四爷不记得三年前来此拜访的杀手了?”

三年前顾慎为还在为建立刀客队伍而四处奔走,几乎拜访了城中所有的老刀客,由此见过赵四爷一面,赵四爷不愿出头,婉拒邀请,但是介绍了几名不错的刀客。

赵四爷脸色骤变,“等等。”说罢走出房间,将院门关好,回来又将房门也关紧,“龙王大驾光临,小老儿不胜荣幸。”

赵四爷要下跪,顾慎为急忙将他扶起,有陀能牙的担保,老刀客的可信度比吕掌柜还要高些。

顾慎为想知道刀客们对战争的反应,赵四爷寻思了一会,“实话实说,只要石堡肯出大价钱,年轻的刀客还是愿意参战的,毕竟得养家糊口不是,恕我直言,龙王这些年外面,威望传回璧玉城的不多。”

老刀客说得比较委婉,顾慎为在璧玉城的影响还不如那只偶尔一见的红顶大鹏。

关于“止杀会”,赵四爷的说法与吕掌柜截然相反,“‘止杀会’就像刀客们的家,连我也交费入会了,虽说‘止杀’不太现实,但的确救了不少人家,让那些孤儿寡母不至于流落街头挨冻受饿。龙王想让刀客们支持议和,找‘止杀会’绝对错不了。”

顾慎为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去与“止杀会”联络,是有原因的,“止杀会”的发起人是四谛伽蓝的几名僧人,其中有他熟悉的莲华法师,可他们不管事,会务全都掌握在望城巷得意楼手中。

和尚为什么会跟得意楼的怪人掺和在一起,顾慎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自从一年前听说“止杀会”的传闻,他就在想这件事,总觉得其中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另外,顾慎为曾经杀死过一位彭仙人,对接任的彭仙人不怎么信任,所以,他非常谨慎地让初南屏去得意楼联络,自己没有露面。

天已经晚了,顾慎为独自穿过热闹的人群,返回城市边缘的住所,这是他重返璧玉城的第三天,第一次出门,经过一条满是赌场与酒馆的街道时,发现自己受到跟踪。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一章 天佑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三章 记忆
热门: 全职高手 绝世武神 雪鹰领主 斗罗大陆 人道至尊 凤逆天下 粉妆夺谋 逍遥小书生 神医嫡女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