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奇兵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布阵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章 赐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有一种错觉,好像不远处的战斗与自己无关,战斗开始前的兴奋突然烟消云散。

那些震天的呐喊、嘶鸣的战马、蝗虫一般的箭矢,都激不起他心中的一丝感情,吹完号角之后,他似乎就成了纯粹的局外人与旁观者,甚至连这点微弱的参与感也很快消失,战争像是别人讲述的故事,他只是倾听,然后在脑子里想象出眼前的场面。

这让他稍感惭愧,承受箭矢攻击的一千六百名骑兵是他的战士,在为他而战,不过这也让他能以最冷静的态度看待前方的战斗,冲锋离敌阵还有三分之一的距离,他就知道军师赢了。

改用弓箭与长矛的刀客与他想象得不太一样,这些人在独孤羡的训练下,胆子似乎变大了许多,要不就是身后有他们更害怕的东西,面对狂风暴雨般冲来的骑兵,没有惊慌失措,直到百步范围之内才放出第一轮箭矢,两排弓箭手同时放箭,一共三轮,随后有条不紊地后退到长矛兵的身后,放下长弓,拔出单刀。

不少大雪山骑兵被从天而降的箭雨射落,有的被自己人践踏而死,没死的人就算赤手空拳,也向敌人徒步冲去。

五排长矛密密麻麻地倾斜竖立,死死抵住地面,像一只巨大无比的豪猪,再凶猛的野兽也无处下口。

不过,大雪山剑客可不是一般的野兽,战马被长矛刺中,上半身高高昂起,剑客们摔落在地,立刻爬起来,挥舞重剑,不分清红皂白,战马也好,长矛也罢,一剑下去,全都断为两截,硬生生在“豪猪”身上开出一片缺口。

后面的骑兵无路可走,干脆从马背上高高跃起,圆盾紧紧护在身前,像一块块巨石,越过前面的人,狠狠砸向林立的矛尖。

冲锋变成了混战。

“唉,我要输了,这么打下去,大雪山肯定会赢。”方闻是摇头认输,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沮丧,剑客们不懂兵法,可是勇猛程度实在超出他的想象。

顾慎为没有告诉方闻是其实军师才是赢家,混战不符合龙王的设想与本意,剑客非常宝贵,死去的每一个人都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惨烈的厮杀持续了两刻钟左右,右翼的落神峰获得决定性的胜利,打垮了金鹏堡左翼的骑兵与长矛兵,拔出单刀的弓箭手没怎么应战,象征性地喊了几声,随即仓皇撤退。

左翼大小剑峰与敌人胶着,不分胜负。

中间的华盖峰却伤亡巨大,呈现不支之态。

留在后方观察还是有用的,身处战团之中,没人能知道整体形势,看到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就以为要输了,看到敌人逃跑,就相信要赢,最终胜败只能凭狠劲儿与运气。

可观察太久也没有用。

顾慎为冲身边的背刀侍者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护法长刀,扭头看了一眼百余名落神峰剑客,所有人早就握紧了剑柄,横眉立目,全身紧绷,好像也在前线战斗似的,他们跟龙王一样,心中充满参战的**。

“龙王,你不能……”方闻是惊愕地劝道,话才说出一半,龙王已经拍马驶出,身边的剑客们齐声吼叫,疾风似地跟在龙王身后。

方闻是直摇头,骑着马兜了一圈,又回到原地,他是谋士,只有待在安全距离以外,脑子才能正常运转,到了血肉横飞的战场,不用敌人动手,自己就得吓瘫。

“哎,莽撞,太莽撞。”方闻是小声嘀咕着,忍不住想,为什么没有国王争抢他这位谋士呢?疏勒王明明见识过他的本事,也没流露出爱才之意,“生不逢时。”他颇感无奈地想到,然后抬起头,看到远处扬起一片烟尘。

方闻是预感到事情有点不妙,小心翼翼地踩着马蹬站起来,握鞭的右手搭在眼前,仔细观望。

烟尘散去,又一支人马快速冲向战场,粗粗估略,不下三千余人。

方闻是惊呆了,斥候得到的消息说金鹏堡总共只有四五千人,这些骑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雪山中计了,他马上明白过来,那个叫独孤羡的将军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然骗过斥候与奸细,隐藏了一支大军。

大雪山差不多已经使出全力,绝计抵挡不住新来的生力军。

方闻是骑马向前跑出十几步,又勒住缰绳,调转马头,他冲上去也没用,只是白白送死,不如“保持实力”。

大雪山军师纵马向西狂奔,心脏突突直跳,害怕的同时,也在哀叹自己命运不济,刚刚得到赏识,主人就要死于一次鲁莽的冲锋。

顾慎为与全体大雪山剑客无从知道大难临头,敌人、刀矛、鲜血、灰尘遮蔽了双眼,绝大多数人杀得兴起,连敌我都分不清,更不用说数里之外突然出现的骑兵。

顾慎为率领百余名剑客没有去支援情况最危急的华盖峰和胶着的大小剑峰,他很清楚这点人马改变不了三峰的态势,于是投入到已占上风的右翼落神峰,希望尽快将这边的敌人解决掉,再顺势向左翼扫荡。

可是等他亲身进入战场之后,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大雪山本来就不稳的阵型已经彻底散乱,人人各自为战,落神峰剑客急着杀敌,倾刻间就分散在在战场各处,只有七八个人还能紧紧跟着龙王。

这个时候,《死人经》剑法和金鹏堡刀法都没什么用处,周围全都是人,死人、活人,敌人、友人,再精妙的武功也施展不开,唯有劲大器利者胜。

顾慎为双手握着护法长刀,每一刀下去,都有敌人头落身断,然后命令沿途遇到的剑客跟在自己身后,很快,他又聚起了百余人,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清扫右翼战场,调头向中部战场杀去。

胜利几乎就在手边,右翼的剑客越聚越多,互相召唤,跟随龙王一致行动,他们已经与中部的敌兵接触,一举扭转了华盖峰的颓势。

轰隆隆的马蹄声像一阵闷雷,从地底传至脚心,正在交锋的两军都被这意外而难以理解的声音惊住了,不约而同停止屠杀,扭头向东望去。

顾慎为正杀得兴起,又砍翻三名敌兵,才发现情况不对。

数千名骑兵,手持锐利的长矛,身上穿着玄色皮甲,像一片黑色的雪崩,带着遮天蔽日的烟尘杀来,唯有无数面大大小小的金鹏旗清晰可见。

如果大雪山阵型仍在,如果剑客们手中也有长矛,如果龙王手中还有后备力量,形势也许不会如此危急。

没有如果,只有越战越勇的意志。

顾慎为从一直跟在身边的背刀侍者那里拔出第二口护法长刀,一手一只,像红顶大鹏展翅一样,横握双刀,微微躬身,从腹腔最深处发出狼一样的嗥叫。

顾慎为已经算计了一切,战斗一旦开始,错误与失败再也无法改变,父亲顾仑虽然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但是亲眼目睹过也参加过多次战争,他不懂得兵法,只是根据所见所闻总结出一条道理:绝大多数情况下,逃亡过程中被杀的人,远远多于交锋过程中死亡的人。

这和杀手的规矩不谋而和:任何时候,从背后杀人总是比正面杀人更容易更安全。

顾慎为对兵法同样只有一知半解,但他秉承永不改变的原则:永远不将后背留给敌人。

所以,他不会下达撤退的命令。

大雪山剑客也不会接受这种命令,即使是半神一样的龙王,也不能强迫他们在敌人面前逃走。

剑客们已经非常疲惫了,战场上,人们常用杀十个人的力气砍一名敌人,体力消耗极快,龙王的那一声嗥叫,却重新激起所有人心底隐藏着的力量,野兽似的吼叫声从战场中间向两翼传播,很快汇聚成一股声音,甚至盖过了惊天动地的马蹄响声。

正在与剑客缠斗的金鹏堡士兵们却陷入恐慌,不仅是吼声让他们害怕,身后铜墙铁壁似的援军也令他们心惊胆战,这些骑兵集密地排成数行,长矛斜指下方,看样子是不会区分敌我的。

士兵们慌张地向两边逃跑,许多人跳下孔雀河,或是抓着峭壁上的杂草,没命地向上攀爬,更多的人只能趴在地上,双手抱头,乞求心中所知一切神灵的保佑。

顾慎为挥舞双刀,像一只会行走的无坚不摧的风车,第一刀砍断一支长矛,第二刀斩掉一只马头,第三刀、第四刀……每一刀之后都有东西跌落在地上,他已经分不清目标是人还是物,反正前左右全是敌人,绝不会砍错。

他好像行走在生长百年的荆棘丛中,使尽全力开出一条狭窄的通道,等他回望时,通道却已经瞬间合拢,一切努力归于徒劳。

这就要结束了,他想,只是挥刀的刹那,又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六道轮回,任何人的死亡都不足以改变世界的面貌。

背刀侍者仍然跟着龙王,背上负着两只空空的刀鞘,手中握着那面肮脏不堪的黑血旗,杆顶插着的头颅已经枯成皮包骨头,正用空洞的眼窝注视着无处不在的杀戮。

顾慎为将一口护法刀塞到侍者手中,自己双手握刀,继续向人墙马壁砍去。

“杀――”凌历的叫声响起,却不是龙王与大雪山剑客喊出来的,造成的恐慌比突然冒出来的骑兵更甚。

这一次,声音来自剑客们身后。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布阵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章 赐刀
热门: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幸福假面 亡灵颂歌 人设之王 魅影 方舟游戏[无限] 好作一男的 师兄为上 新参者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